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撼九霄 《战撼九霄》第四章 非凡暧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战撼九霄小说简介

《战撼九霄》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南宫飞雁,南宫小媚,闾丘,战元,性元气,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祖唐南宫小媚小说名字叫作《战撼九霄》,提供更多祖唐南宫小媚是哪部小说,祖唐南宫小媚是什么小说。战撼九霄小说祖唐南宫小媚摘选:祖唐家族的祖唐萱请入这家酒楼用饭……祖唐萱乃威廉公会长老祖唐鹤之女,比南宫飞雁大三岁…...

战撼九霄小说-《战撼九霄》第四章 非凡暧昧全文阅读

闾丘南宫小媚小说名字叫做《战撼九霄》,这里提供闾丘南宫小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战撼九霄小说精选:随着南宫小媚的询问,少年沉入一阵由衷的缄默——半年前,同样是一个艳阳天。南宫飞雁学医出众,曾经及时救过盘龙镇的一个富商之子的性命,因此人家应邀他到樱花楼去吃饭。说来也巧,当天公冶俏不晓得用什么方法把闾丘家族的闾丘婉婷请进这家酒楼用膳……闾丘婉婷乃威廉公会长老闾丘鹤之女,比南宫飞雁大三岁,比公冶俏大两岁,十八九岁的她长得出落大方、婷婷玉立,那窈窕的身姿和芬芳妩媚的脸蛋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眼球,别说十六七岁的少年见她会想…

随着南宫小媚的询问,少年沉入一阵由衷的缄默——

半年前,同样是一个艳阳天。南宫飞雁学医出众,曾经及时救过盘龙镇的一个富商之子的性命,因此人家应邀他到樱花楼去吃饭。说来也巧,当天公冶俏不晓得用什么方法把闾丘家族的闾丘婉婷请进这家酒楼用膳……

闾丘婉婷乃威廉公会长老闾丘鹤之女,比南宫飞雁大三岁,比公冶俏大两岁,十八九岁的她长得出落大方、婷婷玉立,那窈窕的身姿和芬芳妩媚的脸蛋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眼球,别说十六七岁的少年见她会想入非非,就算四五十岁的大男人都想出大钱把他买来做偏房。

那么多的富家公子对她殷勤有加、百般讨好,可她并不领情,她唯独钟情于犹如童话般潇洒俊美的少年——南宫飞雁。每次撞见后者都有意无意的套上热乎,虽然她也晓得对方比自己小三岁,但暗恋一直萦绕在她的心扉。

这个以貌取人的爱情观念在这个崇战大陆也是不多见,在这里只有实力才得到女性的倾慕,也只能说这个女孩确实与众不同,竟然喜欢上大多数人都不屑言及的羸弱分子。

每次闾丘婉婷和南宫飞雁亲近时,都引来无数双羡妒的目光,常常有人在耳边悄悄议论:“这两娃子长得真般配。”,“这小子就只有那幅空皮革,哪里配得上人家婉婷姑娘。”,“废物,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早晚给人杀死!”等等。

这些话他们听多了也就顺其自然的把它们当作耳边风,然而有的人醋味很大,竟然要对人家大打出手。战斗实力很弱的南宫飞雁常被闾丘婉婷的追逐者大打出手,而每次见到少年被欺负打伤,闾丘婉婷就越心痛越在乎这个钟情的他。两人虽没有真正的建立男女爱情关系,但在彼此心里都已经把对方当成知己恋人。

南宫飞雁是前任威廉公会会长南宫砺之子,但在六年前他带领着本帮会成员再与另外一个势力穷拼,虽然威廉公会最后胜利了,但却付出惨重的代价。威廉公会损失三名战雄七星以上的强者,战英八名,其它战士强者近百名,几乎损失过半,当年会长南宫砺和其他两位长老就是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

威廉公会有规定,优待为帮会打拼死去成员的家属,特别是像南宫飞雁那样是被列入重点善待对象;而且同族人南宫豹对他疼爱有加,因为南宫豹和南宫砺生前是刎颈之交,加上他没有娶妻生子,所以把同族朋友的遗孤视如己出。

由于南宫豹不仅是个医师,而且此人的真正实力神秘得让人感到寒颤,自己曾经单挑过战痴强者,并把对方打成重伤,这种战斗实力不仅在盘龙镇人神共惧,就算放在宣武帝国也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

在崇战大陆医师虽然没有制药师和锻造师地位那么高,不过也是仅次于这两个职业而已。医师有时候不仅能救人,杀人的本事更恐怖。所以说在公会之内没人敢对南宫飞雁有太过分的动作,也是由于害怕他背后的那颗“大树”。

有这颗大树罩着,也并不是说什么事都没有,挨打那还是经常的,人家总是拿着各种借口跟你动手,给你点颜色不管在哪里都不算是犯大忌。实力地位卑微的南宫飞雁只有靠隐忍来保护自己免遭更多人的挑战,在多年没有亲人的日子里,本身就有着成熟思想的他学会很多同龄人学不到的东西。

在樱花楼中,当南宫飞雁看见闾丘婉婷的时候,就发现她不对劲,不仅脸色泛红晕,而且双脚尖点地。凭少年多年的学医与对药物的了解,她很可能中一种烈性的春药,并且已经进入快要把持不住自己的程度。

