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男科举发家 第一章 穿越成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小说简介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是作者依依诺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元和二十年,毗邻扬州府通州县的李家村,刚出了五月梅旱季步入五月。村外青山翠绿,村里溪水潺潺。村口一座由五间青砖瓦房共同组成的院落里传来阵阵小童们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同,习相远。------”。一间屋舍窗户外的树丛里猫着一个长褂被洗的发白一间屋舍窗户外的树丛里猫着一个长褂被洗的发白的三四尺高的小童,正全神贯注地跟着室内的小童们默念着三字经。过了好一会儿,读书声停了,室内年过半百的童生李夫子传来了下学的声音。小童立刻闪躲着离开了窗外的树丛,往村口那棵几个成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树下走去。。...

穿越成男科举发家小说-第一章 穿越成男全文阅读

元和十年,地处扬州府通州县的李家村,刚出了五月梅雨季进入六月。村外青山翠绿,村里溪水潺潺。村口一座由五间青砖瓦房组成的院落里传来阵阵小童们的读书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一间屋舍窗户外的树丛里猫着一个长褂被洗的发白的三四尺高的小童,正全神贯注地跟着室内的小童们默念着三字经。过了好一会儿,读书声停了,室内年过半百的童生李夫子传来了下学的声音。小童立刻闪躲着离开了窗外的树丛,往村口那棵几个成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树下走去。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树下的长木凳上空无一人,小童爬上木凳趟下,双手垫头,翘起二郎腿,模样甚是俏皮可爱。

这个小童小名栓子,大名李俊杰。李俊杰半眯着眼睛,思绪飘远。她,不,现在应该是他,来到这个朝代快三年,已经习惯了站着小便了。她是胎穿,所以不用担心夺舍穿帮之类的。不过穿之前他是个女的,巧的是也叫李俊杰。

前世她出生的年代国家严格要求独生子女,而她的父亲想着她虽是女孩但一样可以成为俊杰,由此取名李俊杰,也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偏男性化的原因,从小到大,俊杰的性格也像男孩子一样豪爽坚韧。虽说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的时候经常因为名字被人调侃,但也因为这个名字很容易被人记住让她在生活中避免成为谁都不认识的路人甲而多了一些机会。

前世她的智商属于正常水平,不过被父母不停的灌输“如果不努力上学就得回来辛苦地种地”的可怕威胁下也算成为了村里所谓“别人家的孩子”,一路轻松过关考上了不错的大学,选择了适合女孩子的英语专业,毕业后在外贸公司潜伏了几年后自己回老家做SOHO 了。

只是感情这一块不是很顺利,大学毕业因为工作各奔东西和谈了几年的大学男友分手后,工作时也前后谈过两个,但是都没走到结婚的那一步。等回老家自己单干后,父母看李俊杰自己一个人活的挺好的,催没啥作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结婚这种事要么趁年轻时傻乎乎的结也就结了,等到人在社会上混久了考虑的东西越多了反而没有那么多勇气去结婚了。

李俊杰一来性格比较较真,二来她自己有足够赚钱养活自己的本事不需要男人养,所以本着宁缺毋滥的想法,以致一直到因为赶订单连续加班好几天导致过劳死前还单身着。思绪有点远了,李俊杰看了看自己的小手,直到现在,无神论的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就能遇到人生重来一次的机会,难道是因为自己平时在保证自己生活质量的前提下给偏远地区的一些贫困学生捐了几年的物资所以老天爷格外开恩?

只希望性格开朗的父母能早日走出丧女之痛,也幸好俊杰这几年赚了不少钱,自己的银行卡密码一直都是自己的生日,二老一直都知道。父母平时住的农村的房子是李俊杰赚钱后重新设计的现代独栋小别墅,父母非常喜欢,而自己县城的那套全款买的房子离县里最好的医院仅隔一条马路,当初就是考虑父母年纪大了可能需要去医院,就买在医院对面。虽然自己不在了,以后父母要是生病需要住院可以住在自己那套房子里,不需要太折腾。

想到这些,李俊杰稍微放下心来。现在既然已经重生了,也回不去了,李俊杰只能用“既来之则安之”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活在当下比什么都关键。逃避从来都不是李俊杰的性格。虽然穿成男身,李俊杰有些别扭,不过一想到男的不需要经历每个月的大姨妈,李俊杰还是找到了一些成为男人的优点。何况古代男人地位明显高,某种程度上,算是占了便宜了。再说能重活一次已经运气爆棚了,还计较是男是女就有些矫情了。

再看李俊杰现在生活的家庭。李家村,住的大部分人家都姓李。爷爷李大山年轻的时候迫于生计,加上人也机灵,就出去跑趟倒卖不同地方的货,干了好几年攒下了一些家业,直到后来年纪不小了,才回来娶了奶奶李姜氏安定了下来。从爷爷偶尔农闲的时候给孙子们讲在外面跑趟的故事中,李俊杰能听出爷爷当年在外面跑趟的辛酸。

爷爷李大山和奶奶李姜氏一共育有三子两女,两女早已出嫁。李俊杰的大伯李林友以及大伯娘小姜氏育有一子两女,大伯长子李俊生16岁,在县里一个秀才开的私塾读书,大堂姐李荷花15岁以及二堂姐李兰花13岁。李俊杰一开始意识到大堂哥和大堂姐年龄的时候还奇怪怎么没有定亲之类的事情发生,后来从听到的各种八卦里,李俊杰总结出了这个时代一般十六七岁左右才开始议亲,成亲要满18岁。

