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之瞬 第一章 人造超人-肽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量子之瞬小说简介

《量子之瞬》是作者睡荷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说明,极其怪异的“人造超人”正活动。其穿梭神龙看不见首尾,又具有独特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像蝙蝠侠一样奇妙,只可惜他们干的都也不是好事。正因为如此,调查取证和抓捕行动非常艰苦。  费里安和伍德后来还不明白,“人造超人”具体是怎样被造出的,他们究竟是也不是 。...

量子之瞬小说-第一章 人造超人-肽人全文阅读

  正如情报界常出现的情形一样,人们知道得越多,事态就会变得越让人惧怕。-丹·布朗

   

  中情局局长费里安和研究部部长道森,准时同时出现在费里安的办公室里。建局有史以来两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把他们召到这里;他们还来不及接受这两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就刻不容缓地入手进行调查。

  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并且,此时此刻,确确实实地摆在他们的眼前。

  事件一,神秘的“超人”。

  有迹象表明,异常诡异的“人造超人”正在活动。其来去神龙不见首尾,又具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像蝙蝠侠一样神奇,可惜他们干的都不是好事。正因为如此,调查取证和抓捕十分艰难。

  费里安和道森当时还不知道,“人造超人”具体是怎样被造出来的,他们到底是不是人类?一系列问题,如同森林中的藤蔓一样复杂而繁多,难以溯源追寻,让人头疼。但是经过大量调查他们已经初步肯定,“人造超人”与另一件重大的事件——东南亚大海啸有关。

  事件二,植物人星年。

  星年,植物人,竟然给自己的亲人提供线索,获取了高额保险金。媒体上大量的报道引起了中情局的注意。他们派研究部部长助理前去调查此人的背景。

  中情局局长费里安,曾在国外担任情报官员,在情报领域和反恐战争中拥有丰富的经验;判断力惊人、想象力丰富而且充满温情。他的机密级别为R3,这意味着可以共享国安局的高级机密。这是总统特别授权的,在历史上总共才有21人拥有R3级别机密知情权。

   

  费里安向道森解释:“人造超人远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这个事情,跟星年那件事不一样,星年是极其个别的特例,而人造超人,绝对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恐怖阴谋活动。”

  见道森不以为然的样子,他皱皱眉继续说道:“目力之不及,虽人所共有,但可以用智慧之眼来弥补,你以为自己看到的、认识到的已经足够多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而你不可能预知全部将要发生的事情。几年前,要不是FBI忽视了那些重要的线索,恐怖分子还不至于得逞!现在,是该反省的时候了!几个最大的恐怖组织因为911事件被打击得很厉害,而矛盾尤显集中、突出。反恐高危地带从北非开始,从摩洛哥、利比亚、苏丹一直到中东,再到西亚,并蔓延到东南亚,像印尼和菲律宾等。军方关押的几个重犯逃走,依我看,跟人造超人的活动就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你是说,他们是被恐怖分子的人造超人劫走的,而不是自己抢了垃圾车冲出去的了?”道森声音低沉,迟疑地咕哝着。他嘴里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一贯务实,看重实证的作风使他甚至觉得,“人造超人”只是比他年轻15岁的费里安电影看多了产生的臆想。或者是受了那些徒有虚名的专家、顾问的影响。他认为“人造超人”根本就不存在!

  “有过几次越狱之后,军方关押重犯的把守更加严密了,能成功逃跑概率几乎等于零!我们虽然没有办法现场做测试,但用电脑模拟,普通人的力量和速度根本达不到。”费里安轻易地从道森的话语中读出了轻视,不由得愤愤地说,咬肌明显紧张地绷紧。他对让重犯逃走还阻挠中情局调查的军方真是毫无办法。每次亲临调查,总是被以越权为由拒之门外。

  “人造超人就是他们有,而我们没有的秘密武器!”费里安说道,语气郑重而坚决。他并不想说服,而是想用态度来提示道森,这并非他的心血来潮胡思乱想,“在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千万别以为自己知道的多!”

  “你放心吧,费里安。研究部不会掉以轻心的!”道森握拳拍拍胸,表示给费里安一颗定心丸。此时他又想起了费里安的口头禅:“处理情报就像给狗理毛,不长、不乱的时候不去管它,任其发展,最终纠结在一起的时候为时已晚。”他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偷笑:狗毛纠结在一块?剪掉不就是了么!再说,情报的问题是狗太多,人手和梳子太少!

