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撼九霄 《战撼九霄》第十章 沉迷炼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战撼九霄小说简介

《战撼九霄》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南宫飞雁,南宫小媚,闾丘,战元,性元气,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水元液性元气小说名字叫作《战撼九霄》,提供更多战撼九霄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战撼九霄以及最新更新。战撼九霄小说水元液性元气节选:水元液用的,在制药师把草药锻烧得出精华后,便将小炉仓内的水元液倒入与药物和实火相互融合,最后方能失败…...

战撼九霄小说-《战撼九霄》第十章 沉迷炼丹全文阅读

水元液性元气小说名字叫做《战撼九霄》,这里提供水元液性元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撼九霄小说精选:回到家,送走身旁的两位美人儿,南宫飞雁关上房门仔细推敲一下昨夜看的那本武功战技《狂刀乱杀》,也仅是这门玄阶高级的战技合他意思,对于那本功法《怒斩》来说已经提不起他的半点兴趣,因为他已经有浑然一体这么不明阶别的好功法了。照着武功战技狂刀乱杀使用战气的门路和招数去练习,少年逐渐的掌握了其中要领,挥舞起来也逐渐得心应手,觉得这门技能果真能配上是玄阶战技,比起以前学过的几套黄阶战技悍猛多了。每一次握刀挥扬的刹那,发现刀…

回到家,送走身旁的两位美人儿,南宫飞雁关上房门仔细推敲一下昨夜看的那本武功战技《狂刀乱杀》,也仅是这门玄阶高级的战技合他意思,对于那本功法《怒斩》来说已经提不起他的半点兴趣,因为他已经有浑然一体这么不明阶别的好功法了。

照着武功战技狂刀乱杀使用战气的门路和招数去练习,少年逐渐的掌握了其中要领,挥舞起来也逐渐得心应手,觉得这门技能果真能配上是玄阶战技,比起以前学过的几套黄阶战技悍猛多了。每一次握刀挥扬的刹那,发现刀锋上白色战气能够斩断几寸外的东西,对此非常满意。心想,要是多有几套这样的技能就好啊,以后绝对不怕像公冶俏这样的无赖。

转念间想到提升战斗等级,以他对战斗级别修炼状况的了解,战士一星要提升到战斗二星在一般情况下就算有极高的修炼天赋起码也需要两三个月,随着战斗等级的提升越往后需要的时间就越多,在一个等级内的小星级别也是一样,越往上晋升就越困难,要想快速提升等级除非有外力的帮助。

想到此处,南宫飞雁嘴角浅露出向上扬的弧度。在那一大堆制药书中明明记载这有一种药物名叫“培根露水”的二品药物,只要在修炼之前喝下这药水就可以在修炼中增强人体对外界的能量摄取度,大大缩短修炼时间,适合战士级别的人服用。不过这种药物只有在拍卖场内才有着卖,但挺贵,而且是有价无市,一般人就别去打它的主意了。

叹息了一声,南宫飞雁仰望着天花板许久都未曾回过神来。与其这样手足无措的在烦恼着,不如摊开手去作为,既然都能有机缘把制药师的书籍都浏览并记下,何不去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就平坦很多,并且一旦成为一名真正的制药师,那么他就可以斡旋今日之局面。想想公冶俏竟然都对自己下黑手了,若是再不赶快有所行动,那么最终便是沦为强者砧板上的鱼肉。

决定下来后,次日南宫飞雁就要去找南宫豹借些钱来买练习制药的药鼎和一些便宜的药材。来到南宫豹跟前说明来意后,他老人家也非常满意他的这个做法,并且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药鼎和一些普通低级的草药,还整理一间房让少年修习制药术。

或许是跟在自己身边太久的缘故,南宫豹对这个行为有些怪异、思想略微偏执,但不失为莽撞的少年理解甚深,知道他决定了的事情铁定会做,因此早就准备好了要卖给他这个顺水人情。

南宫飞雁来到人家为他准备好的制药房中关好门,看着石桌上的一个翡翠色的药鼎,以他的见识就算是再老土也晓得石桌上的药鼎应该是价格不菲,南宫豹能给他准备那么好的练习条件应该算是给予了很高的期望。

这足有洗脸盆粗细的药鼎,支撑药鼎的是底部的四只脚,打开顶盖,里面分为大小两个炉仓。根据书中的记载,大炉仓是装药材用的,小炉仓是装水元液用的,在制药师把草药煅烧得出精华后,便将小炉仓内的水元液放入与药物和实火融合,最后方能成功炼制出丹药。这种纷繁的炼制过程,如果不是他现在拥有非凡的记忆力,要想自学成才几乎是不可能的。

按照制药书籍的记载,南宫飞雁闭目凝神,然后把意识潜入体内尝试使用灵魂之气去分辨和查找水、木、火三种五行属性元气。

制药师炼制药物过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使用灵魂之气,一般在药鼎中操作草药、实火和水元液都是依靠灵魂之气来完成,所以说要想成为一名制药师,首先要经过习惯操控灵魂之气成为自己的一把工具,或者说是一只无形的手。

灵魂之气会随着制药等级和战斗等级的提高而增强,灵魂之气不仅可以炼药,而且用它来感知一些极其细微的物理变化,很多人体感官感觉不到的东西灵魂之气却能感应得出来,所以说一般炼药师都特别敏感。

