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邪王冷妃 《重生:邪王冷妃》灭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简介

《重生:邪王冷妃》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离月,萧广,萧宿,刘芙蓉,林素英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苏离月萧广小说名字叫作《复活:邪王冷妃》,提供更多苏离月萧广小说,苏离月萧广小说名字。复活邪王冷妃小说苏离月萧广摘选:苏离月侧耳细听听着外头喧嚣的而热闹的场面的噪杂。在生如夏花的年纪,娶青梅竹马的男子,更何况但是当朝一品护国…...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重生:邪王冷妃》灭门全文阅读

苏离月萧广小说名字叫做《重生:邪王冷妃》,这里提供苏离月萧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精选:苏离月侧耳听着外头喧嚣而热闹的嘈杂。在生如夏花的年纪,嫁给青梅竹马的男子,何况还是当朝一品护国将军林岳之子,林子限!她无法忘记林子限拜堂时说的那番话:此生与卿长相依,举案齐眉不相负。偷偷撩起盖头一角,正对着燃烧极旺的红烛。烛光下,一张精致得几近完美的脸,却似含英咀华,不食人间烟火。真不愧天下第一美人之名。突然,外头响起异常的声音,仿佛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嘶喊,伴着模糊的火光于窗口窜起。紧接着是更惨烈的哭喊,伴随着纷乱的…

苏离月侧耳听着外头喧嚣而热闹的嘈杂。在生如夏花的年纪,嫁给青梅竹马的男子,何况还是当朝一品护国将军林岳之子,林子限!

她无法忘记林子限拜堂时说的那番话:此生与卿长相依,举案齐眉不相负。

偷偷撩起盖头一角,正对着燃烧极旺的红烛。烛光下,一张精致得几近完美的脸,却似含英咀华,不食人间烟火。

真不愧天下第一美人之名。

突然,外头响起异常的声音,仿佛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嘶喊,伴着模糊的火光于窗口窜起。紧接着是更惨烈的哭喊,伴随着纷乱的脚步声。

苏离月一惊,忙掀开盖头直奔门口。窗户纸上,飞溅的鲜血将她吓得跌坐在地。一声震耳欲聋的高喝,“皇上有旨,护国将军林岳谋逆,罪不容赦。赐,满门皆杀,九族夷灭。”

九族……夷灭?苏离月懵在当场,坐在地上忘了反应。

子限?子限!不行,她要去找他。

还未冲到门口,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苏离月僵在当场。旋即怒目直视,恨意阑珊,“萧!广!”

龙袍在身,当朝皇帝,灭门惨案的始作俑者——萧广。方才他还在礼堂上假惺惺的为他们证婚,她以为这是无上荣耀,殊不料是一场恶毒至极的阴谋。

“你该尊我为皇上。”萧广忽然将她拦腰抱起,一双**之眸死死盯着她绝世容颜。

那一刻,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昏君!你这个昏君!”

“昏君?”萧广嗤然,“林家的今日,也有你的功劳。若不是为了得到你,我何至于这么快对林家下手。苏离月,你知道苏家是什么下场吗?”

苏离月骤然昂起头,却被他狠狠丢到崭新的床榻上。萧广笑得阴冷邪肆,在她绝望的眸色中,**了她最后的防备。

大手肆意搓揉着她胸前的丰盈,力道之大教她忍不住凝眉。下唇紧咬,苏离月试图推开他,却被他轻易的制住,双手高高按过头顶。他的吻带着强烈的霸占,狠狠的落在她**的脖颈处。带着愤怒的啃咬,所过之处皆是刺眼红印。

下一刻,他竟开始舔舐她粉色的蓓蕾,一阵酥麻迅速传递至苏离月全身,一瞬间她只觉屈辱丛生。萧广得意的抬眼看她,绯红的两颊越发迷人,教人忍不住想将她拆骨入腹。喉结处燥热的滚动,尤其触及她幼滑的肌肤,他的身体瞬时如火烧般再也难以抑制。

一声低吼,“离月,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拥有你!”湿润的吻遍及全身,他竟腾出一只手来挑拨她的禁地。指尖温柔的在幽径处徘徊,那样娴熟,却让苏离月整个人止不住颤抖。

“不要!不要……求你放过我……”她已心字成灰,绝望到极点。

霎时,**般的疼痛席卷而来立刻蔓延全身,伴随着萧广极有节奏的进出速度。灼热的呼吸就吹在她脸上,低眉间却又含住了她柔嫩的蓓蕾。他偏深信,于对床弟之事的娴熟必然能教苏离月欲仙欲死。既然征服不了她的心,便从征服她的身子开始。

来自处子的紧致让萧广彻底疯狂,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把捏住她纤细的腰肢,萧广骤然加快速度,一个奋身挺入,终于将自己的热流留在她的体内。满足的垂首在她胸前,萧广无视她咬破的红唇,无视她空洞的双眸。林子限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还留着残破的身子做什么?

这张床,原是她与林子限的洞房花烛。

九族夷灭,意味着苏家……也跟着覆灭。她的爹娘,还有……年仅十岁的弟弟……都没了!

忽然,苏离月狠狠咬住他的肩头,咸腥味瞬间蔓延。萧广整个人弹跳起来,怒色已极。趁着这档口,苏离月顾不得衣衫零落,箭一般冲到门外井口处。举世无双的脸上除了彻骨的恨,再也寻不到任何颜色。

“不要,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我爱你,我只是想得到你!”萧广紧捂着流血不止的肩头,疯似的冲出。因为自私的占有,他不惜赔付林苏两家所有人的性命。

苏离月切齿望着焦急奔来的萧广,一声冷笑,“昏君,你不就是想要这张脸吗?好,我给你!我现在就给你!”猛然拔下发簪,苏离月狠狠划向绝美的脸颊。一道,心随君去;两道,自此永隔;三道,血海深仇……鲜血从下颚处滴落,她浑然不觉疼痛。

萧广震愕的瞪大眼睛,直勾勾注视眼前满目血恨的女子。

鲜血与泪在脸上流淌,苏离月的脸血肉模糊,怒目圆睁如鬼魅般惊悚,“昏君!君占臣妻,天理不容!什么谋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不过忌惮林家功高震主!昏君!今日我随子限而去,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魂。皇天后土,三尺神明。你今日诛杀忠良,来日必有后报。刀下冤魂会夜夜找你索命,我亦身化厉鬼教你日夜不宁,寝食难安。昏君!昏君……”

眼里的光,缓缓散开如光晕:子限,等我。

纵身一跃,井口已无佳人芳踪。

萧广一拳砸在井口,却只能看到苏离月落水时溅起的水花。波纹荡漾,终究会恢复以往的平静。

“苏离月!”萧广暴怒,骤然一声怒喝,“林苏两家,鸡犬不留!”

晴天一记炸雷,所有人看见一道紫色的闪电划破苍穹。

将军府的大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原本奢华备至的将军府,一夜之间变成灰烬,变成一段只能追忆的回忆。过往的繁华,尽付云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