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养团子 第二章 醒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养团子小说简介

《穿越养团子》是作者萱墨宝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听着外面丫头仆妇低声四处走动的声音,乌希哈睁开眼睛眼睛,望着帐子里但是昏黄的灯光,便想出来自己睡的是那种闺阁女儿的拔步床,这床别的特点乌希哈不记得我了,就记得我这一层一层的帐子,再说现在的天所以也是刚轻轻亮,是天光大亮,怕是躺在这样的床上也看不见外面在脑子里演练半宿,乌希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在暴露出来什么了,毕竟不止融合了记忆,便是感情,她对那拉府的感情也一并继承了下来,对于费扬古和觉罗氏她是真的感觉亲近,感觉那就是她的亲生父母,还有几位兄长和一母双胎的弟弟五格,便是几位嫂嫂她也感觉很是亲近。。...

穿越养团子小说-第二章 醒来全文阅读

听着外面丫头仆妇小声走动的声音,乌希哈睁开眼睛,看着帐子里还是昏黄的灯光,便想起来自己睡的是那种闺阁女儿的拔步床,这床别的特点乌希哈不记得了,就记得这一层一层的帐子,不说现在天应该也就是刚微微亮,就是天光大亮,怕是躺在这样的床上也看不到外面的光线。

在脑子里演练半宿,乌希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在暴露出来什么了,毕竟不止融合了记忆,便是感情,她对那拉府的感情也一并继承了下来,对于费扬古和觉罗氏她是真的感觉亲近,感觉那就是她的亲生父母,还有几位兄长和一母双胎的弟弟五格,便是几位嫂嫂她也感觉很是亲近。

毕竟乌希哈和五格是费扬古的老来女老来子,觉罗氏四十多岁快五十了才老蚌怀珠生下了乌希哈和五格,而那个时候,不管是大哥富禅还是二哥富昌三哥富存都已经成亲了,就连几个侄子庆赉都比乌希哈和五格大一岁,雅亲,保住,巴武,一个比他们姐弟俩小两岁,剩下两个小三岁,庆赉和保住是大哥富禅的儿子,雅亲是二哥富昌的儿子,巴武是三哥富存的儿子。

整个那拉府现在四个儿子,四个孙子,唯一的女孩就是乌希哈,也难怪虽然和五格是龙凤双胞胎,但是相比起五格,乌希哈要受宠的多,毕竟满蒙贵女都是娇养长大,但是乌希哈因为是那拉府两代唯一的女孩,不止是费扬古和觉罗氏把这个唯一的女儿放在手心里宠着,便是几个兄长嫂嫂也是把这唯一的妹妹宠上了天。

虽然现在乌希哈还是悲痛难过自家老公不知怎么样了,但是已经醒了她就不想再让家里人担心了,毕竟这几日觉罗氏还有三个嫂嫂的难过哭泣她都是能听见的,还有几个兄长和弟弟侄子的叹气声,便是偶尔回府的费扬古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乌希哈,都忍不住老泪纵横的哭了一场。

“来人呢!”

听到乌希哈的声音,外面噼里啪啦乱成了一团,瓜尔佳氏激动的喊了一声:“乌希哈!乌希哈醒了!”话音还未落,人已经扑到了床前,对上乌希哈的眼睛,瞬间眼圈红了,喃喃低语道:“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呜,呜,呜……”

“三嫂!”

“哎,乌希哈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告诉三嫂。”

“我没事了,三嫂不用担心!”

瓜尔佳氏抬起红肿的双眼,嘴角有些颤抖的对着身后的丫头嬷嬷吩咐道:“让人去请太医,安排人去主院禀报老爷夫人,说格格醒了,再去各个院子通知主子们说格格醒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已经把过脉的太医,捋了捋胡子眉头微皱的说:“贵府格格现在身体很康健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昏迷了三天没进食,稍微有点虚弱,好好补补也就是了,只这当初昏厥从脉象上看,是因为一时惊慌伤心,只是这为什么昏迷了好几天,从脉象上也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从脉象上看,没什么问题了!”

“谢谢刘太医,这几天辛苦了!”费扬古听了刘太医的话愣了一下,随即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过去,示意长子富禅送刘太医离开。

一旁的瓜尔佳氏很有眼色的让人快速的端来了早就准备好了补元气的阿胶粥,虽然乌希哈看着眼前这碗粥实在是没胃口,可是看着一家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咬了咬牙端过碗就像喝中药一样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让其他人都是一言难尽的的看着她。

乌希哈的闺房里,那拉府大大小小的主子现在全部聚在这儿,费扬古看着乌希哈心疼的问:“现在感觉怎么养?难受吗?还饿不饿?”

“阿玛,我没事了,别担心。”看着年过半百快六旬了的费扬古,乌希哈笑了笑,伸手抓着费扬古的大手,轻轻的安抚着,这个征战沙场多年,杀伐果决,手握重权的男人,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只会紧张关心自己女儿的老父亲罢了,这让乌希哈的心温暖了许多。

虽然对那拉府的感情都在,但是就这么融合了两段记忆,乌希哈难免在感情上有所生疏,只是费扬古这般直白的话语和眼底抹不去的关切,让乌希哈的心安定了许多,这是她的老父亲,是哪怕在忙都会抽时间亲自教她骑马射箭打猎的父亲,是会因为她绣好一个荷包而高兴的把她扛在肩上的父亲。

看着乌希哈的笑容,觉罗氏再也忍不住上前把乌希哈抱在怀里大哭了起来,这两三天,觉罗氏简直是度日如年,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儿就这么人事不知的昏迷在床上,若不是一直抱着希望,她死了的心都有了,虽然她现在儿孙满堂,可是都比不上这个知冷知热处处护着她的宝贝女儿。

“额娘,女儿没事了,不用担心,刚才太医不也说女儿身体很是康健的吗,额娘,别哭了,这样哭狠了对身体不好。”过了半响,听着耳边的哭声变小,乌希哈才柔声的哄着自家额娘,她学过中医,知道额娘若不把这几天的情绪发泄出来,一直压在心里对身体并不好,只是也不能一直让她哭,哭狠了身体也会出现应激反应的。

乌希哈哄了一会儿,终于哄的自家额娘不哭了,才使了一个眼色,让大嫂舒穆禄氏和二嫂索绰洛氏一左一右扶着觉罗氏去重新梳洗了一下,一家子全部都围在乌希哈身边,让她压力很大,只好笑着说:“阿玛,大哥二哥三哥你们今天不用去衙门的吗?”

“乌希哈不用担心,我和大哥二哥都请了半天假,等下午再去就是,只是阿玛您?”富存笑着看了一眼自家妹妹轻轻的解释,不过自家阿玛现在怕是不能请假,毕竟在这个时候,作为护卫京畿的九门提督,费扬古昨晚能回来都是侥幸。

费扬古看着乌希哈,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怜惜的说:“阿玛一会儿就得走,宫里不止皇后主子的丧事,还有就是四皇子因为悲伤过度哀毁骨立之下昏厥了,已经好几天了,宫里封锁了消息,但还是被有心人传了出来,你们几个当差的时候要小心行事,现在京城不说风声鹤唳也差不多了,你们注意点别惹麻烦!”

“是,阿玛!”已经当差了的富禅富昌富存齐声应是。

教导了儿孙一番,费扬古看着时候不早了,便看着乌希哈怜惜地说:“乌希哈好好休息,阿玛先去上差了,等有时间阿玛就回府看见,你听话,好好休养几天。”

“阿玛,您刚才说宫里四皇子也昏迷了,那阿玛知道四皇子是什么时候昏迷的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