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荣辉 第三章 用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返荣辉小说简介

《重返荣辉》是作者大阿尔卡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先这是一个爬动类的变异生物,它有着长长的脖颈,粗大的四肢和尖利的爪子,然后它所以有圆圆的壳,而且这壳要全部覆盖住它整个身体的一多半,最最重要的的是这个可伶的生命也没直接攻击性,在受直接攻击时只会缩到壳内,最后他推断这个爬动类的变异生物会行进中的飞快,它那他虽一直盯着她,可他却一直在认真的听和理解,他看到她那双好奇和带着问询的,冰蓝色亮亮的大眼睛儿的眼神儿正凝结视着自己。于是他解释他对荒野的见闻都是在工作之余道听途说,并不一定算得上真实可靠,并向她仔细地描叙了一个荒野上有或没有的变异生物的滑稽形象,他是这样来刻绘这个荒野上不幸的生命的:首先这是一个爬行类的变异生物,它有着长长的脖颈,粗壮的四肢和尖锐的爪子,接着它应该有圆圆的壳,并且这壳要覆盖住它整个身体的一多半,最重要的是这个可怜的生命没有攻击性,在受到攻击时只会缩进壳内,最后他断定这个爬行类的变异生物会行进的飞快,它那粗壮的四肢和圆形的身材就是最好的说明。。...

重返荣辉小说-第三章 用餐全文阅读

  过了一会儿,她暗自觉察到了自己的困窘,于是她试图转换话题、尝试开口来打破这一困窘:“你对荒野知道多少。”

  他虽一直盯着她,可他却一直在认真的听和理解,他看到她那双好奇和带着问询的,冰蓝色亮亮的大眼睛儿的眼神儿正凝结视着自己。于是他解释他对荒野的见闻都是在工作之余道听途说,并不一定算得上真实可靠,并向她仔细地描叙了一个荒野上有或没有的变异生物的滑稽形象,他是这样来刻绘这个荒野上不幸的生命的:首先这是一个爬行类的变异生物,它有着长长的脖颈,粗壮的四肢和尖锐的爪子,接着它应该有圆圆的壳,并且这壳要覆盖住它整个身体的一多半,最重要的是这个可怜的生命没有攻击性,在受到攻击时只会缩进壳内,最后他断定这个爬行类的变异生物会行进的飞快,它那粗壮的四肢和圆形的身材就是最好的说明。

  伊卡尔先生的长篇大论有理有据,逻辑清晰;遣词既有夸张之处又兼顾生动活泼,用句则如羚羊挂角,言有尽而意无穷。他的这番滔滔不绝的高论,不仅诚实且含蓄的指出:他的所见所闻来源不是那么的真实可靠,同时又曲径通幽、相互佐证,隐晦的卖弄各种奇趣怪谈,并时不时暗示这位伊卡尔先生,虽从未踏上过荒原但对荒原上的各种事物的了解程度,不比任何一个在荒原上生活过的人差;且表达了自己在以后的空闲时间里,可以在荒原上找到高论中所叙述的种种来证实他的睿智,这一具有前瞻性的美好愿望。这番高论的最后,即着眼于现在的实际困难又放眼未来的美好规划,强调这位伊卡尔先生在现有的条件下和有限的时间里,对不能成行于荒野这一趣事儿的种种遗憾。

  总之,我们的这位伊卡尔先生正竭力的装出另一副样子,来引起这位狄安娜小姐的重视。她看着他那样卖弄玄虚,滔滔不绝,她觉得他象一只小巧的变异哈巴狗一样有趣儿。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狄塞尔陪伴着一位妇女走进房间,他见那姑娘轻快的起身向来者走去,她们亲热的手挽着手儿,一起向他走来。他想,这人准是她母亲。这是一位面容可亲的金发女人,仪态典雅,举止端庄。她对他点点头,笑了笑,不知怎的,他觉得她的笑容里有一种宽容,不由的让他亲近。他知道他应该站起来,等着被介绍。他苯拙的起身,双手使劲往下搓膝盖处鼓囊囊的裤子,他觉得脸上又是火辣辣的发烫,但他还是绑住了脸,象个囚犯等待着审判的来临。

  去往餐厅的路途,对我们的伊卡尔先生无疑是一种考验。开始他不知道应该走往在哪里,只好畏畏缩缩的跟在最后面,接着他那不合脚的鞋子开始和地毯较劲,他绊住了差点摔倒,幸好他走在最后面,没人注意到他,接着他因要摔跟头而扶住的一座古代武士身披甲胄的雕像开始倾斜,他拼命地抓住雕像的胳膊,多亏了他在酒吧里练就的迅捷身手才没出大岔子,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动静,还好他机智的用手敲打那些甲胄,表现出自己的好奇。最后,他终于走到了餐厅,在狄塞尔身边的位置上坐下。他觉得刚刚是一场噩梦,可噩梦才刚刚开始,那些大大小小的碟子、杯子不说,只那些亮晶晶排列整齐的、长短不一的、带有藤蔓纹饰的刀叉,就让他开始感到恐惧了,为了缓解这种恐惧,他不断的回想与吃饭有关的事儿,他的念想又跳到了酒吧里,那里的人们毫无顾忌的张大嘴巴,使劲往里塞东西,用手抓着吃,用随身带着的刀子叉着吃,喳喳有声的吃,偶尔还有心满意足的饱嗝。过往的生活经历帮不了他,不过还好,他这样作是有效果的,他在杂乱纷纭的各种关于吃饭的场景里逐渐镇静了来,不得不说是他曾透过橱窗,见过大饭店里那些衣着华贵的妇人老爷们斯斯文文的用餐的鸿爪雪泥有效的遏制了他的恐惧。好吧,在这吃,自己一定要小心些,不能吃出声音来,他这样告诫自己。

