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乾坤 第四章 不速之客 父债子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命里乾坤小说简介

《命里乾坤》是作者天戍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头上顶着那异类的发型和所做的事情,迅速联忆起到十天前所突然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苗阳深陷了思索的汪洋中……  苗阳心有余悸,心中愤愤不平,脑海中闪现出出一些往事,因为忆起这些事情,苗阳紧皱眉头,差点儿吼出声来……  半个月前,一个风和日丽的午间。苗阳虽然觉得屋外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似曾相识感,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从那俩人头上顶着那另类的发型和所做的事情,很快联想到半月前所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苗阳陷入了沉思的汪洋中……。...

命里乾坤小说-第四章 不速之客 父债子还全文阅读

  屋内,苗阳躲在门后,听着两人互拍马匹,顿生恶心,一种深恶痛绝的厌恶感由衷而发。片刻后,话音消失了。苗阳侧着脑袋,透过防盗门上方防盗网的缝隙查看那两人是否已走。因为时间紧迫,在互联网上还有一群网友等着自己上线呢?苗阳心中祷告道:“老天爷,快给他们俩个弄走吧。”结果,没想到却看到两个似曾熟悉的的面孔。

  苗阳虽然觉得屋外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似曾相识感,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不过从那俩人头上顶着那另类的发型和所做的事情,很快联想到半月前所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苗阳陷入了沉思的汪洋中……

  苗阳心有余悸,心中愤愤不平,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往事,由于想起这些事情,苗阳紧皱眉头,差点吼出声来……

  半个月前,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由于拖欠房东一个月的房租,房东已经三番四次的下了最后的通牒,要苗阳在三天之内把拖欠的房租补齐。苗阳也答应了,因为他的阴谋已经达成了,只要再过两天,等自己发了工资,就有钱交这区区的几百块钱房租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苗阳身心疲惫的从银行里走出,看着手上略显沉重的五百元钱。随即,将这五百元分为两份,三百元用来交房租,剩下的二百元当这个月的伙食。苗阳将钱分开装好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如负重担。因为小时候,苗阳的父亲就教育他,不能借别人一分一毫。而苗阳也遵循着这句话,从不借人分毫。这次如果不是形势迫不得已,自己也不会脱房东如此时间的房租……

  苗阳一路哼着轻快的歌曲,飞快的朝租住的房子跑去。心里想道:“只要过了今天,终于不用在看房东那臭臭的嘴脸了!”苗阳不时傻笑,在脑子中描绘出当房东接过自己的房租时,是不是会喜上眉梢,不在是每当遇到自己只会摆出那一脸充满晦气的脸孔呢?想到这里,苗阳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苗阳来到一条香味四溢的小吃街,穿过来往穿梭不断的人群。绕过一条偏僻的小径,苗阳进入一户农家院里。院子正中央三层的小楼,占据了土地的整个空间,只留下少少的院子用来停放车子。苗阳飞快的登上楼梯,口中还不时喊道:“房东,房东,交房租了。”

  苗阳一路喊来,直奔自己的住处。

  苗阳来到三楼拐角处时,只见俩人,一个人头发发黄,一个人头发发红。两人手持油漆,正对着自己所居住的屋子,泼着那气味难闻的红色油漆。而且屋门墙壁上,赫然写着“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看到此情此景,苗阳大声制止道:“我说,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怎么在别人家胡乱的泼油漆啊……”

  黄毛和红毛纷纷回过头,看着苗阳,指着自己身后被其泼的已经找不到门的屋子,问道:“小子,我们泼油漆干你屁事。”黄毛打量苗阳一眼,心中生疑,问道:“莫非,你住在这儿吗?”

  苗阳答道:“是的,怎么着。难道你们还准备打人,还是怎么的。你们看看你们把房子搞成什么样子了,等会儿,房东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黄毛叫嚣道:“等他来了,谁打谁还不一定呢?……小子,你去叫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房东……”

  红毛挥手制止了黄毛的话,在怀中摸索半天,掏出一个被卷成卷的白色纸张,边打开边说道:“打架那种事情是地痞流氓才干的,向我们这种斯文人是根本不会做的。今天我们来这里泼油漆所为何事,我想你应该清楚吧?”

