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邪王冷妃 《重生:邪王冷妃》密林深处,谁与谁的缠绵不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简介

《重生:邪王冷妃》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离月,萧广,萧宿,刘芙蓉,林素英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名字叫作《复活:邪王冷妃》,提供更多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复活:邪王冷妃摘选:密林深处,男子看几眼将他从立刻劫下去此的女子,前一秒钟还握剑较为,…...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重生:邪王冷妃》密林深处,谁与谁的缠绵不休全文阅读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名字叫做《重生:邪王冷妃》,这里提供重生:邪王冷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精选:密林深处,男子看一眼将他从马上劫下来此的女子,前一秒钟还持剑相对,此刻竟判若两人。羽睫微扬,拂过他吃裸的胸膛,顷刻间撩起他如丝般的悸动。眼前的女人举止生涩,眼底虽然无温,却是澄净非常。她的身子灼热,整个扑在他怀里,低低的吐着撩人的***,“要我……”看样子,她中了迷药。只是胸口的伤……是箭伤不假,直教他怀疑她的身份。绝非善类!他欲推开她,不料她却趁他走神,骤然将他按到地上。男子昂起头,赫然看见她丰盈的位置,如玉洁白,柔嫩到了极致…

密林深处,男子看一眼将他从马上劫下来此的女子,前一秒钟还持剑相对,此刻竟判若两人。

羽睫微扬,拂过他吃裸的胸膛,顷刻间撩起他如丝般的悸动。眼前的女人举止生涩,眼底虽然无温,却是澄净非常。她的身子灼热,整个扑在他怀里,低低的吐着撩人的***,“要我……”看样子,她中了迷药。

只是胸口的伤……是箭伤不假,直教他怀疑她的身份。

绝非善类!

他欲推开她,不料她却趁他走神,骤然将他按到地上。男子昂起头,赫然看见她丰盈的位置,如玉洁白,柔嫩到了极致。灼热的吻从他的唇瓣,慢慢沿至胸膛。下一刻,她已眸色发红,腰带狠狠扯开,胸口的**立时完整的呈现。若她清醒,怕是要羞愤而死。

喉结燥热的滚动,冰肌雪骨,滑腻的触感不断从指尖传递到心底。气息立刻变得急促,该死,他竟然有了反应。下头僵硬的膨胀几乎要冲破他的极力克制,他终于明白,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果然是妖孽。

奈何夜魅这样生涩的举动,只顾着撩拨而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教他这个正常的男人如何按捺得住。下一刻,她忽然握住他膨胀而炙热的硕大,他险些叫出声来。谁知夜魅不知死活,竟直接爬到他身上。

极尽妖娆的身段不停在他身上摩挲,双腿横开跨坐在他身上。偏偏就是无法将他的物件送入身体,这样不断的摸索,几乎要了他的命。

一声极尽爆发性的低吼,他骤然将心一横,翻身将她压下,“小妖精,还是让爷来教你,该如何伺候男人。”语罢,密密麻麻的吻斑驳的落在她雪白的脖颈处,顺着锁骨缓缓移下。手,不失时机的握住她的雪白迷人的**。

衣衫尽褪,他尽情享受着柔若无骨的娇娆。硕大的膨胀与疼痛,已经超出他的忍受范围。整个人的神经被高高拎起,前所未有的占有欲侵袭所有理智。花园禁地的潮湿在他的指尖上流淌,发出清晰的流水之音。

从不知道,一个陌生而危险的女子,会有这样迷人的身体。树荫下,微微绽放着如玉光泽,剔透玲珑。

那一刻,他再也无法忍耐。他冷冷贯穿,她痛苦凝眉。他微怔,她竟是处子。不经意间,唇角扬起满意的浅笑,连他自己都浑然不觉。

用力扣住她如玉双肩,男子加快进出的速度,她却从痛苦的蹙眉逐渐转化为迎合的***。急促的低吟像是夺魄的召唤,教他狠狠占有她的身子。冰肌雪骨,幼滑白皙,他骤然将她翻个身,猛然托起她精致的臀部,奋力撞击。

硕大完全没入,女子禁不住发出难耐的***,似**,更似痛到极致的享受。

她的身子像难解的谜,洋溢着处子的生涩,又在药力作用下展露着难以言表的放纵。

无力的仰身在地,他高抬女子**的大腿,用力穿梭在她的蜜穴中。

密林深处,***奄奄,肌肤碰撞的流水之音,伴随着一波接一波的高朝迭起。一声长啸,伴着她整个挺起的***,还有那一声放纵的低吟。温热的种子留在她的体内深处,耳边传来她无力的***。他轻笑,愕然发觉身下的女子猛然眯起危险的眸子。还不待反应,脖颈一凉,登时晕厥过去。

夜魅撑着**般疼痛的身子,抓起地上的衣衫穿回去。浑身上下犹如磨盘碾压,尤其两腿之间,疼得直打颤。男人果真不是好东西,但凡动了下半身的念头,便如同恶魔临世,贪婪如狼。

剑,就架在他的脖颈上。只要她用力些,定可直取他的性命。

只是……他方才救了她。若此刻杀了他,岂非忘恩负义?

“今日你要了我的身子,来日相逢,我必取你性命。”夜魅收剑,捂着再次出血的胸口,颤颤巍巍的离开。

她是夜魅,一个习惯昼伏夜出,习惯刀头舔血与人断生的宿命。

三个月前,她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浑身是血。抬头望着天空中的电闪雷鸣,没有雨,就像那一刻的她,忘了哭泣。脑子回旋着属于前世的记忆:林苏两家,鸡犬不留。

仰天一声长啸,“萧广,此仇不报,我苏离月枉为再世。”从那时起,她接受这具身体的身份,接收属于身体的一切。包括高深莫测的武功,和谜一般的身世。

唯一的身份来自碧夜楼楼主:碧夜楼第一杀手夜魅。以后,她也只能是夜魅。再不是凌辱而死的苏离月,胸腔里熊熊燃烧的,是不灭的仇恨之火。

冷剑在手便是她的一切。

若非合欢散发作,她断不会随意找个男人便委了身子。只是……任务失败,碧夜楼是回不去了,说不定更大的危险还在后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