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夫君掌中宝 第六章 给小人送吃的险些被这个那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成夫君掌中宝小说简介

《穿成夫君掌中宝》是作者孪生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是也不是他们被欺负你?你跟爹说,爹肯定给你讨回讨回。”“是啊,女儿被被欺负的可惨了。”为了能达到目的,钱双双严禁不抹着也没眼泪的眼眶,装作一副悲惨的模样。“岂有此理!爹这就找他们算帐去!”闻听他视若的女儿被被欺负,钱父立即就得撸起袖子去干架。““是啊,女儿被欺负的可惨了。”为了达到目的,钱双双不得不抹着没有眼泪的眼眶,装出一副凄惨的模样。。...

穿成夫君掌中宝小说-第六章 给小人送吃的险些被这个那个全文阅读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你跟爹说,爹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是啊,女儿被欺负的可惨了。”为了达到目的,钱双双不得不抹着没有眼泪的眼眶,装出一副凄惨的模样。

“岂有此理!爹这就找他们算账去!”听闻他视如珍宝的女儿被欺负,钱父当即就要撸起袖子去干架。

“诶!爹,不用去,您只要答应我能和离就成!”说实话,聂父和姨娘都对她还好,她老爹就这么怒气冲冲的过去,那多尴尬。

“这……”说起这个,钱父却犹豫了起来。

陈大夫已经与他说过钱双双的病情了,而他刚才也探过脉,钱双双脑中的淤血似乎是没有了。

而且他刚才细细观察了许久,别人不知道,他这个父亲还是知晓的。

钱双双的精神明显要比往常好多了,可出嫁前他还把脉过,还是老样子,结果只是嫁了人,人就好了大半,不管是不是因为嫁人的原因,钱父都不能随意答应和离。

“双儿啊,你听爹的,爹一定给你做主,只是你才刚嫁过去,就要和离,这让人如何看你?”

钱双双也知晓古代和离没这么容易,这次也只是先把想法说出来,听钱父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她也不急于求成。

她笑了笑,“女儿知晓了,那就等过些日子再谈。”

钱双双继续回到了聂府,原以为还会面对恶心之人一段时间,但是自回门过后,钱双双就很少,甚至基本见不到聂尌了。

钱双双求之不得呢,不用见到讨厌的人,也没有主母需要每天早起请安,这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爽。

可聂父就不爽了,钱父找过他,把他给说了一顿。

“我家双双无人敢娶她,我就养她一辈子,当初婚约是你提的,说一定会好生待她,我才忍痛答应,可如今呢,这才三天,她竟然提出和离,你若是为了那点子微末恩情装装样子,那我马上就带她走。”

想起钱父说这话时愤然神色,聂父就一阵头疼。

十年前,他的夫人得病,无人问诊,多亏了钱父来看,他也是后来得知,那日他原本是要给后宫里的娘娘问诊的,为此还受了罚。

虽然后来他夫人不幸亡故,他也一直把这份恩情记在心中。

他当然是想把钱双双当亲身女儿看待。

“老爷,可是有烦心事。”文姨娘给聂传钦垂着肩膀,一边问道。

“最近儿子儿媳相处的如何?”聂传钦捏着眉心。

“老爷你是知晓的,尌儿成日里在大理寺,一回来就在书房里看那些卷宗,看的晚了,就在书房歇下了。”

“儿媳呢,怎么说?”

“这几日来,妾身观儿媳,聪明机灵,倒不像传言那样。尌儿成日宿在书房,她也并未说什么。”

都要和离了还没说什么,聂传钦哼出一口气,“让他搬回院子里,这才新婚,像什么样子。”

“老爷,妾身姑且试试,但你又不是不知道,尌儿虽敬重我,待我如母,但他是个有自己主见的。”

“是啊,”聂传钦叹一口气,“容媛,这事还得你来,多在儿媳身下下些功夫。”

他当然知道自家儿子在对待感情上呆板,木讷,一定是他冷落了双双,可他要是同他儿子说,结果可想而知,得他几句承诺,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看来只能在钱双双身上下手了。

“有什么事,老爷尽管吩咐妾身就是。”

“你想办法,让儿媳多跟尌儿相处,处的多了,应该就好了。”他躺在床上,心道大理寺的事情一堆,还得烦心小儿女的事,真是操劳命。

都是他那个不开窍的儿子!

