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刀帝 第四章 虹光刀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修罗刀帝小说简介

《修罗刀帝》是作者恋青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这个畜生,目无尊长,留着你迟早给家族引祸!”云长山说话的的同时,了率先发动一次出手。他一拳12-0,拳劲汹涌澎湃,声势十分的浩荡。这时,他用出的是云家一门黄级中阶的武技,撼山拳!顾名思义,出腿有憾动山岳的气势。由云长山炼体第七重的修为用出,更是刚猛绝伦。...

修罗刀帝小说-第四章 虹光刀法全文阅读

“你这个畜生,目无尊长,留着你早晚给家族招祸!”云长山说话的同时,已经悍然出手。他一拳打出,拳劲激荡,声势非常的浩大。此时,他施展的是云家一门黄级高阶的武技,撼山拳!顾名思义,出拳有撼动山岳的气势。由云长山炼体九重的修为施展,更是刚猛绝伦。不过,云尘神情却是无比的平静,手中长刀竖起。在这一刹那,他整个人的气息,似乎和手中的长刀融合唯一。人刀合一!长刀一动,他这个人也跟着动。唰!好似电光一闪,云长山打出的撼山拳,落在了空处。而一截冰冷的刀锋,却从侧面劈斩过来。“什么!这么快!”云长山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去阻挡,他现在撼山拳的威力,足可以击碎刀剑。不过,他的速度,太慢!那长刀,如电光破空,根本来不及阻拦。云长山只觉得胸腹间一痛,就有一阵冰凉的感觉传遍全身。低头看去,一道血色的刀痕,从左胸一直划到了右腹。血肉翻卷,血色渗透出来,看着十分的恐怖。只差一点,体内的脏腑器官都要被破开了。“怎么会这样?我是炼体九重的实力,怎么会……”云长山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刚才看到张威被轻易击败,他在心里便已经足够重视起云尘,所以一出手,便是最强的撼山拳。可谁知道,在真正交上手之后,他才感觉到云尘的可怕。那出刀的速度,简直骇人听闻!自己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中刀了。而另一边,云尘收刀而立,神色依旧是那么平淡,似乎只是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虽然他如今这具身体,只是炼体七重的程度,但是他的刀法足够恐怖。他如今施展的这套刀法,名叫虹光刀法!乃是一门地阶武技!刀出如虹!其速若光!这刀法,追求的便是一种超越极限的速度。“你,这是什么刀法?莫非是玄级低阶的武技?”云长河这时候也不能再保持镇定了。这刀法的威力,让他心头火热。只是他见识有限,根本猜不到,这虹光刀法的品阶,不是玄级,而是地级!而且还是地级高阶!不过这也怪不了他,因为白石城品阶最高的武技,便是城主府掌握的一门玄级中阶的武技,飓风刀法!至于地级武技,整个青月国也找不出几门。“云尘,难怪你敢如此放肆,原来是掌握了一门精妙的刀法。”云长河眸光一动,沉声道:“你把这刀法交出来吧,也算是为家族做贡献,将功赎罪了,我可以不追究你刚才的无礼举动。”云尘一听,顿时被这话逗笑了。“将功赎罪?不追究我的无礼举动?”云尘摇着头,对于云天河已经彻底无语了,“大伯,我看你当这个家主,已经当傻了,还是早点退下来吧。有你这种人执掌大权,云家只会越加落败。至于我这刀法,说实话,就算将完整的修炼之法给你,以你的资质,一百年也未必能炼出点火候。”云尘并没有说谎。地级高阶的虹光刀法,对于他这位曾经的至尊,自然没有任何难度。但其他人,可没有云尘对刀法的高深领悟,也没有他曾经至尊的境界造诣。就算真得到修炼之法,也难以修炼成功。不过这种话,云长河听了,就觉得很刺耳。觉得这是云尘刻意在羞辱自己。“找死!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什么是实力为尊!”云长河愤怒了。真气境强者的威压,如同实质一般涌出。他含怒出手。狂猛的真气,排山倒海一般倾泻,一出手,就是要将云尘置于死地的架势。云尘身子一动,再次人刀合一,人随刀动。唰!刀光一闪,冰冷的刀锋,就出现在了云长河的身后,狠狠地划下。不过这一次,刀锋遇到了一股阻力。隔着云长河身体一寸的距离,便怎么也无法继续砍下。“哼!你的刀法虽然精妙,不过力量太弱,破不开我的护身真气!”云长河言语中,透着一股傲然之意。虽然他只是真气境一重的实力,但这也足以让他有底气碾压任何炼体境武者。而这,也是他不将云尘放在眼里的底气所在。刀法再厉害,速度再快,破不开我的防御,一切都是白搭!“云尘,再给你一个机会!交出功法,自断一臂,我可以留你性命!”云长河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全局。身上的真气,一波波的冲击,攻击越发凶猛。云尘嘴角掀起一丝讥诮。破不开云长河的防御?“我现在就破了你的护身真气,看你还有没有这个底气说这种话!”如果是换成其他人,想要靠着炼体七重的力量,破掉真气境武者的护身真气,那是痴人说梦。不过云尘不同。他一下子,就发现了云长河真气流转之间的一些破绽。唰!唰!唰!瞬间劈出三刀。刀光,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落在云长河体外的护身真气上。落刀的地方,选择的非常巧妙,正好是云长河真气运作的节点之上。刀光过后,云长河体外的护身真气,突然溃散。“不可能!”云长河大惊失色,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快如闪电的刀光,已经劈斩到了他的面前。长刀落到他的头顶,刀刃就贴着他的额头。“云尘,我是你大伯,是你的长辈,更是云家家主,你敢动手,是想背叛家门吗?”云长河额头冒汗,还在强自镇定。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堂堂真气境高手,竟然会被炼体境的云尘制住。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些了,性命被云尘拿捏住,他只能拿自己家主,长辈的身份来压云尘。“长辈?”云尘听了,觉得这两个很可笑。这些年来,对他们兄妹刻薄对待时,没想到自己是长辈。要将云岚送出抵债时,没想过自己是长辈。刚才出手凶狠,想要取他性命时,没想过自己是长辈。现在倒是想起自己是长辈了。云尘手掌微微下压,刀刃割破了云长河的皮肤,流出一缕缕鲜红的血液。这时,一阵云岚的惊呼传来。云涛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了她的身后,一只手捏着她的喉咙,恶狠狠道:“住手!云尘,马上把刀放下,不然,我扭断你妹妹的脖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