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玲珑 五章 假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玥玲珑小说简介

《玥玲珑》是作者比翼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江织花城的县衙门靠近了穿城而过的河岸,衙门外离那片树林,便长得分外的茂盛青葱。刘捕快望着林前拱手互揖的这两人,心里有点儿犯嘟囔,据传这四象坊以音律音波闻名于世,不知道这看出来文文滴问的少坊主,其他的功夫如何。既希望能这位丑公子阿鬼能有真本事,又不希望能刘捕头看着林前抱拳互揖的这两人,心里有点犯嘀咕,据闻这九宫坊以音律魔音闻名,不知这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坊主,其他的功夫如何。。...

玥玲珑小说-五章 假的全文阅读

江织花城的县衙门靠近穿城而过的河岸,衙门外不远那片树林,便长得格外的茂密青葱。

刘捕头看着林前抱拳互揖的这两人,心里有点犯嘀咕,据闻这九宫坊以音律魔音闻名,不知这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坊主,其他的功夫如何。

既希望这位丑公子阿鬼能有真本事,又不希望他太强折了方公子的面子。

老刘一双小眼紧紧盯着面前,准备看情况不对就及时叫停。

阿鬼与方祈互相见过了礼,见方祈未动,只是示意他开始。既然不准备武器对打,那便只是为了试探吧。

便也不推辞,阿鬼纵身一跃,十来米高,直直上了旁边一棵水杉树的枝上。

方祈眼中一亮,这丑阿鬼的轻功,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百尺楼的楼主燕秋眀。

当即脚下一蹬,方祈也生了上去,落到了树干另一侧的枝上,比阿鬼稍稍高了那么寸许。

阿鬼又是一咧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容还未落,便再次上升。

方祈在阿鬼足尖离枝的刹那,便也动了起来。

阿鬼方才在水杉树的最高枝头站定,便感到了迎面拍来的风。

提手一拍,借着斥力,他快速后退,穿越枝叶,射向树下林间的间隙之地。

白光一闪,如影随形,追了过去。

林外的刘铺头嘴巴张着,目光还停留在那棵参天水杉上。

这两人莫不是身怀气弹又轻若鸿羽,否则何以飞入穿出,树枝竟都未间摇晃?此等轻功造诣,怕是让百尺楼楼主瞧见,也要拍手赞上一赞的。

老刘头还在外间感叹,追逐的黑白二人,却已深入了林间。

速度上,方祈更快。高度上,阿鬼更胜一筹。

几个回合间,二人已对了几掌,拆了数招。不觉间,方祈就成了前头跑的那个。

这片林中,被喜静的师爷开辟了一片出来,搭了个木质吊脚楼,围着栽了大片的青竹。

衙门院子里,一柄细致的红硝箭被肖二辉点燃,冲天而起之时,方祈正引着阿鬼飞近了那片竹林。

那是肖朗发出的消息信号,看来,有突发情况出现。

眼角掠到红烟雾的方祈心中一转,忽而加快了速度,彷如一支箭矢,向前射去。

江湖比试,棋逢对手。身后正在兴头上的阿鬼哪甘示弱,身中内力积聚,速度一提,眼中腾起了定要触到前方白衣的胜负欲。

只差分毫。

阿鬼抬起的右手指尖正要回握,眼前白影回闪,如此速度下,再要躲开近在咫尺的竹子,已无可能。

手掌立起,蓄力一拍。

“啪嚓”

“啪嚓”

“啪嚓”

接连断了三根青竹。

阿鬼停下,回身走近竹林边上立着的方祈。

站定,目光炯炯。

拱手握拳向前一送,阿鬼朗声赞道:“方公子身形如燕,在下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他识得我的凌燕回旋。

“阿鬼师傅承让了。”方祈回礼道,目光再次不经意间在阿鬼的脸上寻了几眼。

“方大人!”

疾驰而来的刘捕头生怕两人没比尽兴,慌忙出声。

方祈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并无意再战,于是回身面向刘捕头,问道:“刘大人,可是有事发生?”

