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第四章 陆家风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小说简介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是作者自心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安心,我了让人去查了。”凌雪的语气有些迟疑,但但是张口道:“小瑾,过去的的事情了都过去的了。那件事,并也不是你的责任。”机场人声鼎沸,而陆瑾的世界,放佛被按下了暂停后键,听看不见任何声音。她停在原地,任由旁人投来不解的目光。良久,才深吸口气,机场人声鼎沸,而陆瑾的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听不见任何声音。她停在原地,任凭旁人投来疑惑的目光。。...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小说-第四章 陆家风云全文阅读

“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凌雪的语气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小瑾,过去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那件事,并不是你的责任。”

机场人声鼎沸,而陆瑾的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听不见任何声音。她停在原地,任凭旁人投来疑惑的目光。

良久,才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要登机了,到了再说。”

就在陆瑾前往国外的时候,夏之桃也回到了陆家。工作之后,她本来想搬出老宅。但是陆老爷子觉得人都走了不热闹,所以她也就留了下来。

“回来了?”

夏之桃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陆天德。他手上拿着报纸,戴着老花镜,见到夏之桃,微微抬起了头。

管家陈贺站在他的旁边,将冷掉的茶水倒了,重新添上了一杯热茶。“二小姐是从医院回来的吗?”

他的笑容很慈祥,充满了亲和力。但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是属于狐狸的微笑,能够让你轻而易举的就被骗进去。

“是啊,刚刚去看了小瑾。”夏之桃将包交给旁边的佣人,笑着走进来,“这么晚了,爷爷还没有睡吗?”

陆天德抖了抖手上的报纸,“睡不着,起来看会新闻。”

陈贺看了眼他手中三天前的报纸,笑了笑没有搭话。倒是陆天德见夏之桃似乎打算上楼,轻咳了几声。

“爷爷,你不舒服吗?”夏之桃关切的走过来,微微弯下腰,想要给陆天德拍拍背。

不过陆天德摆摆手,示意她没事,“老毛病了,没什么事。”

“年纪大了,总有点这里那里的毛病,虽然不碍事,但总归还是有影响。”陈贺意有所指的说完后,又笑着看向夏之桃,“不止是老年人,年轻人也要注意。一些小问题不重视,以后就麻烦了。”

夏之桃点点头,知道这是避不过去了,想了想道:“爷爷你要多注意身体,最近天气变化也大,当心受凉。”

她看了陈贺一眼,乖巧的笑道:“今天听说小瑾晕倒了,我就过去看了看。本来想跟爷爷说,但又担心你不开心。”

说完,她还有些局促的往后退了退,见陆天德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才继续说下去:“听说小瑾是因为头天晚上玩得太晚,第二天没休息好就上台表演,所以才晕倒了……”

在参加天空音乐节的头一天,陆瑾出席了潮流之声的颁奖典礼。作为最受瞩目的新晋流行天后,陆瑾那天得了三个大奖,可以说是风光无限。

所以在参加颁奖典礼结束后的庆功会时,她也比较放松,以前这种庆功会一般都不参加,那天晚上倒是玩到了凌晨才散。

啪!

陆天德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哼了一声,“在外面就知道不学好,跟当年没什么两样!”

说完之后,他就一口把手边的茶给闷了,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夏之桃尴尬的站在原地,有些无措的看着陈贺,“贺叔,我哪里说错了吗?怎么感觉爷爷很生气啊?”

陈贺笑着摇摇头,安抚她道:“没事,年纪大了,是这样的,喜怒无常。”

他别有深意的看着夏之桃,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不过说起来,我也很久没见大小姐了。不如你再跟我聊聊,她最近的情况?”

夏之桃点点头,不由自主的就顺着陈贺的话走了。等到两人聊完的时候,茶壶里的水都已经凉透了。

“贺叔,太晚了,我就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陈贺点点头,笑着目送夏之桃回房。等她的房门关闭之后,才慢吞吞的将桌上的茶具收拾好。

接着,他关掉下面的灯,寻着楼上微弱的光亮而去。

这个时间,佣人们都已经休息了。二楼是主人家们的卧房,夏之桃进去后没多久就关了灯。而现在里面还亮着的,只有一间。

咚,咚咚!

很轻的敲门声,响了几下之后便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陈贺放轻脚步,但却没有放低声音,“老爷,我进来了。”

早该休息的陆天德,此时正无比清醒的坐在书桌后面。他的面前,是还亮着屏的电脑,在屏幕的中间,还暂停着一个视频。

陈贺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笑着坐到旁边,同陆天德对视,“医院那边我已经问过了,大小姐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圣安医院有陆家的投资,算得上是大股东,所以要查一查陆瑾的就医情况,倒还没有那么难。

“哼,仗着年纪轻就胡作非为,以后有她受的!”

陈贺笑笑没说话,只是这一次却看向了屏幕上的视频,“大小姐的表演您看完了吗?听说表现的很不错。”

热搜挂了一整夜,岂止是表现的不错那么简单。陆天德不动声色的关掉视频,漫不经心道:“还算勉强。”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抽空还是见见?”陈贺放轻声音,劝说道:“大小姐这几年也不容易,有什么气,看在她吃的这些苦头份上,也该消了……”

“是我让她去吃苦的吗?!”

陆天德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放着好好的陆家大小姐不做,非要去当个戏子!这么多年来,回都不回来一次,她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吗?!”

当年陆瑾坚持要当歌手,陆天德放下狠话,如果她一意孤行,以后就不要再踏进陆家的大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对爷孙俩,谁也不肯低头。陈贺识趣的没有再提,转而说道:“江家那边让人传来消息,说是江暮近期会回家一趟。江家的意思是,他跟大小姐的事,也该有个说法了。”

江暮是江家的大少爷,从小就跟陆瑾定下了娃娃亲。两人青梅竹马,关系甚秘。但在陆瑾高中毕业之后,却突然悔婚,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履行这桩婚约。

陆天德舍不得江暮这个优秀的孙女婿,只当是陆瑾年少不懂事,一时犯了糊涂,将江家那边应付了过去。

“虽然没有明说,但江家那边,对大小姐现在的工作,并不是太满意……”江家世代从商,祖上还出过皇商,最在乎的就是对外的名声。

江暮毕业之后就去了国外留学,凭着优异的成绩,直接保研。之前一直在处理江家国外的生意,最近应该是有回来的打算,所以才想起了跟陆家的这桩婚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