在入定半天后终于能够在体内感觉到灵魂之气的存在,再经过反复的利用和淬炼灵魂之气,才能够谙熟的随时使用它。

利用灵魂之气在体内查找着水属性元气和火属性元气,就这般慢慢的琢磨着,感应着它们的确切方位。又是半天后终于找出这两种属性元气,然后仔细辨别它们,缓缓的将它们在腹中丹田位置提升到双手齐**位使其延伸到两掌之中。经过灵魂之气的锻炼,两种属性元气化成水元液之气和实火之气,在灵魂之气的驱使下由水属性元气转化而成水元液之气灌进药鼎的小炉仓中凝结成水元液,而由火属性元气转化成实火之气涌进大炉仓中合成熊熊燃烧的黄色实火。

假如没有药鼎这个特殊的环境,水元液之气和实火之气是不会轻易的凝聚成实物,因此药鼎是制药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工具。

利用灵魂之气控制着大炉仓中的实火由大变小,又由小变大,由极热到较热再到微热最后到暖和,这种形状与温度的控制得到了初步的认可。再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训练身体依然没有不适之感,少年才深深的松一口气,原来自己也有成为制药师的天赋。

由于南宫飞雁得到了那位无名前辈的灵魂之气与体内的灵魂之气相融合,因此他的灵魂之气比一般初学制药师的人都大得多强得多,因而刚刚进入初学阶段就可以隔空控制实火和水元液,这也不愧是天才之料。

石桌面上摆放着十几副名为金疮愈体丸的一品丹药药材,抓起身旁的一株草药抛进药鼎炉仓中,按照药方上所言之方缓缓地煅烧着。

黄色火焰缠绕着那株草药在炙烤着,草药从青绿色逐渐变成了黑色,淡绿色的精华液开始从那颗被煅烧的草药溢出来。

由于体内的水属性元气和火属性元气的不断输出,南宫飞雁稍微不留神,使体内隔离水属性元气和火属性元气中间的木属性元气颤抖了一下,即刻影响到体外控制的实火燃烧。爆火猛地一增温,那颗还在煅烧中的草药连同精华液被燃烧成黑炭。

“嗨,失败了,技术还不成熟啊。”感叹了一声,南宫飞雁又抓起了一株草药往大炉仓里丢,继续炼制。但凡制药师在制药过程中的成功率都不是百分百,随着丹药的级别越高失败率也就越大。

一般初学者在练习炼制一品丹药时能有30%的成功率非常不错了,高级制药师在炼制五级以上的高级丹药成功率最高能在40%至50%之间,这已经算是为数不多的制药师方能做到,并且这些制药师放在崇战大陆上都是屈指可数的。当然个别制药术极其高深,并且有着外物的帮助下是可以将成功率提升到80%到90%之间。

因此当煅烧失败时,南宫飞雁并不感到气馁,因为他知道即使是高级制药师来炼制一品丹药也不一定是百分百成功,这就是概率法则,只要有失败的机率,哪怕是1%都有可能在瞬间令人失望。

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失败的炼制,石桌旁都剐出厚厚的一堆焦炭才成功的烧煅出三份一品丹药的精华物,接着将要进入丹药的炼制后期了。

看着几十个装着草药精华液、精华粉的小瓶子,南宫飞雁抓着其中一瓶手在颤颤发抖。十几副丹药原材料最后只煅制了三份出来,好在对火候和体内的抑制能力有所提高,不然白白浪费那么多药材也真是怪可惜的。

目光紧紧的盯着药炉内,心神进入意念状态,左手一挥,伴着灵魂之气的力量把最前端的好几瓶草药之精华凭空倒入炉火中。就凭这一手,恐怕也得是二品以上的制药师方能办到事情。

在手指的勾动下,小炉仓内的水元液立即从小仓口内灌涌而出浇拌在草药的精华物上。小心谨慎地控制着火焰的温度和水元液的搅拌力度,缓缓地逐渐使其完全融合在一起,在意念中控制着灵魂之气那只无形之手,把逐渐凝成丹药的那团青色药物翻来覆去地使其滚动。

慢慢的那团青色的药物被制成圆状,在经过十几分钟的慢火温炖,圆溜溜的药团表面光滑起来。看到药丸已经成功炼制,南宫飞雁右手一挥药鼎上边的顶盖自然滑开,一颗青绿色微微泛光的成品药丸蹦了出来,左手抓着玉瓶瓶口对准药丸飞射的弧线,那枚历经整整一天才炼制得出的药丸钻进里边,安静的躺在其中。手中握着装载第一枚成品《金疮愈体丸》丹药,少年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还剩下的两份草药精华物整齐的放在石桌面上,南宫飞雁此时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虽然很辛苦,但是一见到手中的这枚炼制成品的丹药又是压抑不住兴奋,非把所剩下药物全部炼制完毕不可。

接下来的两份药材精华物的炼制过程中,其中有一副是药材精华物与水元液融合的过程中火候控制不均匀导致药物的冷热分布差距过大,所以爆了一枚,又成功的炼制出另外一枚。整整一天的时间,南宫飞雁一共成功炼制了两枚成品金疮愈体丸。

当他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后,打开房门已经是繁星璀璨的午夜。南宫飞雁挠了挠头发,好似觉得在戌时(晚上6—8点钟)错过一个与美人的约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