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定婚途 第2章 傀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契定婚途小说简介

《契定婚途》是作者静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苗莉琳,郭禹廷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大哥,你真的确认这么做吗?”刑平越于股着手里的笔吊儿郎当的问着一脸严肃认真的郭禹延,旁边还坐着认真重新整理公司以及最新材料的唐峰。这三人是启延集团三个大股东家的公子,郭禹这三人是启延集团三个大股东家的公子,郭禹延是大股东郭旭的儿子,唐峰是二股东唐国安的儿子,刑平越则是三股东刑永强的儿子。。...

契定婚途小说-第2章 傀儡全文阅读

“大哥,你真的确定这么做吗?”刑平越玩弄着手里的笔吊儿郎当的问着一脸严肃的郭禹延,旁边还坐着认真整理公司最新材料的唐峰。

这三人是启延集团三个大股东家的公子,郭禹延是大股东郭旭的儿子,唐峰是二股东唐国安的儿子,刑平越则是三股东刑永强的儿子。

三人自幼一起长大,自然拜了把子认了兄弟,感情并不比亲兄弟的感情差。他们三个还有四个贴身保镖,分别是向家四兄弟:东南西北。

“弟弟,我并不觉得这样不妥,这个苗莉琳我已经让向东去调查清楚了。单亲家庭,自幼跟着父亲生活,家里有个破烂的面包店。我已经派人去给她爸爸苗晋安发了请柬了,还给她家里送了100万的彩礼,这样还不够吗?够她一辈子不用碰瓷了。”郭禹延看着笔记本里苗家的资料的不屑的笑了笑,随即把笔记本盖上。

刑平越和唐峰听了郭禹延的说辞,两人相似一笑表示无奈。

就在三天前,郭禹延和郭旭大吵一架才给唐禹延来了个下马威,要求唐禹延三天之内结婚,并要求给郭家延续香火。才对郭禹延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气不过的郭禹延就接受了父亲的要求,并打算抵抗到底。

此时的苗莉琳,正在郭家向前来的爸爸苗晋安解释契约结婚的事宜。

“什么?结婚?还一年内产子?琳琳你是不是得罪了郭家少爷,爸爸替你赔不是。”苗晋安难以接受自己的女儿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启延集团大股东家的未来媳妇。

“爸爸,你听我说。这个真的是一个意外。我也是今天醒来才知道的。”当苗莉琳细读了契约上的内容之后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情下同意了这场荒唐的婚姻,而且上面还注明,如果在产子前毁约将要赔偿郭家200万,这个哪是普通家庭能承受的。

苗晋安听了苗莉琳的解释后十分的生气,也觉得自己愧对了女儿。觉得自己没能力救自己的女儿离开火海。

正在这时,郭旭大老爷子在管家二叔的陪伴下缓缓的来到客厅。来到父女俩的身后,并认真的打量了苗莉琳一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就是琳琳吧,很不错的女孩子。禹延的眼光不错嘛。郭家欢迎你啊~琳琳。”郭老爷子的礼貌让父女俩有点不好意思,突然对这个郭家产生了好感。

“郭董事长,你看,我们家琳琳不是故意得罪你们的,有什么不对的。我这个作为父亲的可以帮她承担。”苗晋安连忙的解释并90度的鞠躬道歉,郭旭连忙帮他扶起来。

“您家闺女没做错,挺好的一个女孩子我挺喜欢的。放心了啊~”郭旭说完,随即要求苗晋安到自己书房去喝茶细谈婚礼的细节。

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也没办法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苗莉琳简直要爆炸了。她在想着自己从钱包被偷到被解雇再到现在的狗血婚礼,一直都是状况不断。

苗莉琳一边想着一边往房间走,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衣柜边,突然想起自己穿来的衣服,那是她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想找回来便打开了衣柜。

却发现里面什么多余的衣服都没有,只有一条做工精细的白色纱裙。这条纱裙着实把苗莉琳看着迷了,苗莉琳忍不住的伸手去触摸,就在这时候女仆娇娇突然走了进来慌忙的阻止了苗莉琳。

