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炼古董 第2章 医疗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能提炼古董小说简介

《我能提炼古董》是作者山高水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周诚,孙文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诚更本不明白是怎么走出来周家大院的,当他站在路边,仅余下的印象仅有身后无尽的嘲笑声和脑子中那道分不清男女的冰冷声音。低下头望着手心崩裂成几块的西汉时期青松立石瓦砚,周低头看着手心碎裂成几块的汉代青松立石瓦砚,周诚自言自语道:“提取。”。...

我能提炼古董小说-第2章 医疗费全文阅读

周诚根本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周家大院的,当他站在路边,仅剩下的印象只有身后无尽的嘲笑声和脑子中那道分不清男女的冰冷声音。

低头看着手心碎裂成几块的汉代青松立石瓦砚,周诚自言自语道:“提取。”

言罢,周诚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似的,居然会相信幻听的声音。

然而就在他准备收起瓦砚碎片时,双手处突然迸发一抹幽幽的橙光。

周诚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只见那道橙光自瓦砚碎片中透出,继而沿着掌心涌入体内,而他,整个人就像是大夏天喝了一瓶冰可乐一般,浑身舒爽。

而脑子里,声音则再度响起。

“汉代青松立石瓦砚,提取精粹五十点,已有精粹五十点。”

“精粹?那是什么东西?”

愣愣的看着毫无改变的瓦砚,周诚刚想深入研究一下,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接通后,听着那边传来的消息,周诚脸色瞬变:“我马上回去,千万别让他们停药!”

挂了电话,周诚顾不得在意瓦砚的事情,急忙找了辆小单车,一路朝着医院狂奔而去。

当周诚气喘吁吁赶到医院时,刚好看到有护工正推着一个担架出门。

而担架上,不是周诚的母亲赵凝兰又是谁?

“你们干什么!”

明明骑了一路单车,可周诚却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直接一把将推着担架的护工推出两三米。

“你们凭什么把我妈从病房赶出来!”

“你这不是废话吗?”

站在担架另一侧的女护士毫不客气道:“你已经有多久没有交过住院费了?还有医疗费,药费,你算算欠了医院多少钱?”

女护士横眉竖眼瞪着周诚,片刻后,又冷哼了一声道:“而且也不是我们主动把你母亲赶出来的,是她自己要求的。”

顿了顿,对方又补上一句:“还有,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医院方面已经联系好了养老院,你母亲可以暂时住在养老院里。”

听着这些话,周诚强忍着怒意看向病床上的母亲。

看着母亲那皮肤干瘪,颧骨高突的脸颊,周诚强忍着心酸抓住母亲枯瘦如老树枝的手。

“李护士,能不能再宽限两天,就两天,两天内,我保证把欠医院的钱都还上。”

被称作李护士的女护士不屑的撇了撇嘴:“两天?你都说了多少个两天了?”

听她的语气,分明是不相信周诚的话。

不过这也算是情有可原,周诚只不过是个一穷二白的大学生,平日里打工挣的钱一方面要顾及自己和母亲的生活外,还得从中留出一部分当做学费,虽说今年刚毕业,可他根本还没来得及找工作。

周诚双拳紧握,注意到手臂上青筋毕露的血管,当即咬牙道:“最后一次,先把我妈送回病房,两天后,我肯定把欠的钱还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护士对周诚的表态嗤之以鼻,最开始时,听说眼前这家伙姓周,她还以为来了个大人物,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对母子是被人从周家赶出来的哪一家三口。

自觉被嘲弄的李芬书确定周诚身份的那天开始,便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对母子。

“医院有抽血的地方吧?”

周诚倏然抬头,双眸中透着丝丝缕缕的疯狂之意。

李护士从没见过周诚这幅模样,四目相对时,当场便被吓得愣了一下,回过神后,又恼怒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我们是正规医院……”

就在李护士还想说下去的时候,医院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李姐,周诚妈妈的医药费已经交上一部分了。”

周诚和李护士齐齐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孩小跑着靠近,看年纪,约莫二十岁的样子,而护士帽下那副面孔,比之网上那些明星也不遑多让。

到了跟前,对方先朝周诚眨了眨大眼睛,而后挽着李护士的胳膊似是撒娇道:“李姐,人家既然都交了一部分钱了,那就先把人送回去呗?”

抓着李护士的手臂晃了晃,护士女孩又劝道:“让病人一直在外面躺着,影响也不好不是?”

李护士颇为无奈的戳了女孩护士脑门一下:“就你那点工资,填多少是个够?”

女孩儿吐了吐舌头,伸手抓住担架:“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赶快推进去啊,阿姨受了风怎么办?”

周诚揉了揉发酸的鼻头,抬头给了女孩儿一个苦涩的笑容:“谢谢啊,文倩。”

本名孙文倩的女孩朝周诚甜甜一笑:“下次请我吃饭就可以啦。”

周诚勉强一笑,帮忙推着担架进入病房。

孙文倩是医院的女护士,父亲失踪后没多久,母亲突然病倒,周诚刚刚毕业,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在照顾母亲上,又有诸多不便,孙文倩便时不时过来帮忙。

一来二去间,周诚便和孙文倩关系亲近起来。

周诚心里很清楚,眼前这女孩儿到底帮了他多大的忙。

可能是药物作用的原因,从推出医院到回到病房,赵凝兰完全没有苏醒的痕迹,看着沉睡中还眉头紧锁的母亲,周诚死死的握着病床的栏杆。

片刻后,周诚挤出一丝笑容道:“文倩,麻烦你先帮忙照看一下我妈妈,我出去一趟。”

正在帮赵凝兰盖毯子的孙文倩抬头啊了一声:“还出去吗?上午阿姨醒的时候还问你去哪儿了呢。”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背包,周诚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自然一点:“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周诚没有给孙文倩询问的机会,直接大步离开病房。

他身后的背包中,装着被周瑞摔碎的汉代青松立石瓦砚。

出了医院后,周诚并没有走远,而是找了一个位置相对偏僻的花坛,借着拉开背包,将碎的不成样子的瓦砚拿了出来。

从碎块中依稀可以看得出浓浓的秦汉时期的建筑风格。

但这一次,周诚并没有站在考古学的角度观察这块老物件。

深吸了一口气后,周诚捧着瓦砚,心中默念:“确认!”

在周诚眼前,一副完全无法用科学手段解释的画面出现了。

明明碎裂到完全无法以人力恢复的瓦砚,极其突兀的漂浮在半空中,而后缓缓贴合,碎块之间的裂缝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与此同时,周诚脑中响起一道声音:“汉代青松立石瓦砚已修复,扣除精粹三十点,剩余精粹二十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