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后青春 私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千禧后青春小说简介

《千禧后青春》是作者李小白在魔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李子昂步入这个名叫“儿童节小学”的私立学校的第三天,他的内心是激动、很紧张而微带极度自卑的。他实际上并不需要极度自卑,但是入学考试并也不是全校前十名(能拿下学费全免的成绩),但他以村小学的水平考到前二十名拿下学费半免,了是个奇迹了。开学后的第三天,全班同学都开学的第一天,全班同学都做了自我介绍,大概一半左右同学是新面孔。由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都舍得花钱砸孩子教育,这两年龙城县的私立学校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互抢生源,也因此导致了私立学校班里的面孔经常会有变化。当然,像李子昂进入的这个六一小学六年级一班这样,出现一半新面孔的情况,也是不常见的。但毕竟是小升初的关键一年,尖子班超高淘汰率外加其他学校转入生源的因素,倒也正常。。...

千禧后青春小说-私立全文阅读

李子昂进入这个名叫“六一小学”的私立学校的第一天,他的内心是兴奋、紧张而略带自卑的。他其实并不用自卑,虽然入学考试并不是全校前十名(能拿到学费全免的成绩),但他以村小学的水平考到前三十名拿到学费半免,已经是个奇迹了。

开学的第一天,全班同学都做了自我介绍,大概一半左右同学是新面孔。由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都舍得花钱砸孩子教育,这两年龙城县的私立学校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互抢生源,也因此导致了私立学校班里的面孔经常会有变化。当然,像李子昂进入的这个六一小学六年级一班这样,出现一半新面孔的情况,也是不常见的。但毕竟是小升初的关键一年,尖子班超高淘汰率外加其他学校转入生源的因素,倒也正常。

每天早上五点四十五分起床,六点钟操场集合跑操,六点半到七点二十早读,上午八点到十二点四节课,下午一点半到五点半四节课,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半三节晚自习,晚上十点钟准时熄灯,熄灯后不允许喧哗或打手电筒,教导主任会时不时在楼道里巡逻。每两周回家休息两天,中间的周末只放半天假,可以在学校内自由活动,出校门要写申请条,老师批复了,门卫才会放行。

李子昂很快习惯了这里的作息,本就聪明又刻苦,很快成绩名列前茅,还成功当选了学习委员。

县城里的学校不仅比村里的小学教学质量要高一大截,而且课程也要丰富许多。村小学只有语文、数学,偶尔班主任会客串其他科目老师给孩子们上一节体育或音乐。而现在李子昂所在的六一小学,不仅每门课都有专门而专业的老师,而且有许多他之前从未上过的课,比如英语、美术和计算机。

由于之前没接触过英语、美术与计算机,李子昂刚学这些课时,很长一段时间都跟不上。但因为这并不是小升初的必考科目,所以学校也不是非常重视这些副科。安排这些课,一方面是响应教育局政策,综合素质培养,另一方面也能增加学校亮点,方便招生。李子昂凭借聪明与刻苦,很快就跟上了大部队,甚至还在某些副科也到了领先位置。比如,他的美术老师就发现了李子昂在美术方面的天赋,把他在课上创作的一幅画投稿参加了个比赛,结果还中了奖,被邀请出国到画展学习交流。但由于家里无力承担路费,最终也便作罢了。

那时候老师们都喜欢学习好的小男生。像李子昂这种不仅学习好,而且安静听话的男生,尤其受到青睐。

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霍老师是个名校毕业的年轻女教师,原本在公办实验小学任职,被六一小学高薪挖到了这里。她很喜欢李子昂这样的学生,不仅学习好,而且事儿少、谦虚、乐于助人,所以经常会在语文课或班会上叫李子昂起来回答问题,并多次让那些后进生“学学人家李子昂”。霍老师还经常把李子昂写的作文当做范文在课堂上朗读,并多次鼓励他参加征文比赛,这无疑在子昂心里埋下了希望的种子,甚至差一点左右他高中分文理科时的选择。

数学刘老师是个三十来岁斯斯文文的男教师,痴迷于解数学题与打乒乓球,他不仅教授正常的数学课程,还负责辅导数学奥赛。六年级一班的李子昂和六年级二班的陈亮是他的得意门生,每次数学奥赛课结束后,他都会把这俩小男孩留下开小灶,如果他俩解题顺利,就会允许他们用奥赛培训室隔壁的专业乒乓球台打会儿乒乓球,李子昂后来一直引以为傲的快速发球与扣杀都是那时开始培养起来的。

由于数学奥赛课一般安排在晚自习时段,有时课程量较大,会拖堂到熄灯铃响,这时要想回宿舍就必须在楼下敲门请舍管来开门。起初几次,都是刘老师出面敲门跟楼管解释一下。后来由于李子昂、陈亮他俩经常熄灯铃响后才回宿舍,舍管也熟识了,为了不影响自己休息,跟教导主任以及数学刘老师商量后,给他俩配了一把侧小门的钥匙,并叮嘱不要告诉其他学生。

就是这把钥匙,赋予了他俩共同的、秘密的、自由的特权,使得他们能在宿舍楼外呆到熄灯铃响后很久,还能方便地回宿舍睡觉。

有一晚,从奥赛培训室出来后,在回宿舍楼的途中,李子昂抬头突然看见了流星,他忙喊陈亮抬头看,而等到陈亮抬头,那流星刚好没了踪影。他们满怀期望地继续抬着头看,没想到大约过了几十秒,又有一颗流星划过。陈亮怀疑那晚有流星雨,非拉着陈子昂去操场边的双杠上坐着看会儿。陈子昂起初害怕被抓到会处罚,说别去了吧,但禁不住陈亮软磨硬泡、连拉带扯,观察四周未发现教导主任巡逻时,便答应过去看一小会儿。

夜深人静,寒风凛冽,冷月如钩。两个小男生坐在操场边的双杠上,瑟瑟发抖,举目四望,只见繁星点点,偶有闪过,像极了一个人短暂而又不失精彩的一生。此情此景,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地印在了李子昂的内心深处,让他往后余生里,每当脚下泥泞、内心绝望时,都不忘抬头看看这神秘而充满希望的星空。而他无论如何都猜不到的是,短短十几年后,他会在珠峰大本营看星空,那时的他,已经开始读康德,并为《实践理性批判》里那句箴言所深深折服——“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而当时沉浸在流星雨星空下的李子昂与陈亮,不知危险正慢慢靠近。事实上,教导主任早就发现操场这边有异常响动,这时已出现在了下到操场的台阶上。李子昂觉察到手电筒灯光,低喊一声“不好”,拉着陈亮就跳下了双杠。教导主任见状,也撒开脚步来追,一边还在喊着“别跑!我知道你俩是谁!”李子昂和陈亮才理不了那么多,只顾着往前跑去。

也正是那天晚上,李子昂发现了自己的奔跑天赋,以至于后来读大学时失恋后,从未长跑过的他,竟然绝望而又自信地去参加了全程马拉松,而且还成功跑了下来。也许是因为他俩跑得快,也许是因为教导主任啤酒肚太大,总之,他们成功跑回了宿舍,躺在各自的床上喘息许久。不幸的是,那把特权钥匙第二天依旧被收缴了回去,所幸没有其他处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