“少奶奶,这个裙子您碰不得。少爷吩咐过的,任何人都不能碰,您要是想买衣服我可以陪您去。”苗莉琳被娇娇的紧张状吓了一跳,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得体的行为给娇娇带来困扰,连忙和娇娇道歉。

但是,苗莉琳心里想着,一个大男人家里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裙子在衣柜里呢?还是这么大的衣柜里只有一条裙子。难不成,郭禹延是……变/态?我去,苗莉琳越想越害怕,真的是奇怪的一家子。

苗莉琳不敢继续往下想,赶紧去花园散散步,让自己放轻松。

离开公司的刑平越和唐峰在启延集团大楼楼下告别之后,刑平越便一人驾车去了一个能让刑平越放松的地方——N市的传媒大学。那是储藏着刑平越最美好的回忆的梦的开始的地方,刑平越自幼多病,从小就被父亲邢永强被迫着学习武术,直到刑平越考上了传媒大学刑平越才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一切都那么美好。

正在这时,一个飞驰而过的身影引起了刑平越的注意。

“抓小偷!!”只见一个女孩子的喊叫引起了周边人的注意,一个小偷抱着一个单反照相机疯狂的飞驰在校园外的人行道。

说时迟那时快,刑平越的自然反应已经追上了小偷,直接反手给小偷一个措不及防把小偷撂倒在地上,并把相机拿回手里了。

刑平越看着傻傻的躺在地上的小偷,便沾沾自喜的拿着相机在摆弄。并没有注意到小偷这是正慢慢的起身,狠狠的在刑平越背后推了一把,刑平越光护着相机便直接栽倒在人行道的花坛里,此时的小偷已经仓惶而逃了。

刑平越被花坛的花枝扎的疼痛,正要慢慢起身时。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好像被人推举了起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难道是——过肩摔!!!

“啊!!!”刑平越刚摔到地上,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对他痛下狠手,双手就被反扣在背后了。身上只感觉被人重重的压着疼痛。耳边却传来声音。

“同学,你的相机。你拿好了哦。”宋晓晓使命的把嫌疑人压在身下,并细心的嘱咐学生好好保管自己的物品,还不忘狠狠的再踹一脚身下这个“小偷”。

刑平越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被误以为是小偷,试图挣扎,却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好人!”刑平越一直在疯狂的解释,但是宋晓晓不为所动。

“很多坏人都说自己是好人,你跟我去警察局好好和警察说吧!”宋晓晓狠狠的把刑平越抓了起来,却在对视看到了刑平越的美貌,心里突然想,哇~现在的小偷都这么好看了吗?

此时的刑平越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发呆的看着自己,满脸鄙夷。宋晓晓看到刑平越的鄙夷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马上露出恶狠狠的样子正想吓唬一下刑平越。

眼看这两人快要互掐起来时,向南抓住了真正的小偷及时的赶到,这才化解了误会,刑平越像看到救星一样的,给向南传送着星星眼。

“原来你也是抓贼的啊,早说嘛!害我和你浪费时间。”宋晓晓,深知自己误会人了。还是顶着尴尬,死命嘴硬的不认错。拍打着身上的灰,假装镇定的强词夺理。

刑平越看到眼前的人冤枉了自己还死不赖账,正想生气。突然想到,父亲邢永强警告过他不能在外生事之后,立马把火气往肚子里咽,假装自己很大度的样子。

“哎~本少爷懒得和你计较。大家都是热心肠的人,以后或许能做好兄弟呢~”刑平越整理着衣服,一边轻佻的说道。

刑平越脾气还是挺好的,想了想出于礼貌还是自我介绍吧,或许能把眼前这个“男人”变成新的保镖。

“你好,我叫刑平越,我是启……”刑平越主动的伸出手,示意握手言和,却被宋晓晓无情的忽视了。

其实是宋晓晓觉得尴尬,想赶紧逃离。便假装很酷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突然离开的宋晓晓,刑平越来劲儿了,便更想认识宋晓晓了,吩咐了向南去调查宋晓晓的一切后,自己便驱车也离开了传媒大学了。

但是刑平越在车上一直看着前方的道路笑了,感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