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主 洪主 第二章 烈火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洪主小说简介

《洪主》是作者烽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快到下午时。太阳毒辣,气温变的很高,荡然无存早晨时的清爽自然。云洪和叶澜从孤儿营顺着官道离开了,官道上有着一排耸立的大树,青葱翠绿,也可以遮阴避雨,在树下我们走过,别有一番风味。叶澜的几名侍卫跟着在身后。两人迅速便回了第九统一安置区的棚户外面。“云哥。”穿着...

洪主小说-洪主 第二章 烈火殿全文阅读

快到中午时。太阳毒辣,气温变得很高,不复清晨时的清爽。云洪和叶澜从孤儿营顺着官道离开,官道上有着一排高耸的大树,青葱翠绿,可以遮阴避雨,在树下走过,别有一番风味。叶澜的几名侍卫跟随在身后。两人很快便回到了第九安置区的棚户外面。“云哥。”穿着黑衣的胖乎乎少年游谦从一旁营地小道中跑过来。云洪见状不由一笑:“有钱,小心别摔了。”叶澜站在一旁笑着。“云哥,我好歹也是修炼到了淬体四重的武士。”游谦嬉笑来到云洪两人身前。云洪直接询问道:“都安排好了吗?”“云哥放心,轻车熟路,镇守军已经接手。”游谦道:“我们管理的营地,绝对是所有营地里秩序最好最干净的。”云洪点头。武院弟子前来管理灾民,属于武院弟子历练性质,代代如此,不过大乾立国已久,此事有些流于形式。“走吧,回去吃饭,下午还要修炼。”云洪道。游谦和叶澜都点头。三人顺着官道,很快便来到了东河县城东门不远处,东河县虽经历大灾,但终究是方圆数百里唯一的人类城池,城内人口更有数十万。东河县城,名为县城,实则是一军事、交通重镇,单单城池便高过十丈,城池上更有众多兵士守卫,随时警惕有妖兽来犯。此刻,往来于官道上的行商走贩不绝。云洪三人皆是武院弟子,叶澜更是镇守将军之女,城门的士兵都是认识的,故未曾遇到阻拦便直接入城了。三人经过热闹繁华的风安大街,抵达了武院。武院,位于县城东南,交通最为便利,大乾立国历代以来,虽代代都只有八百弟子,占地却广达六百余亩,论占地面积比之县衙府邸还要大,在城中仅次于守备军军营。武院正门,书写着一个巨大的武字,进入武院,入眼便是一间间房舍以及数座巨大的殿宇,每一座殿宇都极大。“云师兄,叶师姐。”“云师兄。”“叶师妹。”武院的演武场上,正有着数十位武院弟子各自修炼着,这些武院弟子大多身穿黑衣,见到云洪和叶澜的紫衣,一个个尊重的很。且他们大多认识云洪和叶澜。一个是烈火殿弟子。一个是镇守将军之女。在武院中都颇受瞩目。“嗯?”云洪一眼瞥见了远处道路上出现了三道身影,不由微微皱眉:“刘铭?”远处的三道身影,尽皆是紫衣,在人群中颇为显眼,为首的是一面相还有些稚嫩的少年,但身高接近一米九,肌肉凸显显得极为壮硕,论身形他完全能压过云洪一头。这少年,正是东河武院中,仅有的两位达到淬体七重弟子之一——刘铭。刘铭身旁的两人,论武道修为都是淬体五重,颇为了得,也都是武院中的精英弟子,在刘铭身旁却宛若跟班一样。须知,精英弟子,在武院中也不过百位左右。“云洪。”刘铭盯着站在叶澜身旁的云洪,眼眸深处隐隐有着一丝忌惮,更有着一丝怒火。整个东河武院,若说他刘铭看谁最不顺眼,非云洪莫属。原本很简单,他喜欢叶澜。一是叶澜确实漂亮,刚入武院时还不明显,但随着少女愈发张开了,如今完全能称得上美女,第二便是叶澜的背景,是镇守将军的独女。一县之地,县令掌权,为一方父母官,可号令一县之内的百万乃至数百万人族。仅次于县令的便是县丞和守备将军,县丞于一县,便于宰相于一国,权力也极大。