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荣华 第二章 认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氏荣华小说简介

《林氏荣华》是作者郁雨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屋里,林江等妹妹缓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妹妹可还记得我我之后与你曾说的话?”婉姐儿轻轻回过神来,问着:“什么话?”“玉滨早夭和林家覆亡的那些话。”婉姐儿吃惊,“哥哥,你竟认真地的吗?”她我以为那是哥哥鼓舞她活一直这样找的借口,见兄长面色沉凝,她不由得道:“婉姐儿惊讶,“哥哥,你竟是认真的吗?”。...

林氏荣华小说-第二章 认识全文阅读

屋里,林江等妹妹缓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妹妹可还记得我之前与你说过的话?”

婉姐儿微微回神,问道:“什么话?”

“玉滨夭折和林家覆灭的那些话。”

婉姐儿惊讶,“哥哥,你竟是认真的吗?”

她以为那是哥哥激励她活下去找的借口,见兄长面色沉凝,她不由道:“子不语怪力乱神,神仙鬼怪之事哪里做的准……”

婉姐儿顿住,瞪大了眼睛看向兄长的背后,半响后,她抬手揉了揉眼睛,见那披头散发的女孩和白胡子老翁依然站在兄长背后,而且俩人还对着她微微点头。

林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由暗暗瞪了白翁一眼,他妹妹胆子小,这样突然显形,万一把她吓坏了怎么办?

白翁默默低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林江。

婉姐儿见兄长面色平静,也微微放下心来,斟酌的问道:“哥哥,这二位是?”

“他们一人是天上的神仙,一人是哥哥找来的帮手,”他顿了顿道:“婉姐儿,哥哥日前得了些机缘,无意中知道些过去未来之事,也得了些本事,续命虽难,却并不是不可为,只要你心志坚定,再活几十年也是做得的。我们林氏几代积累,很是有些功德,如今拿来庇佑子孙再顺理成章不过。所以你可要重新考虑一下?”

婉姐儿看看兄长,又看看他身后的俩人,心中若有所感,她缓缓摇头道:“既然天地有灵,有鬼神,那一定也有轮回了,哥哥,请恕清婉自私。”

既然她与谢二哥在阳间不能结为夫妻,到了阴间总能相聚。

林江明白过来,叹气道:“好吧,那哥哥有一件事要求你。”

他回头看向林清婉,对婉姐儿道:“这位林姑娘与你同名同姓,八字相合,是哥哥从异世找过来的帮手,玉滨的生机应在你和她身上。”

“你,”林江艰难的道:“你死后,我想让她附身于你的尸首,或许能给玉滨和林家一线生机。”

婉姐儿看向林清婉,攥紧了被子问,“既然哥哥能续命,为何不续自己的命?”反而要千方百计的从外面找人?

林江低落的道:“我不能在此间多留,不然于林氏,玉滨和这方世界都没有好处。”

他要是能活,哪里会想死?

哪怕是死后成仙,对他来说,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比他女儿,比林家更重要的了。

若是他连这两者都保不住,他成仙了又有何用?

可是白翁说他是金仙转世,一旦身死,被封存的记忆和法力就会苏醒,这方小世界根本承受不住他的魂魄停留。

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的跑到异界找林清婉。

婉姐儿看了一眼兄长身后的白翁,若有所觉,她哥哥能够得到仙缘,想来也不是一般人,所以这是不得不死了?

婉姐儿心中悲戚,自庚午之祸后他们林家人的寿命都不长,看着脸色苍白的兄长,想起前不久他与自己说的话,他竟然也只剩下半年的寿命了。

她微微咬了咬嘴唇,看了林清婉一眼,知道这肯定是兄长费尽心机找来的人,虽然对自己的身体要被别人所用很有些介怀,但为了林家……

婉姐儿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那她以后会成亲吗?”

三人一愣,显然没料到小姑娘会问这个问题。

林江愣愣的回不过神来,林清婉第一个反应过来,摇头道:“当然不会,我家在异世,等此间事了,我还要回家的。”

婉姐儿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瞄向兄长,林江赶忙道:“不会,我打算让她守望门寡,回家以姑奶奶的身份主管林家。”

婉姐儿眼睛一亮,身子都不由坐直了,“是真的吗,那,那我可是要跟谢二哥拜堂?”

林江心中一酸,“谢二还没出殡,我会尽快和谢家商议……”

“哥哥,”婉姐儿期盼的看着他道:“让我去拜堂吧,就算是捧着牌位我也心满意足了。”

林江抖了抖嘴唇,谢逸鸣出事时他伤心,愤怒,但过后想的就是妹妹的后路。

他早就计划好了,改掉妹妹的命运后就赶紧给她另定一门亲事,连人选他都挑好了三个,可惜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妹妹对谢逸鸣的感情。

她不愿意续命!

看着妹妹的眼神,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点头应道:“好,不过你得活着到那时候,拜堂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办妥的。”

婉姐儿立时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哥哥放心,我一定能活到拜堂的。”

但白翁还是和林江道:“就算她意志坚定,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天,所以抓紧吧。”

林清婉则有些怅然的看着婉姐儿,她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呢。

婉姐儿看到林清婉脸上的不忍和心疼,她不由对她微微一笑,“姑娘不必可怜我,我心里快活得紧,这半月来从未有过的快活。”

林清婉不由坐到她床边问,“你那未婚夫一定很好吧?”

