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第1章 他的老公跑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简介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是作者孤儿永无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扯清,吴秋生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两位公主,一位是当红影星艾天娇,一位是天都大学在读三年级学生陈扯清,两个人相貌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眼睛和发型,除了鼻梁上有些小小的区别,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刻出的,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1章 他的老公跑了全文阅读

两位公主,一位是当红影星艾天娇,一位是天都大学在读三年级学生陈扯清,两个人相貌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眼睛和发型,还有鼻梁上有些小小的区别,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在旁人的眼睛里她们就是一对双胞胎。

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不过她们除了相貌上很象以外,却是有几个地方完全不像的。

陈扯清生性懦弱,心地善良,为人忠厚老实,一副地地道道的农村小妹的模样。

也许是职业使然,艾天娇却是一副完全的大小姐脾气。骄横霸道,不讲道理,凡事喜欢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今天见面的目的。

由于长得像,艾天娇请陈扯清做她的演员替身。

艾天娇是当红影星,一天的事情很多,忙不过来,所以会请陈扯清替她出演一些角色,陈扯清也是为了挣点生活费和学费一直做艾天娇的替身演员,已经做了三年了。从她上天都大学开始就一直做着。

奇葩的是今天艾天娇不仅要请她做演员替身,还要让她做生活上的替身,就是到她的新婚丈夫家当假太太。

“妹妹,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我也会帮你办到你想办的事情。”

陈扯清沉默。

“怎么样?我们合作那么久了,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是说话算数的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陈扯清无声。

坐在艾天娇身旁的是她的经纪人丁圆圆。

她看到陈扯清一直在犹豫便插上了一句:“你想好了,如果你答应了,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你爸爸的赌债就能顺利的还上了,如果你不答应,那你也应该想想,那些债主会天天的上你家讨债,你妈妈身体又不好,能经得起折腾吗?”

“不行的,圆圆姐,你知道的,别的事情我都能答应你,可是这做人老婆的事情我怎么能答应呀,这传出去我以后怎么做人呀?当替身演员可以,当替身老婆这个……”陈扯清一脸的为难。

“放心好了,他跟我们艾小姐虽然是夫妻关系,可是他并不爱我们的艾小姐,所以他是不会回家的,也就是说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并不会有那个……那个……事情发生,所以我可以保证,你进了他家是个一姑娘身,出来还是一个姑娘身,没什么损失的。”丁圆圆说道。

“怎么可能,?你们都已经是夫妻了,怎么可能不做那事呀?不会吧!”陈扯清一脸的疑惑。

“是真的,艾天娇跟那个吴秋生是娃娃亲,是两个爷爷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就订下来的,所以……”丁圆圆说道。

对于丁圆圆的这一些话,陈扯清大部分都是没听清,只听到了三个字——吴秋生。

当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陈扯清明显的身体一震,陷入了沉思中。

丁圆圆和艾天娇并不知道此时陈扯清的心里是怎么想的,看到陈扯清脸上现出了犹豫的神情,似乎感觉有希望。

丁圆圆继续说道:“放心,你没有任何的损失,只是搬进吴秋生的别墅里享受着太太的生活待遇,一天到晚吃着山珍海味,享受佣人的侍候,过着贵族人家的奢华人生而已,别的都不会发生,直到我们艾天娇身体上的病治好了,能回来做回正常的吴家太太,你就完事了,然后拿钱走人,回去把你爸欠下的巨额赌债给还了就行了。”

丁圆圆两次提到了吴秋生,陈扯清的心立即动了:“好,我答应你!”

刚才陈扯清还犹犹豫豫的,突然却那么的爽快,令丁圆圆与艾天娇除了高兴之余,不免产生了一丝丝的疑惑,不过很快的她们心中的这点疑惑就消失了,因为时间不等人,艾天娇明天就要乘坐超音速动车去美国治病了,已经与美国的医生约好,治病这种事是耽搁不得的,时间上是越快越好。