而镇守将军,论权势比之县丞尤有过之,大乾政体,军政分离,一些强势的地方镇守将军在许多时候威势丝毫不亚于县令。刘铭出身扬州士族,父亲更担任东河县丞,故对官宦之道认识颇深,很清楚和叶澜结合能带给自己的好处。偏偏,叶澜在武院中对任何少年都不假辞色,唯独和云洪走的极近。论背景,刘铭是县丞二儿子,刘氏一族更是在扬州中都有着一定名望,已脱离寻常豪强这一层次。云洪呢?不过东河县中一平民之家。论武道修为,虽然云洪刚入烈火殿时连败数名烈火殿弟子,其中一个便是刘铭。但往时不如今日。一月前,刘铭凝脉有成,已入淬体七重,从烈火殿排名靠后一跃成为武院最顶尖弟子,而云洪依旧停留在淬体六重,要差他一头。从哪一方面比,刘铭自认如今的自己都要压过云洪。只是,叶澜不喜他。“师兄,要不要....”跟随在一旁的紫衣少年见刘铭皱眉,做出一个手势。刘铭皱眉:“让他们走。”三人看着云洪三人朝着远处殿宇而去。“师兄,我不明白。”刘铭旁边的紫衣少年开口:“你如今成功凝脉,若是再战一场,那云洪绝非你的对手,叶师姐说不定就会....”“没意义。”刘铭摇头:“我现在找上云洪,叶澜只会觉得我恃强凌弱,只会更厌恶我。”“那?”两名跟班有些无奈。“等着吧,云洪出身平民,我承认他武道天赋不亚于我,但没有资源没有背景,当下能修炼到淬体六重便已难得,将来顶天就是淬体七重八重,或许称得上一镇豪雄,可叶将军是何等人物?”刘铭淡淡道:“叶澜还小,她现在不懂,将来便会懂的。”“只有我,才是最适合她的。”顿了顿。刘铭轻声道:“而且,不用等太久,半个月后的烈火殿试,我自会堂堂正正击败云洪。”两名跟班对视,自觉还是师兄看得深远。.....“云哥,我还以为刘铭那家伙要来找我们的麻烦。”游谦忍不住道:“他以前还挺嚣张,但自从凝脉之后,反倒平和了许多。”“虽有些竞争,但终究是同院。”云洪淡淡道。虽和刘铭有些许摩擦,但云洪并不想招惹对方。没有必要。叶澜在一旁笑道:“游谦,你也要努力,两月后的六县大比,你若能达到淬体五重,还是有一线希望进入郡院的。”“叶师姐,你饶了吧。”胖乎乎的游谦哀嚎道:“我倒是想练,但这身肉限制了我的发挥。”云洪和叶澜都不由笑了。“游谦,你比我们晚一年进武院,年龄也小些,今年不行还有明年。”云洪道:“可你若明年都还进不了郡院,到时候就要跟着你爹做酒楼生意了。”“做酒楼生意也没啥,如果不是我爹花钱赞助,以我的资质根本进不了武院。”游谦颇不在乎道:“你看我爹,一年少说也是上万两银子。”虽是好朋友,但人各有志,云洪也不再多言,免得坏了情分。只是。游谦不太在乎武院修行。云洪却不能不在乎,他的出身不要说和叶澜刘铭这等显贵相比,即使相比游谦这等富商都远不如。虽说年仅十五便达到淬体六重,将来几乎板上钉钉能成武者,有希望成一镇豪雄,但云洪心中野望岂只是一镇之豪雄?“我先去烈火殿了。”云洪笑道。叶澜和游谦应声着,三人便分开向着不同的殿宇走去。武院内,除了供弟子们休息的宿舍外,修炼场所主要有尊武、求道、烈火三座巨型殿宇,分别让普通弟子、精英弟子、烈火殿弟子进入修炼,方便老师因材施教。烈火殿,唯有达到淬体六重,方可入进入。非常难,堪称百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须知,东河县人口过百万,可烈火殿弟子人数常年保持在十到二十名,每个人都称得上一声天才。人数稀少,故每位烈火殿弟子待遇都极好,单独分配有巨大的武道室、休息室,只要愿意,完全能长期居住其中苦修。云洪走入烈火殿。大殿中间便是宽达百米的演武厅,但此时仅有一名紫衣少年在修炼刀法,刀光凌厉,游移飘忽,极为不俗。呼~刀光停止。“云师弟。”练刀的紫衣弟子笑着和云洪打招呼。“谢师兄。”云洪也笑着回应,谢师兄去年便进入烈火殿。按入殿顺序早晚,云洪要称呼他一声师兄。