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旋转轮 第四章 早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命运旋转轮小说简介

《命运旋转轮》是作者Xia一直Ok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床——这个周末的缘故吧。安洁母亲再打开自己的房门,步入客厅。射进屋内的光并不多,但起码能看得很清楚物。安洁的母亲走到安洁房门前,她仿若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拍了拍门说:“我的宝贝,准时起床啦!你可和我曾说要去早锻炼的,别忘了!”紧然后,安洁房里传来了闹铃的声整个城市还未睡醒似的,过于寂静的令人窒息,天还蒙蒙亮着。街道都是干的,没有丝毫雨滴来临过的痕迹。云时不时地遮住太阳,风时不时地吹过树梢。整条街上,唯独晓义一人在行走。。...

命运旋转轮小说-第四章 早晨全文阅读

  周末的早晨。

  整个城市还未睡醒似的,过于寂静的令人窒息,天还蒙蒙亮着。街道都是干的,没有丝毫雨滴来临过的痕迹。云时不时地遮住太阳,风时不时地吹过树梢。整条街上,唯独晓义一人在行走。

  街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干了?

  阳光时不时照在晓义身上,伴随着早晨特有的那丝诡异的凉风,晓义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叮铃铃,叮铃铃”伴随着这再也熟悉不过的闹钟声,安洁的母亲像往常一样起床,而她的丈夫则习惯性地赖床——周末的缘故吧。安洁母亲打开自己的房门,走入客厅。射进屋内的光并不多,但至少能看得清楚物。安洁的母亲走到安洁房门前,她好似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拍拍门说:“我的宝贝,起床啦!你可和我说过要去晨练的,别忘了!”紧接着,安洁房里传来了闹铃的声音。安洁母亲知道安洁马上就会起床,然后去洗脸刷牙。但令她奇怪的是,洗脸刷牙过后,安洁还未走出房间。安洁母亲走过去,拍了拍门,说:“怎么了你?也学会赖床了啊?”她好似犹豫了一小会儿,然后将手伸向安洁房门的把手。

  打不开。

  怎么会打不开?安洁母亲用力将把手向下握去,但门把手丝毫不动,她用另一只手用力拍着房门,并着急地说道:“我的乖女儿,锁什么门呀,快把房门开开啊!开门啊!”

  该不会出事了?安洁母亲想起前天数落安洁的话,确实挺伤人的,但也不至于闹自杀吧!何况安洁并不是一个性格孤僻的女孩子。

  窗外的云将阳光遮挡。屋内有些暗暗的。闹铃声停止。

  这该死的寂静。

  “孩子他爸!快起来把门踹开!我们的女儿怎么屋里没声啊!快起来啊!”安洁母亲略带哭腔地说道并继续用手用力拍着门。不顾手是多么疼痛。

  安洁父亲脑子一下就清醒过来,他顾不上穿好衣服,来到安洁房门前猛烈地一脚踹去。

  屋内的窗帘几乎将窗外射来的光全都遮挡了。闹铃又开始响起。

  安洁躺在床上。平安无恙。

  万幸。

  “哎呦喂,我的小心肝儿啊,你都快吓坏我了!我叫你开门怎么都不应一声啊,弄得我与你爸多着急啊!”

  不知为何,安洁头疼得厉害。“妈!我今天头特别疼,你老为我瞎操心些什么啊!烦!”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孩子他妈!今天我来替你做早饭!”安洁父亲竭力地去调节这略带尴尬的气氛。

  安洁母亲也是个明白人,虽然心里有着些许委屈。“好,你做就你做,那我们就不打扰宝贝女儿休息了!”

  随后,安洁父母亲离开了安洁的房间,将门悄悄关上。

  昨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安洁只是越想越头疼,剩在她脑海中的只有火光四溅的场景与一声猛烈地撞击声。

  子衿打扫着客厅里的吊灯,将它们全都扫进了垃圾桶,灯泡碎片将原来缠在她额头上的白纱布全都覆盖住。常人难以理解的古怪微笑闪现在子衿的脸上。

  晓义仍走在街上。她渐渐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估摸又走了十分钟,晓义来到自己的公寓楼下。

  深呼吸。

  晓义的家在十楼高的位置。她像往常一样选择了乘电梯。电梯的灯坏了,时而亮起时而熄灭的,这使晓义不禁想起了子衿家的吊灯,她打了个哆嗦。

  再一次深呼吸。

  过了一会儿,电梯安全地将晓义带到十楼。她往家门方向走去。所有的倦意在这一刻袭上晓义的心头,她向裤兜里掏钥匙。但正当她往钥匙孔里插上钥匙时,她吃惊地发现有一把钥匙插在上面!晓义已放松的情绪再次紧绷了起来。这寂静的空气令人倍感压抑,何况现在的晓义已经不起再次的惊吓。

