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少临门 第5章 厚礼送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富少临门小说简介

《富少临门》是作者老鹰吃小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凌铮,韩婉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陈文龙脸色登时变的铁青。慕丽娴一挺胸脯站了出,骄傲的道:“我记得我,像是有人说过,要叫凌铮爹来着?”“你……”陈文龙气得一脸通红。凌铮摆摆摆手,神色淡然:“别别别慕丽娴一挺胸脯站了出来,自豪的道:“我记得,好像有人说过,要叫凌铮爹来着?”。...

富少临门小说-第5章 厚礼送来全文阅读

陈文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慕丽娴一挺胸脯站了出来,自豪的道:“我记得,好像有人说过,要叫凌铮爹来着?”

“你……”陈文龙气得满脸通红。

凌铮摆摆手,神色淡然:“别别别,我可不想要一个做人没诚信还卑鄙无耻的儿子,不过,就如你先前所说,滚出去吧!”

一听这话,陈文龙和性感女人转身就想溜。

“站住!”

凌铮骤然间拦住他们,沉声道:“我说的是滚出去,不是走出去,懂?”

“呃……”两人都呆滞住了。

陈文龙指着凌铮,怒道:“凌铮,你别太过分了。”

“过什么份,凌先生让你滚都算是看得起你了,怎么?敢忤逆凌先生的意思?”

王冠中瞪了瞪眼,话语阴冷:“要是不照做,我会让你在华海市没有立足之地,信不?”

“好好好,我们这就滚。”

陈文龙吓得一声冷汗,他相信,王冠中说到就能做到,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不甘心的倒在地上,提着箱子使劲往外面滚。

“亲爱的,什么嘛真是的……”性感女人觉得没面子,拖着长长的尾音,气得直跺脚。

“听不明白人话吗?赶紧滚,再不滚,之后别想花老子一分钱。”

这话可算是戳中了她的软肋,本身和陈文龙在一起,就是图他的钱。

“哇!”的一声,性感女人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滚。

出了门后,陈文龙站起来,拍了拍灰尘,愤恨的瞪了凌铮一眼,今日之辱,他一定会让凌铮还回来的。

售楼大厅里,慕丽娴叉着小蛮腰,痛快的笑了起来。

“真是解气。”

接下来,凌铮买了云锦尊府的一座小别墅,他没接受云锦尊府的赠送,毕竟他现在也不差钱。

离开前,王冠中和唐志祥两人恭敬重敬的把他和慕丽娴送出门,还都给了凌铮名片,说之后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尽管开口。

出门后,慕丽娴一改往日对凌铮的冷漠,眨着眼问他:“凌铮,这是什么情况啊?他们怎么对你那么敬重?”

凌铮对她轻轻一笑:“你先帮我保密好吗?我想给婉溪一个惊喜。”

慕丽娴很好奇凌铮今天的变化,盯着他看了好久,凌铮却神色如常,她只能撅了噘小嘴,点头道:“行吧,这个忙本姑娘帮了。”

其实凌铮早料到了,但凡是对韩婉溪有好处的事情,慕丽娴是不会拒绝自己的。

与慕丽娴告别之后,凌铮打车又回了医院,因为母亲还没醒,他得守在身边照顾着。

黄昏降临,华灯初上。

热闹的承苑别墅内,依然热闹非凡,老爷子的寿辰宴继续进行着。

离家出走的韩婉溪再次回到这里。

韩武滨看到她后,戏谑道:“婉溪啊,你不会为了那个窝囊废回家卖房子去了吧?”

韩婉溪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绕开他,坐到了客厅餐桌的角落里。

被韩婉溪无视的韩武滨顿感颜面扫地,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话说,在韩家同辈中,他的地位一向是最高的,所有兄弟姐妹都会捧着他。

不管什么时候,也只有他给别人脸色,那里有人敢给他脸色?

所以,韩武滨冷笑一声:“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简直跟那不可回收垃圾一个德性。”

为了不让爷爷的寿辰宴会扫了兴,韩婉溪紧抿着红唇,默默承受着韩武滨的冷言冷语。

众人的目光也齐刷刷的看向韩婉溪,瞬间让她觉得似火烧一样,脸上火辣辣的。

即便是这样,坐在首位的老爷子都假装没听到一样,依然乐呵呵的跟他的几个儿子推杯换盏。

对于韩婉溪而言,这是一顿非常沉默枯燥的晚宴,即便桌上都是大鱼大肉却也食之无味。

然而就算她选择了隐忍,可有些人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任何嘲讽她的机会。

“婉溪,多吃点。”姑姑家的女儿唐楚云一脸真诚的说道。

韩婉溪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位跟自己相差不多的妹妹,对其轻轻一笑。

可唐楚云接下来的话,却让这和谐的一情形生生走了样:“反正在家的时候,你也吃不起这些。”

韩婉溪神情为之凝滞。

唐楚云看了韩武滨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她接着说道:“其实你该把凌铮也带来的,像他那么寒酸的土鳖,肯定也没吃过这些高级菜肴。”

“对啊婉溪,你们俩一起吃,回家能省好几顿呢。”

“哈哈……”

一群讨好韩武滨的兄弟姐妹们,可算是逮着即拍了韩武滨的马屁,又不漏马屁痕迹的机会了。

韩婉溪的贝齿紧紧地咬住自己鲜红的下唇,一双美丽的眼睛蒙蒙胧胧的,双手在桌子底下握紧,微微颤抖着。

“韩老爷,有人送来了生辰贺礼。”

就在韩婉溪屈辱的眼泪要掉下来的时候,老爷子家里的管家王伯走了进来,敬重的对韩老爷子说。

贺礼?

“谁?”

众人皆是一愣。

韩武滨眼珠子一转,目光再次落在韩婉溪身上,咧嘴冷笑道:“不会是你爹妈吧?”

韩婉溪紧蹙起了眉头,其他人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她爸韩百川是老爷子的私生子,根本就登不上这大雅之堂的存在,即便是老爷子,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承认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毕竟他的地位摆在那。

所以,老爷子的寿辰宴,韩婉溪的父母连来的资格都没有。

老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

“来人没有说,只是把这东西交到我手里,就离开了。”

管家手里拿着一个半米长的盒子放在了黄花梨木茶桌上。

大家皆困惑,送礼不留名,该不会是恶作剧吧?

“老爷,要打开吗?”管家问。

“开!”老爷子沉声道。

管家干净利落的把礼盒拆开,里面的东西录出来之后,所有人都震惊了。

翠绿的翡翠如意摆在一个白玉瓷盆里。

嘶!

所有人都看懵逼了。

韩老爷子对玉深有研究,仅仅只看一眼,就呆滞了。

通体翠绿。

就连盛玉的盘子,都是用白玉做的,因为韩老爷子对玉的钟爱,所以韩家众亲戚也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羊脂白玉,可见价值多么连城。

这种极品翡翠如意,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有钱,也很难买到,可谓是有价无市。

这东西不要说韩婉溪的父母了,就算是韩武滨他老爸韩老爷子也可望而不可及。

老爷子哪里还坐的住,站起来,摇晃着身子走过去拿起了贺卡。

“在下因事务繁忙,不能前往相贺,略备薄礼,祝韩老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吉祥如意,心想事成,改日一定亲自与儿媳相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