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男科举发家 第五章 建房搬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小说简介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是作者依依诺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另过很顺利地,在村长的当主持下,签好了另过文书,作为见证的老族长、族老和童生夫子都在文书上按下了手印。令人欣慰的是可能会爷爷也会觉得过意不去,又多给了二两银钱给二三房主要用于补贴选择购买厨具和农具等。此外另过文书上也标明二三房不需给二老养老钱。但是如此,另外关于分家文书还有一点波折。这个时代的分家文书有两种,一种是不用去官府备案,只是内部分家,在官府档案里还是算一户人家;另一种就是拿着签好的分家文书,去官府备案,换成红契的文书,那就意味着正式分户。这两种分家文书涉及到杂役兵丁的问题,马虎不得。。...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小说-第五章 建房搬家全文阅读

分家很顺利,在村长的主持下,签好了分家文书,作为见证的老族长、族老以及童生夫子都在文书上按下了手印。可喜的是可能爷爷也觉得过意不去,又多给了二两银钱给二三房用于补贴购买厨具以及农具等。另外分家文书上也注明二三房不需要给二老养老钱。虽然如此,不过这个时代的皇帝以孝治天下,作为分家的儿子,逢年过节还是多少要孝敬一些给父母的。也能给自己增些好名声。

另外关于分家文书还有一点波折。这个时代的分家文书有两种,一种是不用去官府备案,只是内部分家,在官府档案里还是算一户人家;另一种就是拿着签好的分家文书,去官府备案,换成红契的文书,那就意味着正式分户。这两种分家文书涉及到杂役兵丁的问题,马虎不得。

在是否换成红契的文书上,李大山和李林友父子明显偏向于只是家族内部分家,不换红契。

李大山考虑的是大孙子要是考上秀才以后,另外两个儿子也能在服役兵丁上沾光。而老大李林友考虑的是,不换红契,在自家儿子有秀才功名前要是有杂役兵丁这些还可以让老二老三家出人去。只是李林胜在和杨书兰商量了一下后还是决定换成红契,这样分干净了也好。

夫妻两个没想过要去占大房侄子的便宜,也是心里为分家不公平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他们现在没想到的是自己一时的赌气换成红契为日后李俊杰省去了不少麻烦。老三李林和一直和李林胜亲近,所以看自己二哥要换成红契,自己也跟着换了红契。看两个儿子都坚决要换成红契,李大山心理不是滋味,至于李林友心理则暗搓搓的想着以后儿子有功名了,老二老三这么不识抬举那也别想占自家儿子的便宜了。

请帮忙分家的村长以及族长们吃完一顿丰盛的分家饭后,各房都忙落开来。李林胜和李林友两兄弟最终商量了还是将新房建在一起,这样两房人能相互照顾。这也正合了李俊杰娘以及三婶的意,一个想着以后方便让女儿们去跟三婶学绣花,一个想着自家娘说过要自己多亲近二嫂。

最终,两兄弟选在村尾,一来离贯穿村里的那条小溪河近,方便用水;二来地方够大,以后要是还要扩建方便多了。李林胜想着自己孩子多,所以买了大一点的宅地,前后圈起来有一亩多地。李俊杰为此感叹,还是人口少的古代地广物博啊。这么一大块地才2两左右,而且地是终身所有,一代传一代的。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这是乡下所以地便宜。

李俊杰三叔的宅地就在李俊杰家旁边,李林和想着万一以后孩子多现在地大点以后够用,所以也跟他二哥一样圈了大概一亩的地。

宅地买完了,兄弟两个想着趁现在田里的活不多,玉麦还没好收,水稻也才出苗,村里好多劳力歇在家里,正好人多盖房快。

建房这段时间,无论是李俊杰爹娘还是李俊杰大哥以及大姐都忙的不可开交。李俊杰人小腿短实在帮不上忙。每天他跟二姐李梅花打过招呼后就去村口学堂窗户外的树林里偷听。

这个学堂是村里唯一的童生李夫子开的,李夫子多次院试无望后,迫于家里生计的压力,就在村里开了这个学堂给幼童启蒙,学生都是附近几个村的幼童。李俊杰已经在这里偷听了小半年。

也不知道是不是多了几十年记忆的原因,李俊杰发现这世的自己记忆力比后世要好很多。这小半年,李俊杰已经能完整背下偷听到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以及《幼学琼林》。背是背掉了,但是有些文字的意思李俊杰实在没法明白。

《三字经》、《百家姓》这些简单的还好,毕竟经过后世十多年的语文学习,有一定的古文言文基础,一些固定的古文字是什么意思还是知道的。但是《千字文》以及《幼学琼林》里很多难的词句实在晦涩难懂。另外没有书,李俊杰也没有办法学习这个时代的字。现在每天只能偷偷反复默背这四本书以便加深记忆。

田里的玉麦已经开始灌浆,稻苗也已长出两三寸。李俊杰家的新家从打地基到上梁差不多花了二十来天。新家房屋结构跟老宅的很像,就李俊杰一家六口住的话还是很宽敞的,李俊杰也能有自己的房间。

等新家完全干透后,李林胜找人算了个宜搬家的日子全家搬进了新家。杨书兰再三跟儿子确认不害怕一个人睡觉后,李俊杰成功的争取到了一个单独房间。李俊杰迈着小短腿把自己的新家看了个遍。

