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之仵作医妃 第006章 袭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简介

《权宠之仵作医妃》是作者步月浅妆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七日后的清晨,秦莞和茯苓从西后院走了出来,躲在不远处的秦府下人们,好奇又有些敬畏的看着她们。“法事连做七日,九小姐还好好的,那九小姐是真的活啦?”“可不是,若真是邪崇狐媚附身...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第006章 袭击全文阅读

七日后的清晨,秦莞和茯苓从西后院走了出来,躲在不远处的秦府下人们,好奇又有些敬畏的看着她们。

“法事连做七日,九小姐还好好的,那九小姐是真的活啦?”

“可不是,若真是邪崇狐媚附身,早就被高僧们收了!”

“我看不是邪崇附身,是菩萨附身才是,茯苓可是被九小姐救活的!”

议论声不断,茯苓轻哼了一声,“小姐明明没死,他们偏说小姐死了,小姐醒了还想拿邪崇狐媚的说法来污小姐,现在可好了,法事做完了他们也该闭嘴了。”

经七日禁足,秦莞总算接受秦府九小姐的身份定下心来。

当务之急,自然是查明这位九小姐因何而死,而让她奇怪的是,这七日之间,竟无任何人来探问一二,难道那凶手就不怕她醒来说出真相?

今日的秦莞着一身月白广袖裙,如瀑的墨发只以一根素钗挽起,整个人沐在曦光中,气质清华,眉目如皓月般皎然,她未多言,只轻声道,“你再将那日的经过讲一遍。”

茯苓有些心疼,她家小姐是真的记不清从前的事了。

“那日小姐用过午饭,先午睡了半个时辰,到了下午,听闻霍公子入了府小姐心思便有些乱,然而霍公子入府只和大少爷二少爷说话,是不会请咱们的。”

“小姐当时心绪郁郁,连晚饭都未吃多少,晚饭过后,小姐忽然说要出去走走。”

茯苓自责道,“也怪奴婢,陪小姐出去的时候忘记带披风了,那日入夜之后便有些凉意,奴婢陪小姐走到荷塘的时候忽然起了风,一下更冷了。”

“本想让小姐回去,奈何小姐想在荷塘边多待片刻,奴婢便让小姐等着,自己回去为小姐拿披风来,奴婢来去半盏差的功夫不到,可奴婢再回到荷塘的时候小姐却不见了!”

茯苓说着鼻头微酸,“当时奴婢便着急了,小姐胆子小,大晚上的又是在荷塘边,一不小心就要掉进去,奴婢慌忙去荷塘边找了一圈,却是未找到小姐,怕小姐自己回了院子,还又回来看了一遍,可回来也没瞧见小姐……”

“奴婢找了半夜,后半夜时天上开始落雨,实在没法奴婢便去找管家,到了管家院外却被人挡了住,奴婢急坏了,便跪在了管家院外,这一跪就跪了大半个时辰。”

茯苓性子良善活泼,可说至此,却也咬牙切齿起来,“管家自始至终未露面,天快亮的时候,忽然有人来说小姐跳湖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八日,茯苓说起来仍眼眶微红,“当时奴婢觉得天都要塌了。”

秦莞安抚的拍了拍她手背,“然后我就被捞起来,很快就被送进了灵堂?”

“嗯!”茯苓吸了吸鼻子,“老夫人说不吉利,请了师父们做了一日的法事,准备在第二日一早将小姐带出去下葬的。”

秦莞眯眸沉思片刻,忽然一抬眸,“你说的荷塘就是这里吗?”

二人一路往南,已走到了一片十丈见方的荷塘处。

夏末初秋,满塘荷叶亭亭,清风徐来,荷香四溢。

荷塘四周水榭楼台伫立,荷塘正中,亦有一处廊桥通向对面的凉亭。

“对啊,当时小姐就站在廊桥边上的。”

此处荷塘,北面只有围着荷塘的木质小道,楼台水榭都在南边,而秦莞从北面来,正站在廊桥北端,“半月湖在哪里?”秦莞忽然问。

茯苓便眸露不解,“半月湖还在南边,当时听说小姐跳湖,我还在想小姐怎么走到那里去了,咱们这样的身份,小姐又不喜招惹是非,平日最多来荷塘走走。”

因为她不是自己走过去的。

秦莞心底暗道了一句,“带我过去看看。”

二人顺着廊桥过了荷塘,入目便是一处假山,假山旁侧一处凉亭,凉亭之后又是两座飞檐楼宇,一路走来,秦莞已看的清楚,虽是远在锦州的秦府三房,却仍是奢华,这座府宅,十步一景五步一楼,雅致阔达,布局用心,极显主人贵胄之态。

又走了半盏茶的功夫才到了半月湖。

湖如其名,月牙形,湖岸两侧花木葱郁,更有两处临湖小筑静静伫立,此刻湖边并无人,偶见一二仆从,也是偷看几眼急急走开。

显然,秦莞死而复生的震撼力犹在。

“小姐可还记得,从这里再往南,左边是少爷小姐们的住处,右边是姨娘们的住处,老夫人在东边的佛堂,老爷夫人在最前的主院……”

茯苓简单指了指,秦莞看过去却没接话,只问,“当日我在哪里被捞上来的?”

茯苓忙往前走了十多步,“这里,就是这……”

那是一快巨大的天然玄武石,石头一半在岸上一半在湖里,站在石头上,视野开阔,能看清整片湖景,秦莞朝石头上走了过去。

“小姐,别过去——”

茯苓心有余悸,秦莞却摇了摇头,她虽没说话,可周身气势已有股子不容反驳质疑的压迫力,茯苓一愣,竟然不敢再劝。

看着秦莞上前,茯苓有两分恍惚。

她家小姐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秦莞眉头微皱,此处湖水极深,确有可能淹死人,可秦莞并非淹死,而是被人抛尸,若要抛尸,这处玄武石却有些显眼了。

这位九小姐当是在七月二十一日的晚上被杀死,而后半夜被抛入湖中。

由此断定,凶手是秦府之人,然而即便是在半夜,秦府之中仆从众多,难保不会被人看见,抛尸的时候,自然要选一处隐秘之地。

秦莞蹲下身子,手入水中,细细的感受水的流向。

这半月湖非死湖,看似平静,湖底却一定会有暗流,尸体会移动。

片刻之后,秦莞朝玄武石上游七八丈的湖边花林看去。

那是一处木槿花林,这个季节花期已过,只留下一片葱茏,秦莞起身,脚步缓缓的走过去,茯苓想要跟上,刚走两步秦莞却道,“你在这等着。”

思考案情时,秦莞不喜旁人打扰,脚步声也不行。

九小姐处境可怜,性子也胆小,然却是个不爱招惹是非之人,她是因何被杀?又是在哪里被杀?会不会是眼前这片木槿花林?她身上衣物被换下烧掉,只凭身上的伤暂时还理不出头绪来,那些擦伤,随便在哪片粗糙的地上都可以造成。

秦莞看着这片碧湖凝眸。

这是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一定会有线索!

天光已大亮,日头从天边爬了上来,秦莞走至花林旁的湖边,目光如箭一般扫过去,乍看之下并无异常,秦莞不死心,倾着身子去看湖底。

秦莞正搜寻的专注,一道影子忽然从她身后落了下来。

秦莞以为是茯苓,下意识转身说话,可刚一转身,一双手狠狠的将她推了出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