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之时光慢 第三章 突发的意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年代之时光慢小说简介

《年代之时光慢》是作者小二不才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得了周哥的回答,起月很开心,道了谢,后转身离开了了。后面的周姐追了上去,左手牵着儿子,左手拉住自家丈夫的胳膊道:“太阳打西边出了,乔胖子找你干什么?”周哥道:“让我给周良带话,让周良早上回去一趟。”“让周良早上回去?”周姐噗呲一笑:“乔胖子着后面的周姐追了上来,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拉住自家丈夫的胳膊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乔胖子找你干什么?”。...

年代之时光慢小说-第三章 突发的意外全文阅读

得了周哥的回答,逐月很高兴,道了谢,转身离开了。

后面的周姐追了上来,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拉住自家丈夫的胳膊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乔胖子找你干什么?”

周哥道:“让我给周良带话,让周良晚上回来一趟。”

“让周良晚上回来?”周姐噗呲一笑:“乔胖子着急了,想留自己男人过夜了。”

周哥瞪了周姐一眼:“在孩子面前说啥呢。”

周姐一点也不怕周哥,翻了个白眼继续道:“街坊邻居谁不知道,自结婚,周良都不回家了,她也不照照镜子,她那个丑样子,那个男人能看第二眼,真苦了周良这么个大好青年。”

从当初周良到织布厂,人年轻,模样也好,织布厂多少女工对他有意思,说亲的到周家络绎不绝,周姐当初也想把表妹介绍给周良,谁想前途无限的周良,最后却娶了乔逐月。

乔逐月是乡下来的,人又胖,还邋遢,周良结婚的时候,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大牙。

“背后不说人,你先去厂里,我送孩子去学校。”周哥牵过儿子,大步离去,虽然他也不喜欢乔逐月,但他话不多,更不喜欢背后说人。

看着自家丈夫的背影,周嫂撇撇嘴,带着兴奋往厂里走,今儿的事情,又可以在工友间打发时间了。

如周嫂说的,逐月是乡下人,对城里人生地不熟,加上她性格笨拙,城里的工作没人要她,这也是前身一直待在宿舍的原因。

逐月走出织布厂附属大院,外头是宽敞的街道,跟前世平整有序的柏油马路不同,这个时代的马路就是水泥加沙石,还算平整,但并不美观,街道两边没有店铺,只有围墙,这里是钢厂的位置,围墙里面是工厂和家属楼,街道只是一条宽敞的过道。

街道陆陆续续都是穿工服的工人去上班,宽敞街道内并不安静,相反的还变得有些拥挤。

逐月反方向走,走了好半天才出街道,一出街道,面前才豁然开朗,街道两边有各式各样的店铺,只是以逐月的视线去看,装饰都很老旧,极其有年代感。

逐月溜达了一圈,她今天出门其实没什么目的,只是想感受一下这个时代,毕竟不出意外,她未来可能得跟着这个时代生活几十年。

逐月走了一路,越走远,肚子叫的越厉害,周围包子和油饼的香味直往鼻子里扑,逐月心里泪流满面,这要放在前世,自己何时为没钱吃饭忧愁过。

正想着,早食店的老板见着她在自己摊前发呆,开口招呼道:“姑娘,要吃点什么啊。”

逐月咽了下口水,尴尬的摇摇头:“谢谢,暂时不用。”

现在正逢吃早饭的时间,小食摊门口全是人,见逐月摇头,老板也不再多说,匆忙的招呼眼前的客人。

逐月饿着肚子,心想在周良这个便宜老公回来前,自己不会要一直饿着吧。

而这时,逐月刚路过的小食摊突然发出尖叫,逐月一愣,回头去看,只见一个穿着破旧衣裳的男人冲进人群。

那个男人三十多岁的年纪,胡子拉碴,顶着一头潦草的头发,他神色狰狞,更可怕的是,他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

他眼底全是血丝,动作无丝毫迟疑,目标是人群里,一个五十岁不到,穿黑色中山装的男子,逐月回头时,穿中山服的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伤人的男子,在周围回过神的群众里,被胆大的群众迅速制伏。

人群中,女人的尖叫不停,伤人的男子被按到在地上,脸贴着地面,癫狂的流着眼泪:“姓刘的,你不让我活,老子死也要拉你垫背!!”

“救命啊,他流了好多血!”

“快去找医生!”

“我看来不及了,先把人抬到卫生所吧!!”

人群里乱成一锅粥,一个年轻的女子跪在受伤的男人旁边,一边哭一边求人救命,应该是受伤男子的亲人。

周围的群众也吓得不轻,两个年轻点的男子弯腰,想把受伤的男子抬起来,送到卫生所。

逐月眉头一皱,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

“不要移动伤员!!”

