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枝 第5章 保命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踏枝小说简介

《踏枝》是作者玖拾陆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话音落下来,丫环嬷嬷们都心有感触,背过身去掩面痛哭。万承亦是五味杂陈,捂着脸,不给万妙看见他泪流的模样。妻子的性情,女儿明白了,他作为丈夫又又何不知道?“阿妙,你母亲她……”万承张口,短短几个字,情绪起伏不定到难以以及控制,勉强想再次说,外头就传来了急万承亦是五味杂陈,捂着脸,不让万妙看到他泪流的模样。。...

踏枝小说-第5章 保命药全文阅读

话音落下,丫鬟嬷嬷们都心有感触,背过身去掩面哭泣。

万承亦是五味杂陈,捂着脸,不让万妙看到他泪流的模样。

妻子的性情,女儿明白,他作为丈夫又何尝不知?

“阿妙,你母亲她……”万承开口,短短几个字,情绪起伏到无法控制,勉强想要继续说,外头就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帘子起落,一位圆脸嬷嬷抬着下巴进来。

细长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落到了秦鸾身上。

“这是哪位道姑?”圆脸嬷嬷问道,“年纪轻轻,有没有本事的?”

万妙赶紧拿帕子擦了下脸,上前道:“冯妈妈,这是阿鸾,永宁侯府的大姑娘。”

冯嬷嬷扣住万妙的手腕,皱眉道:“姑娘怎得哭花了脸?一屋子人也不晓得伺候,赶紧带姑娘去净面!世子,您更不该如此了,世子夫人福薄,您再伤心坏了身子,怎么行呢?”

万承抹了把脸,打起精神来:“妈妈怎得过来了?”

“伯夫人听说李大人气走了,让奴婢来看看状况,”冯嬷嬷答完,又看向秦鸾,“原是秦大姑娘,我们府里近日就这么个状况,不适合待客,姑娘还是回去吧。”

秦鸾抿了下唇。

她先前没有明说,兰姨的病其实是毒,只是那毒实在太过巧妙,连太医们都被蒙混了。

而解毒,需求的是毒方,没有方子,便无从下手。

况且秦鸾也不敢说,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兰姨下毒。

贸贸然提出中毒一说,不止人心惶惶,更会打草惊蛇。

谁都有可能是凶手,兴许也有帮凶。

丫鬟嬷嬷们、万姨夫,甚至可能是阿妙……

她得从他们每一个人的反应与话语里,来做出判断。

此时看来,冯嬷嬷、或者说冯嬷嬷背后的忠义伯夫人,似是与兰姨不睦。

两人之间有没有矛盾,端看万妙和屋里丫鬟嬷嬷们的态度就知一二了。

从冯嬷嬷进来,屋子里的气氛就变了。

尤其是万妙,虽然掩饰了,但秦鸾了解她,看得出来她对冯嬷嬷的排斥。

这几个念头划过心海,先前没有想透彻的地方也变得清晰起来。

也让秦鸾对救回兰姨更有信心。

冯嬷嬷让万妙离开,万妙却不肯走,见冯嬷嬷要送客,忙道:“阿鸾来救母亲的……”

“姑娘说的什么胡话!”冯嬷嬷打断了万妙的话,“姑娘还是节哀顺变为好。”

“兰姨还有气呢,”秦鸾一把将万妙挡在身后,冷声道,“冯妈妈才是说的什么胡话!”

冯嬷嬷目光锐利,冷冷道:“秦大姑娘,这里是忠义伯府,不是永宁侯府,您有什么本事回自家府里施展去,我们世子夫人没两天了,您别来折腾她了。”

“既是没有两天了,”秦鸾迎着冯嬷嬷的冷脸,道,“让我折腾一下又有什么干系?总归是死马当活马医,还能比现在能糟糕?”

这话像是个大石头,咚的一声砸落在万承的心里。

不好听归不好听,道理却是这么个道理啊。

还能比现在更糟吗?

万一呢?

他依旧不相信与女儿一般年纪的阿鸾能有多么大的本事,可是,质疑归质疑,生死攸关之时,有一根稻草,谁会不想抓呢?

