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荣华 第四章 图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氏荣华小说简介

《林氏荣华》是作者郁雨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谢家门庭残落,大门上挂着白布,却连个吊祭的人都也没,仅有几个门人或站或蹲的在大门口那里看大门。远远超过的看见林府的马车,有伶俐的门人立刻让同伴跑去叫大管家,自己带着一众门人列成两排恭候大驾。马车里,玻璃窗车窗望着这一切的林江与林清柔解地说:“我们林家和远远的看到林府的马车,有机灵的门人立即让同伴跑去叫大管家,自己带着一众门人列成两排恭候。。...

林氏荣华小说-第四章 图谋全文阅读

谢家门庭零落,大门上挂着白布,却连个吊唁的人都没有,只有几个门人或站或蹲的在大门口那里看门。

远远的看到林府的马车,有机灵的门人立即让同伴跑去叫大管家,自己带着一众门人列成两排恭候。

马车里,透过车窗看着这一切的林江与林清婉解说道:“我们林家和谢家算得上世交,谢逸鸣的祖父谢宏在朝中为司农卿,其父谢延为中书侍郎,谢夫人出自华阴杨氏,是继室。”

林江看着门庭冷落的谢家大门叹气道:“谢二郎还未成亲,算是夭折,所以除了他的同窗好友及一些家族的同辈子弟外,几乎无人来祭奠了。何况,他坠马一事还有些隐情……”

马车刚好停下,林江便没有说是什么隐情,而是弯腰下车,抬头看着谢家的匾额。

林清婉也抬头去看,“所以谢二郎死得冤,而你不能为他讨回公道,所以觉得委屈了婉姐儿?”

林江叹气,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回答林清婉的话,但这声叹气已代表了一切。

“那他的家人呢,他们也不管吗?还是无能为力?”

“祸起萧墙,谢家都做出了取舍,我一外人并不能越俎代庖。”林江声音几不可闻,说完这一句撩起袍子便走上台阶。

谢家的大管家很快小跑着迎出来,躬身道:“林大人,快里面请。”

大管家有些纠结,他不确定林江是不是来找麻烦的,他还记得前不久这位大人跟自家大老爷吵了一架,直接用砚台砸了他们家老爷,到现在他们老爷额头还包着呢。

按说他已经吊唁过了,今日不该过来的呀。

但在扬州他最大,大管家还真没胆子拦他,因此只能把人往花厅里引,“林大人来得正巧,我们二老爷也回来了,小的这就叫人去请二老爷。”

“不用了,”林江冷着脸往灵堂里去,并不跟着他去花厅,“先去给二郎上一炷香吧。”

大管家抖了抖嘴唇,还是只能跟上。

远远地,林清婉就听到和尚道士念经的声音,她不由脚步微顿,话说这世上既然有神仙鬼神,那她这个生魂会不会被那些和尚道士给看出来,然后收了?

林江察觉到她的停顿,也不由停下脚步,目光扫向她,示意她赶紧跟上。

林清婉收敛情绪,亦步亦趋的跟着林江往里走,算了,好歹这位是天上的金仙下凡历劫,这些和尚道士要是真能看到她或收了她,再没有跟着他更安全的了。

大管家正低着头想一会儿林大人和大老爷要是再打起来,他是帮自家老爷呢,还是去拉着林大人,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灵堂里,和尚道士分为两派,正在尽职的做法事,虽是两派却互不干扰,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而棺木前面正放着一个蒲团,一个妇人正浑身着白的坐在左边的胡凳上,上半身靠着棺材,木然的看着这些和尚道士。

她便是谢夫人杨氏了。

听到脚步声,她木木的转过头来,见是林江才扯了一下嘴角,扶着杨嬷嬷的手起身,“林大人来了。”

声音嘶哑,若不是林清婉看到她的嘴型,几乎要听不出她说的话。

林江对她微微颔首,燃香拜了一拜才对她道:“谢夫人,林某此次来是有件事要与你和谢侍郎商议。”

“是为我们两家的婚约吗?”杨氏声音低沉道:“林大人放心,我儿既然死了,那两家的婚约自然不作数了……”

“谢夫人多虑了,林某是为婚约而来,却不是要取消婚约。”

杨氏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她身旁的杨嬷嬷眼睛一亮,见夫人呆呆愣愣的,顾不得以下犯上,连忙掐了她一把。

杨氏瞬间回神,她抖着嘴唇道:“你,你是要让婉姐儿嫁给二郎?”

见林江点头,她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纠结,无意识的道:“这怎么好,这怎么可以,岂不是太过委屈婉姐儿了……”

嫁给她儿子,即便她以后不守了,那也是再嫁。再嫁和初嫁可是不一样的,他们两家之间只是定亲了而已。

“林某却是有要求的。”

杨氏回神,攥着杨嬷嬷的手转身,“大人,我们换个地方谈话吧。”

灵堂到底不是说事的地方。

林江微微颔首,跟着杨氏去偏房里说话,她实在是太心急了,几乎是一刻也等不得,自然不会跑到老远的花厅去说。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大管家却是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见林江跟着夫人走了,再不敢耽误,连忙朝后院跑去。

这事得赶紧通知大老爷啊!

