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 第五章 演戏上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小说简介

《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是作者西海小龙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嘁…”余李氏听了老余的话,那个小小的眼眯得更小了,里面都是满满的不屑。真不是她多心,每次她来大树家里,这一家三口都把她当土匪似的,一个个胆战心惊的,也难怪她讨厌这一家子。...

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小说-第五章 演戏上头全文阅读

“嘁…”余李氏听了老余的话,那个小小的眼眯得更小了,里面都是满满的不屑。

真不是她多心,每次她来大树家里,这一家三口都把她当土匪似的,一个个胆战心惊的,也难怪她讨厌这一家子。

“大树啊,这短工做得不错吧,赚了不少吧。”

无怪余大树一家人都把她当土匪,因为:

“娘也不要太多,你给爹娘一些药费就行,前阵子你爹干活把脚扭了,去镇上的医馆可是看了三百文钱,不如你就把这个钱给出了吧。”

余李氏理直气壮地说道。

按理来说,这余家三兄弟已经分家了。

分家时候,因为老二老三不跟父母住一起,所以领到的分家钱财也不多。余李氏暗地里应该是有贴补老三的。

只有余大树一家,几乎是净身出户,白手起家,夫妻俩发狠干活,才赚出来如今的苟延残喘之地。

就这样,还要时不时地被余李氏以各种名义要走不少钱。

这不,又来了。

以前的余大树比较木讷,不爱说话,傻傻的,是很愚孝的那种。

余李氏要多少,他就算没有多少钱,也会努力凑出来。

余李氏这个人很精啊,懂的不能涸泽而渔的道理,也知道不能要的太狠。所以每次,提出来要多少银子,剩下来她都算好了,大概就勉强够这一家三口生活的。

比如说这次大树外出做短工,整整大半个月的时间,一天四五十十文钱,余李氏就估计至少也有八百文钱左右,拿走他三百文,不多也不少,他们不会因此而活不下去,也不会有多的钱留下。没有学过算数的余李氏,在这方面堪称无师自通,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有这么精的老娘,余大树一家也是有苦不能言,也不会言。

不过现在整个余二房都换了个芯子,还会那么好欺负嘛?

余卿卿:八成…还真是…

说真的,现代的老余一家三口,平时都是极和蔼待人。

老余是做中医的,平时就是个老好人,慢条斯理的,有时候还有点憨乎乎的,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奇形怪状天马行空的病人,他的耐心好的离谱。

吴女士是个国画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一直以优雅的高级知识分子自居,也从来没有干过拍手跺脚当街对骂的系列操作。

对上得理不让人,不得理就胡搅蛮缠的古代农村人余李氏,夫妻俩一时间还真有点犯难…

不给吧,绝对要闹得天翻地覆。

给了吧,总感觉心里憋屈的慌,好不容易赚来的小钱钱……

“娘,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您也知道,这田里庄稼一时间也长不出来,我们这一家三口就靠这次短工的钱暂时撑过这几个月。而且您也知道余丫头她身子不好,还要去镇上抓点药给她。您看看,这个钱可不可以少点儿…”老余头委婉地说道,声音越来越小。

余李氏一听到这话立马爆炸了。

平时余家老二事事都是逆来顺受,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这儿吃到了个软钉子。

虽然是很委婉的推脱嘛…可这也还是推脱啊,这一次敢推脱着讨价还价,下一次可能就敢直接拒绝了!余李氏一想就气愤极了,立刻破口大骂起来:

“老二你这个人可太不厚道了,娶了媳妇生了娃,就忘了你老娘怎么把你带大了的是吧!还跟我哭穷啊,这里谁不穷啊,你家娃吃得起药,生你养你的老爹就不配买药了是吧。”

这歪理说的,听着听着竟然还挺有道理的。

两个人有一点点僵硬了,竟然一齐缓缓转头看向躲在内门边的小丫头余卿卿。

眼神中散发着“快来救场啊”的信号。

余卿卿看着眼前逐渐凝固的尴尬场景,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说好的顶梁柱,主心骨呢!老余就这么快把戏份推给自己!

余卿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把狠的吧。

“哇……!!!!”一向身娇体弱的余卿卿汪地一声哭了出来,那气势,那声调,一开始就拉到了满格。

“爹!娘!我饿!我不想吃芋头了!青青饿!青青好难受…青青好多天没有吃饱了……呜呜呜……”

余卿卿开始还是干嚎,后来嚎着嚎着,想到自己突然穿越来这个穷苦落后的地方,连瓶洗发水都用不了,一口好吃的也没有,更气的是,刚找到的工作,还没有拿到三个月的实习工资就穿来了这里,便宜了那个以剥削为目的的万恶的公司!越想越悲愤,越想越伤心,余卿卿从眼角泛起泪珠,到后面泪水汪汪地顺着脸颊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不但把悲情气氛渲染的极到位,还引来了邻居几家的观众,嗑瓜子的,剥毛豆的,啃大蒜的,一时间叽叽喳喳的,热闹极了。

老余头偷偷在背后比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他的丫头,堪称奥斯卡影后!

“嗝!”哭着哭着,余卿卿还打了个哭嗝,毕竟这个身体的年龄,还是很小的。

这时候,余二房家外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了。

“余老二,你家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大声啊!”一向助(好)人(管)为(闲)乐(事)的阿田娘见缝插针地开腔了。

这话头接的真好,正好我哭累了,休息会儿。余卿卿暗中给阿田娘点赞。

“哎,阿田娘,这……这是我家娃在哭……”老余头装作一副老实又怯弱的样子。

谁不知道你家崽在哭……这是众人的心声。我们想知道的是你家娃为什么哭……

“呦呦可不是嘛,这小丫头哭的这么可怜,是你们打她了吗?”阿田娘虽然问的是余家大树,那个眼神却暗搓搓地飘向了余李氏。

“瞅我?瞅我干嘛?我可没有打这个小赔钱货。”余李氏显然也收到了这个眼神暗示,立马跳了起来。

“那你过来干嘛?平时很少听这个丫头哭,怎么今天你一来就听到她哭了呢?”

“我来看看我儿子,还需要你来管?这个赔钱货想哭就哭,又关我什么事?”余李氏叉着腰,她一向看不惯阿田娘多管闲事的样子,谁家夫妻吵架了,谁家姑娘小伙相看对象了,谁家婆媳又偷偷使绊子了,甚至是谁家的猪下崽了,谁家的牛崴了脚了,凡是有话题度的地方,就必然有阿田娘。

阿田娘手边还常常带这个竹编的小破凳子,看热闹累了还可以就地坐下,剥剥毛豆,择择菜,八卦生活两不误。

以阿田娘为首的八卦天团的还有村里头几个大妈,阿田娘的妯娌三人王氏张氏黄氏,以及村长媳妇儿李嫂子,四个人各住村里四个角,信息范围广。她们长期以村头的大榕树为宣扬阵地,以搜集整个村的最新消息为己任,十分认真尽责,反正村里有啥新闻,问她们准没错。

余李氏知道她们的能耐,也怕她们知道自己分家了之后还常常来老二家要钱的事儿。

虽然侍奉父母那是孝道,余李氏看起来也是颇为理直气壮,但是她自己内心还是心虚的。

所以她看到余青青这个死丫头哭声召来了那么多看热闹的人,尤其是阿田娘时候,气的要死。

恨不得直接把门关上。

但是现在关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就在余李氏纠结之时,余卿卿这个丫头已经休息好了,准备进行下一阶段的演技爆发时候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