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荣辉 第六章 迷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返荣辉小说简介

《重返荣辉》是作者大阿尔卡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的念头。  “狄塞尔,我的孩子”他尤其客套的对他说“过去的,我指象我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那时候我和你像,更有甚者连你都倒不如,你当然了是个二级战士了。”他顿了顿,略为皱了下眉就说了出来“简单的的说,我再后来意外发现,这个世界上最高尚和,最自然优美,最错误的的“你还不明白吗?现在你得担起你的责任,维护你的姓氏”那人顿了一下“我相信你能应付暗杀,但你为着这个姓氏做过什么?”。...

重返荣辉小说-第六章 迷梦全文阅读

  “我不害怕,我想我能应付”他抬高头,看着壁炉旁的背过身的那人。

  “你还不明白吗?现在你得担起你的责任,维护你的姓氏”那人顿了一下“我相信你能应付暗杀,但你为着这个姓氏做过什么?”

  “难道我不是你的孩子吗?”他疑惑着接着追问“我该为这个姓氏作什么?我的父亲。”

  米纳斯库·邦特缓缓转过身,爱怜着注视着沙发上的那个大男孩,他明白是由于他的溺爱,使那个大男孩对于世故缺乏见解,这也越发使他肯定心中的念头。

  “狄塞尔,我的孩子”他特别客气的对他说“过去,我指象我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那时候我和你一样,甚至连你都不如,你毕竟已经是个二级战士了。”他顿了顿,略微皱了下眉开始说了起来“简单的说,我后来发现,这个世界上最高尚,最优美,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作一些有利于能够兼顾自己,朋友,孩子,以及家族的行为,而你想要这么作,就要付出,付出你的才华,智慧,去赢得这一些,而有的时候,我根本作不到,这很困难,我想,你以后会有所发现,或得出和我不一样的结论。”

  狄塞尔仔细地听着这一些,他似乎有一些明白更多的是费解。

  “我的孩子,现在有一个难得的契机。它可以使你安然的远离这的一切,使你变得更强壮有力,当你强壮有力的时候再回来时,这的一切将为你改变”他又爱怜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又俏皮的加上一句“如果你不那么强壮,你就甭想回来啦。”

  “那个废墟,你必须去那儿,我会让梅森帮助你处理这一切,你要作的就是站稳你的脚跟。”米纳斯库·邦特亲昵的摸摸了他的头。

  “我从来没见过那东西,知道吗?走到跟前一个样儿,离远又一个样儿”他嘴里还带劲的嚼着一个小面包“如果是你,也得吓一跳,吓一跳。”

  “我去拿几根红肠,佛郎哥这会得煎好了。”他起身向着厨房小跑“佛郎哥,你可不能偷吃,这交钱了。”

  乔尼吃的午饭是简单的拌沙拉和油煎红肠还有黄澄澄的小面包,他舒服的坐在绯红之梦酒吧一楼靠近门口的桌子上,伊卡尔则来来回回的跑进厨房拿来了这一些,他还喝了几大杯这里最好的朗姆酒。

  他耐心的听着伊卡尔对那个社交宴会的描述,因为伊卡尔一直喋喋不休的在讲述,他想坚持在桌边多呆一会,可酒劲一下子上来让他昏头昏脑的要睡觉。

  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伊卡尔跟着乔尼来到“老地方”。这是一个不大的酒吧,兼卖一些低档的食物,老板很和善,乔尼很喜欢吃这里的土豆泥。

  当他们走进大门的时候,唯一的酒保正趴在吧台上睡大觉,而弗林斯他们几个正围坐在桌子前大口饮酒。

  “嗨,我说头,你身边的这个小家伙是谁”韦克斯塔看到乔尼和伊卡尔走进门,大声的叫起来。

  “看起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小伙子们,假如我再来晚一点的话,你们就都趴在桌子下面去了”乔尼微微笑着“这是伊卡尔,这是韦克斯塔。”

  “你好,这位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伊卡尔好奇的打量着桌子对面的那个人,他那头浓密的金灿灿的头发让他想起中午吃的烤小面包。

  “真是个有礼貌的小家伙,就是瘦了一点儿”韦克斯塔笑着打趣“你想来一杯这个吗?哈哈”

  “不要再为难他了,伙计们”乔尼笑着坐下“你也坐吧,伊卡尔,你可以自己去要杯你想喝的。”

