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混入大佬圈 第四章失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被迫混入大佬圈小说简介

《被迫混入大佬圈》是作者洛阳无锦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薛崇并不回答池语的问题,而是继续发问:“修炼进入瓶颈,睡眠时间延长,睡眠程度加深、且记忆力,似乎比寻常,要差上那么几分?”他每说一句,池语的心头就狠狠一跳。应当不是最近了,修炼进...

被迫混入大佬圈小说-第四章失眠全文阅读

薛崇并不回答池语的问题,而是继续发问:“修炼进入瓶颈,睡眠时间延长,睡眠程度加深、且记忆力,似乎比寻常,要差上那么几分?”

他每说一句,池语的心头就狠狠一跳。

应当不是最近了,修炼进入瓶颈,大约是从五年前开始的。

总有人说她池语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已然成为了修行界的屋脊性人物,敬她者有,畏她者有,嫉恨她者亦有,从不缺乏。

可从五年前开始,原本一直持续不断精进的能力像是突然被掐断,无论接下来池语如何修炼,她都卡在了那一步,无法再走半分。

她为了寻找解决方法,闭关整整四年,几月前方从禁地中出关,但修为涨进依旧微乎其微。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她师弟们和徒儿只知道自己因为身体原因闭关,出关后又出现了睡眠方向的问题,具体的原因,他们也不知道。

而今被薛崇轻轻松松说了出来,一字不差。

池语的心思千回百转,她坐正了,重新面对薛崇,仔仔细细看着这个年轻有为惊才绝艳的医圣。

她右手拇指攀上了中指上的漂亮戒指,戒指上扣着一朵重瓣的樱花。

薛崇显然也看到了她的动作,他神色一顿,似是在思索说辞,后道:“我师父行医多年,总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病症,我有幸翻阅他的手札,看到过如长老一般的病例。”

他顿了顿,接着道:“我观您气色虚浮,气脉紊乱,眼下血丝较多,且手指指节泛白,便猜测病症应当是这样。”

池语听了他的话,低头去瞧自己的手,果真如他所说,十指指节皆有泛白之色,看起来像是用力过度,失了血色。

因为范围小,力度也小,寻常不仔细瞧,根本瞧不出异常。

她放下拇指,又重新躺回躺椅上,阖上双眼:“那依你所言,这病症,叫什么?”

薛崇安静许久,方道:“未有命名,只听我师父叫它山石症。山川的山,砂石的石。”

山石症,听起来便有些许明白,得此病症,经年一如山石,难动、无生气。

薛崇又咳两声,打断了池语的思索,缓慢道:“若长老信得过我,从今夜开始,我便为您诊治,争取在水风宴前有所缓解。”

有所缓解?还不能根治吗?池语睁眼,“无法根治?”

薛崇摇头:“山石症极难处理,寻常难得一见,所寻的法子大多治标不治本。我也只能慢慢摸索,但毕竟水风宴迫在眉睫,须得保证长老的身子在那之前都得是让旁人瞧不出破绽的。”

那倒也是。水风宴百家争长,各门各派总是明里暗里争斗互相使绊子,虽说今年水风宴轮到长青来办,可她本就是一个争议颇多的人,若教人抓了把柄,落下话根,日后恐怕当真会是麻烦事情不断。

恰逢此时莫启洗完碗碟出来,端了个小板凳乖乖巧巧在薛崇身边坐下来。池语思索一番,道:“可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必需品?”

薛崇道:“后期大抵会用到,可是难取。”

“什么东西难取?”池语闭眼调息,“总不得是那些神话传说里才有的玩意儿。”

薛崇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偷摸打瞌睡的莫启,思索一瞬,方是道:“这届水风宴照以往来办,依旧是取四家武库之宝,今年轮到长青、问天、晚越和临光。问天宗今年送出来的宝贝,是深海龙涎,那东西,是长老需要用到的。”

……

池语哑火了。

她承认,深海龙涎,难取!

为何?

倒不是因为问天和长青之间有什么矛盾,也并非他们长青之人难以拿到魁首。

而是问天,宗门建立时间短暂却实力强劲,旁的人难以揣摩,更致命的是……

问天的宗主,顾渊,是池语的死对头。

不行!

不能如此萎靡!

不就是个小小问天!

池语的眼睛里放光,一掌拍向莫启,给人拍的一个趔趄瞌睡全无:“区区问天!不足挂齿!好徒儿!你一定会在这届水风宴给为师夺个魁首回来对不对?”

莫启被池语冷不防一掌拍得一口口水呛喉管里,疯狂咳嗽间听到池语异想天开的发言,满脸的不敢相信:“师父?就这么把我卖了?我还是月夕宫独苗苗呢……”

“所以你更要为我月夕宫争口气!”池语说得义正言辞,“自上一届我独自出山夺回水风魁首后,我们长青再无一人取得过如此殊荣……”

莫启:……师父水风宴三十年办一届。

薛崇神色淡然,垂着眼不去看眼前热闹,“取深海龙涎,炼六六三十六日,化为拇指大小一粒药丸,能压制长老心底邪火。根治之法,还需摸索。”

池语点头:“有何需要我准备的,你开口讲一声便是。只唯有一事,你万不准进月夕宫正殿,此外,其余偏殿你可随便参观。”

薛崇看了她一眼,半晌应下来,站起来取了医书,钻进大殿里看书去了,院子里日头底下晒着,热得慌。

莫启看薛崇进去了,揉着发疼的后背还揉不到,苦着脸问池语:“师父,我一个长老亲传弟子,当真能入水风宴吗?”

