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荣辉 第五章 决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返荣辉小说简介

《重返荣辉》是作者大阿尔卡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我们从不在恶事真正出现之前就已预料,就如我们也从不在好事儿真正出现之前就已预料,通常我们的生活是由以下几点构成,部分是疯狂的冲动,部分是悲剧的无奈,部分是喜剧的笑容和...

重返荣辉小说-第五章 决定全文阅读

  我们从不在恶事真正出现之前就已预料,就如我们也从不在好事儿真正出现之前就已预料,通常我们的生活是由以下几点构成,部分是疯狂的冲动,部分是悲剧的无奈,部分是喜剧的笑容和得意,部分是智慧的淡泊和平静,还有一部分是幸运。乔尼和他的小队,无疑是幸运的,他们驾驶着一辆改装过的老式运兵车,在乔尼老道的经验指引下,昼行夜伏,穿越了距离灰烬之都四千多公里的路途,不仅完成了任务—二百张变异野牛的皮,还意外的发现一处人类废墟,乔尼已近距离多角度拍摄到废墟的照片,至于废墟是否有发掘的价值则由专家待定,但乔尼和他的小队无疑是撞到宝了,按相关规定,发现者享有首位发掘权。

  过程颇多传奇色彩,他们在距离灰烬之都近三千公里的一处草原上埋伏、观测,在发现一个较小的牛群并跟随了它们五天后准备动手,在动手的过程中,激烈枪声引起了草原上其他变异生物的注意,更有一个更大的牛群在距离他们十公里的时候就开始冲锋,他们急速撤退,利用地形和速度,摆脱野牛群的集体冲锋,高速行使的车辆发出的噪音又引起一群变异野兔的攻击,在后有野牛,前有野兔的情况下,乔尼果断命令放弃行驶中可发出噪音的车辆,放弃用枪支作战,每人携带有限的给养,穿插兔群,他们奇迹般的突围而出,而变异野牛群和变异野兔却开始自相残杀,他们不敢留在原地,谨慎前行了两天,也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那处废墟。之后的种种就不再一一叙述,总之,他们带着战利品幸运的回到了灰烬之都。

  韦克斯塔天生就是个乐观主义者,在他长达二十八年的人生经历里和职业生涯中,即使是在他人感到最沮丧,最棘手的情况下,他依然能够满怀自信,展露笑容。他不是那种随意将内心真实的情绪随时刻画在脸上的人,其实在那种情况下,他内心紧张而焦虑的情绪不亚于其他人,而偏偏他这种内在的情绪会让他更加敏感,更加敏锐的处理周围的实际情形。此时,在一家酒馆内,他正嬉笑着点数琼斯输给他的钞票,他们以飞镖作赌,弗林斯记分,按照二十一点的规则投掷飞镖,比赛的结果不言而喻。

  “韦克斯塔,我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叫几杯酒”琼斯输的并不甘心“我的意思是你可得付帐。”

  “是啊,看你们玩这么久”弗林斯偷笑着怂恿。

  “三杯最好的朗母酒,不加冰。”不待韦克斯塔表露自己的意愿,琼斯高声冲酒保叫道。

  紧接着,他探身,飞快的伸出手,一把抓过几张韦克斯塔手里的钞票,得意的笑。“愿赌服输,”被抢劫者则将剩余的钞票往口袋里塞。“哦,不,弗林斯你,”另一个强盗却看到混水摸鱼的机会,伸手去抢时却什么也没抢到。

  “这不公平,知道吗?愿赌服输”被抢劫者坐直身体,一手护着口袋,满脸警惕。“瞧瞧你们,你们这两个强盗,要是我输了,我可不和你们一样,赌品如人品一样重要……”在看到这两个强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被抢劫者护着口袋的手开始敲打着桌子反抗不公平的待遇。

  “头,怎么还没来”在看到韦克斯塔还在忿忿不平的唠叨似乎还有继续下去的迹象时,弗林斯巧妙出言打断;“是啊,都在这等快一下午了”琼斯抿了一口朗姆酒,继续于弗林斯的默契。

  “我得去办点正经事儿,伙计们,得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儿,你们这帮下流货”乔尼对着他的队员们挥舞了一下拳头“弗林斯,带他们去老地方,午饭你们自己解决,吃完后就在那等着我。”

  “这些小家伙,一个个的不让人省心”乔尼这样想着,向绯红之梦酒吧的方向走去。

  绯红之梦酒吧,三楼。

  莫罗芬迪·斯宾塞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是绯红之梦酒吧的老板,三十年前他刚刚买下这这间酒吧的产权时,他刚刚度过人生中第三十二个生日,作为一个曾经的荒野猎人,他不算很成功他残了一只脚,但荒野猎人这个职业遗留给他的经验,使得他轻易的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于是他把这些一一带给他们,他作着这些简单的事儿,至今如此。如今,没有人再去取笑他残废的左脚,相反,在说起自己残废的左脚时总满面红光仿佛那是一枚荣耀的勋章。

