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侯门毒妃 第3章 折磨,得一步一步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之侯门毒妃小说简介

《重生之侯门毒妃》是作者且为东风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楚琰,云初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秦云歌逆来顺受而婉约道:“多谢你母亲,刘姑姑,这媳妇子青口雪白的牙齿诬蔑我清誉真的可恨,还请姑姑朝娘娘禀明,为我讨回讨回。”刘姑姑眉头微皱望着那个阮氏,无心想要再次提醒云歌,又想刘姑姑眉头微皱看着那个阮氏,有心想要提醒云歌,又想到她一直对那阮氏言听计从,无奈之下暗自叹息,还是先将这婆子给处理了,之后的事情待她进宫之后再说。。...

重生之侯门毒妃小说-第3章 折磨,得一步一步来全文阅读

秦云歌顺从而温婉道:

“多谢母亲,刘姑姑,这婆子青口白牙污蔑我清誉实在可恶,还请姑姑朝娘娘禀明,为我讨回公道。”

刘姑姑眉头微皱看着那个阮氏,有心想要提醒云歌,又想到她一直对那阮氏言听计从,无奈之下暗自叹息,还是先将这婆子给处理了,之后的事情待她进宫之后再说。

“好,娘娘说了,若姑娘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跟娘娘说去,奴婢先回宫了。”

刘姑姑与胡太医回去了,那林媒婆脸色煞白,身子抖的不成样子却强撑对秦云歌道:“秦大小姐,你这么做,不是打赵王府的脸么?若婆子我真被押入了大牢,你和世子的婚事只怕....”

“只怕什么?你以为赵王妃会包庇你这个青口白牙胡乱污蔑的恶奴么?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牢狱之灾吧,来人,送林媒婆出去。”

秦家的仆人有些愣住了,府中向来是阮氏做主,嫡小姐软弱可欺,说话总是怯生生的,如今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见那些仆人迟迟没动,秦云歌却动怒了,冷声道:“怎么?秦家的仆人如今一点规矩都不懂,连赶人都不会是吧,难道还要我教!”

她的脸上浮现少许冷意,气势凌人,那些下人这才反应过来,上前去将那林媒婆给赶了出去,阮氏眼神犀利的打量着她,秦云歌却大大方方的任由她看着,柔声道:

“母亲,我头还有些疼,就先回去歇着了。”

“好,采莲,还不赶紧扶你小姐下去休息?”采莲忙上前虚扶着她,秦云歌就这么看似娇弱的慢慢退了下去,阮氏脸上浮现一丝狠意,好好布下的局就这么被她破坏了!一直被她当做傀儡操控在手心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呢?不行,她绝对不允许!

退婚的事不了了之,林媒婆却因污蔑罪被堂审了不说,还被丢进了大狱,这事原本倒没什么,可不知从哪流出的传言,说着媒婆受人钱财,竟污蔑侯府嫡女不孕,至于受人指示?那不是很明显吗?

之前赵王府要退亲的事已经被传了出去,就算赵王妃有心想遮掩都已经没办法了,人家王府虽然位高势大,可终究不能一手遮天,一时之间关于赵王府为了退亲竟侮辱人清白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弄的赵王府没脸。

京城最大酒楼包厢内,一位黑衣男子临窗而立,手中持着一酒杯,墨发虚挽着,面容极为俊美,却神色冷峻眼神淡漠。

楼下酒桌一片喧闹,有人便将这街头传闻拿出来当做笑谈,不过到底是涉及皇亲国戚,说的倒是隐晦,不过越隐晦,其他人就越好奇,这赵王府为什么非要退亲呢?

而另外一名白衣男子正坐在桌前,丰神俊朗,眉目间却显得有些轻佻,抿了一口清酒道:

“赵王府行事越来越不上台面了,为了退亲,连毁人家姑娘清白这种事都做出来了,真是给皇室丢脸,行事都不知道收敛,可怜我那小表妹被人退亲不说,还差点被人辱没了名声,真是可怜。”

楚琰眸子划过一丝冷光,淡声道:

“是吗?可怜倒不至于,你难道不想知道这背后推波助澜的人是谁?”

楚修皱着眉头,沉吟片刻,有些诧异道:“三哥,你的意思是?”

他没说话,而楚修却摇了摇头否认:“不,她没那么聪明,你不知道,我这小表妹软弱温顺极了,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被她那后娘拿捏着,连进宫见我母后都是胆颤心惊,她哪有这本事?”

他的母后便是那德妃娘娘,也就是秦云歌的姨母。

楚琰束手而立,神色冷淡,转过身来静静坐下,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眸眼极深,沉声道:“这事重点不在她身上,难道你不想知道赵王为何要退亲?”

“谁知道那个老匹夫在想什么,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弯弯道道?”楚修嗤之以鼻皱着眉头问,显然对赵王十分的不满,只是手中掌握二十万兵权而已,便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底,猖狂的连他都看不过眼了!

楚琰看了他一眼,淡声说了一句:“镇国公姜家有个待字闺中的嫡孙女。”

楚修震惊的瞪大了眼,因为这?那赵王还真敢想!姜家尊荣极贵,三大世族之首,赵王军权在握,倘若真娶了姜家的嫡小姐,那么野心自然不言而喻了。

“父皇.....”他言辞踌躇,紧紧的盯着他这个三哥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却见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只模糊的说了几个字:“这天要变了。”

轰隆隆,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突然下起暴雨来,秦云歌正在窗前练字,采莲突然推门跑了进来,雀跃的叫喊着:“小姐,赵王府派人送了帖子来,说是赵世子明日请小姐一起游湖。”

秦云歌听到这消息,却依旧没什么反应,笔锋随意却可见其形潇洒,一个静字被她写出了萧杀之意!

采莲有些不满的嘟着嘴说道:“小姐,你听到这个消息难道一点都不兴奋吗?你不是最喜欢世子的吗?现在正是好机会,只要你......”

她抬眼看她,眸色极深,采莲突然觉得后背发凉,下意识的闭嘴了,秦云歌扯唇笑了笑问:“采莲,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她虽不知她问这话何意,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七...七年了。”

“我待你如何?”

“小姐待我....很好。”

秦云歌笑的越发温柔:“是吗,你心底真的这么认为?”

采莲心底越发有些发寒,身子无端的打了个寒颤,正要说什么,门却被推开了,一清丽可人的女子走了进来,身上沾染了些许雨水,一走进来便娇笑着说:

“这天也真怪,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却有下起了雨来,姐姐,你在练字啊,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不喜欢练字吗?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

秦云歌抬眼看她,眼底幽深,秦云薇!害的她小产,喂她毒药的好妹妹,她一脸娇俏,时时刻刻都在扮演着她的好妹妹,也是,身为不受宠妾室的女儿,她与她交好自然有好处,比如她身上那几样拿的出手的首饰,哪一样不是她送给她的?

“姐姐,你怎么这么看我?难不成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她委屈似的咬着下唇,看着她,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秦云歌心底的怒火烧的她心肝都疼了,却压抑了下来,还不是时候,账要慢慢算,就像她亲手喂她那种慢性毒药一样,一点一点将她折磨致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