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 第2章 婚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小说简介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是作者坏掉的灯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时好,邹立诚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婚纱店里,我穿着价格昂贵的婚纱,却一点儿都开心不出来。我试了试一套又一套,邹立诚每一套都不不满意。他吹毛求疵的望着我,像可观赏某件摆在橱窗里的商品。“艾达,也没更好的了吗?”我试了试一套又一套,邹立诚每一套都不满意。他挑剔的看着我,像观赏某件摆在橱窗里的商品。。...

欺婚总裁:爱情三十六计小说-第2章 婚礼全文阅读

婚纱店里,我穿着昂贵的婚纱,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试了试一套又一套,邹立诚每一套都不满意。他挑剔的看着我,像观赏某件摆在橱窗里的商品。

“艾达,没有更好的了吗?”邹立诚嫌弃的语气让人心生怒火。

艾达小心翼翼地说:“之前那件最好的,让冷小姐逃婚的时候穿走了……”

邹立诚镇定自若地翻看杂志,再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他也不会在失控。

我早就失去了耐心,“就这件吧,我不要别的,就要这件。”

“那你就会成为世界上最朴素的新娘。”听到我出声,他才若无其事地回应。

“那也是你的新娘。”

邹立诚翻看杂志的手顿了一下,我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用一种“真拿我没办法”的表情说道:“那就这件,我的新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曾几何时,这一切的荣光与偏爱都是别人的,而我只是个替代品。

“我累了,我们走吧。”我感觉力不从心,险些跌倒。

邹立诚起身扶住我,“没事吧?”那异常温柔的语气让人有种宠溺的错觉。

我推开他,客气又疏离地说:“谢谢。”两只刺猬靠的太近很容易伤到对方。

他们婚礼用的策划由男人换成了女人,因为原先的策划跟新娘子在婚礼现场跑了,跑得无影无踪,销声匿迹。

他约了策划明早去谈婚礼,而我并不想去,这是他的婚礼,与我无关。

入夜,我跟邹立诚躺在床上,两个人都很快进入正题。

“你爱她吗?”当邹立诚抚摸着我的脸,我就算厌恶得想吐,也不能推开他,所以我只能膈应他,让他跟我一起难受。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掰着我下巴狠狠亲上去,“我爱你,时好。”

我冷笑,“邹立诚,我不信。”

这场纠缠,至死方休。

事后,邹立诚还保留着优良习惯,独自到阳台抽烟。那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侧脸,我从未看清过他,无论是从前,还是以后。

他的手机屏幕亮了,在黑暗里看的特别清晰。

我用被子蒙住头,恨不得闷死自己。

“艾琳娜。”那是冷艳的英文名。我设想了一下,我的新婚丈夫,跟别的女人藕断丝连。我会怎么做?

我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睡去。

邹立诚已经陪了我很多天,当他最得力的秘书瑞贝卡抱着一大箱文件出现在新房门口,等着他处理的时候,对于他的身份我才有了实感。

“你该去上班了。”瑞贝卡一边递给他文件一边递给他笔,他们默契地就像连体婴。

确实,这么多年他们出双入对,连我都快以为他们才是一对,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冷艳截了胡。

“吃过早餐了吗?”邹立诚问瑞贝卡。

我端着咖啡看着他,真是贴心的老板,把堆积成山的工作带回家里还附赠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秘书。

瑞贝卡直截了当说:“你是至诚的总裁,你不可能就这样当甩手掌柜的。”

她瞟过我的眼神像是在看那让“君王不早朝”的红颜祸水。

文件签好了,瑞贝卡特别识相地走了。

我刮着花生酱到面包上,“瑞贝卡,其实挺好的,你怎么不娶她。”

邹立诚又开始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你不是你说的,我们两都是祸害,相互活该就行,何必呢?”

我咬下一口面包,花生酱的香甜弥漫在口中,可是我却恶心得想吐。

我最讨厌花生酱,比讨厌眼前的邹立诚还要讨厌。

小孩子任凭喜好做决定,大人用理智做决定,而我不能做决定。

我咽下那口面包,可我咽不下那口气。

“邹立诚,你别蹬鼻子上脸,你不要得不到冷艳,就要我来赔你。”

邹立诚扯着我衣袖,将我按在座位上,抵住我额头,“时好,不要再提她,否则……”

“否则怎么样?”我将他逆鳞摸得清清楚楚。

他慢慢松开我,那多年未见的暴戾出现在眼底,“否则,我让谢慕哪天一不小心横死街头。”

邹立诚摔门而出,我心底的恐惧又油然而生。

他说得出做得到,那不是威胁,那是最后通牒。

我自觉自己可笑,居然还相信谢慕是迫不得已,他又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作为自己的男友却跟别人的未婚妻跑了。

世界上,没有再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邹立诚新婚第二天,彻夜未归,我一夜未眠。

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到天亮。直到听到密码锁打开的声音,我倒下假装睡着,电视里还播着早间新闻。

邹立诚替我把掉落的毛毯盖好,关掉电视,便去浴室洗澡了。

我起身,他凑近我的时候,我闻到了他那臭气熏天的酒味,一夜未归,原来是寻欢作乐去了。

邹立诚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了,他没想到我已经醒了,他走过来想要解释:“我昨天……”

我打断他,“你不用跟我解释,你了解我的,别人碰过的,我不要,如果你出轨,那我们就两种解决方法。”

邹立诚饶有兴趣看着我问道:“哦?两种解决方法?哪两种?”

“第一种,离婚,好聚好散。”我认真回答。

“你做梦!”我猜到了他会特别激动。

“第二种,同归于尽吧。生同床,死同穴,我送你们早登极乐。”原来我也有这么一天,嫉妒使人面目可憎。

邹立诚叉腰大笑,“好。”

他认为我是在说笑,其实我是认真的。在我的字典里结婚配套的相对的,除了“离婚”就是“丧偶”。

婚礼如期举行,也不知道方便的是谁的日子。

我没有请我爸和继母,以及那个倒霉的废物弟弟。

当婚礼进行曲响起时,那扇通往礼堂的大门打开,我踏上红毯,结婚的实感才真正扑面而来。

邹立诚在红毯的尽头等着我,那一刻我曾经梦寐以求,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你愿意娶这位……”神父询问结束后,马上到了交换信物的环节。

神父最后一次问道:“有谁不同意,这门婚事吗?”

电视剧里,每次搅局的人都应该登场了。大门一开,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我不同意!”

冷艳不愧是著名女演员,连出场时间都算得一清二楚。

一样的场景,邹立诚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