  他事业一帆风顺,家庭美满幸福。

  此时,他正专心致志的分割着一块肉排,他略略皱起的眉头或许是在堆砌着他对这块肉排熏烤程度的评价,又或许是在品鉴已入口红酒的年份。他放下手里的餐具,似乎是感到坐姿不是很舒服的挪动了几下他大腹便便的身体,拿起右手边的杯子“吱…吱…吱”的深呷了一口红酒。

  “吱…吱…”房间虚掩着的门被来者粗暴的推开。

  “下次再来,能不能先敲敲门啊,你懂不懂什么叫礼貌”莫罗芬迪不满的向来人申述“哪怕是你装装样子敲一敲”。

  来者径直走向莫罗芬迪坐着的方向,不作出回答,并拉起桌子前的椅子,坐下。

  “瞧这儿,瞧瞧,香喷喷的肉排”来者开口“还有红酒那。”

  来者一把揽过桌子上的酒瓶,在发觉桌子上没有第二个酒杯时,又伸手将唯一的杯子拿到自己的面前,并满满的斟上了一杯。

  “我借用一下你的杯子,你不会介意吧”来者深深呷了一口酒“好酒啊,下面怎么喝不到”来者放下杯子,手掏入怀中。

  “我介意,”声音的主人伸手取过一个装饰精美的小木匣,将小木匣里的雪茄抽出一根无奈地甩过去“见过不要皮的猪猡,没见过不要皮的树。”

  “啊哈,还有好东西那”来者刚伸入怀里的手欢快地拿起雪茄。

  来者自然是乔尼。

  “是的,就是这样儿,如果你能找到一个购买发掘权的买家,我就给你成交价的二成。”乔尼拿过装着雪茄的小木匣,又抽出一根雪茄“价格越高,你得到的也就越多。”

  “为什么你把我扯进来。”莫罗芬迪深深吸了一口雪茄“我相信,现在所有的人都清楚,谁不知道你要发大财了,你自己随便去街上拉一个人帮你办这事儿都可以,只需花费很少的代价,为什么?”

  “我的老朋友,老伙计,你比他们都更专业。”乔尼享受得吐出一片烟雾“而且我相信你,就象在荒野上相信你一样”他低头装做欣赏小木匣上装饰的花纹,瞥了一眼莫罗芬迪残废的左脚。“不是因为我欠你的情,不要多想,我根本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找更合适的人而已。”

  “我不干,我可不需要谁来施舍我什么”莫罗芬迪有些愤怒,乔尼过于直白的说服激怒了他的自尊。

  “别发火,我的老朋友”乔尼后悔那些多余的话儿“瞧,这可是个大事情,除了你,没有谁会真心的想帮我…”乔尼调整了策略。

  乔尼慢慢走下楼梯时,伊卡尔正拿着大拖把追打他前面的一个人,这个人跑的飞快且极富谋略“他疯了,大家快让开,他疯了。”

  这个时间,酒吧里人并不多,几个客人正和侍应们饶有趣味地站在一起,而另外的几个客人则不断的给追打的两人制造更巧妙的障碍。

  “我打赌,十个分币,”一个客人尖利的声音兴奋不已“看这劲头,瞧见了没,这小子可以把他打个半死。”

  “说什么啊,你看好了”另一个身材略显肥胖的待应接口“博尔特跑的可比那小子快多了。”

  “他疯了,大家快让开,他真疯了。”被追打者博尔特,灵巧的穿过地上凌乱的椅子向探头探脑的厨房门口跑去。

  “没胆鬼,跳蚤”伊卡尔满脸通红,大口喘气,他被一把椅子绊住了。

  “胆小鬼,你敢过来吗?”伊卡尔举起大拖把向躲在厨房门口扮鬼脸的博尔特示威。

  “他拿走了我的字典。”他卷了卷扯烂的袖子“还扯烂了我的衣服。”他眼巴巴望着坐在对面的乔尼。

  一种困难的决定往往意味着选择,它包含对当下的深刻认识以及对之后思考的判定和处理过程。明智的人懂得选择的目的在于依据自己的目的倾利避害,相反,没有明确目的的选择,肯定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而现在的这个时候,乔尼的贴心人狄塞尔正经历着这样的一个艰苦过程。他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双唇紧闭,手指摩搓着裤线。

  “现在是你作出决定的时候了,”一个威严而又不失温和的声音“你必须远离这儿,远离这的一切,远离那些阴谋诡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