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旅人 第五回 面对之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旅途旅人小说简介

《旅途旅人》是作者入缘如梦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上站出来,后转身,面对自己墙壁。明青娥静静地的望着那女人的动作,一言不发。杨珵轻轻地地把墙壁上的壁画拿了下去,抬头一看壁画后的墙壁上有一块儿石砖,这石砖和别的不像,这石砖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笑脸,歪歪扭扭的,看出来是个小孩子刻上来的。杨珵望着那石砖,她的明青娥的眼睛缓缓睁开,望着床顶,她的心中百味杂陈,不知在想着什么。“你醒了,夫人叫你去她那里,请洗漱。”那冷冰冰的声音让明青娥的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她露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接过那人递来的毛巾,明青娥开始洗漱。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走出了房门,少女知道,她,时间不多了。。...

旅途旅人小说-第五回 面对之时全文阅读

  阳光洒进了这个昏暗的小屋,光斑铺满了有些老旧的四方桌。

  明青娥的眼睛缓缓睁开,望着床顶,她的心中百味杂陈,不知在想着什么。“你醒了,夫人叫你去她那里,请洗漱。”那冷冰冰的声音让明青娥的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她露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接过那人递来的毛巾,明青娥开始洗漱。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走出了房门,少女知道,她,时间不多了。

  “青娥,你终于来了。”杨珵露出了一个微笑,从她的美人榻上站起来,转身,面对墙壁。明青娥静静的看着那女人的动作,一言不发。杨珵轻轻地把墙壁上的壁画拿了下来,只见壁画后的墙壁上有一块儿石砖,这石砖和别的不一样,这石砖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笑脸,歪歪扭扭的,看起来是个小孩子刻上去的。杨珵望着那石砖,她的眼神无比温柔,像是在看什么世间最为珍贵的东西。许久,杨珵终于缓缓推动了那石砖,那石砖往下陷,那墙壁,竟然被打开了!

  明青娥小小地吃了一惊,她瞪大眼睛,看着准备走进去的杨珵,不知道说什么。杨珵回过头来,对着明青娥挑了挑眉,说道:“别傻站在那了,快跟上。”明青娥微微敛了敛眉,跟在了杨珵的身后。

  两人走在幽长,昏暗的道路上,微弱,摇曳的烛火照亮了前方,杨珵的脸色有些凝重,而明青娥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后面。“你知道吗?关于你的母亲的事。”杨珵开口问道。明青娥的瞳孔猛地一缩,母亲?在明青娥的影响里,母亲,从来只是一个陌生的词汇。明青娥轻轻摇了摇头。杨珵望了一眼明青娥,又把头转了回去:“你母亲啊,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温柔的让人心疼。”杨珵低了低头,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

  不一会儿明青娥和杨珵走到了路的尽头,尽头有一扇门,一扇古朴的木门,明青娥呆呆的凝视着木门,她只觉得这里无比熟悉,对了,她的门上也有这样的浮雕。杨珵轻轻抚摸着那门上的浮雕,喃喃道:“这是她最喜欢的花纹了。。。”杨珵推开了木门。

  明青娥朝里望去,这里看起来是书房的样子,在书架和桌子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起来很久没人来过了,桌上笔墨纸砚样样俱全,不过纸有些泛黄罢了。为什么要来这?这是哪儿?明青娥看着杨珵,她到要看看,杨珵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而杨珵则直接无视了明青娥那疑惑的眼神,走了进去,仿佛根本没看见椅子上那层厚厚的灰那般,她直接坐了下去。明青娥跟着杨珵进去,静静地立在那儿,等着杨珵的下文。

  “你母亲是我见过世上最美的人。”杨珵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她不介意我奴婢的身份,把我当亲妹妹看,我也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大姐姐,她的微笑就像阳光一样照耀着所有人。”杨珵露出了一个略有些寂寞的微笑,那是明青娥从未见过的神情。

  “那年,我16岁,你母亲18岁,她兴冲冲的跑来告诉我,她要嫁人了,她终于自由了!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凌哥哥!她那时兴奋的神情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啊,我真心为她而感到高兴,我想,太好了,那人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了,可想到这,我不由的嫉妒起来,为什么,那人从不看我一眼呢?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只当她的妹妹啊,我想,陪她一生啊,当然不是以奴婢,或是妹妹,而是以。。”

  杨珵垂下眼眸,明青娥惊讶的看着杨珵,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你对我母亲,抱的竟是那种心思!!!你,怪物!”明青娥觉得自己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番话。杨珵只是笑笑,没理明青娥,继续她的故事:“你母亲终究还是嫁了过去,当然我也过去,以一个陪嫁丫头的身份呆在你母亲的身旁。你母亲嫁过去没多久,就怀上了他的孩子,也就是你。她当时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欢愉,啊,初为人母的她真的很美。十月怀胎,你诞生了,笑笑的,皮肤皱巴巴的,像只猴子,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漂亮,但她总爱抱着你,用温柔的声音唱着歌。”

  “那我姐姐呢?”明青娥忍不住打断了杨珵的话,杨珵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表情,她冷冷的看着惶恐的明青娥,冷冷的笑笑,让明青娥不寒而栗。“你是说明青悦?她只不过是个孤女罢了,你母亲在生你之前,可怜她,所以收养了她,也是为了给你积点德。不过,你还真得好好感谢她。她可替你死了呢。”

  杨珵嘲讽的一笑,明青娥没有再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你不知道吧,明家一直背负着一个诅咒,每一个明家男丁娶妻之后杀掉自己的第一个夫人和第一个孩子献祭,为什么要献祭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明家从你父亲的爷爷的那一辈开始就把这件事推给什么所谓的凶灵了。你父亲原本是想来杀了你,但是明青悦为了报答你母亲,帮你挨了那一剑,你母亲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冲上去夺过了明凌手上的匕首,但由于心软了,她想着一日夫妻百日恩,都做了那么久夫妻了,就算了吧,你母亲刚放下手中的匕首,明凌就一把拿过了匕首,对着你母亲的腹部捅了一刀,我刚好看见了,我躲在门外不敢出声,也出不了声。我恨自己的无力,为什么保护不了她,为什么!明凌应该是想,杀了明青悦就没事了,所以你没事。等明凌从后门退出去,我冲到了你母亲,那时她还没断气。。。”

  杨珵没有再说下去,她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当年的景象,她拉着那人的手说:“我现在带你去医馆,你要挺住啊!”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滴一滴滚落再那人的手上,那人却摇了摇头,嘴边溢出了鲜红的血液,那人轻轻的说:“不用了,我要死了,我自己最清楚,去医馆也没用的。你不要帮我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冤相报,何时了。。。”那人的手失去了重量,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从那天起,我决定报仇,我为了她去接近明凌,而明凌,也许是因为愧疚吧,他接受了我,我在外面有人,他也知道。”说到这,杨珵看来一眼明青娥,明青娥依旧安安静静的呆在那,不言不语。“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你和我站到了一边,我们要报仇,至于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也只是想让你死明白,明青娥,不要逃避,面对吧,我和苏姑娘有签订契约,我是没法回头了。准备好死了吗?”杨珵挑挑眉,看着在门边的明青娥,眼里满是疯狂。

  明青娥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冰窟里,她以为自己什么都明白,原来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原来她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