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炼古董 第4章 断头古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能提炼古董小说简介

《我能提炼古董》是作者山高水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周诚,孙文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诚笑了笑道:“上一次瓦砚上拍,是这个价,我会觉得最合适的。”冯都未哼了一声:“你放屁。”的话改成不深入了解冯都未脾气的人来,听见这话,怕是会立刻火冒三丈,但周诚却咧嘴笑一冯都未哼了一声:“放屁。”。...

我能提炼古董小说-第4章 断头古玩全文阅读

周诚笑了笑道:“上次瓦砚上拍,也是这个价,我觉得合适的。”

冯都未哼了一声:“放屁。”

如果换成不了解冯都未脾气的人来,听到这话,怕是会立即火冒三丈,但周诚却咧嘴一笑,全然不在意。

在那一连串大写数字上补上一句“当前市场价十二万”,再看这张条子,冯都未这才觉得顺眼许多。

周诚见状,只能无奈一笑。

在手写的那串字上按了手印,又分别在一式两份的条子上分别签字画押,这张当条才算是正式生效。

接着,冯都未起身去保险柜里拿了十沓钞票,往周诚面前一推:“点点?”

“不点了,我相信老师。”

眼看着冯都未抄起瓦砚,周诚把钱又划拉到自己跟前,银货两讫,这笔买卖就算是成了。

“对了老师,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了。”

周诚突然咧嘴一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块瓦砚,前身应该出自未央宫殿,老师,如果你能出钱买下的话,可是个大漏。”

古瓦砚名目众多,作为文房四宝,瓦砚自古便被各种名人雅士所喜爱,而在瓦砚之中,又数汉代瓦砚最为珍惜,特别是有来历可循的瓦砚,更是稀世珍宝。

毕竟秦汉砖瓦在当时虽然数目众多,但流传至今,能传世的少之又少,所以即便有人遇到秦汉制式的瓦砚,也大多会误以为是后人仿制。

冯都未显然就犯了经验的错误,毕竟唐宋时期仿汉制的物件,同样是古物。

但现在被周诚一语点破,冯都未愣神片刻后,急忙转身去书架上找书,几番对比后,直接一巴掌拍到大腿上。

“好你个周诚,居然蒙我。”

冯都未一生鉴宝无数,没想到却在这么一个物件上打了眼。

“好小子,如果不是你说,我还真没发现。”

确认了来历,冯都未端详着瓦砚嘴中啧啧赞叹,抬头笑道:“要不然,这瓦砚,我出钱买下?你舍得吗?”

“没问题啊,我这就去改合同。”

见周诚作势去储物间,冯都未不由得笑骂道:“给我滚回来。”

瞅着满脸堆笑的周诚,冯都未抿了口茶道:“我以个人的名义再借给你十万,必须收下!”

不等周诚开口,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怯生生的声音:“您好,请问这里收货吗?”

房间里两人齐齐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正站在门口。

少年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身上的大裤衩明显是成年人穿的,显得极其宽松,至于脚上踩着的那双鞋子,满都是泥垢,基本看不出起初的模样。

见两人不说话,少年又问了一遍,还把手上的麻布包裹打开,只见里面正静静躺着一个掌心大小的木质物件。

有客人上门,不管生意成与不成,进来喝杯水还是可以的。

出于习惯,周诚笑着看向少年。

“收,不过得看看东西。”

少年朝铺子里面张望了一眼,见没其他人在,这才迈脚进门,临踏过门槛时,还特地在门口的地毯上蹭了蹭鞋底。

“这是我爷爷让我拿出来卖的,你能帮我看看值多少钱吗?”

进了门,少年捧着麻布眼神期颐的看向周诚。

周诚大致扫了一眼,少年拿来的东西是个木质的手把件,掌心大小,刻成童子牧牛的样式:“老师?”

冯都未懒洋洋抬头瞥了一眼,而后缓缓吐出两个字:“不要。”

说罢,冯都未继续低头喝茶。

那少年听到这话,顿时愣了一下,脸上瞬间爬满失望:“能再看看吗?我爷爷说这个东西绝对能卖出去的。”

“之前或许值个钱,但是破相了,就不值钱了。”

放在平时,不是正儿八经的宝贝,冯都未都懒得开口点评,但今天得了一件汉代瓦砚,心情不错,这才多说了两句。

“看风格,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东西,童子牧牛的雕刻手法不错,倒可以卖个千把块钱,前提是,牛头没断。”

木质古董不比其他金铜玉石,大物件还好说,只要料子够好,还当成原料回收,可木把件本身就是小料子,裂了坏了,就真的成了废品。

少年脸色黯然,伸手掏出一个拇指肚大小的牛头。

“那,粘上能卖钱吗?”

把牛头往前递了递,少年哀求道:“能卖三百吗?就三百,我没钱给爷爷拿药了,再不吃药,爷爷会死的。”

见少年说的诚恳,周诚直接从属于自己的十万块钱中抽出三张递了过去。

“能,我买下了。”

摸了摸少年的头,周诚弯腰道:“下次千万记得,一定不能再把东西碰坏了,否则就会卖不出去。”

身材瘦弱的少年死死的捏着三百块钱,眼圈一阵泛红,紧接着豆大的泪滴就落了下来。

“是有个家伙把爷爷的宝贝摔坏了。”

少年一边哽咽一边抹了把眼:“我没有想骗他,我只是想拿这个换钱给爷爷买药。”

周诚愣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那你下一次再有东西想卖,直接来这里找我,行吧?”

少年嘴唇紧抿,而后重重点了点头。

“那就赶快回去吧,别让你爷爷担……”

“小兔崽子,总算让老子找到你了!”

周诚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人:“他妈的,碰了老子元青花就想跑?当老子是泥捏的?”

周诚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一把掐住少年的脖子:“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鸾凤街上,谁敢找我余正德的麻烦?”

来者同为鸾凤街的古玩店老板,专攻瓷器,在行当里也算有点名气,不过曾被冯老点破了一桩杀猪货,从那儿以后两方算是结了梁子。

看他今天这架势,与其说是找这少年的麻烦,不如说是故意给未道阁闹难堪。

少年突然被提起来,双脚立即在空中乱踹一气。

“放开我!”

“明明是你先推我的,你还把爷爷的宝贝摔坏了!”

余正德哼了一声,直接抬手抽了过去:“一个破木把件,算什么宝贝?赶快赔老子的元青花!”

不多时,少年的脸已经涨成猪肝色,冯都未放下茶杯,杯盏磕在桌子上,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余老板,怎么有闲心跑到我店里抓人来了?”

被冯都未问了一句,膀大腰圆的余正德干笑两声,这才随手甩开少年。

“冯老见笑了。”

余正德挠着大光头,脸上带着几分恼意道:“主要是这兔崽子跑我店里,拿一水货骗我说是宝贝,我好心跟他打商量,没想到最后这小子还不乐意了,一把推倒了我店里的元青花,扭头就跑。”

狠狠瞪了少年一眼,余正德又一脚踹了过去:“不过冯老您放心,我马上把他弄走,别让他脏了您的店。”

看着余正德的动作,周诚少有的皱起了眉头.

走过去扶起少年,周诚又半开玩笑道:“余老板,你店里什么时候有元青花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