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汗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刺汗小说简介

《刺汗》是作者大闲者学大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阳花、大定府茶、蜀锦、定瓷、浙漆、吴纸、晋铜、西马、等绢、契丹鞍、夏国剑、高丽秘色、兴化军子鱼、福州荔眼、温州桂、临江黄雀、江阴县河豚、金山咸豉,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但见时时处处车马交驰,热闹的场面极其。昨天的大宋市民衣着华服,兴高采烈,完全也没今天是节日,朝廷也不上朝,整个东京城的市民都几乎都出来逛街。到处都搭起彩棚,店铺陈满商品;监书、内酒、端砚、洛阳花、建州茶、蜀锦、定瓷、浙漆、吴纸、晋铜、西马、等绢、契丹鞍、夏国剑、高丽秘色、兴化军子鱼、福州荔眼、温州桂、临江黄雀、江阴县河豚、金山咸豉,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刺汗小说-第四章;州桥结义(上)全文阅读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四人合为一处,将两个小碗并排放在面前,依依还是向每个过往的路人磕头行躬却被李无涯和小黑子一起拉住了,堂堂三个小男子汉怎可要一个弱小女孩出苦出力,将依依拉至后面,李无涯,黑子,小胖三人一起向来往的市民磕头乞讨,小黑子也低下了他高傲的头,为了生活,为了活下去。

  今天是节日,朝廷也不上朝,整个东京城的市民都几乎都出来逛街。到处都搭起彩棚,店铺陈满商品;监书、内酒、端砚、洛阳花、建州茶、蜀锦、定瓷、浙漆、吴纸、晋铜、西马、等绢、契丹鞍、夏国剑、高丽秘色、兴化军子鱼、福州荔眼、温州桂、临江黄雀、江阴县河豚、金山咸豉,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但见处处车马交驰,热闹异常。今天的大宋市民衣着华服,兴高采烈,完全没有金国大军压境,战争风雨欲来的紧张感。出手也别平时大方,故中午还不到,两个小碗里已装满了铜钱。

  小黑小胖惦记着心事,准备收拾回家,于是买了些吃食等物品,向后街的巷子里走去。四个少年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穿过大街小巷、七拐八拐,来到一处破旧的院落。

  这是一座残旧的小院,院门只剩半边,门口坐着一个老奶奶,眼巴巴的望着路口。“奶奶,奶奶!”小胖老远就喊着跑了过去。“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奶奶脸上含笑回应道。四人进到院子里,瞬时,李无涯被震惊住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只见这个小院残砖烂瓦,杂草丛生。左右两间矮房,土墙已经有点发黑,连窗户都没有,灰涂的墙壁似乎用手就能抓下几把粉来,冷不丁的从屋外刮进几缕凉风,不敢让人着想那雨天的光景。

  天井里坐着躺着十几个老人,衣服都破烂不堪,身上都散发出腐臭味道,中间一个老奶奶看样子病的很重,半躺着头枕在草垫上,嘴里发出疼苦的呻吟。旁边几个老人用打湿的旧衣服沾水敷在额头,帮她降温,似乎想用这样的方法减轻她的疼痛。

  李无涯原本以为自己和依依参天路宿在桥洞野外已经很辛苦了,没想到黑子和小胖两个起早摸黑的原来是为了照顾这十几个孤寡老人。不由紧紧握住两人的手说;”我们一起来照顾老人家“

  原来小黑和小胖和这群老人都是一个镇子的。金兵一路烧杀过来,整个镇子都被烧毁,青年男女被杀的杀,掳的走,只剩他们这些老弱病残。

  小黑原是铁匠的儿子,性格刚强。小胖原是地主家的少爷,却心地善良。两个少年担负起照顾老人的责任,一路不离不弃,吃草皮树叶,餐风露宿,也偶有遇到好心人和官府的救济,历经千辛万苦逃难来到东京汴梁,找到这处破院栖身。

  四个小伙伴的回来就像带来一丝春风和阳光,瞬时院子充满了生机。老人们吃了食物和水后,又恢复了些体力,在李无涯的带领下,开始打扫院落,小依依也在帮忙拔草除杂。

  经过大家一起的打扫,院子干净整洁了许多。李无涯将所有的钱都交给老奶奶,吩咐去买点自用品,将几间小屋收拾出来给老人住,然后将小黑和小胖叫过来说道;“小胖和依依留下照顾老人,我和黑子出去找点事做,不能老靠乞讨过日子,今天是节日,能讨点,但不可能天天是这样,所以要找点事做。”

