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法医 第六章 溺死的小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唐女法医小说简介

《大唐女法医》是作者袖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冉颜心情轻松的点点头,让晚绿扶着她下慢慢往下走。路上偶而遇见一两个村妇,她们也都认识晚绿,见她扶着一个女子,知道是冉十七娘,便退至道旁微微蹲身行礼。冉颜也都客气的出言请她...

大唐女法医小说-第六章 溺死的小童全文阅读

冉颜心情轻松的点点头,让晚绿扶着她下慢慢往下走。路上偶而遇见一两个村妇,她们也都认识晚绿,见她扶着一个女子,知道是冉十七娘,便退至道旁微微蹲身行礼。

冉颜也都客气的出言请她们免礼,给人留下了十分和气的印象。

为了走近道,晚绿与冉颜从村子中穿过,遇到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唐朝没有动不动就磕头的习惯,纵然这些村民是冉氏庄子上的雇农,在见到冉颜,甚至见到冉氏家主时,都只需简单行礼问候便是。

两人走到村头时,忽然听见一阵咋咋呼呼的喧闹声,不过片刻,便看见十余个小童被一名老者拿着拐杖追赶,像一群扑棱棱的小鸟,边叫着边拼命的跑。

女童都是揪着两个髻,大一些的着裙,小一些的着裤子和交领衣,男童花样就多了,有的也如女童似的,团着两个髻,也有揪着一个的,还有个胖乎乎的小娃娃,约莫五六岁,把头发都给剃了,只留脑袋前的一撮,扁着嘴就要哭的样子。

冉颜见他们身上都是泥巴的模样,有两个面上还带血痕,便猜测,约莫是一群孩子背着大人掐架了。

果然,她这厢刚想过,便听晚绿逗那个落在最后的小胖道,“平小郎,掐架又被抓个正着吧!快些着跑,若是被族长抓着了,回家你阿娘可又要整治你了!”

那小胖哇啦一声哭了出来,便是哭得凄惨,脚下也没消停,两条小短腿使劲儿的倒腾,生怕被捉住。那模样,当真是可爱的紧。

冉颜满脸乐呵呵的道,“晚绿,你可真是坏着呢!”

晚绿见冉颜似比从前开朗多了,心里高兴,故意与她斗嘴道,“娘子看热闹看的这般欢快,还编排奴婢!”

冉颜向来就是这个德行,被人一语戳穿未免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还未及接话,身子猛然被人撞到一边去,晚绿失声惊叫,连忙伸手抓住她,两人踉跄了几步,堪堪稳住身子,这才没有摔到路旁的水沟里。

冉颜站稳之后,抬头看那撞她的人,是一个身着浅褐色麻布裙的村妇,人早已经跑远,虽然看不见正面,但见她脚步凌乱匆忙,颇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

“怎可如此无礼!”晚绿火气一下便上来了,“娘子,奴婢先送您回府,回头便找那村妇算账!”

冉颜收回目光,淡淡道,“算了,见她步履匆匆,怕是遇着什么急事了。”

“什么急事?天塌了么!竟然撞了人也不知赔礼!”晚绿怒道。

见晚绿气鼓鼓的模样,冉颜不禁无奈一笑。

冉颜发觉自己这几日轻松下来,虽然十分的无所事事,却比以前活泼了许多。从前面对尸体时,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必须要严肃认真对待,不能有一丝马虎,她又是个工作狂,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副人人敬而远之的“死人脸”。

这种变化,许是好事吧!

晚绿扶着冉颜走到村头,只需再过一道拱桥便到了冉府庄子,两人刚刚踏上阶梯,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蓦地划破傍晚的宁静,惊起水边的鸟,扑棱棱的四下散去。恰是应了晚绿方才的话——天,真的塌了。

“三郎!三郎!”

妇人的悲泣声就在不远处,紧接着便是男女老少的七嘴八舌的安慰,无非是节哀顺便之类的言语。

丧子之痛,痛彻心扉,更何况,这周三郎是刘氏唯一的儿子,刘氏是个寡妇,前面有过两个儿子,都得病去了,夫君三年前也撒手人寰,将唯一的血脉托付给刘氏,母子俩相依为命,其痛更是难以承受。

刘氏恐慌的道,“不,我家三郎不能死,我要去找吴神医!他定能救活我家三郎!”

“正是正是,刘嫂子,你且候候,咱们带着三郎这就去找吴神医。”有个汉子附和道。

眼看周三郎是死了,但众人似乎对吴修和特别迷信,一厢情愿的以为他真的是神医,能够令周三郎起死回生。

冉颜听到人群一阵骚动之后,便瞧见一群人急慌慌的从一小片树林中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个抱着孩子的庄稼汉,身上灰色的窄口短衣短裤,衣物头发全都被水浸湿贴在身上,显露出壮实的身板,在他身侧还有同样浑身湿漉漉的青壮男子。

紧随其后的便是几个身着麻布长裙的妇人,其中一名便是方才撞了冉颜的那个。

一群人远远的便看见了站在桥头的冉颜和晚绿,纷纷叫嚷道,“小娘子!快快帮忙请吴神医救命!”