  苗阳冲到自己房门前,看着摆在地上空空的油漆桶,飞起一脚将其从屋门处踢到一旁,伸开胳膊,把着楼梯阻拦着两人的去路,吼道:“鬼才知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得呢?我只知道,今天如果你们不把这油漆擦干净的话,我就报警,让警察来管。”

  黄毛不屑的哼道:“哼,有本事你叫警察来啊。就算警察来了,他们也只能告我们一个行事毁坏。莫非难道比你欠钱不还,更严重吗?”黄毛叫嚣道:“你到是叫警察来啊,我倒要看看是欠债不还严重,还是我们泼油漆严重……”

  红毛二话不说,照着红毛头上就是一巴掌,怒瞪着黄毛恶狠狠吼道:“老子告诉你多少次了,我们只是帮老板来收债的,你小子要是得罪了我们的尊贵VIP,得不到这些老板的照顾的话。以后我们哪还会有生意可做啊?我看你小子是不想干了?……”

  “老大,我……”黄毛看着红毛那副想要杀人的脸孔,也不敢妄加多言,刚才的气势突然萎缩大半,哭丧着脸退到一边不敢之语。

  红毛则将手里的白纸递给苗阳,苗阳接过白纸看的同时。

  红毛自我介绍道:“鄙人,名叫马天龙。道上的人都尊称我龙哥,你也可以和他们一起叫我龙哥,我先说明一下我的来历。我给你的那张纸,是当年你父亲在我们老板这里所借的债务白条,一共二十万。当时,你父亲答应我们老板分十期来偿还这些债务,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多月,你父亲已经有两期没有按时履行偿当年合约上所签署的条款了。”

  马天龙摸着自己的秀发,自说自话道:“由于你父亲一直是靠银行转账来还这笔欠款的,但不知因何缘故,银行在四个月前已经将你父亲的户头冻结了。在这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们老板只得派我俩亲自收债来了……”

  苗阳看着合约最下角,看着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父亲的签名后,问道:“既然借钱的是我父亲,那你们应该找他来偿还这债务啊?为什么你们要来这里找我呢?”

  马天龙说道:“我们不是没有找过你父亲,但不幸的是。你父亲早在一年前就已经仙游了……”

  黄毛插嘴道:“龙哥,你给他啰嗦什么?费这么多鸟话有什么用,我都不相信他会不知道他父亲已经死了……收高利贷的哪有你这么婆妈的,上去抓着这小子暴打一顿,我不怕他没钱还……”

  马天龙回头用凶狠的目光瞪着红毛,大骂道:“都是你们这群兔崽子,把我们收高利贷这种神圣的职业玷污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个充满爱的国度里。难道就不能放下那种喊打喊杀的口号吗?你和我还小嘛?打架那都是孩子干的事情……大家都是斯文人,穿西装打领带的贵族。”

  马天龙扶了扶黄色夹克内,脖子底下的蝴蝶结,说道:“收高利贷,虽然早就不是什么新兴的行业了。但是谁让我们活在这个不管到哪都充满高科技创新的年代呢?如果你想活在这个年代里,你也就要学会创新。创新是什么你懂吗?创新就是,创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收债方法。而我,就是这个创新收债法的鼻祖——马天龙。小子,不懂给我好好站一边学着。”

  黄毛却不以为然,咆哮道:“我还以为江湖上盛传的龙哥是个数一数二的江湖好手呢?当我听到混江龙这个名号时,我就立誓一定要跟着混江龙,凭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没想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混江龙,根本就和传说所言截然相反,完全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没有胆子的无胆匪类,我看那小河沟里面的泥鳅都比你强。当时我怎么会缺心眼的选你啊?我真是有眼无珠,错跟人了……”

  说着,黄毛甩手离去。当走到拐角处,准备下楼梯的一瞬间,黄毛回过头来,伸手指着马天龙说道:“马天龙,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你这种不切实际的歪理,是根本行不通的。在这个权和利的年代里,如果不用强势的借口和一双铁拳头,我倒要看看以后谁会服你,谁会在跟你……如果到时候你没饭吃的话,来找我,我也不要你做什么?只要当一条对我忠心的哈巴狗就行。哈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