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正妻 第三章 是错误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名门正妻小说简介

《名门正妻》是作者油灯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三章是错误的吗?“奶娘,你怎么能替那个魔头说话的呢?”四少夫人妆点精致优雅的脸上除了愠怒之外仅有怒容,她也没想起自己最信赖和器重的奶娘竟然会说起那个让她避之还来的祸害,那个她一生都难以抹掉的污点,那个她只希望能永远是切记会出现在她的生命中的六指怪物。““少夫人~”田妈妈跪在四少夫人面前,小心的道:“她已经五岁了,已经到了该请先生启蒙的年纪,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这个府上的嫡亲姑娘,不能像村姑野夫一样大字不识啊!”。...

名门正妻小说-第三章 是错误吗?全文阅读

第三章是错误吗?

“奶娘,你怎么能替那个妖孽说话呢?”四少夫人妆点精致的脸上除了不悦之外只有怒容,她没有想到自己最信任和倚重的奶娘居然会提起那个让她避之不及的祸害,那个她一生都无法抹去的污点,那个她只希望永远不要出现在她的生命中的六指怪物。

“少夫人~”田妈妈跪在四少夫人面前,小心的道:“她已经五岁了,已经到了该请先生启蒙的年纪,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这个府上的嫡亲姑娘,不能像村姑野夫一样大字不识啊!”

她知道四少夫人的忌讳,没有敢提那也是她的亲生女儿的话,她也知道四少夫人这些年都刻意的遗忘了那个孩子,不希望任何人提起,可是……自从两年前开始和那孩子接触,不知不觉中,她心里疼极了那个文文静静、不爱说话,却乖巧懂事的孩子。这些年背着四少夫人,她没有少关照那孩子,不让那些势利眼的丫鬟婆子欺辱了去,可请先生是件大事,不是她一个下人能够做主的,她只能是大着胆子和四少夫人说这件事情了——主要是那姑娘实在是太过聪慧,不管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通,这样的孩子,不请一个先生好好的教导实在是太可惜了。

“什么都不懂也不是件坏事,安国侯府偌大的家业,可以养她一辈子,免得出去给我丢人,也让璐姐儿和宁哥儿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四少夫人冷冷地道,璐姐儿是她的女儿,今年三岁半,宁哥儿是她的儿子,已经两岁了,那两个孩子才是她的心头肉。

“娘亲,田妈妈说的是那个住在清苑的姐姐吗?那是我的嫡亲姐姐吗!”璐姐儿一直安静的听母亲和田妈妈说话,这个时候忽然插嘴道:“我前些日子还听箐姐姐提起过,她说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姐姐呢!”

四少夫人脸色一白,璐姐儿口中的箐姐姐是四少爷的庶女,是四少爷最疼爱的妾室季氏所出,比璐姐儿大半岁,长得甜美可爱,嘴巴也很甜,很得四少爷喜爱,甚至比对璐姐儿这个嫡出女儿还要疼爱的多。

“她和你说什么了?”四少夫人相信一定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箐姐儿和季氏一样,说起话来经常是话中带刺,气人得紧,偏偏母女两个在四少爷面前惯会装好人,四少夫人只要发落她们一次,就会遭四少爷埋怨和冷落,四少夫人虽然很想除之而后快,但也知道那样的后果一定是自己难于承担的,只能是恨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

“她那天特意看看我的手,说我模样长得虽然挺像那个住在清苑的姐姐,可手不像。”璐姐儿说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面闪过一丝阴沉,田妈妈看得清清楚楚,心头忍不住的一颤,按理来说,璐姐儿是养在四少夫人身边的,她天天都能够见着,眼看着她从一个小小的粉团儿,长到现在的这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应该是喜欢极了的才对。可是……不时的从璐姐儿眼中闪过的阴狠,听着她嘴里甜甜的说话,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佯装不经意的给人上眼药,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手不像?四少夫人胸口如遭重击,整个人一阵眩晕,她死死地捏紧了自己的裙角,咬紧牙关,她一辈子都记得,自己乍一看到顺姐儿长了六根指头的右手时,那种惊诧和难以置信,也绝对不会忘记,本来是一脸担忧、一脸心疼,还带着初为人父,不可抑制喜悦的郭儒启在看到那六指时,脸上的关心和喜悦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有惊恐和深深的厌恶,仿佛见到了噬人的怪物一般,躲避不及的将刚刚生产完,还很虚弱的她丢在房里,转头就走。

她还记得,因为自己生了那么一个怪物,郭儒启整整半年没有进过自己的房,没有给过自己一个笑脸,他们才新婚一年多,她就独守空房。更在那半年间,郭儒启连吱一声都没有,就把季氏收进房里,之后足足三个月都宿在季氏房里,让她泪水都流干了。后来是公公婆婆都看不过去了,狠狠的教训了郭儒启一顿,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自己身边,可那个时候,季氏已然有了身孕。

