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医女友 第三章 我不喜欢女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的兽医女友小说简介

《我的兽医女友》是作者定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济云医院门口毕然正门口给父母打电话妈,我们班上有个富二代,家里面的人给她安排好国外的高薪工作,她不干,非要要自己考医学院,接着她就去了国内一家医院工作,您说她是也不是太傻了?这怎么会是傻呢?现在的的更年轻人肯选择放弃很优越的条件,自愿去人民最需的地方...

我的兽医女友小说-第三章 我不喜欢女人全文阅读

济云医院门口

毕然正在门口给父母打电话

妈,我们班上有个富二代,家里面的人给她安排国外的高薪工作,她不干,非得要自己考医学院,然后她就去了国内一家医院工作,您说她是不是太傻了?

这怎么会是傻呢?现在的年轻人肯放弃优越的条件,自愿去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无论从思想觉悟还是行动上都是值得表扬的啊,如果你遇到她,一定要给她点个赞,代表一下我们对她的支持;

妈,我觉得您最该表扬的还是她的父母,因为有这样的女儿,他们的父母一定投入来了很多,才会这样;

哦,是嘛?那她的父母是谁呢?

就是你们呀,我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毕然看了一下手机:“哦,妈我们的直线距离是30km”

什么,你怎么能这样,赶紧给我呆着别动,我和你爸马上过来;

不用了,我已经回来一个星期啦!我要去工作了,周末我亲自回来承认错误吧!

什么、看后来就是电话的嘟嘟声

两人互相看看,再看了看手机,一副准备去兴师问罪的样子!

毕然办公室就看见景医生,忙递了一杯茶水

男子对此似乎见怪不怪了,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

毕然也没有生气,自顾喝了一口茶:“景医生,这是搭讪的人太多了吗?练就了这一身神功啊!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一个学校出来的师兄妹呢!”

男子这才看清楚她的样子:“嗯,之前是听说部门来了一个新同事,是我一个学校的,我前一段时间在休假,所以不知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啊,我只是问问我的新同事:“还有啊,听说景医生前几天在机场很威风啊?”

什么意思?景兆绪一脸疑惑

没什么,只是给你说下别小瞧人:“世界上啊!优秀的人很多!”正准备回到工位的毕然又倒回去补充道:“哦,对了,多得超乎你的认知!”

景兆绪以为她是来示威的,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于此同时另一边,周觅似乎已经忘了那件事情了,生活又恢复如初,这不,刚和毕然闲聊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主人抱着一只兔子哭哭滴滴的进来

周觅忙跑过去结果兔子,看了看大概四岁的样子,兔子的主人也是一个劲地介绍兔子的名字叫妹妹

主人忙关切地说道:“医生,怎么样了呢?我今天开车急刹的时候,妹妹一下被晃到副驾驶下面,我停车后看见它就这样了”

周觅看了看情况,基本断定:“女士,妹妹脊椎受伤,你看后腿部分基本上不能动”

医生,请帮我救妹妹!我刚去前面那个医院,那边说不能治让我到大医院来,您再帮我看看,女子说完眼眶蓄满了泪水,着急神色溢于言表

周觅将兔子放到治疗床上:“我先试试针灸,四级镭射,加上开点中药先调理一段时间!做三次试试看,好吗?”

见女士看着自己,周觅不知道她怎地,忙说道:“女士,您先别着急!”

好好、先做!只要你们医院能收留它,它就有救,花多少钱我都治

周觅笑道:“女士,你先放心!这类伤病我之前遇见过,您别着急,会好的!小动物的生命很脆弱,所以我们更不应该放弃,它有您这样的主人,是它的福气”

周觅边说边清晰防护摊开针灸袋子,准备施针,顺便对着主人说道:‘您放心吧!这个是穿刺穴位,不痛的’

助理小董忙完退了出去,刚出去就被女主人拉过去:‘我家妹妹怎么样了?’

女士,您放心吧!周师傅很厉害的,你们家妹妹没什么问题的?

就这样扎扎针就好了吗?有什么贵的仪器就用上啊!钱不是问题的,主要是我妹妹能好就行

女士,周医生经验很丰富的,你看那边的资质了吗?她三年前就考了国际兽医针灸师CVA资格证,这样的病症都处理过,问题不大的!

您先放宽心,随我来喝点水吧!等您喝完了您家妹妹差不多就该出来了

再出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周觅出来对着一脸关切的主人说道:“您放心吧!情况很好,明天按时来!”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望着女主人将兔子抱着边走边亲,周觅笑了笑,没人看到,这一幕是她最美丽的时刻

周觅望着手机拨通的号码,看着接听,忙高兴地拿起来:“然,我来接你吧!今天下了个早班!”

觅,真的吗?只是你还要等我一下,晚上下班前我们还得开个会

好的,我等下到了在门口等你吧!你不着急,弄完了就慢慢来;

好嘞,你开车慢点,不说了,我们主任过来了,么么哒

周觅看着说完就挂掉电话的毕然,笑道:“这就是医生的魅力吧!干一天都不带累的,不像我一天看十几个动物感觉身体四肢要分家了”

周觅在门口等了一会,看见她还没有出来的趋势,便蹲在门口,拿出手机打开王者荣耀:“得嘞,我先来猥琐发育了”

换班的护士出来的时候,拍了一张照在群里面,配文道:“啧啧,这不是上次追景医生的那个女孩子哇,这可是我见过最有毅力的人啊!在景医生照片前看那么久,这么晚了还在蹲点等人家”

发出去有人立马秒回:“这妹子可以啊,长相身材我觉得挺好的,只怪景医生太无情了!”