  父母回来了?不可能啊!晓义小心翼翼而又略微颤抖地将家门打开,悄悄地进来,又悄悄地关上。

  一个令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出现了在她的面前。

  安洁的父亲在厨房里边哼着小曲,边做着早饭。安洁的母亲却在想着安洁反常的变化。

  难道我真的说她说的有点过头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昨天就对我有说有笑了!到底了怎么这是?难不成......?安洁母亲越想越离谱,但她迅速摇了摇头。她突然想起安洁有辆属于自己的车。该不会是这小丫头片子晚上不知跑去到哪里玩去了吧?安洁母亲在安洁父亲包里搜出了车库的钥匙。她走下楼去。来到车库,将门打开。安洁的车好好停在原来该停的地方,丝毫没有最近开动过的痕迹。那奇怪了,究竟怎么了?安洁母亲皱着眉。不过随后,她自言自语道:“也许我不该多想,安洁这孩子或许真只是纯粹地头疼。”然后就上了楼。碰巧,安洁父亲将做好的早饭端了出来。

  “干吗去了?”

  “还能干吗?操心你孩子去了呗!”

  “我说你什么意思?什么我孩子我孩子的,弄得好像不是你亲生的。好啦,老婆,别操心了,我相信我们家安洁。”

  安洁母亲微笑着点点头,但不一会儿,又操心起安洁来。“我是不是该叫她起来吃早饭啊?”

  “嘿!你又来了!安洁头疼现在自然不想出来,你又瞎去掺和,必会惹来她厌烦,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肚子饿了自然会出来,东西凉了自然会去热,她都有手有脚的,这点事儿她还不会做啊?万一我们不在家,她难不成饿死啊?来来来,吃我们自己的。实在不行,等等我给她送过去早饭,轮不到你这么操心。”

  “瞧你那嘴皮子的,说的还挺溜的,怎么不去参加演讲比赛啊!不过你说的挺对的,那行吧,我们吃。”

  “嘿嘿!遵命!老婆大人!”安洁父亲风趣地答道。

  可在房门内的安洁却正干着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她不断地在纸上写着一个字:死。整张白纸上写满了“死”字,令人感到不寒而栗,但她却痴呆似的一直写着这个字,若有若无的白雾笼罩在安洁的身边。窗帘早已被拉开,阳光肆无忌惮地射向屋内。

  “表哥?”晓义似喜出望外地叫了一声。随即投入他的怀抱之中。是啊,晓义太累了,以至于全身都没了力气。

  “怎么?我来你家不行么?”表哥笑着说。

  “你怎么来我家都不说一声啊?大清早地出来吓唬人啊?还有,你多健忘,钥匙还插在孔上!小偷强盗什么的进来怎么办?你不怕我还怕呢!”

  “哈哈!瞧我这脑子!老了啊!”

  “哼!不许说你自己老,我才比你小几岁,我可年轻着呢!”晓义似赌气又似撒娇还半开玩笑地说道。

  两人对视,随即又发出哈哈大笑的笑声,这久违的表兄妹之间的哈哈大笑。

  “好啦!我去将钥匙拿回来,看你挺累的样子,可要好好休息休息。”

  晓义乖乖地点着头。她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像泄了气一般,渐渐,困意终于战胜了早已疲惫不堪的晓义,她将双眼合拢,进入了梦乡。

  并没有钥匙插在钥匙孔上。门紧闭着。一切都被拉回早晨应有的宁静。晓义看到的难道只是幻觉?窗外的鸟儿开始鸣叫,但这并没有打扰熟睡中的晓义。

  安洁继续在纸上写着“死”字。太过用力的力气将笔头弄得有点坏。鲜红的笔墨像鲜红的鲜血,不断有笔墨漏出。扭扭曲曲地字体就好像此时此刻安洁已扭曲的心。安洁机械化地不断重复着同一个动作。纸笔间透露着几丝诡异与一种未知的恐怖。阳光继续射向屋内,从地上爬向安洁的写字桌,屋内的黑暗被一点一点吞噬。安洁的脸上好似已经失去了血色,她突然发出了尖利的笑声。随即停止了书写。不多不少,九十九个“死”字犹如鲜血般印在了白纸上。

  “屋内是什么声音,刚刚你听见了吗?”安洁母亲边问着边将最后一小块面包递入口中。

  “好像是笑声,要是你不说我还以为自己老了幻听了呢!”安洁父亲好似很开玩笑地说道,并没当回事,还哈哈大笑起来。

  “真的是笑?怎么回事,安洁不正躺在床上休息吗?头这么疼没事发什么神经?”安洁母亲皱起眉。

  “嘿!老婆啊!”安洁父亲继续笑着说道。“我说您老整天瞎想啥呢?你怎么能妄以臆度,随便就断定这声儿就是从我们家儿屋内发出的呢?”

  “这还真说不准,不行,我得进去看看。”

  “打扰到她休息,然后你遭一顿牢骚以后。心里委屈了,我可负不起这责呀!”

  “去去去,哪有你这样当爸的?有没有颗爱女儿的心啊?”安洁母亲边说着,边走向安洁的房门。

  门被缓缓推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