不然怎么能让她心死殉情呢?

婉姐儿微微一笑,眼睛亮得林清婉着迷,“他当然好,他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

婉姐儿知道林清婉以后就是她,大哥把她留下多半也是希望她们多相处了解,以免她以后被人察觉。

所以她心中虽羞涩,却还是愿意将她和谢逸鸣的事告诉她,而且说起这些往事来她的心里很高兴,如同浸了蜜一样。

大概是因为就要嫁给心爱的人,婉姐儿很开心,说完了自己的事还很有兴致的问林清婉,“林姑娘呢,你可定亲了?”

看林姑娘的年纪比她大不少,应该是已经成亲了吧?

林清婉一笑,“没有,我没有你运气好,还未找到心仪之人。”

婉姐儿惊讶,“姑娘芳龄几何,家里也不担忧吗?”

“我恰巧年长你十岁,家里,”想到躺在医院里的祖父,林清婉有些失落的道:“因我一直在学校念书,年纪也不大,所以家里也不急。如今祖父病重,他大概是有些急了。”

所以才偷偷地联系以前的战友,想要给她找个归宿。

婉姐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二十五还不大吗?”

林清婉看她呆呆的模样,不由好笑的摸着她的脑袋道:“在我们那里是不大的,年过而立才成亲的比比皆是。且法律有规定,法定的结婚年龄女子是二十岁,上不封限,就是一辈子不成亲国家也不会管你。”

婉姐儿精神一震,歆羡道:“那的确好,不比我们这里,女子过了十八不嫁就要交罚银了,十几年前还是二十岁呢,前些年降到了十九,现在又降到了十八。”

她虽然有心仪之人,急着嫁,但也知道女子成亲晚一些好,像她大哥原本就是想把她留过了十七岁再出嫁的,刚好擦着律法定的时间过。

只有战时和战后国家才会压低结婚年龄上限,林清婉现在对大梁还是两眼一抹黑,闻言不由问,“大梁是有战事,或才结束战事吗?”

婉姐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是啊,前两年刚与大楚打了一场,大皇子殒身,听说现在楚境依然不稳,钟将军一直被束在边关。”

婉姐儿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好奇问,“林姑娘怎么猜到大梁有战事?”

林清婉叹气,“历来只有人口减少太多,国家急需新的劳动力时才会压低结婚年龄,我想除了降低结婚年龄外,大梁对逾期不婚的处罚也加重了吧?”

婉姐儿沉默了一下,失落的点头道:“是,以前是一年罚钱五钱,现在却是要逾期不婚的家庭多交二钱钱,五匹布及一斗粮。”

林清婉惊愕,“这罚款也太重了些吧?”都超过了历朝历代的丁赋了。

“是啊,所以女子争相早嫁。”婉姐儿偷眼看向林清婉,所以这个年纪都没嫁人,也没定亲的姑娘她还是第一次见,可真是稀罕啊。

“林姑娘刚才说你一直在书院念书?”婉姐儿为免她尴尬,连忙转移开话题,“那看来姑娘不仅聪慧,也出自书香之家,竟一直能在书院读书。”

这个时代要读书可难得很,不是有钱就能读的。

林清婉知道她误会了,便不由笑道:“在我们那里,只要不多笨,有毅力者想要读我这么多的书都可以办到。”

她生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读书的花销并不多大,加上学校扩招,想要考上大学,考上研究生,不知道要比现在容易多少。

她是学历史的,知道古时候想要出一个读书人有多艰难,有时候举全族之力,甚至是全村之力都未必能供出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来。一本书可能都需要一个三口之家不吃不喝的劳作一年才可能买得起。

林清婉便和她说了下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又谈了一下他们那个时代的情况。

婉姐儿听得眼中异彩连连,俩人一人介绍着大梁,一人则介绍现代,竟发现她们在某些事上的认知惊人的相似,即使他们中间相隔一千多年,两人倒一时相见恨晚起来。

林清婉欣赏的看着婉姐儿道:“我像你这么大时每日想的就是读书,早中晚要吃些什么,或是跟同学去哪儿玩,哪里能想这些国策民生?”

每日放学回家,她头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看动画片,每次吃完饭后祖父调台到新闻联播时她就回屋去做作业,等作业做完了新闻联播也完了。

小时候她为了跟祖父抢遥控还在沙发上打过滚呢,有时候为了不让祖父找到遥控,还特意把遥控扔进画缸里,画缸里有几十幅画卷,祖父根本找不到……

要不是她比她多了十年的阅历,只怕她这个现代人都要羞于见这个小姑娘了。

婉姐儿到底年小,虽见识不凡,听见她这么夸她还是有些自得,“谢二哥就说若我为男儿身就能跟他一起出科入仕,争侯夺相了。”

说到未婚夫,婉姐儿脸上的表情一滞,脸色带着些苍白道:“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哄我呢,封侯拜相哪里那么容易?不过是逗我开心,但他那么好,却还没来得及出科就……”

婉姐儿咬住嘴唇,忍着眼中的泪意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寄出那首诗,让他千里迢迢的从西都回来,白丢了这一条性命。”

林清婉抿嘴不语,她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她并不想问她,以免再一次撕裂开她心里的伤口,只能伸手要握住她的,以期给她一些鼓励,但她的手却直接穿透她的。

婉姐儿见状回神,对她微微一笑道:“林姐姐不用担心我,这半月来该哭的我都哭尽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