  “谈谈正经事吧,伙计们,弗林斯你先说一说”乔尼伸手入怀,取出一包烟卷。“伊卡尔,再拿一个杯子过来,再叫几份土豆泥。”

  弗林斯飞快伸手取过那包烟卷,抽出几根,抛给其他几人后,点燃,美美的深吸一口,才慢慢悠悠的说:“这次我们的收获不错,不算任务的报酬,除去弹药的开支,车辆的维修,以及更换新型雷达费用,我们还剩余大概38000块。”

  “竟然有那么多吗?”琼斯惊疑的瞥了一眼弗林斯,“嫌多可以不要,你那份可以给我。”弗林斯慢悠悠的笑着说:“如果不是你的采集水平不够高,我们弄到的那些还可以卖更高的价。”

  “我可是驾驶专精,采集可不是我专长的事。”琼斯辩解“你不也是采集二级么,怎么不说你。”

  “既然我们有38000,那么你们一人先拿一万,我拿8000,任务的酬劳里补我2000,其余的都计入小队基金,怎么样。”乔尼接过伊卡尔拿来的杯子,倒满酒说。“另外,废墟的发现,都有你们一份。”

  “万岁,头,你真好”琼斯第一个叫起来,“上帝啊,你真是个好人”弗林斯激动的说。“不是吧,头”韦克斯塔惊异的说,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按道理,队员与队长只是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一切发现归队长所有,乔尼如此有浓厚人情味的做派,马上赢得了队员们热烈的反应。

  “不要感谢我,感谢你们自己的勇气吧,如果不是你们各个临危不惧,恐怕我们不是成为野牛蹄下的肉泥,就是成为野兔口里的美味了,没有琼斯,我们谁能开着那老爷车和野牛跳舞,没有弗林斯,我们谁能计算出野牛群和野兔群之间的小小间隙,没有韦克斯塔,我们谁能在野兔群里走在最前,开出血路,你们每个人都是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运气如此美妙,美妙的让我现在想干一杯,你们说呢?伙伴们”乔尼微笑着深吸一口香烟端起酒杯“为了勇气,饮胜。”

  “饮胜,饮胜,饮胜。”

  伊卡尔与他的养父分手后,他沿着电车的线路,走了大半个城市,转了一个大圈,直到夜色渐黑,他才回到了绯红之梦酒吧。他没有找到乔尼口中所说的图书馆,“大概错过去了”他这样想并仔细地用小刀削着马铃薯皮。

  直到他削完厨师长吩咐的整整两大麻袋的马铃薯,他才借着光怪陆离的灯光,穿过震耳愈聋的大厅,摸索着走进了属于他的那个小角落。

  他脱下上衣,坐到床上,当他重重的坐下去时,不可避免的,床板硬绑绑的抗议传递到屁股上,他感到阵痛,不过他不管这些。他费力的弯下腰,想脱掉鞋子,可是另一支手却摸到了那本厚厚的字典,他马上将字典抱在怀里,来回摩搓着精致的封皮,伴随着外面,不时传来的电子音乐的独特节奏,一幕幕幻想开始流动,一个名字逐渐清晰。他忘了他要脱掉他的鞋子,只是在那儿楞楞的坐着,过了好一会,他的双唇启动,喃喃不清的低语:“狄安娜。”

  “狄安娜。”他着魔般的一遍遍的重复这个名字,每念一次,一个幻象就伴随着这个名字的拥有者一起闪耀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抬起一支手,看着那些渗透至皮肤里的污垢,手指磨弄着刚刚被小刀划开的一道道伤口而结成的血痂。她的手是多么的不同啊!想到这,他就乐不可支的激动起来,那双柔软、清凉、令人心醉的手。当他发现自己在幻想着抚摩这么一双美妙的感觉时,他的脸象干了什么亏心事似的红了起来。再一想到她家的那所如迷宫般的大房子,精巧的小摆设,他与她之间的距离就如同星辰般的遥远。他忽然间想到那些不用削马玲薯皮,便可堂而皇之在装饰精美的餐厅里用餐的老爷、太太、小姐们的手,都和她的一样,还有她的哥哥。她是个贵族。

  他苦笑着放下怀里的字典,脱掉鞋子,躺在床上想着,他真是个傻瓜,被一个女人的脸蛋给迷住了。紧接着他又想到:“反正她说过,欢迎我再去。”想到这,他又起身,把厚厚的字典摆放好,生怕自己在睡觉的时候把它压坏。

  接着他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进入梦乡。只是在他的梦中,他可以与她优雅的谈论着各种话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