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凰在上 第002章 原来有一种痛,比剥骨还要痛三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梧凰在上小说简介

《梧凰在上》是作者长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君上驾临我天凤族,可是为了罪女凤倾羽之事?”大长老满脸笑容躬身问道。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凤倾羽的视线也吸引过去。可就在她满心欢喜等着未婚夫君解救自己时,一个俏生生的声音...

梧凰在上小说-第002章 原来有一种痛,比剥骨还要痛三分全文阅读

“君上驾临我天凤族,可是为了罪女凤倾羽之事?”大长老满脸笑容躬身问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凤倾羽的视线也吸引过去。

可就在她满心欢喜等着未婚夫君解救自己时,一个俏生生的声音打断她所有思绪。

“云溪哥哥!你怎么才来啊!倾城都等你好久了!”凤倾城自观刑台上飞掠而下。

长袖轻舞,发丝飞扬,狭长凤目中满是欢喜,一颦一笑都带着小女儿的娇羞。

同满身狼狈的凤倾羽相比,凤倾城无疑是最耀眼的那朵花。

而洛云溪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被对方勾走。

望着拉着云溪手臂不停撒娇的凤倾城,凤倾羽好似被无数道雷霆劈中,整个人都是懵的。

什么情况?

她为什么叫云溪哥哥?

还有云溪......为什么对她那么温和?

“乖,这么多人看着呢,总得给她留些脸面才行。”

洛云溪这话刚一出口,凤倾羽整个人就似从冰水里捞上来一般,从里到外透心凉!

而那几位天凤长老听到这句话后,眼眸里则多了几分欣慰之色。

冲着天凤长老点了下头以示尊敬,洛云溪才将目光移到斩灵台上。

可当他看到满身鞭痕的凤倾羽时,那高傲目光瞬间冰冷起来。

“还是那么不知深浅!早知你会堕落至此,当初我就不该一时心软应下那门亲事!”

洛云溪目光如刀,刀刀戳在凤倾羽心口上,将她那颗受伤的心,戳的千疮百孔。

而那些天凤族人也被刺激到,纷纷叫嚷着要将凤倾羽赶出天凤族。

群情激愤,众长老冷目而视,眸子里没有一丝怜悯。

望着那傲然身影,凤倾羽心如刀绞。

什么山盟,什么海誓!

能与她如此亲密,他两人的关系又岂会是一两天!

无形怒火中烧,此刻的凤倾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什么火灵液,什么背叛天凤族,这一切都是那两人做的局!

而目的,怕就是灭了她凤倾羽!

“诸位,凤倾羽虽是我父君钦定储妃,不过,那是你们先族长以恩相挟,我父君不得已才应下,否则,以我洛云溪天人之姿,怎肯纳无颜无德的凤倾羽!”

此言一出,刑台广场一片哗然!

而被束缚在锁灵柱上的凤倾羽怒极攻心,差点儿没被这番言语给气晕过去!

好个以恩相挟!好个无颜无德!!

当初救他时他不觉得她无颜无德,如今活过来了,又开始嫌弃起来!

而更让凤倾羽咽不下这口气的是,为了将她扫地出门,他连已经羽化的老族长也不肯放过!

“你说谎!!”凤倾羽气得浑身发抖,巴掌大的小脸更是因为过度激动,白得没一丝血色。

“老族长没有挟恩图报,是你洛云溪......”

话还未说完,凌厉掌风已经狠狠扣在凤倾羽脸上!

“贱人!本君名讳也是你个罪人可以直呼的!”

洛云溪剑眉倒竖,俊俏脸上,更是布满重重寒意。

若非场合不对,他真想立刻掐死这个女人,也省得这贱人到处攀诬。

“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行刑!”凤倾城蹙着眉头冲那几名掌刑者呵斥。

“洛云溪!当年为了救你,老族长损耗百年寿元,你不能如此污蔑他......”

“洛云溪!!你个恩将仇报的小人!!”

“洛云溪!你不得好死!!”

森寒的刀风已经刺入她的肋间,可凤倾羽仿若未觉,犹扯着嗓子怒骂。

最不愿提及的往事被道了出来,洛云溪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都是死人吗?”

凤倾城指着凤倾羽呵斥。之前一直辛苦维系的人设,也在这一刻被她抛在一旁。

“胆敢辱骂储君,这是想拖天凤全族为她陪葬!!掌刑使,立刻把她舌头割下来给君上赔罪!”

这话一出口,洛云溪的脸色总算松缓一些,而正在承受剔骨之刑的凤倾羽则愣在当场。

“凤倾城!你怎能狠毒至此!!他污蔑的是天凤老族长,难道你耳朵是聋的听不到吗!!”

凤倾羽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可那些掌刑者可不管谁是谁非,大小姐有交代,他们尽管做就是。

两个掌刑者一人掐住凤倾羽双腮,一人拿着刑刀切割。

手起刀落,鲜血喷溅!

凤倾羽拼命叫骂,却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贱人贼心不死,妄图挑起我族与陛下关系。

倾城代掌家主令,虽心有不忍,却不得不惩治......”

此刻的凤倾城眸子里只剩残忍,再无半分仁慈。

洛云溪:“倾城你太过良善。似这等寡廉鲜耻狂悖之徒,就当碎骨断筋丢进葬魂渊!

你们天凤族对待叛徒还是太绵软了,不用重刑,如何震慑宵小!”

“君上吩咐你们可听到了吗?”不待凤倾城回应,大长老便已开始对掌刑者吩咐:“剔完仙骨,敲碎她四肢骨骼经脉,然后......丢进葬魂渊!”

得了大长老叮嘱,掌刑者手法愈发残暴,在将凤倾羽身上的十二根仙骨全部剔出来后,又将她四肢骨骼经脉尽数挑断捏碎。

连番重刑,已经将凤倾羽折磨得没了人样,可因涅槃种的存在,她却连昏迷都做不到。

刑罚足足持续小半日。

这边掌刑者肆意破坏着,那边涅槃之力在凤倾羽体内疯狂修复着。

这种破坏再开始生长的过程远比剔骨更痛苦。

而瞧出其中玄妙的凤倾城更是目露贪婪,不待掌刑者施完刑,便亲自登上斩灵台。

借毁去她的仙根机会,凤倾城暗使手段,将她气府内的涅槃之力抽取一空。

夕阳西下,漫天红霞将雾海映衬得金灿灿的,整片山峦如梦似幻。

极致美景醉人心扉,可此时的凤倾羽已经无力欣赏。

失去涅槃之力,她身上的伤无法自动修复,若非心中执念太盛,怕是此时的她已经魂归幽冥。

“凤倾城......洛云溪......你们不得好死!”

“我凤倾羽在此立誓......但凡有一口气在......我定要你们日日夜夜承受痛苦,生生世世无法出离......”

凤倾羽无力咒骂着,可传出去的,却只有血沫子从嘴里喷出去的声响。

“云溪哥哥,好无聊哦!等打发走她,你陪城儿去赏月好不好?”

“乖城儿,你说怎样就怎样......”

在两人你侬我侬的调情声中,凤倾羽被拖下斩灵台,之后就这么被一路拖拽。

也飞行了不知多少万里,直到明月高悬,一行人才来到枯骨密布的寂灭山。

而此时的凤倾羽也仅剩一口气,吊在那里说什么也不肯咽。

寂灭山山巅便是葬魂渊入口。

传说那葬魂渊可通冥府,金仙之下,无人能扛住渊底吸力。

而一旦坠入葬魂渊中,就是神魂俱灭的下场,连尸骨都不会残存半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