谢师兄年龄更大些,已有十六岁,可论实力恐怕还不如云洪,去年他便参加六县大比,最终惜败,今年是他进入郡院的最后机会。实际上,烈火殿十三位弟子,除非有老师授课,否则常年呆在烈火殿修炼的,只有云洪和谢师兄两人。原因很简单,只有他们两人出身平民。真正的豪富子弟,都是在家建有修行室,丝毫不比烈火殿差,各种灵材丹药使用更方便,甚至还会雇佣专门的武士和武者陪练。所以。云洪和谢师兄两人,在武院中都显得有些特殊。穷文富武,武道修炼快要进展,需要许多补品来蕴养身体,不依靠家世,没有足够多的资源,想要修炼出头极难。这也令云洪和谢师兄关系极好,算是武院中平民弟子的领头人。“云师弟,你嫂子刚才已经送饭过来。”谢师兄笑道:“你不在,我就帮你放在房间了,闻着味道不错,快去吃吧。”“麻烦师兄了。”云洪拱手,便转身向着自己房间去。很快。云洪进入自己的房间。房间很大,足足近百平米,装修也颇为豪华,地面和墙壁都是特殊金属制成,门靠墙处有宽大的桌椅和床。桌子上,正摆着一笼饭食。云洪打开,里面盛放着整只鸡,一叠青菜,以及非常大一碗米饭,鸡和青菜都还算寻常,但米饭的每一粒米都有着玉石般的光泽,如同精致艺术品,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不管是从色还是香,这米饭都堪称绝品,若是游谦在此,肯定能一眼认出来,这便是用专门的灵土培育出来的灵米。灵米,是很难培育出来的,通常专供武者修炼食用,因为其蕴含灵气且杂质极少,论价格一斤灵米抵得上普通大米百斤,而眼下云洪碗里大米估摸便有两斤。“呼~呼~”云洪也不犹豫,坐下大口吃起来,速度极快,堪称风卷残云。吃的看似快。实则很仔细,一粒米,一丝肉都没有放过,甚至鸡骨头都尽可能咬碎,吃进了肚子里,汤水全部喝完了,唯恐浪费。每一点食物,对云洪来说都很珍贵。食物刚吃下肚子,云洪的腹部便隐隐有热气升腾,且隐隐有声响传出,似乎是在快速消化着,如此迅猛的消化能力,即使在武者中都是无比罕见的。很快。云洪便觉疲倦一扫而空。微微一动,筋骨就能发出炸响。淬体一重到三重,主要是蕴养肉身,通过这种常规锻炼,如站桩、跑步蛙跳等,逐渐将自己的四肢和腰腹的筋肉锻炼饱满。四到六重,则是将全身筋骨外膜逐渐贯通。云洪达到淬体六重巅峰,早已令腰腿背脊,手肘腕掌的劲力连成一气,连腑脏都开始强大,气息精神远超常人,尤其是肠胃的消化能力,即使普通武者都望尘莫及。“灵米的效力果然惊人,气血已经在我的体内开始游移,要抓住时间修炼,才能将这些气血转化我自身的实力。”云洪脱下外套。看似不太强壮的身躯下,竟是宛若钢铁铸造一般的肌肉,肌肉层层缠结如老树藤根,全身的皮肤又如牛脂般光滑。而在手臂、肩跨、腰腹都紧身贴着一层层薄薄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内衬。“这八十斤的锻体衣,对我来说却是有些轻了。”云洪思索片刻,打开一旁的柜子,又取出了足足四块绑在腿部。如此,便是足足一百二十斤锻体衣在身上。云洪深深吐出一口气,气息泛白,如箭离口,久久不散。很快。云洪站在房间另一侧的武厅,这里数十平米,足够他练拳。“呼~”云洪的气息慢慢变缓,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下一刻,他的双眼猛然一睁,整个人气势顿变,犹如狩猎的虎豹,全身筋肉涌动,身体脊椎如弓弦绷紧,劲道瞬间传递至全身。轰~一拳起,如烈马奔腾,一步移,如大河汹涌,又一脚猛踢,如星辰逐月。“撕拉~”劲出体,穿透空气,发出了一种撕心裂肺的声音,从房间门传达出去,令人莫名心悸。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