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之仵作医妃 第003章 救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简介

《权宠之仵作医妃》是作者步月浅妆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天色刚亮,可怖的尖叫声刺破杨府的静谧。大管家刘春正脸后,听见外面的动静眉头一皱,刚要厉声问道,房门却被一把推了开,帖身小厮何兴一脸惊慌的跑进去,“主子,好了!九小姐还魂了!”刘春眉头一皱,几疑自己出现幻听,“九小姐干什么了?”何兴急急的道,“还魂大管家刘春正在洗脸,听到外面的动静眉头一皱,正要喝问,房门却被一把推了开,贴身小厮何兴一脸慌乱的跑进来,“主子,不好了!九小姐回魂了!”。...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第003章 救死全文阅读

天色刚亮,骇人的尖叫划破秦府的宁静。

大管家刘春正在洗脸,听到外面的动静眉头一皱,正要喝问,房门却被一把推了开,贴身小厮何兴一脸慌乱的跑进来,“主子,不好了!九小姐回魂了!”

刘春眉头一皱,几疑自己幻听,“九小姐干什么了?”

何兴急急的道,“回魂!九小姐回魂了,守灵的杨嬷嬷疯了一样跑到前院,一路上都在喊九小姐活了,还说九小姐站起来说话了,眼下府里人都朝西后院去了……”

刘春年过而立见识广博,可真说已死之人回魂他却是不信的。

何兴喘了口气,“另外,杨嬷嬷还说茯苓上吊了!”

刘春眼皮一跳,抹了一把脸忙往外走,“杨嬷嬷人呢?”

“她喊了一路,似被吓魔怔了,眼下已经让人将她制住了,主院和老夫人那边一定已经得了消息,主子,怎办?”

刘春大步流星,“你去西后院看看,我去主院。”

何兴利落应声,出门便朝西北方跑去。

“回魂!九小姐竟然回魂了!这还不到头七呢!”

“可不是,莫不是被什么邪崇附了身?九小姐被捞起来的时候几个人探过脉,都断定是咽了气的,还有,九小姐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开的……”

“莫不是怨气太重变作了厉鬼?”

往西后院去的路上尽是秦府下人,死人回魂之传说不少,可亲眼见到的却没有几个,下人们三三两两便不觉害怕,反当做奇闻怪事一般的看热闹。

何兴一路疾奔,等到了西后院时不由目瞪口呆。

杂芜僻静的西苑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何兴眉头一皱,拨开挡道的往前挤去,待拨开最后一人,何兴一瞬间头皮发麻!

院门口的丧灯醒目,秦莞一身素白寿衣,面色煞白墨发披肩,衣袂遗世的走在去往西后院的小道上,远看过去只觉身段森然缥缈,分不清是人是鬼。

何兴瞪大了眸子,秦莞可是他亲眼看着从湖里捞起来的!

“九、九小姐饶命,奴婢罪该万死说了不敬您的话,九小姐您大人有大量饶命,奴婢为您抄九十九遍经,再、再为您供奉十盏长明灯……”

赵嬷嬷颤颤巍巍的走在前,害怕的生出了哭腔,杨嬷嬷叫着跑了出去,她却被吓得瘫软在地,本以为九小姐尸变是来索命的,可她只叫她带路找茯苓。

难道她知道茯苓死了?想带着茯苓一起往生?

秦莞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小院,眉头微皱。

西后院在距离灵堂院不到二十丈之地,院门狭小,围墙低矮,四周草木杂芜,偏僻又冷寂,秦府的九小姐,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这念头一闪而过,秦莞此刻心底只有两个字,茯苓。

不管是从前身为医者的本能,还是意识模糊时的听闻,她都不能放弃这个要跟随主子同去的忠仆,这么想着,秦莞走到了西后院门前。

“开门。”秦莞语声暗哑,在这沁凉的晨曦里,莫名带着一股子慑人的低寒。

赵嬷嬷一抖,忙上前将半掩的院门推了开。

门一开,隔着中庭,院外的人一眼就能看到屋内吊在房梁上的人。

秦莞目光一沉,越过赵嬷嬷疾步入内。

远处的何兴倒抽一口凉气,杨嬷嬷说的是真的,茯苓上吊了!

“那是茯苓啊!茯苓真的上吊了!”

