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之时光慢 第六章 乔母的电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年代之时光慢小说简介

《年代之时光慢》是作者小二不才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刚吃完,门就被钟声,起月放下自己碗,用围裙擦了动手,把门关上再打开,门外站着一个老头,起月认识了他,是楼下看大门的三大爷。起月张口问到:“三大爷,有什么事吗?”三大爷皱着眉,能可以看出对起月没多少好感,他有些年纪,提着手佝着腰,语气不太好的地说:“你家里来电逐月开口问到:“三大爷,有什么事吗?”。...

年代之时光慢小说-第六章 乔母的电话全文阅读

刚吃完,门就被敲响,逐月放下碗,用围裙擦了下手,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老头,逐月认识他,是楼下看门的三大爷。

逐月开口问到:“三大爷,有什么事吗?”

三大爷皱着眉,能看出对逐月没多少好感,他有些年纪,背着手佝着腰,语气不太好的说道:“你家里来电话了,下楼接一下吧。”

逐月点点头,进屋拿了东西,把门锁上,跟着三大爷下楼了。

三大爷住在楼下的门卫室,门卫室开着一个玻璃窗口,上头贴着门卫室三个大红字,窗口的下面又开着一个小窗,摆着一部老式电话,这是织布厂宿舍的电话,谁家里有事,都是打这个电话的。

三大爷进了门卫室,逐月站在窗口,拿起放在一旁的话筒,说了句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妇女的声音:“月儿吗?”

甭管前世还是这一世,还没人这么叫过自己,逐月用手指抓了抓脸,能听出这是前身母亲的声音。

“是我,娘,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死丫头,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电话那头道。

逐月一哽,点点头:“能打,家里电话费不便宜,我这才问问的。”

前身的老娘似乎是想到了这茬,加快语速道:“我找你说个事。”

这不还是有事吗,逐月翻了个白眼。

“月儿,你赶在月中给家里寄点钱,家里没钱用了。”

逐月皱眉,开口道:“寄钱?我之前不是刚给您寄了四十多吗,这些还不够用?”

逐月说的这些钱,就是前身分几次找周良要的,周良这样的工人,一个月工资才四十七,四十多对于乡下人家来说,怎么也够用了。

“死丫头什么语气,晓琪和磊军要上学,等着用钱呢。”

逐月在家排行老二,乔母嘴里的晓琪和磊军说的是逐月的三妹妹乔晓琪和四弟弟乔磊军。

逐月听完眉头皱的更深,开口问道:“那也够了啊,为什么只说晓琪和磊军上学,晶丫头呢?”

晶丫头是乔家最小的孩子,大名叫乔金晶。

乔母无所谓道:“你走了家里没人干活,我让她退学回来干活了,行了,你还反问起我来了,我都让你嫁给周良,周良可是织布厂的工人,有钱的很,你赶紧给家里寄钱。”

退学?逐月不能理解,她没记错,自己这个小妹妹才十三岁吧,她寄的钱怎么也够三个孩子上学,而且她大哥已经工作,晓琪和磊军一个十七一个十五岁了,家里还缺干活的人?

电话那头乔母还在催,但逐月不是乔逐月,她眉头皱的更深,直接了当道:“周良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上次寄的钱怎么也够生活,如果不够,大哥不是托周家的关系,在城里工作了吗,你还可以找他。”

“死丫头,你嫁城里去就翅膀硬了,敢和我还嘴......”

逐月懒得听妇人唠叨,直接挂了电话。

这一动作看的三大爷一愣,见逐月看自己,他尴尬的咳嗽一声,缩回偷听的耳朵。

逐月并不在意,脸上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小包冰糖,递给看门大爷道:“三大爷,上回对不住,拿了您家窝头,这是冰糖,您拿给您家小孙子吃。”

三大爷更愣住了,没来得及反应,逐月把东西放在窗口,转身就走了,三大爷看了看冰糖,又看了看逐月的背影,心中惊疑不定,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自己居然有一天能收到乔胖子的礼物。

三大爷起身,咽了下口水,还是把冰糖揣到兜里,虽然不知道胖丫头打什么主意,不过冰糖啊,可不便宜,他小孙子最喜欢吃了。

另一边的乔家村,乔母拿着电话,脑门直冒火,这死丫头,真是反了天,连她都电话都敢挂,她脸色变得很难看,村大队的妇女干部抬头,敲了敲桌子,提醒道:“乔大婶子,一毛钱。”

