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医女友 第二章 机场风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的兽医女友小说简介

《我的兽医女友》是作者定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难?总比你找男朋友的程度比起来好吧!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我到底差到哪里,以至于你一直觉得我嫁不出去?你看,问题就在这里,自己差到哪里心里都没有一点数,还要来问我?我怎么会知...

我的兽医女友小说-第二章 机场风波全文阅读

难?总比你找男朋友的程度比起来好吧!

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我到底差到哪里,以至于你一直觉得我嫁不出去?

你看,问题就在这里,自己差到哪里心里都没有一点数,还要来问我?

我怎么会知道呢?反正我经常听你说我很漂亮、学历高、身材比例好、随便穿什么都好看!说还是遗传你和爸所有的好,

周觅看周妈一脸的不乐意,安慰道:“妈,世界上我得不到的人那么多,又不差这一个两个,看开了什么都还好!”

我说你这死丫头,今天存心给我不痛快咋地;

好了,你慢慢等吧!我去外面透透气;

周觅一人在院中看着池子里面的金鱼,你说你们一天多自由啊,每天有人给你投食,也不用上班,更不用有个老妈天天催你结婚;

正在这时

周妈出来拉住周觅,激动的说:“觅觅,快进去,你看看是谁来了?”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周觅也不想扫了她的雅兴,迎合地说了一句:“谁啊?”

周妈拉着她说了一句:“快进去吧!千万记住啊,别说自己是兽医”说完还轻微地把她往里推了推

周觅有一瞬间的恍惚,跟着周妈进去发现是自己之前的班长赵淼,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自嘲的笑笑

周妈推了一下将周觅从现实中拉了回来,周觅连忙上前问好:“班长,好久不见!”

男子推了推眼镜:“是啊,周觅好久不见!”

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说道:“长高了!”

周觅咳了一下,对这提问真的是让周觅措手不及!点头一下表示赞同

是啊,那个时候你好像是班级中最矮的,对了,阿姨说你是医生?平时很辛苦吧!

周觅听到“医生”两个字硬生生地把嘴里刚喝的柠檬水吞了下去,发出了她此生最言不由衷的两个字“是啊!”

哦,我之前就听说毕然从医了,想不到你也走了这条路,你们两个真适合做朋友!

看着周觅又喝了一口柠檬水,男子迟疑了一下也端起桌上的茶水,不经意地说道:“毕然呢?你们都是医者,应该常常沟通心得吧!”

周觅不想和他聊这个话题,忙岔开话题:“对了,班长,你是做什么的呢?别尽聊我们啊!说说你吧”

男子尴尬笑笑,我啊:“我现在留在了S大,不上不下的,比不上你们能救死扶伤的”

老师啊?班长,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的外形特别适合做老师,一身正气的教书先生样子!

是吧,很多人也这样说过

周觅又喝了一口柠檬水,看见对面的人踌躇地样子,周觅知晓他要问什么,自己和毕然是多年无话不说的好友,虽然相隔千里之外,但是每周都会分享自己的身边事情,就像在彼此身边一样,对他俩的事情始末都是相当清楚的

但是知道归知道,自己并不想参与他们的感情当中,所以并不想过多透露什么!

班长,你知道我们是在干嘛,对吧?

我知道我可能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望着对面男子疑惑的眼神,周觅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周觅再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分钟

周觅声音慢慢变小,望了望门口,轻身地对他说:“班长,我看我们父母手上资料挺多的,要不要我们出去聊聊?刚好我下午还有点事情,如何?”

男子神情似乎轻松了一点,笑着说道:“好的”两个字说完转手就去拿放在背后椅子上的夹克

周觅刚到门口,刚开始就被周妈拉在一旁

哎,觅觅,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就是那什么、和你那同学聊得怎样啊?我给你说啊!就他妈很随和的,我们聊了,婚后他们老两口不和你们一起住,很多婆媳关系你是可以避免的;

见周觅听见这个没有丝毫情绪变化

周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给你说吧!你现在没有结婚不知道夫妻关系很脆弱的,如果掺杂其他太多的因素很容易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的”

你们聊到这边去了?

妈,那你聊到那边去了,我也是得给你说一下:“刚刚他说让我一起出去逛逛!你说我去不去呢?”周觅说完一脸想要求教的样子

周妈哪次听到有这样的结果,笑的合不拢嘴了,最他又多看了几眼,这次的眼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丈母娘对女婿的眼神,还不忘说道:“好、好的,你们年轻人多沟通沟通啊!”

刚从饭店出来

周觅又看了一眼时间

男子似乎察觉到她的行为,忙问道:“你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

周觅忙拒绝,我不着急,只是去接一个朋友!我开车来的,谢谢你!

两人简单寒暄过后,各自上了车扬长而去,这场相亲如此、结束!两人都未点明,因为成年人处事方式知道就好,问就是不懂规矩

机场中

周觅在出口前徘徊了几遍,看着时间和毕然发的截图还差十多分钟,她俩应该是下飞机了吧!

正在周觅望着出口通道入神时,旁边一个大爷应声倒下,头刚好在周觅脚边,几秒之后周觅次啊反应过来

旁边人顿时一窝蜂地围过来

路上甲:“快,打叫救护车”

路人乙:“拉了拉旁边与之一起随行的人的手,示意快走吧!别在此处,话里话外透露着这年头碰瓷地挺多!”

路人丙觉得老者似乎不太对,大喊了一声:“谁是医生,快救命啊!”

人群中一个人挤进来指着周觅的头道:“她是医生,快!”