围看的人只远远看着,并不敢近秦莞之身,等秦莞进了院子他们才敢挪步,走的越近,越是能看清院内屋中的景象。

“你们说九小姐到底是人是鬼?”

“天都大亮了,若是鬼,又怎敢对着我们这么多人?”

“是啊,你们看到了吗,地上有九小姐的影子!”

“这么说九小姐是……诈尸?九小姐活了?”

议论声轰然炸响,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奇事就在眼前,所有人都睁大了眸子看着秦莞的一举一动。

秦莞却无心思听众人议论,借尸还魂本就是奇谈,连她自己都未反应过来,她只定定的看着茯苓,毫无顾忌进屋,而后,抱住了茯苓垂着的腿脚。

茯苓一身孝服,脖子挂在一条布绳上,身子已经僵了。

秦莞一抱,没有抱动,她转头看向还在院门口的赵嬷嬷,“帮忙!”

赵嬷嬷一颤,如同听话傀儡似的,立刻进了屋子。

趁此刻,秦莞扫了一眼这屋子,屋内布置简单,器物摆放整洁,茯苓脚下的凳子向后歪倒,并无任何挣扎打斗痕迹。

待赵嬷嬷入屋,秦莞出声,“慢。”

秦莞话不多,可每一个字都透着股压迫之力,赵嬷嬷怕的六神无主,秦莞说什么便是什么,她小心翼翼的和秦莞一起将茯苓放了下来。

秦莞第一时间去摸茯苓的心口,同一时,赵嬷嬷也鬼使神差的去探了探茯苓的鼻息。

这一探,赵嬷嬷哭叫着往外爬去。

“死了!茯苓死了——”

院外众人听着,意料之中的无多大反应,茯苓上吊定是在半夜,眼下已经天亮,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且茯苓只是个侍婢,死了又如何?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莞身上。

跳湖而死,已确定咽气,灵堂摆好寿衣穿上法事也做了,眼看着就要拉出去埋了,人却活了?

“你们看,她在做什么?”

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众人一看,只见秦莞蹲在茯苓身侧,正托起茯苓手臂,她快速的揉搓着茯苓手臂,片刻后,又移至茯苓喉咙、胸腹及下肢。

这场面实在太过诡异,众人迷茫的看着屋子里的秦莞。

“这是在救人吗?都死了,还哪里救得活?”

话音落定,秦莞忽然起身双脚踩住了茯苓双肩,下一刻,她一把扯起了茯苓的头发,未几,她又蹲下身子,朝茯苓心口按去……

虽然知道救不活了,可秦莞身上那股子严肃专注却莫名叫所有人屏息,就在这时,一道男子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都让开,老夫人到,夫人到——”

刘春一声高喝,围看的下人们如梦初醒,忙让开了一条道。

只见西后院外的小道上,秦府三房老夫人蒋氏一袭深黑袄裙手执银杖而立,她一头白发,脸上皱纹满布,周身气势肃穆又严厉,眸子里一片深不可测的沉郁。

在她身后,是锦州秦府的当家主母林氏,林氏衣饰端容眉眼温顺,美中不足是年近四十的她显了十足的老态,站在蒋氏身后,气势也全被蒋氏压住。

她二人前呼后拥而来,却有所忌讳似得并未走近。

在最后,跟着七八个一身灰袍的僧人。

“拜见老夫人,拜见夫人——”

围看的仆从齐齐跪地行礼,连院子里的赵嬷嬷都连忙跪倒。

蒋氏未动,林氏也不曾出声,只刘春走到了最前。

他一眼看到了屋内的秦莞,那双细长的眸子狠狠一颤,然后赶忙又走到了蒋氏和林氏身边,“启禀老夫人启禀夫人,九小姐真的回魂了,她那侍婢躺在屋子里瞧着已然死了。”

林氏眼底闪过惊悸,“母亲,这事——”

蒋氏浑浊而深沉的眼底闪过厌恶,“老身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回魂而已,幸而诸位师父还未离开秦府,到底怎么回事,师父们自有论断!”

话音落定,蒋氏吩咐刘春,“你——”

“咳咳!咳咳咳咳!”

蒋氏刚开口,一道咳嗽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蒋氏还未反应过来,院门口的下人们却齐齐朝内看去,这一看,所有人都瞪大了眸子。

已经死僵的茯苓竟然坐了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