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财之术 张梦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生财之术小说简介

《生财之术》是作者月阳高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张梦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梦全文免费深度阅读带来您!张梦是月阳高下所创作的小说《得财之术》中的人物,张梦小说精挑:一间很有时代感的房间里,床上坐着一名有些瘦弱的少年,少年的面孔非常俊秀,给人的第一觉得是非常干净阳光,少年怔怔的望着窗外,好像在盯着眼前离处的那棵饱经沧桑的槐树。一叹一声,张梦终于等到转移到了视线,稍显惨白的面孔下露着苦意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道愁滋味,但是张梦却觉得满嘴的苦,基本上让自己无法呼吸的节奏。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生财之术小说-张梦全文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张梦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张梦是月阳高下所创作的小说《生财之术》中的人物,张梦小说精选:一间很有时代感的房间里,床上坐着一名有些单薄的少年,少年的面孔十分清秀,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阳光,少年出神的望着窗外,似乎在盯着眼前不远处的那棵饱经沧桑的槐树。

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一间很有时代感的房间里,床上坐着一名有些单薄的少年,少年的面孔十分清秀,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阳光,少年出神的望着窗外,似乎在盯着眼前不远处的那棵饱经沧桑的槐树。

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张梦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碰到如此离奇的遭遇,谁能想到前一夜还在繁花似锦的21世纪,第二天却来到了这犹如梦境般的1996年,望着墙上的日历,张梦终于确定自己已魂穿到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张梦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学生,本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张梦从小便聪颖刻苦,几乎没有一刻松懈贪玩过,终于十年苦寒终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京城的重点大学,也是全校唯一的一名,从一个小县城以农村孩子的身份,吃了多少苦,经受多少寂寞,只有自己清楚。

从四年大学到研究生在到博士毕业,张梦也许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但绝对是刻苦的那一个,在他的字典中只有那一句,勤能补拙,也许99的汗水也比不上天才那百分之一的才华,可张梦愿意用百分之百的汗水寻找那百分之一的机会!

毕业之后张梦费劲千辛万苦,找导师通过同学介绍终于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单位,张梦希望自己这十几年的光阴没有白费,他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他也希望成功,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苦等这么多年的父母!

本不善交际的张梦努力改变性格,这才有了,进入单位后宴请领导的夜晚,谁知道这一夜也彻底改变了张梦。

张梦梦醒后就来到了这间房间,来到这同样叫张梦的家中,附身于这个18岁的少年,再过3个月即将高考的少年身上。

张梦不知道是自己的不幸,还是他的不幸,这几天中他从这个家庭中那个跟自己母亲同样善良同样有些唠叨的口中知道,自己来之前的那个张梦,晚间从学校回家的时候被一辆酒鬼驾驶的汽车给撞了,这才有了这一切,不过幸好,那个酒鬼没有跑路,而是将张梦急忙送进了医院,否则一切都将又要改变。

张梦醒来的时候,这具身体已经出院,不过一直昏迷不醒,整个家庭都笼罩在愁云惨淡的气氛中,连家中的那个老猫都不愿待在家中,更不用说刚上初中的张莹了,恨不得每天夹着尾巴过,可还是避免不了被收拾的命运,要知道这段时间都是她在自食其力,自己做饭,之前从来都是饭来张口的!

张梦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这家人看到自己醒来的那种欢喜,那是血脉亲情交融在一起才会出现的情景,张母泪水滴在张梦的脸上时,张梦也许是本能班感觉那隐藏在心底的亲情。

醒来已经几天,张梦的意识总是在眼前的情景和记忆中的场景交替,渐渐眼前的一切越来越真实,张梦终于感到也许真的一切都变了。

“瞄”一只慵懒的黑猫弓着身子伸了个懒腰,一下子扑到床上,靠在张梦身边,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打起了呼噜,张梦模着黑猫的毛发,喃喃道,“一切重新开始了吗”

张梦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摇了摇头,似乎将烦恼都一并摇走,人是一种复杂性的感性类高级动物,适应能力是生物中几乎最强的,不论各种情况,当然也包括不可预知的情况,张梦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国京城高级学府毕业的博士生,自认为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要面对的不是纠结于自己是怎么来的,而是要尽快适应现在的一切,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张梦还是有些庆幸的,庆幸自己来的地方还是中国,不论是曾经的还是过去的,起码还是中国,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家,张梦估计自己都可能真的要完了,张梦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和了解,还有家中那明显上了年纪的收音机了解到自己所处的年代。

这是中国的1996年,是中国历史上风起云涌的年代,不论是是关乎国运的改革开放还近在眼前的,明年即将回归祖国的香港,都对中国产生了影响,前者影响了整个民族乃至世界,后者也对区域和国家产生了剧烈影响。

曾经张梦出生在内陆的西北城市的一座小村庄中,而现在的张梦则身处于闽南省的一座地级城市怀阳市,而家庭更是天差地别,张梦甚至有种物事而非沧海桑田的感觉。

现在的张梦父母,张父张国强,一个普通的名字,也跟万千中国的父亲一样,张国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现在在一家本地的政府企业中担任技术员,算是铁饭碗,不过厂子也是每况愈下,领导天天说要改革企业,结果三天两头卖地,到现在除了几百名的工人,就剩下那栋记录了时代变迁的厂房了。

而张母林风屏,同样是吃政府饭的,不过相比之下,张母则要厉害的多,因为张母在本地的税务局担任职员,虽然职位没有张父高,可是比起实打实到手的工资,那张父跟张母真的差了一大截,俗话说钱是男人的胆,这句话在张父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家中的所有琐碎小事都归张母管,当然了大事还是张父决定的,比如参加选举投票什么的,其他的比如存款什么的则都归张母管了。另外就是张母的娘家,也就是张母的舅舅们都十分厉害,早在八十年代末就陆续下海经商,而且人脉宽广,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现在也都是身价不菲,这也是很大的一部分,不过张母张父的关系到真的很好,虽然有磕磕碰碰,可都没有真的急过眼。

张梦来到客厅,虽然已经清醒了几天,可是毕竟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浑身软绵绵的张梦这两天才开始下床走动,张母也才放心去上班,

打量这间具有时代时代特色的房间,整座房间都被打扫的很干净,可避免不了有陈旧的感觉,毕竟住了几十年,客厅里的家具也不多,几张沙发,一个木制茶几,还有最显眼位置放的一个黑白电视机,张梦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毕竟不是后世那个物资发达的世界了,这还是属于相对来说有些不匮乏的九十年代,不过张梦也感觉的到,张家虽然不算是富裕,可也算的上殷实了,对比曾经那个05年家里才买电视的家庭。

张梦走到桌子上面放的镜子面前,第一次仔细打量镜子中的人,虽然因为卧床的原因,导致头发有些长,可依然遮不住那张清秀帅气的面孔,“就比我曾经帅那么一点”,张梦口是心非的说道,不说其他的,就这张脸就是张梦曾经拍马不及的,曾经的张梦顶多算的上不磕碜,普通而已,跟张梦的物理研究材料一样都是绝缘的,现在的张脸虽不满青涩,可将来绝对称的上帅气。

摸了摸头发,张梦感觉头发实在是太长了,曾经废寝忘食的扑在课本中的张梦,头发从来没有讲究过,能短则短,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光头,张梦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是怎样的,因为他知道,要想成功,要想改变生活,只能依靠自己,虽然张梦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同样的在那所男多女少的学府中,张梦跟女孩也基本属于绝缘的。

摸了摸头发,张梦决定将头发给剪了,因为明天他即将重回学校,即将迎接高考,熟悉的味道,可却是不同的配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