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宠契约妻 第3章 领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总裁独宠契约妻小说简介

《总裁独宠契约妻》是作者棉花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郁宁,沈泽昊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少爷,到了。”司机再次提醒道。沈泽昊不搭理她,径自下了车,郁宁就像个小小跟班一样追了上来。“沈泽昊,大半夜的工作人员都晚上下班了吧,因为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啊?”郁宁沮沈泽昊不理她,径直下了车,郁宁就像个小跟班一样追了上去。。...

总裁独宠契约妻小说-第3章 领证全文阅读

“沈少爷,到了。”司机提醒道。

沈泽昊不理她,径直下了车,郁宁就像个小跟班一样追了上去。

“沈泽昊,大半夜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吧,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啊?”郁宁沮丧的发现现在不是上班时间。

“领证。”

沈泽昊又不是普通人,当然会有特殊的通道,郁宁恍然大悟之后便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可是临到门口她却不动了。

“不行不行,泽昊,我们改天再来领证好不好?我刚才出门太急,妆也没化,衣服也没换,这样就去拍照也太难看了。”郁宁的脸难过得皱成了一团。

沈泽昊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给拽了进去,“你放心,没人在乎你丑不丑。”

因为不用排队,办理手续的速度很快,没多长的时间,崭新的红本本就到了两人的手中。郁宁看着上面两个人的合影,笑得十分灿烂,可惜还没有看够,就被沈泽昊给夺了过去。

“我们之间唯一有关联的利益关系,而不是这本结婚证。”

郁宁来不及委屈,就被拉到了沈家,然后她才发现沈泽昊大晚上这么着急领证都是有原因的,沈老爷子方才病犯,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领证,恐怕也只是为了让沈爷爷高兴吧。

郁宁吸了一口气,把负面的情绪收起来,正准备进去看看沈爷爷的情况,沈泽昊却拉住了她的手腕,“在爷爷的面前,不要乱说话,事后我会补偿你的。”

真是的,这位大少爷难不成真的以为有钱就是万能的?郁宁闷闷不乐的甩开他的手,“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说什么补偿。”

沈泽昊欲言又止,随后跟在她身后走了进来。

“小宁,你们一起来啦。”沈爷爷躺在床榻上,笑容和蔼,却有些憔悴。

“沈爷爷,你还难受吗?”

“老毛病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生老病死,该来的总是会来。”沈爷爷欣慰的笑了笑,“阿昊,现在看到你和小宁相处得很好,我很高兴。她是一个好孩子,我想来想去,只有你配得上她了,既然已经订了婚,以后要好好待她,不要辜负人家。”

“我们的事情,爷爷你放心。”沈泽昊一步上前,手掌微微拢住郁宁的肩膀。

和在郁宁面前完全不同,沈泽昊变得稳重温和。

郁宁才刚要倒杯水,沈泽昊就伸出纤纤长指将水壶接过了去,“水太烫,我来。”

他演起戏来,半点不比她差。郁宁差一点就要信以为真了。

沈爷爷得知两个人已经领证,替他们开心,精神一下子好了不少,又说了许多话,才沉沉的睡着了。

郁家大宅,树影婆娑,岁月安宁。

林淑兰正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正值中年的她保养极好,皮肤光滑,举止大方优雅。郁广涛公务繁忙,显少管理内院的杂事,她也自然而然成了郁家唯一的女主人。

休息得正好,一个佣人急急忙忙的到她跟前说道,“夫人,郁芳小姐在闹脾气,谁都拦不住了。”

“她还是不肯下来吃饭么?”

“是的,中午端进去的饭菜,郁芳小姐半点没动过。”

“养你们一群废物!她不吃东西,你们就由着她胡来!”林淑兰按住心口的怒火,让佣人下去重新准备点心,而后自己起身往二楼郁芳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才刚落下,就听见里面郁芳尖锐的吼声,间接夹杂着几声呜咽,“我不吃饭!不要来烦我!给我滚!!滚远点!”

“芳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了。”林淑兰点头示意让佣人们拿钥匙开门,房间里几乎能摔的东西都摔了,就连窗帘都被半拽了下来,“到底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

郁芳见是自己母亲,撅着嘴哼了声,倒也收敛了一些。

“身体是你自己的,气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林淑兰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关上门出去,留下自己和女儿说说体己话。“好好的人,折腾成这样,也不怕别人看见了传笑话出去。”

“妈妈,你是不是又要拿郁宁出来跟我比较?”郁芳涨红了脸,最后终于忍不住质问道,“我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我才是你的亲女儿,可你和爸爸为什么总是偏向郁宁!”

“你吃的穿的用的,哪里不比郁宁好?看又在说什么气话了。”

“以前确实是这样,可自从郁宁和沈家那位少爷订婚之后,你和爸爸就完全变了一副嘴脸,不管什么事情都让我让着郁宁!怎么可能!她算老几?我才是郁家真正的千金!”

“谁亲谁疏,我可比你这小丫头明白多了。”林淑兰走过去握着她的手。

“我就是觉得你们不想要我了!这段时间还总是给我相亲,想把我嫁出去!凭什么郁宁能够嫁到沈家?”

以她对女儿的了解,话出必有因,林淑兰缓缓说道,“你开口闭口总是拿郁宁出来说,是又动什么心思了?”

“她都是用下贱手段去勾引到人家的!我不揭穿她,她还真端起样子当太太了?”

林淑兰额头隐隐作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么?让你爸知道,非骂你不可。”

“妈妈,你是不知道,爸爸刚才打电话吼我,让我搬到阁楼去住。以前爸爸都舍不得说我半句的,我看多半都是因为郁宁在爸爸面前吹鼓什么妖风了。”郁芳说话带着哭腔,就连眼眶都水汪汪的。

“我竟不知道,那个小蹄子竟然这么装腔作势,以前看轻她了。郁宁以为自己嫁到沈家就有快活日子了么?我看没那么容易!想当少夫人,还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份量!”林淑兰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郁芳抽抽噎噎的。

林淑兰拍了拍她的后背,“你放心,妈妈不会让你平白受委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