刚开始发现这个问题时李俊杰就糊涂了,因为在他的了解里古代因为平均寿命短,所以一般古人为了能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都成亲比较早,有些十三四岁都当爹娘了,可是这个时代怎么规定要18岁以上才能成亲呢?李俊杰迫切想了解自己到底穿到了哪个时代。只可惜到目前为止,他能接触的人和事都没办法给他答案。

李俊杰的这世的父亲李林胜排行老二,和杨书兰育有长子李俊明13岁,长女李琼花十岁,次女李梅花七岁以及李俊杰三岁;

李俊杰还有一个三叔李林和,因为是爷爷奶奶的幼子,比俊杰父亲小了近10岁,就这两天要迎隔壁杨家村的三婶进门。

想到现在的这个大家庭,李俊杰有点头痛。大伯娘是奶奶的娘家侄女,也因此奶奶私下偏心大伯娘,对此李俊杰也能理解,毕竟是奶奶有血缘关系的娘家人。而爷爷因为思想传统偏心长子长孙,最明显的就是大堂哥李俊生是家里目前三个孙子里唯一送去私塾读书的。

大堂哥今年16,听说明年可能要下场考试了。李俊杰也是通过大堂哥了解到现在是元和十年,李家村属于扬州府,其他的所知甚少。至于李俊杰爹娘和兄弟以及妯娌的关系,毕竟上面有爷爷奶奶压着,而三叔也还没有成亲,所以目前关系还处于某种平衡没被打破,私下里李俊杰会偶尔听到他娘杨书兰对于爷爷奶奶偏心不公平的抱怨,在李俊杰看来,他娘并没有错,人心都是自私的,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区别对待当然会不平,只是目前没有好的办法解决,这个时代和中国古代历史很像还是很注重孝道的。

“栓子,栓子------”

远处传来大姐李琼花的喊声,李俊杰停止了思绪,跳下长凳,迎着大姐跑去。李琼花看到了李俊杰,不由松了口气,假装生气的揪住李俊杰耳朵:“你又一个人跑出来了,也不怕拍花子的”。李俊杰看着眼前十岁的大姐有些憋屈,前世三十几岁的年纪足够做眼前的小女孩的阿姨了,现在却只能装个小屁孩任由小丫头揉搓。“咱们快回家吃晚饭吧”,大姐牵着李俊杰的小手往回走。

李俊杰家在村子中间位置,因为爷爷当年在外跑趟攒下的家业加上爷爷奶奶领着全家人这些年的努力,李家在村里也是排的上的不愁吃穿的温饱人家。就拿李俊杰家的房子来说,整个村里除了族长,村长以及李夫子家就属李俊杰家的房子整齐。

典型的农家小院。正屋三间是青砖黑瓦房,正中间是堂屋会客吃饭的地方,正屋后面是后院,盖了一个小间做厨房和堂屋连着,正屋东间是爷爷奶奶的房间,正屋西间是大伯大伯娘的房间。东侧三间,李俊杰父母带着俊杰住一间,李俊杰大哥李俊明因为已经13岁了单独住一间,还有一间是俊杰大姐和二姐一起住。

西侧也是三间,最宽敞一间住的是大堂哥李俊生,李俊杰刚会走路的时候曾经故意“误入”想找书,看能不能大概知道自己所处的时代,可惜还没摸到书架就被大堂哥轰出来了,确切的说是大堂哥引来奶奶,奶奶训了李俊杰娘一顿,对着一个刚会走路的长的还可爱的亲孙子,姜氏没舍得下手,不过下手的对象改为了儿媳妇。

从那以后李俊杰就没再试图闯进去过,他担心他娘因为他再挨骂,大堂哥的房间是绝对不能进的。西侧中间住的是大堂姐和二堂姐,最边上住的三叔李林和。别看李俊杰家在整个李家村算不错的人家,但是因为第三代陆续出生,房子还是越来越紧张。等三婶进门再有孩子就更紧张了。前院有约7尺高的土围墙,靠着围墙搭了几个草棚,里面放的都是农具杂物之类的。

李大山和李姜氏是当家人,家里一切银钱来往都是李姜氏负责。李大山当年在外跑趟的时候因为不识字受过不少委屈,加上见过世面,所以比一般的农耕人家更重视读书。等第三代开始出生,家里银钱有一定积累时,李大山就寻思着家里供出一个读书人来改换自家门庭。可能因为年纪越大的缘故,供出一个读书人有些成了李大山的执念。大堂哥李俊生是长孙,从小倍受李大山和李姜氏的喜爱,所以李大山就把改换门庭的希望放在了长孙身上。

说起大堂哥,李俊杰有些不以为然,总觉得大堂哥读书只学到了某些读书人的假清高,之所以说是某些读书人,是因为李俊杰深深知道真正的有学问的读书人的那些清高不是眼里无人无物而是思想内涵深,正所谓是半瓶水满瓶摇,声音倒是哗啦啦的响,可真正的满瓶水再怎么晃也是没有声音的。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大家齐心赚钱心甘情愿的供他读书,平时大堂哥掩饰的很好,给人以所谓“谦谦君子”的感觉,但是作为一个在现代社会摸爬滚打了好多年的老阿姨,李俊杰还是看出了大堂哥眼里藏起来的那一丝瞧不上乡下人的伪装。如果后面大堂哥不改变的话,应该会是个妥妥的“白眼狼”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