周觅这才看清来人,来不及想太多,因为看到刚倒下的老人嘴唇泛白,脸部和四肢不停抽搐,情况明显不好,若等来120估计会错过重要时间点

周觅上前探了探鼻息,发现已经呈微弱状态,连忙挥手让前面的人散开,自己快速地给老者做心肺复苏

周觅不知道这样做了多少下,又趴下听老人心跳,发现情况比刚刚略微好点,又连忙抬起老人的头,正准备给他做人工呼吸,正准备捏住鼻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拉住自己的手

周觅看向他,不知道是自己用力过猛还是怎地看向对方的眼神,周觅竟然觉得有丝丝温怒,正准备给病人说病情,就被那一米八几的个子无情推开

周觅在一旁看着他们几人输液的输液,急救地急救,不一会老大爷被抬上担架,周边人也觉得无热闹可言纷纷散去

周觅看着那人帮忙将老者抬进车里后跑过来,对着周觅说道:“你也跟着吧!”

周觅没多想便跟了上去,以为只是觉得老者没人照顾让她跟着罢了

在车厢里,周觅看见老者正在输着液,嘴唇也不像之前那样乌黑了

对面男子神情稍微有点放松,对着周觅说道:“你是医生?”

周觅听着这有磁性地声音,想着也不过三十出头吧!笑道:“就你刚刚的问题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兽医算不算是医生?”

如果没有下面的几句话,周觅还对他口罩下的面容有点丝丝探究,仅露出的眼睛也是明亮有神,卧蚕看上去疲倦且分明!毕竟声音是如此好听

男子毫不客气地说道:“就是相当于你是兽医,你知道你刚刚的行为算是草菅人命了吗?已经是违反了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

话毕,周觅也觉得莫名其妙:“先生,您这话未免有点强词夺理了吧?就算是我不是兽医,但凡我懂点急救知识,我也是会去做这个事情,和我的职业无关”

就这个事情请不要和我解释,等下我会报警

周觅心中已经问候了他前后几代了,质问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安静地等你们来吗?如果这样是你们主张的话,是否有点本末倒置了?”

男子将口罩挪了挪,至于其他我想你自己和警察解释比较好,如果家属需要追究的话我想你也可以和他解释,我只是想说一句你是否过于自信了?

这句话说完,周觅还想说什么,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周觅看了看想起了一件事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忙拿起电话:“然然,你出来了吗?”

是啊,我刚等行李呢?所以久了一点!你表哥先出来,他说你被带走了,什么情况啊?

然然,你先开我的车回去吧!我把钥匙给我表哥了!我这边临时出了点事情,需要解决实在走不开,晚上回去再和你细说;

好,觅觅你先忙?我们先回去你家吧!密码还是没变吧!

对,没变;

挂掉电话的时候车也停了,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将老大爷拖走,我也变成家属随时陪同加跑腿

老大爷身上也没个什么电话,只有等其醒了问了周觅才能脱身

周觅又给毕然打了电话,说了两个小时,将这事的来龙去脉说给毕然听,对方也是哭笑不得,本来说要来的,直到周觅说好已经解决了,才阻挡了毕然想要来为她出头的脚步

在挂电话之前,周觅让毕然给她表哥说一句:“让他先等她回来再走”

周觅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手术室的灯还是显示地是手术中

周觅在手术室外的凳子上辗转,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没了知觉,再醒来已经是凌晨六点

周觅看了看手术室的灯还是亮起的,这一刻周觅之前准备好怼医生的话竟然全部都忘了,正盯着手术室的时候灯熄灭了

几个医生护士出来

周觅立马上前问白天那个男子:“老大爷怎么样了?”

男子扬了扬咽喉:“你很幸运,免去了牢狱之灾”

见其他人已经离开

周觅盯着对面男子:“喂,你想要怎样?”

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周觅,下次最好是记住这个教训!过于自信和无知都是一样的

周觅这个时候出奇地没有怼回去,心中也是觉得这样的话他说得也对,万一大爷要是有个什么问题,那自己也是百口莫辩的

男子似乎很疲惫,周觅没好继续打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猜想道“他不知道是忘了报警还是看着自己在外面等这么久放弃报警了”

周觅在医院问清楚大爷的事情后已经是下午两点过后了,和大爷子女说完当时的情况后,周觅才离开医院

路过走廊地时候,看见医生的简介,周觅豁然晃到那双眼睛的主人,周觅自言自语道景兆绪,这名字倒是和面像很配

突然旁边一个护士经过,笑道:“第二百零几”

周觅一脸疑惑地看着护士

女士,你是今天第二百零七个看咱们景医生照片的人,怎么样?很帅吧!

周觅尴尬地笑了笑:“帅倒是一般,不过挺凶的”说完加快了出门的脚步

周觅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看见毕然两人互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随后周觅摊坐到沙发上

一位男子绕过她,妹妹,怎么样啊?此人正是周觅的表哥,就是姑姑家的大哥,做什么不详,反正从小和周觅就是对头,就算出国了依旧没有消停,这不,一回来两人就不对付了

表哥,托你的福,安全到家了!你说你当时吼什么?那个医生差点报警!

一旁的毕然给周觅倒了一杯水,坐在周觅边上,笑道:“这种突发情况无妨的,就算那人报警你解释清楚了不就行了?对了,哪家医院啊!昨晚电话还忘了问你”

济云医院

那家啊?毕然一副了解的样子

你知道啊?

知道啊,忘了给你说,我的新东家

周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呵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