携着系统重修仙 第一章洛家小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携着系统重修仙小说简介

《携着系统重修仙》是作者芮瑛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叮咚—反逆袭系统已启动后正导入到信息50%,65%,78%......100%嘟——已更新了,系统修复好步入休眠状态脑海嗡嗡直响,精神焕散冒出的字符更本听不真真切切,洛笙只觉得身子一阵痛疼,晕朦朦间勉强是睁开眼睛一条微小缝隙,模糊不清的轮廓印入眼帘。这轮廓既这轮廓既陌生又熟悉,似在何处见过,缓缓直起身子,迷糊地揉了揉眼睛。。...

携着系统重修仙小说-第一章洛家小女全文阅读

叮咚—反逆袭系统已启动

正在导入信息

50%,65%,78%......

100%

嘟——已更新,系统修复进入休眠状态

脑海嗡嗡作响,精神涣散冒出的字符根本听不真切,洛笙只感觉身子一阵疼痛,晕朦朦间勉强是睁开一条细小缝隙,模糊的轮廓映入眼帘。

这轮廓既陌生又熟悉,似在何处见过,缓缓直起身子,迷糊地揉了揉眼睛。

许久未动的骨骼咯吱响。

“好……好痛啊!”

话音刚落,洛笙就愣住了,清脆的女童声是从嘴里说出没错,这哪里是主持人专有职业女性成熟魅力的声音。

“笙儿,我的笙儿你终于醒了啊!”

忽地,清香淡雅气息铺面,还未在反应之际,洛笙结结实实的被抱了个满怀。

“笙儿,我的宝贝笙儿,你若再不醒为娘可不知怎么办是好了,呜——”

洛笙被抱得愣住了,还在发懵的脑海闪过一万个问号。

这正在哭的女人究竟是谁?我的家人分明是还在医院,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被岩浆灼烧得骨头都没留下,应该早就死了才是。

刚想将心里的话问出口,在来人松开的时候将所有的话语生生咽了下去。

抱住她的妇女五官端正,淡淡的扫蛾眉,眉宇间透露着温柔,浅浅抹胭红,发髻高高绾入脑后,身着淡紫色锦绣绸缎。

俨然古代贵妇着装之态。

那脸,分明就是母亲年轻未经受病魔折腾时候的样子!

“娘,不要哭了,小妹这不就醒了嘛。”同样是稚嫩的男童声。

洛笙扭头看去,见着站在床铺旁边脸圆圆眼睛大大的可爱男童,黑溜溜的大眼睛像珍珠般发亮,粉嘟嘟的小嘴唇直把她这个算得上老阿姨的年龄魂给勾去。

女人听了这话很是生气,纤细的手指弹了弹粉雕玉琢的男童脑门。

“若不是你乱带你妹妹去湖边戏耍,她会昏迷三日吗?你这小子还想狡辩!”

“可她是自己晕倒在哪里的。”男童不服气喃喃:“小妹你说是不是,快给哥哥解释一下。”

男童给小妹挤眉弄眼,似乎在说:二哥我知道错啦,求小妹饶了这次,今后有什么好糕点都给你吃!去哪儿好玩的准带!

洛笙从他的表情中读懂了表达的含义。

“我......”

吐出一个字,也不知接下来说什么。

“笙儿乖,慢慢说,要是你那二哥哥欺负了你,为娘打得他屁股开花!”

男童赶忙屁股绷紧,祈求的望向洛笙,生怕她说出气话将晕倒事怪罪到他头上,让他自个挨打屁股开花。

古代漂亮妇女的脸转向洛笙,洛笙明白男童在暗示什么,甚至能够从中分析意思。

“笙儿别怕,但说无妨。”女人轻柔道。

她觉得现在处境很尴尬,围观社死现场,必答题,又不能逃避。

该如何说最为妥当。

毕竟不是发生事情的当事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下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娘,是笙儿不小心,不怪哥哥。”

思虑再三,答出了不被怀疑的最好回答。

说出来的声音脆生生的,这短短的时间根本没能适应过来声音反差,连她现在都迫不及待想掐自己脸一把。

“是不是有人伤了你?”

“细节不大记得了,可能是湖边美景太吸引,这才晕倒过去。”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当红资深主持人,面对各种突发情况出现能够迎刃而解,没点表演技能是不行的。

话说我这声音可真好听!

小手忍不住想向脸上爬去。

“咯吱——”

“听下人说我们的宝贝笙儿醒了。”

“爹爹!”

床侧紧张的男童见着开门的人,一双小短腿赶紧跑到来人面前。

男人大手盖过小脑袋,摸了摸男童的头:“作为哥哥要懂得保护妹妹才是。”

“我错了,今后不敢带妹妹去危险的地方了。”男童童稚小脸认真,脆生生保证。

男人眉间俊逸,鼻子高挺,唇角分明,下巴处半截胡子恰到好处不显油腻,他身着玄色衣裳,身姿清瘦挺拔,官帽将头发束起,脚步健步如飞没几下就走到了洛笙床前。

“老爷,笙儿现在看上去呆呆的,可能是在湖边受了惊吓还未缓过来。”

“听医师说了,笙儿脑部还受了伤,那伤细小常人无法肉眼看见,幸好医师医术精湛给救了回来。”

女人坐在床榻上,心疼的摸了摸洛笙的脸庞,她的手温暖舒服,如玉细嫩温暖的手掌从脸上划过。

“笙儿,你还认得爹爹吗?”

男人知道小笙儿脑部受伤,担心的看着自家宝贝女儿:“爹爹寻了精通医术的医师为你治疗,身体有不舒服可不能淘气憋在心里。”

洛笙真切看出他们的关心,眉宇间划不来的担忧,心疼二字写在脸上。

眼泪强撑着在眼眶打转,眼泪忍不住要落下,微微蠕动嘴唇。

男人的样子是父亲年轻时候的模样,就连关心的神态也是一模一样。

强忍心酸点了点头:“嗯,爹爹,笙儿还没缓过来,你们可以出去给笙儿缓缓的时间吗?”

洛笙的母亲听后,比她还要伤心,眼泪止不住落下,更是心疼的紧紧抱住。

“都怪你爹和我,缺少了陪伴的时间才会让歹人有机可乘,今后笙儿想要什么都别去那危险地方,和爹娘直说,别再叫我们二人担心了。”

女人怨怪的瞪了眼业务繁忙的男人,男人低头也很是愧疚。

便宜娘亲嘱咐了一大堆话,吩咐下人看好她,便带着洛笙的便宜爹爹出去了,男童原本跟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探出了脑袋。

“嘿,小妹,去湖边够了吧,下次我们换一个游戏玩,让二哥弥补之前的过错。”

听后直接给他翻了个大白眼,直接躺下休息,男童伸着脑袋半天没有缩回去的意思。

洛笙扭头看向男童:“你不是和爹娘保证了不带我去危险地方玩嘛,我才不跟傻子玩。”

“欸!好妹妹,怎么可以说你二哥是傻子呢!”男童嘟嘴:“大不了下次我们去人多的地方,有你哥我在准安全。”

她直接将被子盖过脑袋,没有理会的意思,男童又道:“好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找你二哥啊。”

待到房门真正关上,洛笙才从被窝探出个小脑袋,喃喃道:“明明半大点孩子装作一副很老成的样子。”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