即便这稻草细细的,看上去一扯就断……

冯嬷嬷不想与秦鸾讲口头道理,偏没有带自己人手过来,这屋里的人嘛。

让她们带万妙去净面都还没挪动腿,更是指望不上。

冯嬷嬷伸手向秦鸾,要亲自把她拽出去送客:“秦大姑娘,哎呦!”

手还没落到秦鸾胳膊上,虎口就是一痛。

定睛一看,原是拂尘打在了她的手上。

“秦大姑娘做什么打人?”冯嬷嬷咬着牙,道,“上门还打人,你们永宁侯府就是这样做客的?”

秦鸾收回拂尘:“你们忠义伯府就是这么待客的?”

冯嬷嬷深受伯夫人器重,连忠义伯与世子都待她客客气气,何时受过这种挑衅,火气直直往上冲。

“秦大姑娘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了!”冯嬷嬷扭头就走,她要去叫两个人来,把秦鸾拖出去!

万承张口要叫住冯嬷嬷,却被陈嬷嬷打了岔。

“世子!”陈嬷嬷扑通跪倒在地,“奴婢是夫人奶娘,从她襁褓中伺候到现在,见过她拉弓杀敌,也见过她受伤流血,当年腰上中箭她挺住了,生大姑娘时一脚进了鬼门关她也拼命爬出来了,那两回大夫都说没救了,但夫人都咬着牙活下来了。您也信夫人一次,信她这次也能逢凶化吉!奴婢求您让秦大姑娘试试,夫人不怕受罪吃苦的!”

陈嬷嬷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

夫人小病拖成大病,陈嬷嬷原也灰心了,可秦大姑娘说能救,自家姑娘的话让她想起了夫人是多么坚强的一个人,而趾高气昂的冯嬷嬷让她把心里的火都烧了出来。

拼一拼!

她要说服世子,要不然,等冯嬷嬷带人回来把秦大姑娘带走了,那夫人真就错失机会了。

万承心乱如麻,伸手要去扶陈嬷嬷,又是一声扑通,万妙也跪下了。

“都起来都起来,”万承一手拽一个,“我也想救语兰,我也想的。”

死马当活马医!

“阿鸾,你若有把握……”话说了一半,万承听到了外头冯嬷嬷返回来的动静,原本还有的三分迟疑也在一瞬间被冲散了,急切道,“你治你的,不用管她,我出去拦她!”

说完,万承三步并两步冲出去。

陈嬷嬷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说了句“夫人就拜托大姑娘了”,便也冲出去帮助万承。

有人打头,其余人陆续回过神来,询问秦鸾要如何做事。

“别让冯嬷嬷来捣乱就好了,”秦鸾交代完,冲廖太医笑了笑,“让您受累了。”

“也没有累着,”廖太医说完,反应过来,道,“哦,大姑娘是要让老夫在老伯爷跟前虚虚实实,稳一稳他,是吧?”

秦鸾颔首。

要想不让伯夫人坏事,还得忠义伯发话。

廖太医道:“那就让老夫长个眼,看看如何救世子夫人。”

而后,他就见秦鸾解下了腰间荷包,从中取出一瓷瓶,打开瓶盖倒出一药丸,捏着楚语兰的下颚,硬给喂了进去。

“这、这是什么药?”廖太医好奇极了。

秦鸾道:“保命药,能吊几天的性命,兰姨的病症非一时能治,而后要等月圆之时,再进行下一步。”

廖太医瞪大了眼睛。

这么神神叨叨?

也是,不神神叨叨如何救他们大夫各个都救不了的命。

他赶紧上前,切了楚语兰的脉,再看她眼瞳,吃惊极了。

这保命药,真有效果!

且立竿见影!

倒也不是病人好起来了,而是稳住了,不再是一副时刻都可能咽气的表象了。

“既有这药丸,你直接用上不就行了?出手快些,谁也来不及拦你。”廖太医问。

秦鸾笑着摇了摇头:“总要万姨夫和阿妙点头才好。”

再说了,直接喂了药,她还怎么观察众人?

廖太医越看楚语兰的变化,越是心痒:“大姑娘能否……”

秦鸾道:“师父配的方子,我拿了现成的,只有几颗而已。”

廖太医面露苦色。

对呢,师门仙方,怎么可能轻易传授。

不知道他现在拜师当道士来不来得及。

秦鸾看穿了他的念头,道:“廖大人,我们天一道观不收男子。”

廖太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