  他缓缓的注视了坐在餐桌前的众人一眼,他的对面是狄安娜小姐和她的母亲简妮芙还有狄安娜小姐的弟弟约瑟,他的身边是他的贴心人儿狄塞尔,米纳斯库·邦特先生不在场,他感到很高兴。“看起来,情况不算很糟糕”他暗自揣摩。米纳斯库·邦特先生不在场,让他觉得他还能应付,不管怎么说,在座的狄塞尔他已经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他与他的母亲妹妹弟弟也有还算不错的开始。

  他从来没有象现在一样的难受,若拿他做过最累的活计和现在的情形相比,无疑前者更为美好,轻松。以前他从没象这样吃过饭,谨慎着拿着那些带有藤蔓纹饰的餐具,注意着别人的举动以便使用好手里的这个新玩意,小心翼翼的把不知名堂的食物送进口中,困难的问题是,每当他开始咀嚼这些不同味道的食物时,还要避免嘴巴张开注意吞咽的速度。其实这一些都算不上,比不了:他抬头就能看到她狡黠的目光在他的周围打转儿,隐约期待着他什么的样子。此外,他不得不在作好这些的同时听着其他人的讲话,不得不作出必要的回答,不得不说话和大家交谈;且那个默不作声的仆人,往往出乎他意料的闪现在他的周围带给他一个又一个的难题,等他作答,就象一个幽灵紧追着他不放,令他筋皮力尽大费脑筋。用餐时,他一直想着餐后是否还要进行一场茶饮,他对那个优雅的事物一无所知,那时他的态度又该如何呢?他不安地揣测着这个问题,思考着这个这个问题。继续装模作样使自己努力变作“伊卡尔先生”的想法刚一出现,就被另一个他担心着的问题所替代,他天生不适宜这种作派,这样作会让他成为一个大傻瓜,成为众人嘲弄的对象,闹出许多笑话来。

  在餐厅用餐的前半时间里,由于他一直思考着用餐后是否会进行另一次对他来说,更为残酷的考量的事儿,他还拿不定主意采取什么态度,因此他一直沉默不语。他并不知道,他的沉默和小心翼翼的态度让狄塞尔在前一天断定的话落了空。那天,他的这位贴心人儿对大家宣布说,他要带一位下等的野蛮人先生来这儿作客,叫她们不必表现出惊异,因为她们会发觉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并断定这是一场好戏;而这场好戏的高潮部分,会在餐桌前上演,这场好戏的谋划,完全是为了这位下等的野蛮人先生在那个黎明时对他诸多无礼的肢体接触的有力回应,他这么说的同时还不断的捏着他的耳朵,以证明虽时过日久他的耳朵至到如今还隐隐作痛呢。伊卡尔压根儿没想到他的贴心人儿竟如此小题大作,忘恩负义,有着这样的恶趣味,干出这样的恶作剧,特别是咬耳朵这事儿—是在他没发觉他受伤之前,并且是出于他的这位新朋友一直使劲儿拽着他的头发。

  他就这样谨慎而沉默着,随着用餐时间的延长,尤其在他熟悉了餐具的使用,她的奇怪眼神儿,习惯了那个幽灵般的仆人,丢掉了关于茶饮的烦恼之后。那些精美的不知名的食物,刀叉上的纹饰,那些他听不懂得话儿,象饮了最美的酒令他沉醉和惊奇,他从未象这样吃过饭,他能体会出在这儿吃饭与过往的不同之处。

  他温驯知礼的做派,并不符合狄塞尔的描述和期望。所以在他的示意下,仆人过早的端上来洗指钵,立在他了身边,顿时桌上的人都鼓起劲来,若有所盼的望着他。他勇敢的踏进了陷井,那个仆人暗自得意,而他则在羞愤中打滚,不过很快恢复了镇静。

  "噢,不是那么回事儿,请你一定原谅他吧”狄安娜小姐一边解释着一边回想着他接过洗指钵要把水都喝下去的样子,简妮芙夫人也笑着又责怪了狄塞尔这个恶趣味的家伙一番。而狄塞尔也再三保证在这之后,不会再作出这样的举动,这个令人发笑的家伙毕竟救了他的命。而他生性宽容的心,则接受了这一番言之切切的好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