她清楚的记得,季氏怀孕半年的时候,自己好不容易又怀上了,可是自己的心情却是那么的惶恐不安,既担心季氏抢在自己前面生下四房的长子,又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又有什么问题,人家怀孕都会长胖,偏偏自己却瘦得厉害,就算有很有经验的妈妈全天侍候,成堆的补品不知道吃了多少,可璐姐儿刚出生的时候还是比一般的孩子瘦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怪物,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不会遭受丈夫的冷落,不会有季氏出现,不会让璐姐儿在肚子里受了那么多的苦,更不会让自己现在都还有那么一个抹不去的耻辱。

她的出生是个错误,她活下来则是另外一个错误。四少夫人现在还记得,两年前那个怪物被她那个该千刀万剐的大丫鬟铃铛带到自己面前,让自己见到她受了惊吓,让几乎忘了她的存在,和自己的关系渐渐转好的郭儒启重新想起她,更让夫妻两人的关系再度降到冰点。事后,田妈妈查出来,那个死丫头就是受了季氏的指使,故意让自己见到她失态,也故意让郭儒启见到她想起遗忘的不堪……那个该死的丫鬟在问清楚背后指使者之后,直接被打死,,她是郭家的家生奴才子,她的老子娘也因为她受到了牵连,被发卖出去。

可那又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件事情让郭儒启忆起曾经的伤痛,就连大过年的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好脸色。幸运的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上了宁哥儿,九个月后,在季氏嫉妒万分的眼光下生下了宁哥儿,再一次挽回了郭儒启的心。

现在,田妈妈不适宜的提起她来,小小年纪就和季氏一样,满肚子都是鬼心思的箐姐儿也在璐姐儿面前提起那个怪物,是不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她会不会又打破自己的幸福,让自己陷入痛苦当中去?

“她不是你的姐姐,她就只是一个怪物,一个不应该存在的怪物!”四少夫人有些激动的低吼,璐姐儿很满意听到母亲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有这样的评价,但是,她微微的一眯眼,好像有的人并不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璐姐儿带了一些委屈,小心翼翼的道:“她终究还是……娘亲,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娘亲独一无二的宝贝,我和弟弟一子一女,刚好是一个‘好’字,多好啊!”

“乖女儿,你不要在乎她!”四少夫人听出来璐姐儿有些吃醋,有些失落,显然是以为她不再是自己心里独一无二的宝贝,可是她又哪里知道,在自己心里,那个怪物别说是与她相提并论,就算是给她提鞋都不配,她强打起精神,笑着安慰璐姐儿道:“她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娘亲恨不得没有她。只是造化弄人,偏偏……她只要在一天,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

话说的最后四少夫人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要是没有那个怪物该多好,郭儒启还会是那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有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有功勋世家的荣耀和庇护,那是多么美好,让人羡慕的一个家庭。可是……那个六指头的怪物出现了,破坏了这一切!

“既然是错误就要纠正!”璐姐儿故意天真地道,一点都不在乎那个“错误”是她的嫡亲姐姐,身上流着和她一样的血。

田妈妈心底一寒,这还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吗?她就没有想过她这样的话会给她那个可怜的姐姐带去什么吗?不!田妈妈瞄到了璐姐儿眼睛中的冰冷,在这深宅大院中,看着一家子女人一天到晚的明争暗斗,郭家这些女人,没有一个不是人精,要不然在就在这深宅大院中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就算璐姐儿才三岁,可她天天看着四少夫人和另外的几位夫人、少夫人还有郭儒启的妾室们斗法,哪里会不知道说话的轻重,她是故意说这样的话,她是想让顺姐儿陷入万劫不复之中,抹去四少夫人的耻辱,也抹去顺姐儿可能给她带来的困扰。

纠正错误?四少夫人一怔,虽然她恨极了顺姐儿的存在,可是从来就没有人提醒过她,可以纠正这个不应该存在的错误,她只是刻意的遗忘,只要顺姐儿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不要进入她的生活,不要影响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她从来接没有想到还能够除去这个污点。

或者,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四少夫人沉吟起来……

田妈妈胆战心惊的看着四少夫人陷入沉思,没有多说一句话,没有求情,没有劝解,她深知四少夫人的脾性,要是自己这个时候为顺姐儿求情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璐姐儿不满意的看着母亲,难道母亲不认为自己的这个主意很好吗?那个就不该出生的六指姑娘的存在是安国侯府的耻辱,既然是不存在的,那就应该让她消失才对,不要让她继续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四少夫人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不过……她不是很高兴的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问道:“是谁教你这些的,璐姐儿?”

她一点都不喜欢璐姐儿说起纠正错误时的态度和神态,那一瞬间,她觉得女儿有些陌生,虽然她恨极了顺姐儿的存在,但璐姐儿不应该有那样的态度,那终究是她的嫡亲姐姐。

璐姐儿一脸的无辜和纯真,不解的道:“是先生说的,他说有过能改,善莫大焉!错误也是一种过错,是过错就应该纠正,纠正过来了,一切就会变得很好了。娘亲,难道先生说错了吗?”

“以后不要随便说这样的话!”四少夫人没有说对或者不对,只是淡淡的道:“这样的话不是你该说的,明白了吗?”

“知道了,娘亲!”璐姐儿略带了一些委屈的点点头,心里却把这笔账记在了那个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姐姐身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