“入得的,只是参加了这届,你往后便得收徒了。”池语点头,揉了揉莫启的脑袋:“亲传弟子拜入师门十载,便可参加水风宴。在那届水风宴上,须得收到徒弟,否则便会被所有人所不齿,且师门几乎也会拒绝承认你是他们的弟子。”

她的手在莫启的头上揉啊揉,莫启越听越心惊,总觉得若是不能遂她心愿,下一秒她就会拧着他的脖子“咔嚓”了。

当然,池语只觉得,小徒弟的头顶真好揉。

莫启:?

听着池语同他讲水风宴的规矩,莫启问:“那若是如此,战有佳绩的那些弟子便像是萝卜白菜,随人挑选了?”

池语摇头:“若真如同买菜挑菜,那倒是好的,那些参加水风宴的亲传弟子们相比之下不过是镶了金银琉璃的萝卜白菜,需要双方的白菜互相看对眼了,这白菜师门才传承的下去。若是徒弟白菜看不上师父白菜,师父白菜会被踢出菜市场,这个不成文的规矩以致各宗门很少会让自家的亲传弟子参加水风宴。”

听听,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就这龙潭虎穴师父还想让我去闯一闯!

莫启大受震撼,“师父,都如此艰辛了,您还想让我去参加水风宴吗?”

看着莫启哭丧的小脸,池语着实心软了,毕竟漂亮的男孩子撒娇谁也顶不住。她摩挲着下巴,苦恼哼哼:“唔……也是……”

莫启连忙更可怜巴巴了,一双眼汪着水雾,凄凄惨惨看着自家师父。

本以为这事儿十拿九稳了,谁料池语突然伸手,捂住了莫启的眼睛:“你莫看我。你那眼神太可怜了,总觉是我丢你去深山老林里遭罪的,我遭不住。”

莫启:“……”

难道不是吗?!

池语很发愁:“水风宴前十者,我们反成了那批萝卜白菜,就算魁首挑中了我们长青,深海龙涎也不能必然落入我的手里。我总不能明抢,有些无耻……”

……师父你能有这个想法已经很无耻了。

莫启思索半晌提议,“莫不然,去同问天商议商议,换个宝物,咱们从他们手里,将龙涎换回来?”

“那不行!”池语立刻跳起来,她最不想见到的便是顾渊那张脸,从前身骨未养成时,但凡下长青,总被他追着打,毫无缘由地打,从东南打到西北,身上筋骨是断了又长还没长好又断……

以至于从前二十多年,池语见到顾渊,回忆里只有无穷无尽的痛楚和一片白光混着血色。

她曾经在师父还未仙逝时问过师父,“为何那顾渊小贼总是追着徒儿一人不放?”

师父琴昇也说不清,只是看着她好像永远也将养不好的身子骨,止不住地叹气。

眼下反应这般激烈是莫启着实未想到的,他愣了一愣,苦恼道:“若不行……咱就换个法子……”

“此次水风宴的宝物天下皆知,我长青的江洋缎,问天的深海龙涎,晚越的觉醒杖,临光的金木罗盘,缺哪一个,都会遭到众人的无端猜忌、指责,铺天盖地的谣言,岂是你我挡得住的。”池语察觉到自己反应有些大,她深呼吸迫使自己平静下来,方道:“你若不愿参加水风宴,我就想办法再收一个徒弟,端看人魁首拜不拜我为师。”

不光得愿意,还得人愿意将深海龙涎赠与她。中间变数太多,她不敢赌,长青那么大,她总能寻出些新法子来。

莫启张了张口,看着池语略显疲乏的脸色,终道:“不然,师父我去吧。”

“不必勉强自己,你要是不乐意,就不去了。”池语看他一眼,“不若回头万一没收成徒弟,毁了前途,还得是我的问题。”

说罢,她拍拍莫启脑袋,“去歇着罢,下午记得做功课,晚上我检查。”

看着池语那波澜不惊的面色,莫启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师父,您莫不是为了一个龙涎,抑郁了罢?”

池语:?

抑郁?

抑郁你个大头鬼!

亏老子舍命待你,你不愿去就不强迫你,怎的还说我抑郁了?

老子这就来拧你的头!

拍在莫启头上的力道徒然加重,莫启听得呼呼风声撒腿就跑,擦着那一巴掌躲过去,看着自己常年相伴的小马扎被一掌拍了个手印,莫启一面感慨那巴掌幸亏不是拍自己头上,一面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师父!晚上见!我去努力了!”

池语:……

孽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