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临 第6章 我叫青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锦临小说简介

《锦临》是作者格陵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雪柳阁长年空关着,毗邻又偏,平时里人迹罕至,白天也无人巡守。如锦顺着烧鸡的香味寻去,一路通畅无阻,迅速便摸到了屋子后面的竹林。竹林之外,是侯府的后墙了。冷冽的月色下,竹林中隐约由此可见几道人影,正席地而坐,撕咬着什么东西。烧鸡!如锦都忍舔了如锦顺着烧鸡的香味寻去,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摸到了屋子后面的竹林。。...

锦临小说-第6章 我叫青山全文阅读

雪柳阁常年空置着,地处又偏,平日里人迹罕至,夜里也无人巡守。

如锦顺着烧鸡的香味寻去,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摸到了屋子后面的竹林。

竹林之外,就是侯府的后墙了。

清冷的月色下,竹林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正席地而坐,撕扯着什么东西。

烧鸡!

如锦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分我一点可好?”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将林中人震得不轻。

那人迅速以防守的姿势对着林外,“什么人?”

踩着无垠的月光,如锦步履轻盈地走进林子,她终于看清楚那人的脸。

这是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年,不,可能比她还要小一些。

他生得很好看,哪怕身上穿着最简朴的粗布衣衫,也遮掩不住他俊秀的面容。只是眼角眉梢带着几分忧郁,眼神里又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令他看起来显得有些成熟。

如锦问道,“我肚子饿了,这烧鸡能分给我一点吗?”

少年举着烧鸡指向她,沉声喝道,“我问你是什么人!”

如锦欺身靠近他,十分自然地从少年手中接过烧鸡,自顾自撕了一条鸡腿,又还给他。

她美滋滋地啃了好几口,这才笑了起来,“你不必这样紧张,今日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少年愣在原地。

他压根没有想到少女会如此大胆,居然直截了当就抢走了他的烧鸡……

惹不起,躲得起。

少年原本打算拎着烧鸡就跑,可正在这时,月光照在了少女身上。

对面的少女瘦弱纤细,像是纸折的娃娃,脆弱得叫人心疼。她身上的衣衫脏乱,发髻也都散开了,脸上还有些脏污,看起来好像刚刚经历过惨烈的事件。

他心里猛然升腾起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来。

在这深夜里,以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想必与他一样也是个有故事的苦命人吧?

少年逐渐放松下来,指了指地上铺好的草垫,“站着有些打眼,你还是坐下吃吧。”

如锦是真的饿了,三下五除二便将一整只鸡腿啃了个干净。

她目光盈盈地望向少年,“能再给我一点吗?我现在没有钱,等以后有钱了会报答你的。”

少年看了眼手中的烧鸡,有些犹豫起来。

这样美味的鸡腿也不是每天都能有的,他很珍惜,每次都先从鸡脖子鸡脚这些零零碎碎的开始啃,最后才舍得吃肉最多的大鸡腿。

刚才被少女不客气地撕走了鸡腿,并连着一大片的鸡胸肉,已经算很大方了。

没想到,她居然还没吃饱……

如锦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不行吗?”

少年抿了抿唇,将剩下的一个鸡腿递了过去,“你吃吧。”

而自己,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鸡架子。

腹中饱了,身体也好像暖了起来。

如锦侧身望着少年问道,“你是临安侯府的人?”

这几乎是一句废话。

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仍旧是临安侯府的地盘。侯府守卫森严,而后墙高耸,寻常飞贼也进不来。

但这句废话,却是打开话题绝好的开场白。

少年警觉地望着她,“你不是?”

如锦笑了起来,“我?算是吧。”

她顿了顿,“这烧鸡是厨房偷的吧?”

少年的脸色一下子胀得通红,“你胡说什么?这是厨房剩下来没人要的,我只不过是不忍浪费罢了,怎么能叫偷?”

如锦看了他一眼,“你急什么!就算是你偷来的东西,我也吃了大半,咱们俩个就是一伙的。”

她笑了笑,“我说过了,今日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少年想了想,觉得有理,心神便放松了一些。

他小声嘀咕,“这真的是厨房不要了的烧鸡,我没有偷。”

如锦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嗯,你没有偷,我知道了。”

她一边啃着鸡肉一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父母是在这里做事的吗?晚饭他们没有让你吃饱吗?怎么大半夜的在这里吃东西?”

少年瞪了她一眼,“你吃了我的鸡腿……两个,这些问题不是该先回答吗?”

如锦笑笑,“吃人嘴软,你说得好有道理哦。”

她顿了顿,“我叫如锦,今天是我第一天进府,他们没有给我准备晚饭。我是被饿醒的,闻到你的烧鸡香味实在忍不住找过来。至于父母?我娘早死了,我爹……从来都没有将我当成是女儿,不提也罢。”

前世也就罢了,她母亲荣福公主大婚六月产女,驸马孔煊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亲生女儿,母亲死后,她和孔家就完全断绝了来往。

只是不清楚临安侯为什么会和大女儿如此生疏,甚至连个名字都吝啬不给。

少年闻言,一时有些怔住。

果然,对面的少女与他一般,都算是没爹没娘的苦命人。

不,比起他来,她的境遇显然更加不堪。

他动了恻隐之心,连声音都柔软下来,“我叫青山,是个孤儿,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爹娘,天生地养,在市井街道混着长大。七岁那年,侯爷将我带进了这里。只不过,他后来也没有再管过我……”

受欺负倒不至于,毕竟是侯爷亲自带进府中的人。

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在暗处受的气可多得很,还无处可诉。

青山抬头看了如锦一眼,“以后你若是饿着了和我说,我在厨房当差,总有机会带出来好吃的东西给你。”

他指了指地上的鸡骨头,“晚上二老爷宴客,这好好的烧鸡碰都没碰就倒了,我觉得可惜就偷藏了起来。朱门酒肉臭,这种事时常有,都不稀奇了。”

如锦点点头,“好,那我以后没东西吃就和你说。”

比起和春香在一起时的防备和算计,青山显然是一个相处起来极其轻松的对象。

尽管这少年身上也似乎藏着心事,但他的善良和简单都是写在脸上的。

她嗦完最后一根鸡骨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青山点点头,“你先走吧,我还要打扫一下这里,免得被人发现。”

他顿了顿,“如……如锦……”

如锦回过头,心情很好的样子,“嗯?”

除了……他,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名字,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

青山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你以后饿了就去厨房找我,也不必出声,让我看到你就好。然后再到这里来等我。”

如锦笑了起来,“好。”

她冲他摆了摆手,就顺着来时的路又回去了。

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空中,银辉洒满天地山河,也落在了这一方小小的竹林上。

青山怔怔地看着少女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她彻底不见了,这才收回了目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