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美神兵 第5章 任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戏美神兵小说简介

《戏美神兵》是作者水蔓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张纯,陶嫣然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噗哧——瞧着张纯这幅模样,陶嫣然不由得再度笑出声来。双颊飞霞,羞态万千,甚是很好看。倏然瞧去,张纯却化成了猪哥模样,嘴角边的哈喇子都快掉到地上了。对于面前这女孩,双颊飞霞,娇态万千,甚是好看。。...

戏美神兵小说-第5章 任务!全文阅读

噗哧——

瞧着张纯这幅模样,陶嫣然不禁再次笑出声来。

双颊飞霞,娇态万千,甚是好看。

乍然瞧去,张纯却是化作了猪哥模样,嘴角边的哈喇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对于面前这女孩,张纯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打小入伍,目标便是成为军中最强的存在,兵王。

数年的勤学苦练,他如愿被遴选进狼牙特种大队,那年才十九岁。

四年来,南征北战,每天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身边倒下的是有国民交情的战友,而他却只是个没有“身份”的人。

“就算我们战死,国家出于国际地位和我们家人的考量,我们的归宿只是个无名孤坟。”

当初,刚入进入狼牙特战大队的的,他的班长被炮弹炸成两截,临死前对自己所说的最后句遗言,便是这个。

思绪纷飞,张纯沸腾的气血缓缓回落,看向面前少女的眼神也越发清冷。

这只是个任务。

完成后,他还是要返回战火纷飞的战场。

红粉骷髅,绝不能动心动情。

更何况,这陶嫣然虽然名义上是自己女人,究其实质,也不过是与自己同她母亲的一纸合约而已。

就算是自己得到她的身子,她也只是别的男人的 。

这种脑袋绿成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事情,少年着实不愿去做。

虽然这般想着,可不知为何,内心仍是有些发堵。

换好衣衫的陶嫣然平躺在床上,并未注意张纯的心态、神情变换,而是自顾自的鼓捣着那已然黑屏的手机。

“这种低质的iPhone真是不经摔,回头还是搞个VERTU用用吧。”

陶嫣然甩着双腿,边小声嘀咕着边摁亮了手机。

张纯并不知晓那VERTU是个啥,价格几许,可她手中抓着的iphone可是限量版,官网定价一万三,还有价无市。

“有钱人的生活,看不懂。”

张纯内心嘀咕了句,面无表情的在原地伫立着。

叮叮。

叮叮。

叮叮。

随着手机开启,一连串的信息声响起。

“这死贱人,才一晚上没见,打这么多电话,催命呢……”

她话语戛然而止,眼神定格在最后条短信上。

“我出去下,手机给你了。”

陶嫣然也不管张纯是否能听懂,随手将那价值上万的iPhone掷了过来,而她自己则是火急火燎地拉开床底鞋柜,从一大堆盒子中随便拿出双,套在脚上,连鞋标都未来得及剪,便蹿出了房门。

张纯双目微眯,心中堵堵的感觉更是严重,好奇之下瞧了瞧那已然归了自己的手机。

屏幕上,连串的信息都是未接来电的提示,唯独最后条陌生号码上草草写了几个字。

“天华酒店,5702,急,速来。”

张纯鼻翼开阖,小声嘀咕。

“这么着急会姘头去?”

不觉间,这位兵王的话语竟有些酸意。

“不行,我得去看看,若是出什么意外,我的任务也就算失败了。”

踟躇再三,张纯满脸坚毅,话语有些毅然决然。

“对,绝不能让任务失败。”

主意已定,张纯大步流星向外行去,随即又转回身来,面色古怪的将笔记本电脑给关了。

这A片已放了两个多小时,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

面色古怪的张纯,饶了饶头,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跺了跺脚,硬着头皮朝门外行去。

初夏的日光,和煦且温暖。

张纯抬起手臂,军用腕表上的指针已然显示着现在的时刻。

“九点了。”

张纯小声嘀咕句,仰头瞧了瞧天,已然是日上三竿。

刚要动身,迎面走来位穿着唐装的老者,满脸殷切的笑容。

“少爷这是要出门?”

从昨日的公子,到如今的少爷,虽是两字之变,却也足够表明了张纯的身份变换。

也证明了,绝对有人躲在窗台下偷听了一宿。

张纯假装不动,满脸茫然。

那唐装老者一拍脑袋,道了声糊涂,旋即从口袋里掏出几串车钥匙在张纯面前晃了晃。

张纯立马收起困惑的表情,极为客气的咧嘴一笑。

“选一辆吧。”

唐装老者双手并拢,将几把钥匙捧到他面前,上下颠了颠。

作为特种兵,其中有个最基础的科目便是熟悉所有的车型并知晓如何驾驶甚至是修理。

乍看钥匙,张纯险些将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其中最差的一辆,都是宝马X6,而且还是原装进口,价格不下二百万。

稍加思索,张纯拿出其中一把。

悍马H3,虽说是民用版的,却也能给他些许当年驰骋沙场的感觉。

“不愧是军人,体格就是好。”

唐装老者嘿嘿一笑,给张纯指了指车库的位置,便离去了。

只是他那句看似褒扬的话,实在令人有些分不清是在夸张纯的眼光,还是他的体能。

顾不得想太多,张纯大步向车库行去,一路上无数古怪的眼神将其笼罩险。

无视外界的指指点点,张纯打开悍马车门,打着火,一踩油门,只闻轰隆声巨响,方方正正极具有肌肉感的悍马越野车如同真正的脱缰野马般,飞驰而去。

但是很快,他便被自己的选择给困恼,石岭虽不是四九、沪城这般的一线城市,却也不遑多让,同为国际大都市。

而陶家府邸,地处繁华市区,闹中取静。

出了大门,他便堵在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悍马极强的越野性立马没入在了人来人往的车流中。

“还不如骑个自行车。”

堵了足足半个小时后,张纯方才驾车出来主干道。

好在天华酒店所在位置在城北朱雀湖畔,来往车辆越发稀少。

张纯脚踩油门,一路上带起劲风无数。

十来分钟后,朱雀湖那巨大的浩淼身躯已然出现在眼前,张纯又是两脚油门踩下,发动机轰鸣着将他送到了天华酒店所在的天华大厦门口。

这是栋高逾四百米的巨大建筑,高耸如云的楼尖,反射着刺目的阳光。

一位穿着制试服装的侍应生,极为客气地替张纯拉开车门。

“先生,请问需要泊车服务吗?小费一百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