晚绿对冉颜小声急道,“吴神医今儿早便去西山采药了,这会定然是回不来的!这可怎生是好!”

“不管如何,先回去看看吧,万一这孩子命不该绝呢!”冉颜催促道。

晚绿听冉颜的话很有道理,急的一跺脚,拎起裙摆转身往府内跑去。

随后,那一群人呼啦啦从从冉颜身边冲了过去,冉颜随手抓住一个青年,被他的冲劲带得一个踉跄。

“这位娘子,你休要扯着在下,救命要紧啊!”青年焦躁不安,却拘于礼节,不好伸手扯开冉颜。

“你去了能做什么,万一吴神医不在呢!还不赶快寻匹马,去就近请一名医者!有备无患。”冉颜冷声道。

青年楞了一下,连忙拱手,“多谢小娘子指点!”

冉颜也不与他虚礼,说完话便步履匆匆的跟上去,远水解不了近渴,若是那小童还有一线生机,她也不能任由抢救时机白白耽误过去。

冉颜做法医久了,有个毛病,便是看见尸体就想往上凑,遇见还有一线生机之人,必得想尽办法全力施救,毕竟在刑侦上,活人比死人能够提供的信息更多。

因此眼下冉颜要去救那孩子,也并非是多么心怀慈悲,而多半是出自一种“留活口”的本能。

人群在冉府庄外止住脚步,焦急的往里面张望,那妇人只是抱着小童哭。

时间似乎过得分外漫长,才不过一小会儿,等候的人开始躁动起来,抱小童过来的那个汉子道,“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如进府去寻吴神医吧!回头郎主若是怪罪下来,我担着便是!”

若是他们强行入庄,仅仅两个门房是拦不住的,众人纷纷附和,正欲举步,却见晚绿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吴神医今日一早去西山采药去了,我寻遍整个院子,他老人家尚未返回!”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道惊雷,晚绿话音才落,那妇人便嚎啕大哭起来,“周家只这一根独苗,贱妾也不能守住!夫君啊!贱妾对不住你!”

村民们也默不作声,几名村妇上前去安慰刘氏。

冉颜拨开人群,默不作声的走到刘氏面前,出言道,“把孩子放到地上。”

声音不大,但是肃然,平静的似乎没有含带一丝感情,竟是让哭泣不止的刘氏怔住。

“若真想救他,就听我的话。”冉颜不耐的蹲下身,从怔愣的刘氏手中接过小童。

隔着幂蓠上的薄如蝉翼的黑纱,能清晰的看见小童面色涨紫,腹部微微隆起,浑身上下已经被泡得发白,手攥成了小小的拳头,手心还握着水藻沙石之类的东西,冉颜心里微微一凉,伸手轻轻按上鼓起的腹部,冉颜向刘氏确认道,“可是一夜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

刘氏见冉颜认真的形容,便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声道,“昨日晚饭过后三郎便说去村头玩一会儿,晚间回来的时候,神色有些不愉,说是他长大了,要独自住一屋,我当只当时他听了什么嚼舌根的话,便应了,今早喊他吃饭时才发觉他不在屋里……呜呜……”

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刘氏这话一说出口,其余人也都死了心,从昨晚被溺,泡了一夜,人都已经是这副模样了,哪里还有能活得道理,便是吴神医恐怕也难以救回来了。众人纷纷叹息着,劝刘氏节哀。

刘氏面上泪水纵横,却不死心的盯着冉颜,虽不曾出声,可眸中全是哀求希冀。

冉颜撩开幂蓠的黑纱,用指头挤压孩子的眼球,观察瞳孔变化。

这是一种辨别人真死还是假死的办法,如果瞳孔被挤压变形,松开手指后瞳孔能够恢复,便说明人还人还没有死亡。

法医学上有一种情况叫做“假死”,又称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环、呼吸和脑的功能活动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用一般临床检查方法已经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而实际上还活着的一种状态,经过积极救治,能暂时地或长期的复苏。

假死常见于各种机械损伤,如缢死、扼死、溺死、各种中毒等等。冉颜在工作中便遇到过几例这样的情形。

冉颜见这小童的瞳孔还能够恢复,恐怕还活着。为了确认判断结果,冉颜用帕子将小童指头扎结起来。

“去找干土!越干越好。运到这里来,能救他性命。”冉颜抬头,用最简洁直接的语言表达出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苏州人家尽枕河,哪里能有干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