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玲珑 一章 冰川绝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玥玲珑小说简介

《玥玲珑》是作者比翼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残阳如火,晚霞夺目。绝冥谷峭壁间寸草不生,浓荫遮蔽住,静寂无声。虽是盛夏的,仍渗着股入体的寒凉。戌时将至,薄雾渐起。半个时辰后,西方飞驰而来一支马队,十几人许,在领头之人挥手示意下明显放缓速度,步入了峭壁间的山路。又跑了二里地,前马之上的男子突然暴喝一绝冥谷峭壁间寸草不生,浓荫遮蔽,寂静无声。。...

玥玲珑小说-一章 冰川绝境全文阅读

残阳如火,晚霞炫目。

绝冥谷峭壁间寸草不生,浓荫遮蔽,寂静无声。

虽是盛夏,仍渗着股入体的寒凉。酉时将至,薄雾渐起。

半个时辰后,西方疾驰而来一支马队,十几人许,在打头之人示意下放缓速度,进入了峭壁间的山路。

又跑了二里地,前马之上的男子突然大喝一声:“停!”。

队伍众人全都发力勒马,骏马前蹄纷纷跃起,伴着“嘶嘶”的长鸣,在原地绕了几圈才停稳当下来,一时间队伍里人仰马翻一阵慌乱。

“老爷。”

陆昆迅速抬手打住侍卫的话,警惕地盯着前方。此人正是这支马队的领头之人,也是浣月山庄的二爷。

绝冥谷前的这条山间路,是他从南疆回山庄的必经之路,从未遇见过这种谷间无风迷起白雾的情况。

陆昆心中隐隐升起不详之感,迅速给左右随从传递了眼色。

随侍陆昆的王耳和于茂,都是从幼年起就跟在陆昆身边的,收到主子的眼神,立刻心领神会。

俩人对视一眼,立刻左右分行,绕道队伍中路,各自从护卫手中接过了一个层层捆傅着的长物件,挂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陆昆此次带队奔行回庄,只为尽早将在巡视南疆驻点之时发现的可疑之物交由兄长查验。

不料才离开驻点一日,他们便开始不断受到袭击。来人招招狠辣,被俘会立刻咬毒自尽,完全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组织。

眼前的绝冥谷是南疆与中原间的最后屏障了,只要穿过这道峡谷,他们便可以向就近的武林同盟请求支援和护送了。

自小便跟着庄主大哥习武的陆昆,目力听力都较常人灵敏一些,突见前方迷雾中模糊立着一物,他便提起了警惕,不敢再轻易前进。

挥手示意身后队伍稳住,陆昆指示着随从纷纷拔剑出鞘,摆出警惕阵型。

队伍才静下来片刻,谷中深处那矗立之物竟突然动了起来。“咔哒、咔哒、咔哒”,是武林人再熟悉不过的马蹄声。

规律清脆的蹄声由远及近,愈发清晰。马背上似坐着个人,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

雾气渐浓,众人露在外的皮肤上沾染上了水汽,衣衫头发渐被打湿,自潮湿之处泛起丝丝沁凉寒气。

借着西下的最后一缕天光,陆昆已看清向他们靠近的,是一马一人,俱披着红装。

大约一碗茶的功夫,来人便来到了队伍前方十来米处,停了下来。

马背上驮坐着的那人,戴着斗篷帽兜,银甲遮面,身形不清,男女莫辨。

那一身焰火般火红的宽大袍子,在白雾映衬下,透着诡异的突兀感。

陆昆年近四十,正是壮年之时。

他自幼在浣月庄习得正宗武学功法,后游历江湖十余载,交朋识友广结善名,在当今江湖也算个数得上名的人物。

面对眼前这一人时,他自然无甚惧意。

“来者何人?”带着些内力,陆昆喊出的话语透着丰沛的底气。

“浣月山庄的陆二爷陆昆,可是阁下?”来人并未理会陆昆的话,反是问了他一句。面具下传出的男声音量不高,不疾不徐中带着丝沙哑。

“正是陆昆。”陆昆抱拳一揖,再次大声道:“敢问阁下是何人?为何拦我等去路?”