  经严密的调查取证后,事实正如费里安所料,人造超人正是不可思议的新武器之一。原本各自为营的几大恐怖势力,联合起来,推举出公认的领袖,经过周密的研究,决定启用大量的活性肽提高他们的军事力量,制造出的“人造超人”——肽人。

  费里安感到非常不安。直觉告诉他,他们正面临着空前的威胁。显然知道机密的人,范围扩大了;最重要的是,不清楚,也无法预测,下一个具有灾难性的事件何时何地发生。并且,他还需要做信息收网的工作,避免有更多不应该的人涉及这一机密。甚至,他还拒绝过国家反恐中心的协助工作,理由是现任中心主任是刚刚走马上任的代主任,还未通过R3机密授权。经验告诉他,宁肯背负独揽战果的恶名,也不能扩大机密的知情范围。

  道森果然没有食言,经过研究部夜以继日的调查,一百三十四个小时之后,关于海啸和“人造超人”——肽人的目前收集到的最完整的资料,以及一些相关的证据,被放在费里安的办公桌上了。这些资料,顽固的老道森也马上改变了原有的看法。

  费里安惊讶地发现,被牵扯进来的人中,居然有他的老相识,也就是骷髅会前首领,现任参议员唐盛棠。众所周知,骷髅会与中央情报局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费里安作为骷髅会成员更是对唐盛棠敬仰有加。当得知R3级的机密后,更是几乎把其作为神来看待。获得这些情报,费里安喜忧参半。喜的是因为一生的骄傲,始于入了骷髅会,所以得知骷髅会首领如此重要的信息,使他又惊又喜,忧的是尊敬和喜爱的首领涉及到了惊天动地的恐怖事件。一时间他陷入了复杂的感情里。

   

  而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现实永远比想象更残酷。

  “对于离开此世的蜉蝣来说,声名算得了什么?”-本杰明·富兰克林

   

      人们所生活的这个无比现实的世界,不管个人的悲剧上演到多么铿天地而动神祇的地步,它还是以最客观的速度以及亘古不变的进程进行着。人作为个体,被命运的车轮碾过,甚至来不及发出些许的声响。

  人口失踪,近年来在全世界都呈上升趋势。美国联邦调查局犯罪信息中心登记在案的美国失踪人口,从1982年的154341人增加到了2000年的8762213人。而小小岛国日本,每年“走失”人口也达18万之众。还有些是来自所谓”自然灾害”。拿自然灾害为例,2004年,亚洲某国自然灾害属中等年份。全年因各类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60亿元,死亡、失踪人数共计271万人,受灾人口约26,000万人。

  而秘密失踪的人中,有些像灵魂一样重要的东西被高价悄悄买走了。

  一个米字形的不锈钢弹簧伸缩架上绑着鱼川霓美子,上下左右,一堆奇奇怪怪、叫不上名称的复杂医疗仪器和检测仪,粗粗细细的管子从四周汇合,有的深深扎进霓美子的脑后,有的扎进腋窝,有的扎进大腿根部,都进入体内很深。好像是要从她身上收集什么东西。这些极细的管子上密布着更为细小的孔洞,一层一层的过滤网等着滤掉体内的废物。

  一只雌蚊凭着本能嗅到这里,空气中充满了诱惑,一时间它却找不到下嘴的地方。浓重汗液和血液的气味使它兴奋,恰到好处的湿度同时具备它喜欢的温度。奇怪的是,它还一无所获就似乎有点饱了,对紧簇在身边的盛筵有些招架不住。

  “才0.003微克。”旁边工作着的工人放下手头的事,伸着脖子看了看仪器上的数字。

  只见他熟练地拔掉霓美子身上的管子,细心地用专用消毒水消过毒,再用医用纱棉擦干。再从米字架上很快地把她卸掉,像卸掉屠宰场不合格的肉猪。一个年轻人把尚有呼吸的她,放到写着”Finish”的平板推车上推走了。然后他打开袋子,把另一个从新宿弄来的女人拽出来。

  相似的工作结束了。

  才过去不到五分钟,代替刚才鲜活健康的生命的,是一具压成厚度约半厘米的人肉饼。那浮现出的景象简直是一种恶魔的嘲讽。

  接下来上架的是个拉里拉遢的日本男人,邱泽注意到,他裤兜有点鼓。

  “这是什么?拿来看看。”邱泽对刚刚来这里工作的哈蒙努了努嘴,哈蒙心领神会,伸出手臂,利索地从男人裤兜里掏出一个夹子,打开看,似乎是个工作证,封面上烫印的日文“东京大学”和内里的小字“鬼冢”一个都不认识。阿拉伯数字1961.12.29显然是标注的出生日期。数字上面,还有他稍年轻时候的照片。