于是少年就教那个请自己吃饭的富商帮忙,硬把人给救了出来。公冶俏虽然霸道,但在这个富商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人家麾下高手云集,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他捻得粉碎。因此公冶俏不敢对富商有所动作,只有把怒气迁在暗中指使的南宫飞雁身上。

他把闾丘婉婷成功的救了出来,但由于少女中的这种名叫双步斯的药物。这是一种赫赫有名的春药,只要误服下此药如能在半小时后能解救的话便好,超过半个小时就必须跟异姓交配,如果没有得到满意的宣泄,身体的经脉会被崩断,下体流血不休而亡。

其实它真正的药名叫爽不死,言下之意很明了,人家为了雅观才换一种谐音名双步斯。无计可施之下,南宫飞雁只有顾大局,在闾丘婉婷的身上发挥了自己的男性本能把她救治了,事后两人更加深爱对方,从而建立真正的恋人关系。要是公冶俏得知自己辛苦打点一番却被人家捷足先登的话,铁定会气得七窍流血而死。

“飞雁哥哥,你在想什么呀?”南宫小媚瞟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少年,禁不住问道。

“没事。”南宫飞雁吐出话后又是呆滞的望着前方。

“飞雁哥哥,我知道你都是因为跟闾丘婉婷走得太近所以才会飞来横祸的,但没想到公冶俏竟为这个动杀心。”南宫小媚无奈的叹一口气,旋即低声叽咕:“婉婷姐也真是的,把哥哥害得那么惨还不够,还整天不要脸的满公会找人家搭讪,一个女孩家羞不羞啊,哼!”

“小媚,别这样说,这是我的错,跟她什么事都没有。是我没用,是我的实力太差劲,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南宫飞雁言毕,握着双拳咯吱咯吱的响,满面沮丧的仰着头,嘴角显露着一抹阴险的弧度。想到自己也是从不间断过对战元的修炼,但这么多年总是在二截战元徘徊,伤心与无奈伴随着极度的愤怒涌上心头。

南宫小媚望着前面少年脸上的表情,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震,从来没有的复杂情感竟然在这张俊美的脸上浮现,晓得是自己刚才一番话触动了他,旋即想把这种不和谐的场面扭转开来。

“飞雁哥哥,你会行的,别灰心。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虽然小媚实力不佳,但愿意一生追随你保护你。”说这话的时候,南宫小媚已经羞红了脸,然后走过身来坐在他的旁边。

南宫小媚与少年既是同龄又是一起长大的伴儿,她在遇到青春期的烦恼时会经常找他倾诉,虽然他并不是那么乐意听,但也始终没有回避过。她对他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朋友,超越了兄妹,那只隔着薄膜非一般的男女关系,就像一罐五味的酒水。她从小就喜欢靠在他的怀里哭诉,他也总是像搂着自己亲妹妹一般无话不说。

无意间,南宫飞雁两人又拥抱在一起,她想独享这个从小就属于她的臂膀。

“飞雁哥哥,我……”南宫小媚缓缓地闭上眼睛,前身像胶漆般粘在他的怀里。

南宫飞雁往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轻声道:“小媚,别这样,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

“不,小媚始终是飞雁哥哥的,不论如何都无法改变。”南宫小媚说话间已经把脸凑到少年的下巴不到一公分处,那迷离的表情就像久别重逢的爱人相见那般。

闻着一阵阵从少女身上散发出的体香,勾起南宫飞雁的一波波强猛的**,强忍着把她的头塞在自己的胸前,不去看她妩媚的脸,不去嗅她诱人的香。抚摸着她的后背,他知道她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但他不能无辜的伤害她,他不想让对方付出无私的爱来换取更失望的结局。

心跳声逐渐的减缓下来,南宫小媚幸福的在他的怀里撒娇着,过了许久两人才逐渐的感到有些饥饿。

“飞雁哥哥,你也饿了吧,幸好我容包里装着些点心。”南宫小媚撤开身子,扯下缠在手腕上足有火柴盒大小容包,右手轻轻一划就从中抓出一大包从集市买来的点心放在石台上。

容包在崇战大陆是一种常见的装载工具,它体积虽小,重量轻微,一般只有火柴盒大小,方便随身携带。普通的容包都有两三方大小的空间,当然高级的容包的容量更大。它是从一种比较少见的天然铁矿中得来的特殊材料制造而成,这种特殊材料一般凝积在铁矿之中,质量比铁还重。普通材料呈淡紫色,高级呈深紫色,人们把它叫容石。

容石并不多见,只有体积在两三平方米的铁矿石中才会可能有,而且比率好像很低。因此容包在市场上卖得很贵,大概在十万元币左右,所以一般人都用不起它。

南宫小媚的这个容包还是父亲生前留给的,说来他们两个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她父亲也是当年在公会大战中死去的,不过南宫小媚巧幸的是还有南宫庭这个爷爷在照顾,所以说他们俩亲如兄妹的原因之一也就是双亲离异,在孤独中建立起非凡的感情。

两人在贪婪的啃噬着石台上的食物,半饱时南宫小媚转眼望着对面的洞壁,发现不远处的石壁上有一个尺来宽大的黑影,倍觉有些蹊跷。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走过去瞧一瞧,兴奋地大声嚷道:“飞雁哥哥,快过来看看,这里面好像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