“回大人,正是。”匀了匀气息,刘捕头接着道:“刚刚马大人着人来报,又有人家刚葬下的闺女破坟而出了。”

“走,回去看看。”

方祈招呼一声,刚刚垂着目光的阿鬼,抬脚就跟了上去。

马白儒刚刚接待了来报案的王氏夫妇,正和座上的肖朗禀报着案情。听到声音回头看是刘捕头带着方公子和捉鬼人回来了,也没太多表示。

倒是肖朗一抬眼,望见阿鬼那张脸,眼神咯噔了一下,很快转回,示意马白儒等等再报,先介绍一下来人。

听到这个异男子便是前来应征的墨白道人的弟子,名曰阿鬼。肖朗面上不显,心中却称奇了一番。

他看过墨白道人的画像,白发蓝眼鹰钩鼻,呼扇大耳络腮胡,面相已经算得上奇异了,没想到这徒弟,比师傅,要更胜一筹,到真应了他的名字:鬼。

到底是在九宫坊学艺多年,肖朗对待江湖人时,也并不拿捏官家身份,多显江湖气。

他见自己的小师弟点了点头,当即笑道:“久闻墨白道人行侠济世的大名,我先代表江织花城的百姓们,谢过阿鬼师傅了。一木,赐座。”

“大人严重了,草民惶恐,定当尽心而为。”

阿鬼那张黝黑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对着肖朗行完礼后,就在肖一木挪过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这人明明看出了他的身份尊贵,依然不卑不亢,面无惊澜。江湖人,果真真性情。

肖朗收回目光,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示意马大人讲述案情部署。

马白儒垂着头领命,大眼滴溜溜转了一圈儿。他是正经儒学文士出身,本对这官事请民办,是反对的。

但前不久收到的证物呈上去不久,就收到了皇帝陛下重查旧案的旨意,很快还调来了极为宠爱的皇子安贤王亲自督查,可见重视程度之深。

皇子前脚踏进江织花城,不久城郊就出现多起新葬故人破坟而出,尸身屡次在寒渺宫无想崖焦黑荒凉的残木林里被找到的奇案。

“花神娘娘显灵伸冤,寒渺宫灭门惨案定有蹊跷。”谣言在这不大不小的花城里迅速传开。

开国公谋逆一案牵扯寒渺宫,可这寒渺宫,到底是被江湖人提前灭门的。

刻板如马白儒,也知道这事儿不简单,定是有心人刻意而为。

发皇榜寻江湖高人,既然主事的安贤王发了令,马白儒便全力配合。只不过,他这个小小县令,照旧是皇帝直属的,事无巨细,全部上报而已。

按照肖朗的要求,马白儒命刘捕头把这段时间收到的多起报案和查探情况简略描述了一遍。

肖朗把玩着折扇,偶尔抬眼状似无意瞥一下自坐下就垂着眼的阿鬼。

方祈就直接多了。他坐在肖朗身侧,面向马白儒,目光却放在了阿鬼身上。

这个男人的丑脸,是假的。

尽管以假乱真,却并不是天衣无缝。

阿公说过,易容各有目的,有的人易容成不起眼的样貌,是为了不被注意到。

而有的人故意特点突出,或是为了注意吸人目光,或是让你注意他却不愿你靠近他。

阿鬼,就是这后者。

一张面容极具特色,却又丑得出奇,让人望而生畏。

在听到他名字那刹那,阿鬼眼中急闪而过的光,证明他是知道他的。只是不知,阿鬼知道的,是九宫坊的少坊主,还是他方祈。

右侧鬓角处一掠而过的触感仿佛依旧留存,这个扮丑男子,也在怀疑自己呢。

对手?还是朋友?拭目以待。

方祈收回目光。

阿鬼昨日已在这城里听了不少民间的传言闲语,听刘捕头讲完,已经大概知道了官府需要他做的事情。

只是上位者未有言声,他便不会多言。

直到自己的祈师弟垂首而坐不再动作,肖朗才抬手打断刘铺头的长篇推断。

他看向阿鬼,径直问道:“阿鬼师傅是玄门道学的专家,你对这事,怎么看?”

阿鬼依旧是先行了个礼,继而抬头。先与方祈目光对了一下,接着他目光平视肖朗。

他黑唇微启,吐出四字:“都是假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