  “这人今年45岁?我看他怎么也像65岁的,”哈蒙想着,瞥了一眼,照片上的人模样整洁光鲜,鬓角到下颌处连着一圈淡淡的青色的胡髭,不仔细看也许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痕迹。跟架子上那位胡子拉茬、邋遢恶心不成样子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还是能从额头和鼻子等处辨别出来,是同一个人。夹子里,另一个旧证件上的照片不是他的,是一个显然年轻得多的男子的,长相相当端正,可以说是英俊吧,但眼睛里透着忧郁。

  “这是他儿子么?看着可不像!哦?你看,这两个封面上的大字是一模一样的。”哈蒙好奇地说道。

  “果然没一点儿值钱东西。”邱泽根本不理会哈蒙自言自语似的提问,又开始工作了,对那个夹子再也不看一眼。

  那男人被绑在米字架上,眼神同样是迷茫的。他在袋子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听见了女人的喊叫。这声音隐隐约约地,勾起了久远的回忆。记忆飘渺而遥远,就像阴天的乌云,近看那乌云却混浊厚重,扭曲幻变的幽灵在其中呼嚎咆叫。这声音似曾相识,仿佛来自一个多年没见的朋友,他心里觉得惊异,如同在梦中,但麻木的脸像面具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同来这里的好多流浪者一样,任由人摆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他半张的嘴唇来不及吐出那个熟悉的名字了,因为他已经变成皮肉狼藉的一堆尸骸。

    这个男人在呼出此生最后一口气前,身上抽取的物质是0.005微克。他死鱼似的眼睛似乎浮现了一丝欣慰,仿佛庆幸自己死了,免于在世上受更多的罪。嘴巴仍然半张着,好象还想说些什么。

   

    被抽取的物质是一种极其特殊稀少的物质,当地球上的哺乳动物遭受极大的痛苦的时候,由淋巴系统和松果体分泌的。它本来是人或动物自我保护的反应物,因年龄、性别、体质等差异,品质略有不同,极少有很优质的。

    这种物质名叫肽。

  最近几年,用过该系列产品—这种民用肽纯度远远低于高纯活性小肽HGH。因为他们生产的原料和工程必须合法化。更何况,欧美各个国家,明令严禁生产制造加工人自身的东西用来治病、美容。例如在中国广泛使用的人胎素,常常出口到国外,不是他们没有能力生产,而是法律不允许。

  “别理会那夹子了,好好听我讲……蛋白质经消化道酶促水解后,主要以小肽的形式吸收,比完全游离氨基酸更易、更快被机体吸收利用。”邱泽对刚刚来这里工作的哈蒙详细解释着,并没有停下手头的活儿。

    哈蒙从对钱夹上那两人关系的胡乱猜想中回过神儿来,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他点头的时候觉得后脖子很自在,没有硬硬的头发戳着了。他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改掉了以前自己颇引以为傲的“莫霍克”发型,也就是头皮剃光,只留一长条竖起的头发,从脑门穿过头顶,直到后颈。“莫霍克”变成老老实实的板寸,你才可以从中看出他原本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透着些许粉色的皮肤,白皙柔和的脸庞和少年人特有的气质,使人更加确信这一点。

  邱泽擦擦额头上的汗,汗水刺激了他的眼睛,他闭了闭眼睛,让眼球在里面充分转动,接着说:“肽这种物质,生物活性很不一般,它涉及生物体内很多种细胞功能。现今,在生物体内已发现几百种肽,它们是机体完成各种复杂的生理活性必不可少的参与者。所有细胞,都能合成多肽物质,其功能啦,活动啦,也受多肽的调节。”

  哈蒙点点头,说:“等会儿我。”一路小跑着把写着“Finish”字样的车子推到另一个场区去,又小跑着回来了。

  “哈蒙,你再推上两个月的车,就可以去交申请表,考试通过后你也可以操作了。”邱泽真诚地鼓励着他,觉得这个学徒的性格还真是讨人喜欢,不仅仅是其外形。

  哈蒙虽然是正常社会里公认的“坏孩子”,但坏得那么纯净,毫不掩饰,初来这里时,完全没有其他人所共有的,对所做工作满腹狐疑的态度。他瞧着近在咫尺的大活人转眼间皮开肉绽、面目全非,眼神平静安逸,就像观察一株蘑菇静静地从土里钻出来。邱泽一向认为,假使一个人很愉快地做坏事,做完坏事没有任何的愧疚感,那么大善人和大恶人本质上就没有不同。