李林胜夫妻睡在主屋东间,李俊杰大哥睡在主屋西间。而李俊杰的房间在东侧靠主屋的那一间。东侧隔壁的两个房间正好归李俊杰两个姐姐,一人一间。西侧的三间,一间做厨房,一间是饭堂,一间放杂物。后面竹篱笆圈成了很大一个后院。后院里勤劳的杨书兰已经开垦出了好几块地,种上了好几种乡下常见的蔬菜。

后院一个离主屋较远的角落,挖了茅坑,上面盖了个茅屋,非常原始的人类积累肥力的地方。对这种原始茅坑,李俊杰并不陌生,毕竟他后世出生在八零年初的农村,那个时候的乡下家家户户也是这种茅坑一般连在猪圈后面方便积肥。没什么好嫌弃的,人类的发展是需要时间,一步一步来的,后面抽水马桶这些的普及也只是人类正好发展到了那一步而已。

后院后面就是连绵的山脉,平时村里人会在外围捡些柴火,找点蘑菇野菜之类的。深山就只有村里的猎户进去。听说深山里有老虎、狼之类的猛兽,前几年还有猎户进山被咬死的,所以一般人都不敢进深山.不过倒是没听说有猛兽下山祸害人群的。

李俊杰踱步估算了一下,山脚最远的地方离他家屋子有八十米左右的距离,最近的一块塌一点的山脚离屋子估计有二三十米左右,这样的距离让李俊杰稍微有了点安全感。后世偶尔会在新闻里看到离山脚太近的人家倒霉的时候会遇上山坡塌方之类的。

塌一点的山脚那里似乎一直有水从山上留下来,顺着地势最后都流进了家门口的小溪河。李俊杰看着这条水流想着如果水流一年四季不断的话能否想办法弄一条水管进自家院子,这样以后用水也方便一点。不过得先知道这个水是哪里流下来的,是不是一直都有。哎,现在人太小了,干啥啥都不方便,也无法取信于人。

搬家没多久,李林胜就选了个日子办了暖屋宴。

“二弟妹,你这日子现在过的舒服了,上面没有公婆管,完全自己当家作主,这屋子嘛也是新的,够宽敞的。哎,哪像我,上要伺候老的,下要照顾小的。命苦啊。”小姜氏看着二弟的新家酸溜溜的说着。

“看大嫂这话说的,要是大嫂觉得不平,咱们两家换一下?让我家栓子去读书,地也多分一些,公里的钱也都留给我家栓子读书?”以前一个屋檐下,杨书兰还稍微忍忍。现在本来就对分家不公平有意见,所以杨书兰一听到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大嫂这么说就一下子爆发了,直接怼回去了。

怼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就看小姜氏胀红了脸却想不出反驳的话,毕竟确实自家占了大便宜。杨书兰怼完,舒服多了,不过今天是自家的喜日,没的在自己家吵架的道理,又缓和道:“我倒是羡慕大嫂福气好的,婆婆是姑母,俊生又会读书,以后还想大嫂多多照顾照顾呢。”

“是啊,大嫂,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最小,以后大嫂更要多照顾些哦。”李俊杰三婶也打起了圆场。妯娌三人也不敢真在今天这样的日子丢人,就此打叉过去。都不是懒人,不一会儿又笑着忙各自手里的活了。

忙了一整天,该还的宴客借用的锅啊碗啊桌椅之类的都一一还完了。大姐李琼花烧了几锅水,全家痛痛快快的洗完澡准备休息了。

因为刚搬新家,杨书兰担心小儿子太小压不住,所以坚持让小儿子还是先跟他们夫妻住几个晚上看看,要是没事再让小儿子单独睡自己的房间。

李俊杰此时正坐在床上盯着他娘数今天宴客的人情钱,都是铜板,平均一家估计有10文左右,杨书兰看着小儿子披着还没干透的头发盯着自己数钱的可爱样,就想着逗逗儿子:“乖儿子,你不是会数数了嘛,你要是能数对这里一共多少文钱,娘就给你两文钱买糖吃。”

杨书兰刚说完,就听到小儿子回答“458文”。

杨书兰惊喜地看着儿子,刚刚这些钱自己都数了几遍才数出来这个数字,儿子只是看自己数就一下子说对了数字。谁都稀罕自家的孩子聪明些,杨书兰没忍住抱过儿子一顿揉搓,李俊杰也配合着上演了一出亲子温情戏。没过多久,李俊杰玩累了,就渐渐睡去了。

“当家的,你看到了吧,咱家栓子聪明吧!”杨书兰盯着小儿子睡的红扑扑的脸怎么看怎么爱。

“嗯。”李林胜也在想刚刚儿子的表现。

“咱们努力些,等攒够钱,栓子大些就送栓子去读书吧。俊明已经大了没办法,可是咱们不能耽误栓子。”杨书兰看着丈夫认真的说着。长子不能像侄子一样读书是夫妻两心里的痛,总觉得对不住大儿子。这样的遗憾夫妻两个不想再来。

“盖完房,加上今天的人情钱,咱家还有多少银钱?”

“还剩下7两多。”杨书兰数了几遍她的银钱盒子。

“恩,等后面大米和玉麦收上来了再卖掉一点,就可以送栓子先去村里学堂启蒙。哪怕后面栓子不争气,至少认识些字,再差些也能去县里做个账房先生,总比在地里刨食看天吃饭强。”李林胜看村里李夫子一辈子也就是童生,不敢对儿子抱太大希望,但他清楚读过书跟不读书是不一样的,就看村长,不就因为他弟弟李夫子是童生才当上了村长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