逐月的声音很大,一下子压住了周围的声音,众人都看向她,准备抬人的两个男子被吓得停住了手,瞪大眼看向逐月。

逐月迅速进入自己是医生的状态,无视周围人的视线,跪坐在地上,去检查伤者的伤口。

伤者的亲属,也就是同样跌坐在逐月身边的女人愣住了,拉着逐月的胳膊问道:“你干什么,你是谁,我父亲在流血,不及时送医会死的。”

“我是圣都东大附属医院,第二外科主任医师。”逐月头也没抬一下,一看到病患,她下意识把自己代入前世的身份。

“伤者创口面积过大,这个时候移动伤者,只会牵动伤口,加速伤者失血,到时候还没送到医院,你父亲就得先玩完。”

伤者的女儿被说得呆若木鸡,眼泪哗啦往下掉,周围群众也听的一愣一愣,伴随逐月从内到外散发的自信气势,让他们都忽视了面前胖女孩的年轻。

“那,那怎么办?”旁边有人结结巴巴开口。

“有没有干净的布料,衣服也行,毛巾最好。”逐月道。

这个时代民风淳朴,见逐月问,知道是救人,当即就有几个年轻人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这时旁边早食店的老板挤进来,递给逐月两条毛巾:“姑娘,我这是准备盖笼屉的,是干净的。”

逐月不多说,接过毛巾,按在伤者动脉处,伤人的男子够狠,短短几秒,连刺了伤者三刀,最要命的一刀在伤者颈部,不停往外流血。

“不准救他!你敢救他我就杀了你全家!!”被按到的歹徒拼命挣扎,看着逐月怒吼。

歹徒喊完,立马被群众们拳打脚踢,让他闭了嘴。

逐月撇了他一眼,神色一点变化也没有,对旁边的女人道:“你用力按住这里,不要让伤口再流血。”

伤者女儿点头,双手颤抖的按着毛巾,逐月解开伤者的中山服和衬衫,将伤者的胸膛暴露出来。

剩下两刀在伤者腹部,好在水果刀并不长,万幸的避开了身体内的重要器官,逐月用毛巾遮住两个伤口,让一个年轻小伙子按住,然后摸伤者心跳。

伤者心跳很急促,这很不妙,逐月去看伤者的脸,已经开始泛白,而且表情无比痛苦,意识已经涣散,逐月皱眉,这应该不单单是失血过多。

逐月去按伤者肋下的位置,又去检查伤者手臂,伤者手臂血管严重突出,看样子是胸腔内压出了问题。

逐月以自己优秀的外科经验判断,伤者被刺的地方有静脉破损,造成胸内压,导致肺部撕裂,空气只能进入肺周围的胸膜腔。

这种情况很罕见,通俗易懂来说,就是伤者只能进气,但肺部的空气无法出去,他神情痛苦的原因,是他无法呼吸。

这个时候无法呼吸比失血还要命,不迅速处理,十分钟之后,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回来。

逐月皱了下眉头,人体解刨图在她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她抬头道:“给我两瓶纯度高的白酒,度数越高越好,还有胶带和密封的橡胶软管。”

“我有,刚给老丈人打的两瓶烧刀子!”

“我书包里有胶带!”

“我有软管,不过是塑料的,不是橡胶的。”

“都可以。”逐月道,东西很快就被递到了自己面前,逐月习惯性从口袋摸出手术刀,和软管一同放在伤者裸露的胸前,然后拧开瓶盖,将酒淋下去。

条件有限,她只能做最简单的消毒,做完这些,她拿起另一瓶酒,让一个围观的一个女孩倒了半瓶给自己洗手,另外留了一半,用胶带和软管做了个自制单向阀。

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三分钟都没用到,看得人眼花缭乱。

白酒的香味在人群中弥漫,逐月吸了口气,拿起手术刀,毫不犹豫从伤者侧面肋骨间隙下刀。

周围的人惊呼出声,头一回见到这样血淋淋的画面,同时也是被逐月大胆的动作吓着了。

伤者的女儿更是差点晕过去,她想去阻止逐月,但又怕伤到自己父亲,带着哭声道:“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在救人。”逐月盯着下手的地方,神色很平静的说道:“不要这个时候碰我喔,要是撞到我胳膊,小心我戳破你爹的肺叶。”

伤者的女儿哽住,别说动逐月,连话也不说了,生怕打扰到逐月。

肋骨的皮肤被划开,逐月捏住软管,直接从开口穿了进去,等软管全部进去,逐月抬起作为简易单向阀的酒瓶,里面还有半瓶的液体冒出了泡泡。

逐月松了口气,转头对身旁得意道:“这样的单向阀酒瓶,可以帮伤者把气胸内无法排出的空气排出来,又不让外头的空气进去,完美维持了伤者正常呼吸。”

等说完,逐月看着空空如也的旁边,才想起她已经不在医院了,就在刚才,她还习惯于身边站着共事的师兄师姐们。

与此同时,在单向阀起作用的一瞬间,伤者猛的大喘气,虽然意识已经不清,但表情和呼吸都恢复了正常。

周围的人见证了一场生命的赛跑,全程紧张到不敢呼吸,见到伤者大喘气,他们也想呼吸顺畅了一下,异口同声的发出欢呼。

逐月摇摇头,拿起手术刀,把单向阀递给一旁一个小伙子,叮嘱他在病人到医院以前,这个东西都得举在高于病人的位置。

小伙子崇拜的点头,逐月一笑,在人群都兴奋的档口,默默离开了人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