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最后一秒 第六章 距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光的最后一秒小说简介

《时光的最后一秒》是作者一粒糟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顾燃参加了这次的音乐大奖赛获得了第一名,当她站在领奖台上熠熠生辉,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黯然失色。徐佑文坐在台下,他激动的忘记了鼓掌,台上与台下的差距犹如隔着一个银河。...

时光的最后一秒小说-第六章 距离全文阅读

顾燃参加了这次的音乐大奖赛获得了第一名,当她站在领奖台上熠熠生辉,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黯然失色。

徐佑文坐在台下,他激动的忘记了鼓掌,台上与台下的差距犹如隔着一个银河。

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将他一点点淹没。

她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顾燃拿着奖杯走出演奏厅,她看到了徐佑文的背影,想要喊住徐佑文,但是却被一群记者包围,只能眼睁睁看着徐佑文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徐佑文对于顾燃来说是暗淡生活中的一抹亮色,因为顾未之的逼迫严苛,顾燃觉得自己要疯了。

顾燃拿着奖杯回到家,顾未之高兴的将她抱紧:“真是我的好女儿!你真厉害,继续努力下去,你将来一定会成为钢琴家。”

顾燃将头靠在顾未之的肩膀上,感受那微不足道的温暖。

拿到奖杯是你的好女儿,拿不到奖杯就是一顿咒骂,一顿毒打。

最近顾未之的情况越来越差了,变得更加偏激,只要有一点点不顺她的意,她就会怒目圆睁,破口大骂。

好累,好想去死。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阿燃,你知道吗?你的父亲是白朗明。”顾未之伸手摸着顾燃的脸。

看着眼前这张长得与白朗明越来越像的脸,顾未之又爱又恨。

当年,她与白朗明在同一个音乐学院,白朗明大顾未之两届,是顾未之的学长,在一场学校的音乐演奏比赛上,顾未之被深情演奏的白朗明吸引,沉浸在他创造的音乐世界里。

白朗明有一个很好的家世,他的爸爸是检察官,妈妈是大提琴家,而他自小喜欢音乐,所以注定要走上音乐的这条道路,注定未来有个光明的前程。

年轻的顾未之向往爱情,她义无反顾的追求着白朗明,后来顾未之怀了白朗明的孩子,但白朗明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女子而放弃自己的光明前途。

他狠心抛弃了她。

因为有了孩子,她被学校退学,从此就没了踪影。

曾经她也是那所学校里最美的女子,音乐成绩在学生中也是名列前茅。

但是后来都毁了。

她爱白朗明,也恨白朗明。

那种复杂的感情被顾未之放到顾燃的身上,在那样一种偏执不健康的环境下生活,顾燃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知道顾未之经历过的一切,所以她既觉得顾未之可怜,又觉得她可恨。

一个女人被爱情毁去了一切,她很可怜。但是却因此剥夺了自己的一切,所以她很可恨。

顾燃发誓自己绝不会过同样的生活。

她才不想当一个在爱情里失去一切的傻瓜。

但是顾未之再那样逼她下去,她想,自己有一天一定会逃跑的。

“你只有站到那最高最耀眼的地方,他才能看到你,才能认你!”顾未之紧紧扣着顾燃的肩膀激动的说。

顾燃看出了顾未之眼里的疯狂,她好害怕,她好想逃,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知道了,妈妈。”顾燃答道。

顾未之将顾燃一把拥进怀里,那么用力,想要融进她的生命里。

顾未之,你让我站在最高最耀眼的地方并不是为了让我被看到,而是想要让你被看到吧!想要那个你曾经深爱而抛弃你的男人再为你感到一丝丝的后悔。

但是变了心的男人又怎么会再回头看你一眼呢?

他走在充满鲜花和阳光的大道上,是不会希望再看到你的。

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卑鄙,自己的肮脏,是他怎么抹也抹不去的污迹。

那天,顾燃再次承受不住顾未之的训斥,她跑出了门,这次她还是躲在了那个公园的小亭子里,只是这一次最先找到她的人是徐佑文。

“嗨!你在那干什么呢!”徐佑文张着一张灿烂的笑脸看着顾燃。

顾燃转过头,有些迷茫。

“我在这里关你什么事?”顾燃道。

“又不想练琴跑出来了吧!”徐佑文笑。

“你怎么知道?”顾燃的柔发垂到了肩上,慢慢滑落下来。

“你的事很好打听,上次我看到你妈妈,又看到你,然后发现了这个地方,几个线索组合在一起,很容易猜出你发生的事。”徐佑文坐在顾燃的旁边看她。

“打听我的事干什么?”顾燃撇过头看他,露出她好看的天鹅颈。

“我喜欢你啊!我想追你呗!”徐佑文道。

“去你的!”顾燃瞟了他一眼。

“我是认真的。”徐佑文道。

“谈恋爱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顾燃道。

“为什么?”徐佑文问道。

“顾未之是不会同意的。”顾燃道。

“顾未之是谁?”徐佑文问道。

“我妈。”顾燃淡淡道。

“啊?你妈?”徐佑文有些惊讶,第一次遇到一个人会直接这么叫妈妈的名字。

“妈。”顾燃喊了一声。

徐佑文转过头:“阿,阿姨。”

徐佑文看到正气急败坏的顾未之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只手直直的指到了自己的鼻子上,她气势汹汹道:“是不是你害我家顾燃总是跑出门!你这个臭小子,别来纠缠我的女儿!像我女儿那样的人,你是永远都配不上的!你就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徐佑文从未听过那样伤人的话,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麻木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妈!他不是,他只是我的同学,跟我没有别的关系!你不要多想!”顾燃挽住顾未之的手臂解释道。

顾未之的情绪十分激动,一把推开挽着自己的顾燃,伸出手就狠狠打了徐佑文一个巴掌。

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徐佑文清醒过来,他捂着自己的脸抬头看着顾未之。

“对!我就是喜欢顾燃!我要跟顾燃在一起!”徐佑文想反正都这样了,干脆说个明白,自己也不是胆小的人。

“徐佑文!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顾燃气的脸颊通红,此刻的情况让她措手不及,她不知道顾未之会怎么对她,“妈!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千万不要乱想!”

顾燃扑通一声跪在顾未之的面前,谁知失去理智的顾未之抬手就给顾燃打去了一个重重的巴掌。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跟我回家!永远也别想再出来!”顾未之一把拉起顾燃的手臂往家拽。

“阿姨,你要对顾燃怎样?快放开顾燃!”徐佑文冲到顾未之的身旁想要救出顾燃,谁知顾未之朝他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

徐佑文顿感五脏俱裂,脑袋直直的撞在了小亭子的柱子上,然后整个人落在了地面上,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痛得他目眦尽裂。

“徐佑文你快走!不要管我!”顾燃一边被拽着,一边回头朝徐佑文哭喊。

徐佑文蜷缩着身子,微微颤颤的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向前走:“顾燃……等我……我会救你……的。”

但是没走两步就昏倒在了地面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