此时,书房,不开窍的聂尌正坐在书案前,桌上点着一盏灯,烛火微微晃动,书卷上的影子漂浮不定也不影响他神色认真的看着书中内容。

小厮知义端了一碗热粥上前,“少爷,天色已晚,你喝了这碗粥就歇下吧。”

聂尌从书中抬起头,望了望窗外黑黢黢的天,点点头,也没有要吃粥的意思。

“少爷,您今晚还不回邯息院啊?”

“不了,天色已晚,想来她早已睡下了,何必再去打搅。”他应当好生待她的,但想起那天早晨的情形,心中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可这都好几日了,”又小声嘀咕道:“夫人也真是,这么多天也不来问一句,一点儿也不关心少爷您。”

“不得胡言,罢了,歇下吧。”

翌日清晨,钱双双伸展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从睡梦中甜甜的的苏醒。

一个人占据一张大床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了。

她揉揉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起身推开门。

古代的空气就是清新,每天早上沐浴着阳光,呼吸着新鲜空气,心情十分的畅快。

只是当她去给文姨娘请安时,心情就没那么畅快了。

“你就当帮我一个忙,等你夫君回来,把这个给他。”

“姨娘,为什么要我送啊?”

“你不送谁来送,你可是他的夫人。”

钱双双想反驳,但还是做罢,不就是送个东西吗!那她就给他送!

要是他吃了拉肚子啥的那就别怪她了。

还能让她泄愤,看他出丑,这么美滋滋的想着,钱双双欣然答应下来。

今晚,聂尌忙到很晚才回了府,进门就直奔书房,沐浴更衣,随后又坐在了书案前。

“扣扣扣”钱双双敲门,里面没人回应,她推开门,就见他正埋首在书案前,执笔不知在写什么,小模样看着倒挺正经的,指不定在画乌龟呢吧,也对,王八画乌龟,绝配!

已经好几日不见,钱双双原以为至少还能心平气和,假好心的把掺了巴豆的鸡汤端给他。

但一看到他这张肃穆的脸就来气,卑鄙小人。

她迈着重重的步伐,每一步似乎要让房间抖上一抖。

聂尌似乎感觉到了,他抬头,就听得一个食盒重重砸在书案上的声音。

力道之重,让书案上的书都为之颤抖了几重。

“给你的鸡汤,你别忘了喝。”钱双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出的话却像是在咬牙切齿,随后,她看也不看她,甩袖就要走人。

“且慢!”

“什么事?”她转过身,眼中还有未散去的气愤。

“夫人为何这般生气,可是谁惹你了?”

他还好意思问,“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做了什么?”

他端坐书案前,脑袋微倾,看着还很无辜?!

“你!那天早上对我做的事!简直无耻!要么就光明正大的来,背地里偷偷摸摸,就是小人!”

“我做了何事?”聂尌不解,他和她相处的唯一的一个早上,还是他受苦多些吧。

“你……”钱双双涨红了脸,再是怎么脸皮厚也说不出那种话啊。

抬首,他却已站在她面前,还握住了她的手。

“你干嘛!”莫不是要光明正大来一次?不行,她才不要与小人为伍。

他已经快速的撸起了她的袖子,露出了雪白的皓腕。

“你无耻!”她伸手去阻挡。

他却是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臂现于她眼前,“你说的,可是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谁要跟你那个!”钱双双挣扎起来,却在看到了聂尌所指的地方时,顿住了。

纤细的手臂上,赫然是一点朱红。

没记错的话,这玩意叫守宫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