  “恩,小黑点头道。”

  “我也要去”小胖说道。

  ”你能挑还是能抗啊?能打还是能抢啊?“

  ”李无涯反声问道“

  小胖不好意思的饶饶头,很郁闷的低下头。

  ”我也要去“依依也出声道。

  ”你在家收拾院子,等我们回来要看到大变样,怎么样?“

  ”哦“依依无奈点头道。

  ”走,我们去码头,“李无涯和小黑一起走出了院子。

  由于金兵大举南侵,汴梁虽然依旧歌舞升平,但也有了一丝战时的气息。此时的汴京,城里流贯着汴河、惠民河、金水河与广济河,漕运繁忙。每年光从南方运到汴京的漕米就有600万石,更不要说布帛、茶叶,杂色粟豆(马料)各地运来的军粮等其它物资。

  故码头运河上粮船不停的来回穿梭,码头上一片忙乱,工人挑夫都在搬运物资。李无涯找到仓库那一处负责的工头,要求加入码头搬运入行。那工头一见是两个少年,面有不屑的说道;“此等重活,尔等搬运得否?可有户籍担保?”

  原来宋朝漕运管理比较严格,分运转司,发运司,及仓储所。漕粮不能变质短少,漕运水道要畅通无阻,船只不能损坏和沈溺,粮船总不得停歇,限期到达。尖刁、贫瘦、土匪流寇不得混入,舵役、头工、水手须具状互保,编造年龄、面貌、籍贯、地址等花名册呈送衙门,码头工人也是须有户籍或有担保之人才能胜任。

  两人顿时傻了眼,做个码头苦力也这么难吗?这时一个青年男子抗着一代大米健步走来,快速的将粮袋卸到栈板上,看到这一幕,走过来说;“我帮他们担保”

  你?那个工头虽有不满,但还是勉强答应了。搬一袋粮食一个铜钱,每搬一次领一个竹签,凭竹签最后到仓管那里领工钱。一般的码头工人一天最多搬100次左右,可领100文铜钱,这些钱也足够一天的生活了。

  一袋粮食为一石,有120斤,一般的码头工人只能一人扛一袋,步伐缓慢的慢慢朝仓库走,而那个青年男子身形伟岸,四肢健实。一身窄袖青色布袍,头发打乱遮住了脸庞,脸上还抹了黑灰,隐隐透出忧郁的眼神,似乎刻意不想让人认出来。

  别人背一袋粮食还步履蹒跚,而他背一袋大米却似乎毫不费力。别人背一袋大米的时间,他已来回背了两次。

  李无涯和小黑两个挑着一袋大米艰难的朝仓库走去,100多斤的粮袋对他们来说还是很有点重,挑的非常吃力。但两人紧咬着牙,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肩膀上传来的刺痛不时让两个少年皱着眉紧绷着脸,但还是坚持着在一步一步前行。

  终于来到终点,卸下粮袋,两人长出一口气,稍适休息,又继续下船,开始下一袋的搬运。这时两人看到有几个码头工人在一旁对着那个青衫男子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在做着什么。原来他们似乎对那个男子不满,将一桶水撒在前行上坡的青石地上。

  青衫男子抗着一袋大米正低头前行,一脚踩在洒满河水的青石上,顿时一滑。这时李无涯和小黑已来不及提醒,只有大喊一声;“小心”

  这时青衫男子一脚打滑,右脚已打哧。但见他沉腰发力,顺势一个劈叉,竟然在地上成一字马,上百斤的袋子在肩头依然纹丝不动。然后拧胯平移,双脚缓缓回收,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下,原地立直,站了起来。

  眼光深沉的看了站在不远处的那几个码头工人,又朝李无涯两人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继续背着粮袋朝仓库走去,卸下米袋又回船继续。

  过了一会,那几个码头工人又鬼鬼祟祟的来到河边,将搁在岸边和运船的跳板往下移动了一尺,这样岸板只略微搁在岸边,轻轻一踩就会掉下。

  青衫男子又背起一袋粮食往岸上走来,刚走到岸板上,案板一沉已猛然下坠。这时那男子临危不乱,前脚踏空后虚空停顿,气沉丹田,灌劲于腿上,后脚发力下沉,犹如千斤重物一般定立在运船之上。