杨嬷嬷显然也知道林江要跟夫人谈的必定是机密,不然也不会在老爷未来之前就提出这事。

要知道林江是出了名的疼女儿疼妹妹,所以在二郎的事发生后,只有林江一人打上门来,几乎是不顾两家情谊及之后利益的直接拿砚台砸了老爷。

所以杨嬷嬷把杨氏扶到偏房就守到了门口,不让任何人接近。

林江也没有拿捏,而是开门见山道:“婉姐儿虽与二郎拜托成亲,却不住进谢家,婚后她要归宗,且谢家不得打扰她的生活。”

相当于她要自己在娘家守望门寡。

杨氏当然没有意见,儿子成亲和不成亲是有很大区别的。

因为二郎没成亲,所以算是夭折,按理只须停灵三日就要下葬的,是她据理力争,逼着谢家一定要停满四十九日。

因为他没成亲,所以他连祖坟都不能入,只能在祖坟边上找块地埋了,期望后代子孙能够记得他这个小叔叔,给他些香火。

可成亲就不一样了,他可以埋进祖坟,就算大郎那边跟他们再多的矛盾,每年清明他的子孙都得给他扫墓上香。

就算不太尽心,也少不了他的吃穿。

只要谢家不亡,香火就不断。

可是林江图什么呢?

林江图什么?他图的不过是圆妹妹的愿望,不过是一个能让林清婉长久留在林家的借口,让林氏宗族插不上她的婚事。

可是这些他都不能告诉杨氏,所以他给出的借口是,“这是婉姐儿的坚持,且我也有一事求谢夫人,希望将来夫人能够多关照一下舍妹。”

杨氏心头一跳,抬头认真的看向林江,这才发现他面色苍白,竟是沉疴之相。

林江定定的回视她,意有所指的道:“还请夫人成全。”

杨氏心有所觉,想到她的二郎,眼中闪过狠意,颔首道:“林大人放心,婉姐儿是我儿媳,我不疼她疼谁呢?”

“老爷您来了!”门口响起杨嬷嬷特意拉长的声音,林江和杨氏对视一眼,都在椅子上坐好看向门口。

才走进院门的谢延冷冷地看了一眼杨嬷嬷,颔首后举步上前。

因为男女有别,虽然杨嬷嬷是站在门口,但门却是开着的,林江和杨氏光风霁月的坐在椅子上,见谢延进来,林江只是坐在椅子上对他微微颔首,“谢侍郎。”

林清婉自从谢延进门后就一直盯着他,见他也不像是昏聩之人,怎么就让家里兄弟相争,还直接死人了呢?

谢延看了一眼杨氏,对林江微笑道:“林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谢府?”

“正是有一件要事……”对谢延,林江的态度大变,虽看着还是那个温润君子,周身却要疏离得多。

林清婉站在他身侧默默地看着他与谢氏夫妻打交道,慢慢琢磨过来。

林氏跟谢氏只能是算得上世交,但林氏跟杨氏则更加亲密,而当初婉姐儿和谢二郎的婚事也是林江先与杨氏的父亲杨仪说好的。

谢家对这门亲事很满意,但那是在谢二郎还活着的时候,现在谢二郎死了。

一向疼爱妹妹的林江竟然舍得让他妹妹守望门寡,这简直太让谢延惊诧了,惊诧过后就是警惕。

莫非林江有什么谋算,此时在暗中布局不成?

要知道林江可是少有慧名,小小年纪便扬名江浙一带的天才,朝堂世家里公认的笑面虎,谢延才不会相信他所谓的俩小儿感情深笃,婉姐儿情根深种,不愿意再嫁之类的借口。

可是,俩小孩的婚事他显然不能做主,看着几乎陷入疯狂的妻子,他便知道要阻止这门亲事很难,而且不说妻子,就是他也很心动啊。

二郎是他最得意的儿子,他的夭折他怎么会不心痛?能让他葬进祖坟这个诱惑太大了,而且还能跟林氏联姻,林江不愧是笑面虎,正好拿住了他和杨氏的七寸。

最重要的是杨氏是百分百赞同,而谢氏此时必须得对杨氏退让,不然……

想到大郎,谢延只能压下那口气,勉强同意举行婚礼,但他对林江此举的用意却很好奇,他实不能理解林江为何要让婉姐儿嫁过来。

“这婚事还是该在二郎出殡前办好,”林江见他们意见达成一致,便浅笑道:“宜早不宜迟,而且也不好大办,不如就定在三日后吧。”

谢延和杨氏皆是一愣,谢延惊诧道:“这也太急了吧?”

杨氏本来也急的,但再急也得慎重一点,总不能更委屈了婉姐儿。

但林江担忧婉姐儿的身体,怕时间拖得太长她等不及,自然要把时间往近处挪。

双方讨价还价一番,最后把时间定在了五日后。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