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 第4章 送份大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小说简介

《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是作者山中蓑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王成,蒋少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一刻,这支冷冰冰的枪抵在王成脑袋上,只要你保镖动一不动手指,王成就会丧命!忽然,王成动了!抬头一看,王成右脚轻轻撤退,此外右手迅速抬,一把把握住手枪手柄。面对自己忽然不动手的面对突然动手的王成,保镖大惊,条件反射的扣动扳机。。...

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小说-第4章 送份大礼   全文阅读

这一刻,一支冷冰冰的枪抵在王成脑袋上,只要保镖动动手指,王成就会毙命!

突然,王成动了!

只见,王成右脚微微后撤,同时右手迅速抬起,一把抓住手枪手柄。

面对突然动手的王成,保镖大惊,条件反射的扣动扳机。

咔……咔……

可是,接连扣动两下,子弹并没有如想的那样,飞出枪管,穿过王成的身体。

“在我面前玩枪,你也配?”

这时,王成左手握着弹夹,冷冷的看向保镖。

咔咔……

话音落,王成一步上前,电光火石之间,手枪已经到手。

啪!

下一秒,一声闷响,手柄划破天际,啪的一声砸在保镖脑袋上。

轰隆!

没有丝毫悬念,保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轰的一声,昏死过去。

“我很讨厌被人用枪指着。”

随手将手枪丢在地上,王成冷冷的看向卫千琴。

“看在卫仙儿的份上,这件事我不追究!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看着一脸淡漠的卫千琴,王成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千年来,敢用枪指着他的人,都死了!

卫千琴,又算得了什么?

砰!

房间门关上,发出一道沉闷的撞击声。

卫千琴站在那里,脸色一阵变幻,不知道在想什么。

……

“去冷源货运。”

与此同时,王成离开宾馆后,在路边打了一辆车,直奔冷源货运。

叮铃铃……

出租车行驶到一半,王成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媳妇。

看了一眼,昵称是“媳妇”。

“这么快就想我了吗?”嘴角上翘,王成接通电话。

被困千年,如今终于脱困,是时候去和便宜老婆培养培养感情了!

“你在哪呢?忘了今天的家族聚会,所有人都要到场?”

然而,当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边,接连两道质问的声音响起。

“额……”王成愕然。

他还真把这件事忘了!

昨天蒋少卿通知他蒋家全族聚会。

可对,对于王成来说,一次次的通知已经让他麻木,根本没有当回事。

突然脱困,似乎还没有适应现在的生活状态。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稍后就回去。”

整理了一下思路,王成回了一句。

说完,电话那边停顿几秒,便挂断了。

见状,王成悻悻然的收起手机。

本来蒋少卿和王成青梅竹马,彼此恩爱!

可是入赘之后,王成便一蹶不振,之后更是甘心当一个小保安。

这让蒋少卿对他十分失望,态度也越来越冷漠。

“从今天开始,你将会认识到一个不一样的王成。”

王成淡然一笑,回忆关于蒋家的事情……

天鹿市是港口城市,海运发达,蒋家的蒋氏海运便是颇有影响力的一家。

而蒋少卿这一脉,并非负责油水大的海运,而是十分危险的陆运,而且还只是天鹿市到临近的江海市之间的陆运。

当然,这件事王成也有责任。

要不是因为他,蒋少卿这一脉,也不会被整个蒋家看不起,给了这么一个不打紧的业务!

毕竟,收一个“废物”当上门女婿,对于颇有威望的蒋家来说,是奇耻大辱。

此外王成得知,近期蒋少卿遇到了大麻烦,她负责的那条货运路线,即将被一个叫冷源货运的公司给吞并。

这不,王成正准备送蒋少卿一份大礼呢!

大脑飞快运转,很多记忆如雪花一样纷纷涌现,进行整理,吸收消化。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冷源货源门口停了下来。

“兄弟,你找谁?”门口,看门的保安见同样一身保安服的王成,眉头一挑。

串场了吧?

“我找冷源。”王成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回了一句。

闻言,保安挥挥手,随口道:“进去吧,冷总在办公室。”

对于这样的货运公司来说,管理并不完善,没有那么多规矩。

一路没有阻碍,王成径直来到冷源办公室门前,推门进去。

此刻,冷源正躺在那黑色沙发上打游戏,见有人突然进来,忍不住眉头一皱。

不过他眼睛却没有离开手机,而是威严十足的怒喝一声:“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说完,他浑身肌肉绷紧,显然游戏到了关键时刻!

砰!

然而,就在这时,若无其事走进来的王成,拎起一把椅子,毫不犹豫的砸向冷源。

咔嚓……

木椅碎裂,直接在冷源脑袋上开了个血口。

“啊……你找死!”

捂着脑袋,冷源麻溜的从沙发上翻起来,怒视王成。

砰!

可是,话音刚落,一根木棍呼啸而来,啪的一声砸在身上。

“哎呦~”

“你是谁啊?”

砰!

王成也不应答,再次抡起木棍,砸了过去。

“你知道我是谁吗?”冷源心中怒火燃烧,再次怒喝一声。

砰砰砰……

然而他刚说完,王成二话不说,抡起木棍打地鼠一样,打了过去。

“哥,哥有话好好说,别打了,行不?”冷源懵了。

这什么情况?

这人谁啊?

疯了吧?

怎么上来就打人呢?

“蒋少卿认识吧?”

见冷源服软,王成将打的只剩下半截的木棍丢到一边,随后拉来一把椅子坐下。

“蒋少卿?你是蒋家的人?”

冷源抱着肚子,猛然抬头,看向王成。

难道是蒋家找来的打手?

“记住,我只说一遍!”

王成没工夫废话,蒋少卿那边还在等着呢!

“蒋家所有陆运线路,吞了的,给我吐出来!没吞的,别打主意。这件事,你要亲口对蒋家人说。”

王成语气坚定,不容任何人质疑。

可是冷源一听脸色却阴沉下来,踉跄几步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王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我背后站着的,是谁吗?”

让他把吃下的全部吐出来,还要亲自上门道歉,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他同意,他背后那个人,也不会同意。

“侯少吗?”王成随口一句,好似在说阿猫阿狗一样。

“既然你知道,就应该明白,要是让侯少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冷源有些惊讶,冷声道。

“要是单高翰知道是你帮侯少撕票了他儿子,会是什么后果?”

嘴角微微上翘,王成一字一句,缓声问道。

“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到“单高翰”这个名字,冷源大惊失色,险些从椅子上滑落。

王成可不想听他废话,冷冷的说了一句:

“今天之前,要是见不到你,下次来找你的,就是单高翰。”

说完,王成头也不回,径直离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