乔母脸色更难看了,她咬牙,又打了一通电话,这次电话是打到制盆厂。

回了屋子,逐月继续忙起手头的事情,她这次买的材料多,面团发了两盆,她不想卖隔夜的食品,于是和先前一样,也把闹钟定在了三点,馅料现做,成品也现蒸。

逐月就每日重复这些步骤,早出晚归,和楼里的人打交道少了,周良也一直没回来,日子过得相当平缓。

就如此过了小半个月,逐月的奶黄包越买越好,她没被赚钱冲昏头脑,范围还是只控制在小巷子附近,毕竟太招摇,被稽查队抓到,那就得玩完。

这日逐月早早收摊,目前为止,她兜里已经赚了十几块钱,总算有点底气。

忙活了这么多天,逐月决定犒劳一下自己,毕竟上班族也有固定的休假呢。

逐月对这个时代了解不多,就是前身的记忆里,也多是乡下的记忆,逐月在街上溜了两圈,到了百货大楼门口。

百货大楼算是汶市最繁华的地方了,这里有点类似后世高级商场的意思,逐月兴致来了,决定进去转转,她想看看,这个时代,百货大楼里能售卖一些什么好东西。

谁想逐月刚逛到二楼,就碰到了老熟人,不是别人,是织布厂同一个宿舍楼的周嫂。

逐月对这位可是记忆深刻,毕竟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自己就被这位大姐指着鼻子骂了一通,这是前世逐月从没感受过得。

虽然逐月自己不愿意承认,但她目前这具身体,体积实在算不上小,周嫂对自己有很大意见,逐月本不想生是非,想避开周嫂,但奈何周嫂一下子就看见了自己。

周嫂身边还有个妇女,看来是她是和朋友一起来逛商场的,一见到逐月,周嫂就惊讶道:“乔胖子,你怎么在这儿。”

逐月尴尬的笑笑:“周嫂,真巧啊,我也是来逛百货商场的。”

周嫂上下打量了一下逐月,噗呲一笑:“就你个乡巴佬也来逛商场,真有意思。”

逐月前世出生医学世家,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并不为别人的嘲笑而恼怒,用家里老爷子的一句话而言,面对一个开口就嘲笑人外貌的人,没涵养的是他,失礼的也是他,你要是产生了愤怒,那才是输了。

所以逐月不卑不亢的笑笑,并未再开口。

见逐月没有往常的怂样子,也没见到她哭着逃跑,反而是坦荡的直视自己,周嫂只笑了一下,突然觉得尴尬起来。

好在她旁边的妇女给她解了围,开口问到:“周嫂子,这谁啊?你认识啊?”

周嫂撇了逐月一眼,开口道:“你也认识,周良他媳妇。”

周良他媳妇,这五个字好像是天大的笑话。

妇女捂嘴,惊讶道:“啊,那坨牛粪啊?”

周良没结婚前,那可真是织布厂最受瞩目的俊小伙,人人都猜他以后会娶个多好的美娇娘,但随着乔逐月的到来,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大牙,这在织布厂已经传遍了,织布厂只要是个女的,都感慨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当然,鲜花是周良,牛粪是乔逐月。

逐月嘴角抽了一下,对自己的新外号很无语。

当着人说坏话毕竟不好,妇女意识到当事人就在面前,忙捂住嘴,尴尬的笑笑说道:“不好意思,不是说你。”

这欲盖弥彰的样子,逐月嘴角抽得更厉害了,她叹了口气,笑道:“无妨。”

说完,逐月对两人礼貌点点头,先错身离开了。

见逐月走远,妇女扭头,对周嫂说道:“周嫂子,我看这乔胖子没厂里传的那么夸张啊,人是胖了点,但我看着她把自己打理得挺干净,说话也有礼貌。”

周嫂摸头皱了下,她有段时间没见乔胖子了,是感觉桥胖子变了好多,只不过之前乔胖子把织布厂宿舍楼闹得太鸡飞狗跳,周嫂不愿意听别人说乔胖子好话,撇嘴道:“你别被她骗了,她以前又邋遢,还喜欢偷东西,我看她现在是故意装出来的,想骗周良回去呢。”

“是吗......”妇女抓了抓脸,突然喊道:“哎呦,咱赶紧去拦住乔胖子!”

“拦她干啥。”周嫂道。

妇女对周嫂瞪眼:“你忘了,咱刚过来不是碰到周良和葛广播员吗?”

“哎呦,还真是。”周嫂道,不过她就喊了一嗓子,然后拉住了妇女:“拦也来不及,算了,随她去吧,乔胖子那个怂货,看见了也没啥大事。”

片刻后,‘怂货’逐月很尴尬,站在路中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的面前,自家‘老公’周良正被一个年轻女人挽着胳膊,和自己对视。

周良的脸上五颜六色,很是奇妙,逐月就平静很多,看了眼周良身边的女人,和自己差不多高,长得不算很漂亮,但身材苗条,前凸后翘。

喔~周良喜欢这样的啊,也是,男人都喜欢这样的,逐月默默想道,表示很理解。

周良却看不透逐月的表情,虽然他不喜欢乔逐月,甚至是讨厌她,但无论怎么说,乔逐月在名义上也是他的妻子,他和其他女人逛街被妻子撞见,他很难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