于是在丁圆圆的帮助下,双方立即签订了合约。

陈扯清顺利地住进了吴秋生的别墅里。

果然如丁圆圆说的,吴秋生一直不回家,陈扯清一直很平静地在别墅里生活,可是三个月后他却回家了。

其实陈扯清是盼着吴秋生能回家的,那怕是发生夫妻间的那一种事情。

她之所以答应做艾天娇的这个吴家太太的替身,不仅仅是因为要还父亲生前欠下的赌债,而是她与吴秋生有着一段很奇特的缘分。

因为这一段缘分,她对吴秋生是又爱又恨。而为了解决这一段又爱又恨的爱情问题,她才答应做这个吴太太的替身的。目的就是想要见见这个人,有机会问清楚他一些事。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她可以因为吴秋生的幸福而放手,但前提是一定要吴秋生幸福,可是丁圆圆却说艾天娇与吴秋生并不相爱,一对不相爱的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有幸福?于是陈扯清就想知道为什么一对不相爱的人要在一起,吴秋生为什么会娶她?吴秋生在八年前为什么要离开自己,无声无息的消失?这些都是陈扯清迫切想知道的,所以她希望这个男人,这个有两个长得非常想象的女人深爱着的男人回来告诉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个月后他回家了。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电闪雷鸣,惊天动地,陈扯清心里十分的害怕,把自已紧紧的裹在了床单里,此时她更希望那个男人,那个自已深爱着的男神会回来,给她一点点的安全感,让她不再惧怕这可怕的雷声,可是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奢望,他可能真的不会回来。

不过出乎意料,他真的回来了,三个月的一天。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勉强入睡。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已的身体有些重,感觉到自已的身上压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咦,他真回来了?!”陈扯清心里突然惊叫一声,不过奇怪的是此时的她却没有当初的期待,更没有那种日思夜想后梦想变成现实的那种真实与欣喜,相反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与厌恶,这是怎么一回事?

昏暗的灯光下,她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只能从他的气息中感知到这一切,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吴秋生。

尽管他是自已日思夜想的男人,但自已的心中由于有一丝丝的恨意,因而第一次接受他,陈扯清对他突然而来的爱有些惧怕,所以她想逃离,想反抗,还有一丝丝的那种想打人的想法。

只是在她的心中,他还是自已的男神,或者说还有那么一点的美好,更重要的是现在自已是他的法律层面上的“妻子”,与自已的丈夫发生关系这也是自已的法定义务,她是没有权力反抗的。因而她还是没法把对他的怨恨充分地表现出来,只能是弱弱地问一句:“你回来了?”

吴秋生没有回答她,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只顾着脱下自已身上的衣物,火烧火撩地进行着他要做的事情。

两个人的身体亲密地接触,就在这一刹那之间,陈扯清对他的怨恨几乎化为零,陈扯清此时只感觉身体浑身的燥热,有一种奇怪的期待。

其实,她此刻也想过抗拒,但她却做不到,只能顺从,象一只待宰的羔羊。

两个人的体温交灼在一起,更加的燥热难耐,心跳也加快了许多,这是人类一种面对那种本性诱惑本能的反应,当然理智一点的人能够抗拒,但陈扯清发现自已抗拒不了,却有迎合的想法,不得不承认自已不是理智型的女人,自已没有那样的抗拒的能力。

说句实话,陈扯清还是爱他的,他是自已的男神,是自已的崇拜对象,女人对于自已的男神有什么理由拒绝?只是……只是他之前做的那些事让她很伤心,因而心中有一丝小小的恨意,这种恨意使得她对于他要从自已身上要第一次很不情愿,只能是被动的接受。

对于男女之事她这是第一次,从她小学到大学,她都没有过真正的男女肌肤之亲,连初吻都没有经历过。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的亲密,做着她只有在一些电影里才能看到,体会到的事情,这叫她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面对陈扯清的抗拒,吴秋生似乎觉得很好笑,咬着牙骂道:“你还装,你装,你不是日夜都想和我这个的吗?你还敢去骗我爷爷,施用诡计说动了我爷爷逼我跟你结婚,千方百计的想把我逼回家,说,你是不是这个目的?”

陈扯清不说话,她不想说话,她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那好,我现在就成全你,让你好好的享受一下我的男人魅力。”吴秋生仍然是那样的无耻,那样的自以为是。

无话,陈扯清此时仍然是无话可说。

可吴秋生此时仍然是不管不顾,完全没把陈扯清此时的心情放到他的心里,不管陈扯清此时的心中感受如何。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