“那便好,那便好。”红衣人语毕翻身下马,反手拍了拍马背,只见那马快速跑回来路,隐入雾中。

“收人钱财,为人办事,在下寂寂无名,不足挂齿。

至于拦住你等的理由嘛,自是为了取你等性命喽。”沙哑的声音里带了些嬉笑的震动,刺挠着众人的耳膜。

“放肆!”护卫大声呵斥,被陆昆抬手再次止住,眼神示意他们做好防御。

“放肆又如何?”红衣人不疾不徐,缓步走向前,袖袍随着他的走动迅速鼓起,似裹挟着不少的寒风。

这路在高崖峭壁间蜿蜒五里,最是无风。

陆昆游历江湖十数载,自是见识过不少奇人异事。此间见红衣人行事动作,他心中警铃大作,迎面拂来的寒意,怕是极不简单。

他当即大喝一声:“站住!”同时左手迅速向前一甩,向着红衣人抛出三枚暗镖。

只见红衣人微抬袖口,轻轻一挡。三枚暗镖彷如打到了坚硬阻隔一般,“嗒嗒嗒”三声,暗镖接连落地。

陆家一众惊骇,陆二爷少年便以这一手绝妙强劲的暗器闻名江湖,当下他同时出手三镖,却被眼前这人轻易化去了。

陆昆本人面上未动,心中却也骇然。

他适才所用的镖,乃是浣月山庄的工匠特制的。

这种镖以玄铁加固催锋,比一般飞镖更重更锋利,在陆昆独有的暗器手法下,也更为容易射中敌方。

刚刚,却被红衣人轻巧地用衣袖挡下了。

清脆的撞击声,更是昭示着红衣人有着无形的护体屏障。

“陆家二爷的玄铁镖,果然名不虚传。”沙哑破锣嗓吐出称赞,语气却十足的嘲讽。

红色身影依旧看不真切,沙哑刺挠的声音,却已近在咫尺。

一路追袭他们至此的杀手们,在眼前之人的等级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上!”

陆昆并非迂腐之人,片刻震惊之后,当即下令身后护卫一起围攻红衣人。

雾,似乎又浓了许多。

“嘎嘎嘎嘎”被围在中央的红衣人肩膀耸动,如夜鸦般刺耳的笑声过后,他轻哂一声:“正道枭首以多欺少,中原武林也不过如此。”

哼声未落,红袍骤起,刺骨寒意向着浣月山庄一众铺面而去。

“不好,快撤!”

陆昆大喝一声,向后急速退去。

依然晚了一步,他持刀前握的右手之上瞬间结了一层冰霜,刺骨寒意顺着皮肉侵入骨髓,整条右臂都感到了麻痹之意。

“噗通”“噗通”之声接二连三响起,冰霜触及的一众护卫及骏马,连一声惊呼和嘶鸣都未能发出,便如巨大冰块一般,摔到了地面上。

躯体四分五裂,裹挟在破破烂烂的布料里,散落一地。

浓雾消弭,陆昆挺立在红衣人对面,睚眦欲裂。他右臂断口处的冰霜逐渐消融,慢慢渗出鲜血,滴落鞋边。

“冰川绝境……”

“魔教余孽!咳咳咳”望着步步逼近的红衣人,陆昆字字切齿,一阵重咳后喷出一口血,摇摇晃晃几欲倒下。

“你们这些假模假样的正道人士,口口声声魔教魔教,却可还记得被你们屠于刀下的那些无辜的老弱妇孺?”

突然靠近的面具下那双死黑的眼瞳,满是冰冷和仇恨。

陆昆浑身颤抖,左臂随着冰冷的触碰,瞬间冻结,失去知觉,他终于支撑不住跌坐在地。

“哈哈哈哈哈”红衣人沙哑狂笑,“我魔教人从不惺惺作态,就给你个痛快吧。”

说罢,右袖一挥,按上陆昆头顶。片刻后,他灌入玄冥内力施力一捏。

齑粉崩落,从此世上再无浣月山庄陆二爷。

随意扫视一眼,红衣人未见被盗之物,却也并不在意。

他轻松跃上跑来的红装骏马,双腿催驾,一人一马一道红影,消失于峡谷另一头。

片刻后,一道黑影从峭壁间的机关中走出,沿着崖壁飞落下来,追着红衣人消失的方向,飞奔了起来。

约莫一个时辰后,伴着一道“吁”声,白衣骏马停在了战场边缘。

方祈扫视着眼前景象。

惨烈。

他拉着马缰避开散落的肢体小心穿行,及至战场另一边缘,停了下来。

翻身下马,方祈拢起袖口,在地上捏了一点白色痕迹的泥土起来。

“凝露散?!”

有人在这里人为造过雨……不对,地面未湿。

是造过雾。

皱了下眉,方祈屏息走近面前一处残肢处。

如他所料,果然是急冻术。

消息属实,玄冥诀,再次现世了。

静立片刻,方祈在战场中巡视了一圈。行至陆昆消散处,他的脚步顿了下来。

地上残留的齑粉,透着荧蓝色。

这个人,死于毒。

抽出腰间软剑,方祈将粉末下的令牌扒了出来。

繁花体的“浣月”两字,赫然昭示出了这名遇难者的身份。

谢繁花亲笔题的字,也只有浣月山庄了吧。

“晚辈此行不能暴露,对不住了。”

擦抹毒粉收起软剑,方祈行至边缘,对着战场深深一揖,“望逝者安息,早登极乐。”

言毕,他回身上马,疾驰而去。

入夜,风云骤变,大雨骤至,冲刷了战场的尘埃,只余散落的残肢断布,马具蹄铁。

七日后,南疆返回的商队带着浣月山庄陆二爷的令牌,及一众残破的肢体,拜到了浣月山庄门前。

浣月山庄陆永庄主看到胞弟的令牌和那只带着熟悉扳指的右臂时,当场就急火攻心,吐了血。

半日之内,浣月山庄的几大同盟流派掌门人陆续收到了陆家二爷遇害的消息。同时送达的,还有陆庄主相邀各派共商要事的密函。各路人马纷纷准备动身前往浣月山庄。

九宫坊坊主方宴明将准备事宜吩咐下去之后,沉思片刻,密函一封,唤出暗影星云,秘嘱快马加鞭送到少坊主手中。

沉寂许久的江湖,再次喧嚣了起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