哎,这年头真的是谁长的帅谁横,我就因为长丑了!四十岁了还没有媳妇

咋没人在外面等我啊?哦,不对,有个人让我等她也成啊

一会时间最原始的消息已经被覆盖了无数次了,直到景兆然发了一连串的省略号

大家再没有发言接龙了

心里都在默默地想道:“这人不是从来不参加这些议论的吗?”???

周觅刚好打完一局钟馗,19-1-25,妥妥地MVP

周觅又看了看门口,发现里面的车辆陆续开走,想到毕然应该快出来了吧!

刚东张西望的时候就看见旁边车辆里面熟悉的眼睛,这次没有戴口罩,周觅忙转过去,倒不是什么,只是那次她让自己颜面扫地,若不是毕然在这边的话,这个医院估计一辈子也不想来了

男子幽幽地开口:“来看大爷?他恢复地很好,他子女都在把他照顾得也挺好!”

周觅心中想到,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想说这个,忙说道:“哦,不是,我不是来找他,况且这会也会影响人家休息,我改天白天来”

景兆然“哦”了一下,心中有一个想法,但是快速打消掉,启动发动车后对着周觅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女人”男子迟疑了一下,轻踏加油,扬长而去

留下周觅大声说的所以呢?以及她在风中凌乱的头发;

殊不知这一幕在外人看起来就是情侣分手的修罗场,几个小护士叽叽喳喳地描述这个画面

周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远处朝自己跑过来的毕然

觅,久等了!就刚刚那个主任一直说说说,我连信息都来不及发给你

没事,就只是一盘游戏的时间嘛,走吧,上车回家吧!

车上的周觅还在回想之前的那句话,越想越疑惑,朝副驾驶的毕然说道:“然,你还喜欢班长吗?”

毕然愣了一下,立马恢复如常:“觅,怎么突然问这个啊?是看见赵淼了?”

你说吗?我想看看,你们做医生的是不是见怪了生死,男女以及其他世间灰暗面!都不会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了

你怎么会这么问呢?医生结婚的有很多啊,这个就是你们对这个行业的误解,你想想啊,我们和你们看小动物是一样的,只想将生死那扇门建筑地更加牢固一些,其他的对我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影响!再说了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的啊!

周觅等红灯的时候:“那你还喜欢他吗?”

不知道,很久没见了!

然,你如果还喜欢他的话一定要把握住啊!遇到一个互相喜欢的人真不容易

毕然看着开车的周觅,笑道:“你今天怎么了?爱心泛滥啊?还给我做心理辅导?上班没整够啊?”

哪里啊?今天救了N只宠物,去了马场给马扎针,给动物园猴子做了检查,给兔子看了病!累着呢!

好吧!你说说你当时救了一只喜鹊,看它飞走的时候你就决定要报考动物医学,后面后悔吗?一天这么累?

然,喜鹊飞走了,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这些年不后悔!你之前高中可是最懒的人啊,有躺的一定不会坐着,现在不也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吗?不一样干得起劲啊

所以啊,毕然笑道:“我们都在努力成为那个被需要之人”

周觅笑道:“反正我挺佩服你转移话题的能力,我刚的问题你不想回答我没有关系,我下周要去S大演讲一个关于小动物医师大会,你如果有兴趣的话陪我一起去吧!”

毕然想了一下,看了看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看周觅,只说了一个好;

然,我觉得你做饭真的太好吃了,干脆在我家住得了!我们俩一起仗剑走天涯好不好?

毕然白了她一眼:“算了,我才不做免费的老妈子呢?我已经在你隔壁那个小区买了一套!和你住一起,不成了你不找男朋友的借口啊!还被你当抢使,阿姨的脾气我是知道几分的”

话毕,周觅语塞,:“和你们这些富二代一起沟通,真累”

是吧?那你还和我沟通了十年?

周觅笑笑:“之前是我识人不明,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我反正要缠你一辈子的

毕然想到一件事情,突然朝周觅说道:“上次你说的景兆绪,还有印象吗?”

周觅听完,握住方向盘的关节紧缩了几分:“我这么记仇的人,你认为呢?”

哦,那我明白了!我今天打听了一下,你知道吗!他这个人多多少少有点问题

周觅又回想起那句话,然后摇了摇头,暗示自己别去想那些,与自己无关

怎么了?周觅有两分好奇和八分八卦地问道

毕然在副驾驶吃了一颗糖果,顺便给周觅喂了一颗,才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人没什么烟火气,一天除了手术就是看医学方面的书,我反正觉得挺枯燥的,而且同事些问的问题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真受不了!”

没等周觅回答,毕然又拍了拍周觅的手,还有啊:“我今天问他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他竟然从我面前走了,到前面留下了轻飘飘地两个字”

什么啊?

毕然清了清咽喉,学着景兆绪的口吻说道:“不去”你说这人欠不欠收拾呢!

周觅看着毕然说着的样子,仿佛那人如果在的话她都要踢上去了

我给你说觅,那些护士还觉得人家没有交往过女朋友还挺吃香的,就那样能有女孩子看上的话,真的是眼瞎了

还有啊,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喜欢他什么,我看他的样子就是典型的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那不然为什么脾气那样,还整天那么多人围着

毕然看着周觅一脸笑意的样子,还有啊!“你知道吗?听说外科有个患者每次景兆绪上班的时候都挂号,挂了就坐在对面直勾勾地盯着人家,人家多卖力啊,这样想想我们没有交往对象也挺正常的了”

周觅又回想起了那句话,笑着对周觅说:“或许人家只是不想和女性一起而已,你们医院不是有那么多男医生吗?”

毕然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随后摸了摸头发,不说那个怪人了,反正我以后尽量忽略她,免得我内分泌失调,周觅,我想去“来往在世间的小酒馆”小酌一杯,你去不去?

周觅立刻调转方向,码数比刚刚快了一点“你认为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