  邱泽的其他徒弟,有的已经得到了和那个流浪汉一样的下场。他们总是心怀叵测,在阴暗角落窥视着,推车的时候眼皮垂得那么低,总是招惹人怀疑,也许他们在什么时候会把工厂的机密透露了出去。泄密者及嫌疑泄密者,以及他的所有家人,都会被送到这里来,统统遭到屠戮,成为产品的一部分。

  他的回忆还在继续着:从这个神秘工厂存在以来,只有一个人从这里成功逃逸,他们来到这里工作才半年,就偷偷逃跑,为了躲避追杀,据说设法逃到了国外,在澳洲人迹罕至、生存条件恶劣的科修斯科峰山峰上。而他们俩和邱泽曾经有着共同信仰,崇拜勒梅的钥匙。

  “我争取考试一次通过。我很认真地观摩你的工作呢!邱泽。这个世界大部分人都是猪,都是垃圾,不是么?他们应该死得更惨,虽然他们身上有那么一丁点儿有用的东西。”说这话的时候,邱泽不禁瞅了一眼这位言行和表象大相迥异的年轻人。他的眼神就像新生儿一样天真无邪。

  哈蒙是一个典型新纳粹主义者,因一下子就干掉了四个警察,现正遭到通缉。他只能待在这里,无处可去。

  邱泽发出赞许的微笑,点了点下颌,接着讲:“肽这种东西呢,涉及人体的激素、神经、细胞生长和生殖,还有其他各领域,其重要性,在于调节体内各个系统器官和细胞,使其达到最佳状态……”

  哈蒙心里想着,竟有一些期待:“什么时候我有机会也注射一支试试,这可真有意思。”

  哈蒙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邱泽道:“这神奇的肽,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有一年地震,房屋倒塌,一个女人的小女儿被压在下面,循着呼救声,这女人找到了她。目睹女儿惨状后,那女人抬起了重达几吨的排水管,把女儿救了出来。而那根排水管,是平常十几个壮汉也根本不可能抬得起来的。”

  “哇!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哈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力量,非常隐蔽,只有突发事件和意外能够激活这种物质。当时这件事激起了一些科学家的兴趣,经过研究,终于发现这种肽的存在。”邱泽的眼睛又被汗水刺激了,他停下来,稍稍喘一口气。

  哈蒙麻利地递给他一条干净毛巾,脸上露出敬佩艳羡的表情,“你刚才说的那件事,那就是众人所说的母爱的力量使然吧!……邱泽,听说你的爸爸是警察?你现在和他还有联系吗?”哈蒙其实还知道他的爸爸是迈阿密警局的一位警察,听说也快退休了,心下不禁紧张地有一些很坏的猜测,试探性地问道。

  “你小子,又听谁说的!不许打听我!”邱泽严肃地绷起脸,表情可怕得像僵尸。不一会儿,他脸色稍缓和下来,说道:“想问什么,直接问我就是,我又没说不告诉你。”

  哈蒙吓了一跳,他从没见过邱泽这种表情。

  “我跟我爸爸以前关系相当好,在同一个团体里,有共同的话题和理想。”他点头承认并说下去,“后来他叛变了,退出了,自那以后我们决裂了,后来也再没联系过。不说这个了,他现在是死是活我丝毫不关心,还是让我给你讲讲肽吧。做一件事情知道得多总比知道得少好。”

  “你说得对,邱泽。”哈蒙甜蜜无邪地笑着,点头道。手心里却捏着把汗。

  “肽经过生物分解再造,类似于活性肽,说白了就是毫无副作用的兴奋剂,是一种没有毒的神经毒品。它的作用能使人精力充沛,身体上精神上均达到巅峰状态,如同汽车加了纳米级的润滑油,缺乏精力的人霎时恢复饱满的神志,能根治顽疾、返老还童,完全没有毒副作用。”

  “完全没有毒?那为什么还叫它‘毒品’呢?”哈蒙不由自主地问,可脑子却一片空白。

  “因为,凡是注射过它的人,几乎没有不再用的。在获得它的帮助之后,每个人仿佛得到了重生。它能活化大脑细胞,使睡眠极为有效率,生物钟睡眠所需要8小时的大大缩短为3个小时。对于工作狂和政客来说,无异于延长了他们的工作时间和政治生命。研制它的科学家之一在自己身上做过类似的试验:以前至少需要10多个小时才能做完的工作,在注射过它之后,居然只3个小时就足够了。”