  只见整个运船陡然一沉,竟然下降尺余,整个船身都在晃动,竟然是传说中的“千斤坠”再现。

  岸上的那几个码头工人一见面如死灰,终于知道这个青衫男子不简单,而且是大大的不简单,不敢再挑衅了。原来他们几个都是一伙的,长期在此处码头做工。最近因漕运繁忙,大量的船队来往运输,工作量大增,他们几个想乘机涨涨搬运价格。

  不了这几日来了这个青衫男子来做工,这家伙身体强壮,似乎有使不完的劲,每天干活比谁都多,还不计较报酬,依然是背一石一文钱,搞得他们几个是有苦说不出。故才想整整这个男子,哪知他如此神勇,这次是踢到了铁板上。

  此后大家都相安无事,各干各的活。一下午李无涯和小黑汗流浃背,辛辛苦苦的挑了十七袋粮食,共领了十七文铜钱,这是两人第一次凭自己的劳动获得的报酬。

  两个小伙伴领了钱蹲在角落里一个一个的数落着,一脸幸福愉悦的表情。这时旁边围过来几个人,正是刚才想陷害青衫男子的那几个码头工人。其中一个说道;“小子,坏我们好事,知不知道这时我们的地盘,今天教训教训你们,不给你点厉害尝尝,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这时李无涯一把将小黑拉到身后,谁知小黑反手也一把将李无涯拉到身后。两人对视一眼并身而站,大有兄弟合力,其利断金的气慨。

  几个工人也不再废话,上来就动手。李无涯虽学过“沾衣十八跌”,但学习时间不长,且少年的力气和长期体力活的码头工人相比相差悬殊,个头身体也不在一个层面上,几下两个少年就被打翻在地。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喊;“住手,有本事冲我来!”青衫男子已急促赶来。那好,连你一块收拾。几个码头工人不知死活,蜂拥而上。

  只见青衫男子蓦地里身影一暗,势如闪电,身形过处人皆跌倒,哈哈一声长笑,傲然而立,扬声说道;“在下林冲,请多指教!”众人闻言皆一震!

  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京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但见此时林冲已收拾干净,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站在那里竟有傲视天下的气慨,犹如天神下凡。

  林冲大哥,李无涯和小黑顿时扑进了林冲的怀里,放声哭泣。“别哭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坏人不都打走了么!”

  “林冲大哥,你有这样高强的武艺怎么先不教训那几个杂皮呢?”两人问道。

  “其实他们也不算恶人,都是码头混饭吃的,就是有点仗势欺人而已,忍一忍二,事不过三,他们欺负弱小就是不大对了,今天给他们点小教训,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们了。”

  林冲接着说;”你们两个少年也很不错,不畏强势,互相依持,同进同退,敢作敢当,颇有习武人的风范。”

  “那你教我们武功啊,我们想学。”两人同声说道。

  “你们为什么想学武,学武的目的又是什么?”林冲问道。

  “不受人欺负,保护自己的家人。”小黑回答道。

  “那你呢?“林冲问李无涯。

  李无涯毫不犹豫答道;”杀金兵,为父母报仇!“

  “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大宋以德仁待天下,边北蛮夷却窥觊我大宋繁华,觊觎我大宋富足和江南沃土,和这样的野蛮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只有比他强,比他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林冲大义凛然的说道;”今天我去处理点事,明天清晨卯时,你们在河边等我,我教你们练武。“

  ”好,林冲大哥,明天见。“

  (补充笔记;关于林冲这个人物。林冲是《水浒传》中我最喜欢的人物。重情义,讲义气,侠肝义胆,豪情盖天,是个英雄人物。可惜在《水浒传》里三打祝家庄,二攻大名府,最后剿灭方腊,后患病得了风瘫,无人照顾,半年后病故。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就这样孤独的中风而死,可惜之极,唏嘘不已。林冲是个有故事的人,也是个有本事的人。隐忍,谨慎,武艺高强。前期忍辱负重,后期义无反顾。但林冲逼上梁山后一直都是在和自己的同胞,兄弟,手足之间拼杀搏斗,基本上属于内战内斗。中国是一个内斗的国家。皇帝和大臣之间斗,官员和官员之间斗,官员和老百姓之间斗,百姓和百姓之间斗,甚至家里夫妻之间斗,工作上同事之间斗。斗斗斗,斗的好累,斗的好烦,斗的好苦。内斗了五千年,我们难道不需要反省反思吗?所以此书将林冲这个人物移植过来,让他重新选择道路,杀金兵,保家园,为国家,为民族而战。这样的林冲才是我心目中的林冲,这样的林冲才是真正的英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