  “并且,进一步使用中还发现,它对免疫系统有极好的促进和加强作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早在30余年前就发现,并开始使用这一物质,用于生产保护性疫苗。1972年,和埃博拉病毒同样厉害的马尔堡病毒被发现后,军方向一名严重被感染者,当地医生穆索克注射了这种试验性的‘疫苗’,这名医生奇迹般地从染病后一个星期保存了性命。那时候他已经肾脏衰竭,从身体的任何一个窍孔流血,内脏出血不止。那时候的‘疫苗’尚未像我们这样,使用人类提取者,而是用其他哺乳动物和植物。”哈蒙那让人受用不已的崇拜眼神使邱泽飘飘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哈蒙微微战抖的双腿。

  “感染了马尔堡病毒的人,通常一星期后就死了,植物动物的肽就能把已经崩溃的人体恢复!肽这东西也太厉害了!太神奇了!”哈蒙假装惊诧不已。

  “实际上为了破译多肽之谜,艰苦的探索一直在进行着。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为之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力和时间。”

  哈蒙低声问道:“并且是秘密的,对么?”

  “这你可就错了。在人类研究多肽长达100多年的历史上,至少有4项诺贝尔研究成果与之有关。它被应用的范围也慢慢广了起来。当然了,那不可能会超越我们所制造的东西。最近的一项获奖成果是在2004年,几位科学家发现了泛素调节蛋白质降解的作用。瑞典皇家科学院表彰了他们的这个成果。”

  “邱泽,你知道得真多啊!百分之百能抵得上几个声名卓著的专家!”哈蒙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么多东西,打心眼里佩服他。

    “这算什么,你以后会知道更多。来这里工作是你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勒梅的钥匙能指引人步入大爱的殿堂,见识到真正智慧的力量。人类短暂的生命对于广袤的宇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我们为什么不珍惜机会,博得真理的嫣然一笑呢?对于离开此世的蜉蝣,浮世的声名,又算得了什么?”

  此时,哈蒙满脑子都是关于“勒梅的钥匙”的问题,可他忍住了没有问。既然邱泽这么看重它,肯定不会轻易把它讲出来。

  他觉得,邱泽的优点很多,理性、博学,人也并非难于接近。他的脾性有一种凶残与善良共存的混合性,事无巨细对自己耐心地讲解就是例证。他不像自己,也不像秘密工厂工作的其他人,犯下昭然于天下的大罪过才不得不寄身于此,而是心甘情愿地改变生活道路,诚心诚意地为他的“理想”放弃一切。假设邱泽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一个合法公开的职业中,同样的智慧和才能完全能够保证他获得社会的认可和赞誉。

  有的国家的私人航天员,在太空如果患感冒,或是得任何一种病,会非常非常地麻烦,在上空间站之前,会注射高纯度高活性小肽,这是不公开、不成文的惯例。

  有极少数的科学家,比如特里·洛、安东尼奥·勒兹、美兰妮·帕汀等,经过大量试验和对比,发现从人类自身提取的小肽,纯度更高,活性更大。而且提取综合成本更低,在不用遵守现实社会的准则下,原料几乎垂手可得。多方面因素的极大的驱动力之下,于是就诞生了这个神秘的人类痛苦的物质转换工厂。但是这个生物神经药品的策源地,又是在哪里呢?

  作为小肽提取物的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他们不是自愿的。

  世界上有人卖肾,也有人卖命,可是还从来没有卖痛苦和命这两种的。并且他们,是完全无偿的,有人利用他们的痛苦和死亡为他人制造时间和精力。这又是谁在无情的利用他们?

  高纯度HGH来源数量比较有限。供不应求。

  从历史上看,世界上偶然存在的事,也许不为人所知;长期存在、一直存在而不为人所知的事,在信息科技爆炸的今天,越来越少了。

  事实上,这家制造肽人之基础原料的神秘工厂撒搜人之网,例如没有家人的单身流浪汉,还有远渡重洋来倔金的妓女牛郎们,就用国际**集团收拢他们骗入死地。世上从事最原始产业的人数如此之多,令当今最狡猾的掠夺者得以轻易地斩获屠杀。有的甚至大胆到拍*DVD时同时操作HGH的提取,从画面上看总有人会怀疑那些女人是不是真的死了,因为拍得是那样逼真,连个镜头剪接切换的痕迹都没有。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些事,也没有人会去调查,即便调查也没有任何好处和结果。众所周知,落后国家人员的失踪数字每年都非常不准确。人口登记本来就不准确,失踪登记可能压根就没有!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